• Home
  • 未分類

沈明瑤拉著兩個小傢伙繼續往前走,山腳近乎光禿禿的,野菜早就被村裡的人挖走了,就是草也拔回去餵豬喂牛了。

都說靠山吃山,眼瞧著西山鬱鬱蔥蔥,雖然已經入了秋,好歹還能尋摸點吃的。

「姐姐,祖母說過,不能上山的,山上有猛獸,會傷人的。」沈明哲眼瞅著沈明瑤。

「那我們就沿著小路在邊上轉轉?」沈明瑤實在眼饞這現成的大山,現代哪能見到這麼原始的山啊。好奇呀好奇!

「那好吧,就在山下。不能進山裡。」沈明哲一臉認真。

沈明瑤答應著,帶著兩個小傢伙在山腳下轉了幾圈,別說小動物,就是能吃的野菜,也沒見幾個。

這古代可真是……窮啊!

正當沈明瑤正準備轉身帶著弟弟回去,看到一堆灌木從中有熟悉的葉子冒出來。沈明瑤忙跑過去,扒開灌木,看到一株野葡萄藤。

「姐姐,這是什麼呀?」沈明軒睜大好奇的眼睛緊緊盯著沈明瑤手中的葡萄藤,沈明哲也是一臉好奇。

「這個叫做葡萄藤,可以結出紫色的、很甜的果子。」沈明瑤大喜,小心的拔出一小支,偷偷地放入了空間。過段時間就可以吃葡萄了!

沈明瑤對著似是蘊含著巨大寶藏的大山默默地說了句拜拜,帶著弟弟回家去。

「瑤兒,你這是去哪裡了?身子剛好就亂跑,仔細受了風!」母親白氏看到沈明瑤回來急切的說道。

「弟妹呀,不是我說,瑤丫頭已經不是每日吃飯都有人端到身邊的千金大小姐了,沒了那個當官的爹也應該適應才是,這每日洗衣做飯都得學著些,沒得以後嫁了人讓人家說我們老沈家沒規矩!」

「即便沒有父親,也有我這個大哥,我看以後誰敢說我沈明城的妹妹沒規矩!」沈明城隨著老爺子從外面進來。 希北月擔憂的看著驚慌失措站在舞台中央的任穎,他攥緊拳頭,修長指間,泛著可怕的白。

此時他的心裡是矛盾的,他並不想傷害任穎,但這種擔憂很快被站在旁邊拉著任穎手的唐宇所湮滅。

如果能讓他下地獄,任何代價都可以!

直播平台,預感不妙,立馬中斷了直播。

屏幕黑了!

怎麼看不了了,吃瓜群眾還坐等看戲呢?

觀眾陸續憤而離場,有幾個黑子,更是故意大聲叫囂著:「退錢,我們不想聽劣跡藝人的歌,劣跡藝人的歌都是垃圾。」

「退錢!」

「退錢!」

場面一度混亂。經紀人張姐衝到台上,神色慌張的說:「任穎,出事了!」

任穎反應了很久,才把眼神飄到張姐身上:「出什麼事情了?」

「你和希北月的照片,在網上滿天飛!」

「我和他的照片,我跟他只是同事關係啊!」

「關鍵是……。」張姐欲言又止,他看了看唐宇,似乎又覺得難以啟齒:「有人,寫通稿說你們之間……。」

任穎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琉璃色的眼眸暗淡下來,瞬間驚慌的看著唐宇。

「唐宇,我沒有,相信我。」

唐宇牽著任穎的手,拉著她往外走。外面的花已經被踐踏得到處都是,一篇狼藉。

剛一出大門瞬間圍上來大波的記者,他們像聞到食物的鷹犬,團團把唐宇和任穎兩個人圍住。

「唐宇,唐宇,對於任穎和希北月的事情,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你們還會如期結婚嗎?」

閃光燈卡擦卡擦,在這樣的夜晚,居然亮如白晝。任穎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不知道怎麼應對。

她的大腦像漿糊一樣亂,為什麼會這樣,她和希北月可是什麼關係都沒有,為什麼大家不了解真相,就給自己判罪定刑。

唐宇還是把她護在臂彎里,艱難的朝前移動。好看的側臉在交替的閃光燈下,忽明忽暗,依然是那麼的煢煢孑立,美如雕像。

不能連累唐宇。一個聲音湧入腦海!

任穎突然甩開唐宇的手,輕輕地對他說:「別管我!」

「聽話,回去再說。」唐宇正色道:「別任性!」

記者們拍得更勤了。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佔據各大榜首的熱點啊。

任穎覺得這時候甩開唐宇,似乎也不明智,肯定也會有人對他說三道四,先離開再說。

於是重新靠近唐宇。

青姐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喘著粗氣,任穎根本不敢看她。她帶了唐宇工作室的幾個保鏢,把他們護在中間,好不容易才擠上商務車。

當車子發動的那一剎那,記者們還興奮地貼著車窗門,快速的拍個不停,每個人都想拿到第一手資料。

這陣子,只要寫任穎的通告,就能賺大錢,不用愁流量,這簡直是老天爺賞給他們的發財的門路。

大家坐在車上,沒有一個人敢言語,任穎哆哆嗦嗦的打開手機,看著網上排名前三的熱搜,居然都是關於她的「桃色新聞」。配的照片,是希北月在她上大學時候,開著豪車來接她的照片。照片十分清晰,不容有假。

柳玲得意的看著這一切,所有的都按著她想的方向在發展。甚至比想象她的還要好。

「再找人在網上不間斷地罵任穎這個賤人,不要在乎錢,往心機婊,傍大款方面下場。」柳玲在電話里大聲地說,整個肌肉群都控制不住快要噴出來的笑意。

任穎已經記憶模糊,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坐過他的車,好像是有那麼一次。

「花錢把熱搜撤了吧!」唐宇率先打破平靜。

「唐宇,我……。」任穎緊張地絞著手指。他會相信她嗎。

唐宇再次握著任穎的手,傻孩子,他怎麼可能會相信她上大學的時候傍大款,她的第一次不是……?想到這,他的唇角浮現出溫暖的笑意。這孩子莫不是嚇傻了.

「沒事的,相信我!」堅定的眼神傳遞著溫暖的力量。

「嗯!」任穎只能乖順的點點頭。

兩個人來到家裡,小區保安把記者攔在門外,為什麼明星們都選擇這個小區安家,就是因為安保措施做得好。

任穎幾乎是被唐宇托著進屋的,雙腳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當踏進房門的一剎那,她終於忍不住,傷心的哭了起來。

「唐宇,怎麼會這樣,我和他只是普通的同事關係。」她無助的看著唐宇。

這真是一個記憶猶新的生日。對於生日的回憶,每個人都是幸福的甜蜜的,但任穎,從這一刻開始,她再也不想過生日,這就是一個可怕的魔障,像夢魘一樣的糾纏自己。

希北月看著網上的言論,臉上的表情頗是複雜。任穎,這就是你偏要選擇一個金錢和地位都不如自己的人的下場。乖乖做一個富太太不好嗎?偏要陪著唐宇走娛樂圈,現在知道後果了吧!

她趴在唐宇的肩頭,她不知道怎樣才能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一直喃喃的說:「唐宇,你相信我,我沒有,不是他們說的那樣,我們大學的時候只是認識……。」

唐宇道:「我相信你!」

任穎慌亂地說:「只有你相信,好像也沒什麼用?」說完眼圈又紅了。

任穎在娛樂圈這麼魚龍混雜的地方,雖然是走紅了,但是卻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面,整個就是六神無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安心睡去。

唐宇看著網上,任穎和希北月的照片。任穎在雨中瑟瑟發抖,希北月幫她撐傘。任穎安靜地坐在希北月車子的副駕駛上。他臉上的表情異常難看。

她看了一眼睡在旁邊的女友,酸澀的感油然而生。雖然他知道,她的第一個男人肯定是他,但她的整個大學生涯,他從未參與。那該死的佔有慾讓他極度的不舒服。

此時的她,因為哭過,眼皮是微腫的,但臉上的肌膚依然像嬰兒般剔透和乾淨。

他湊了過去,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一寸一寸的頗為虔誠。任穎喃喃地道:「唐宇……!」,她睜開眼睛,唐宇的唇正在霸道的侵入。

任穎:「嗯……」來不及出聲,嘴巴已被封住。任穎覺得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來。她也抱緊唐宇,今天她可沒撩他!他為何如此熱烈!

真的希望他們能一直這樣幸福著。

青姐陰沉著臉,第二天清早就迫不及待地找到唐宇。

青姐道:「你認為你可以和他們對抗嗎?」

唐宇道:「誰?」

青姐撇撇嘴說:「希北月,希氏集團!你只是一個小小的演員,清醒點!」

唐宇道:「這些料是希北月自己爆的!」如果真是,那也太不要臉了。

小助理接道:「我們已經查出來了,是柳玲!」

青姐狠狠地說:「是柳玲沒錯,但你們想過沒有,這些照片是從哪裡來的?」

也是,這照片畢竟是幾年前的,是誰這麼費盡心思去找,大家心知肚明。柳玲只是一把槍而已。

青姐擔憂的說:「現在各大品牌合作商,都打來電話,想聽聽你的想法,畢竟你的風評可是分分鐘影響他們的收益啊!」

唐宇不動聲色道:「熱搜撤了嗎?」

青姐道:「撤了,但是熱度依然不減,這畢竟是和你相關的,」

也是,唐宇一直是這幾年最紅的演員,從無任何污點。這瓜是關於他女朋友的,你說能不圍觀嗎?

任穎經紀人,已經發布了聲明,說這些純屬謠言。但吃瓜群眾還是持觀望態度啊,這不是娛樂明星慣用的伎倆嗎?

張姐也火急火燎的打來電話:「任穎,你先躲著不要出來,公司圍滿了記者。」

張姐再次強調:「大小姐,拜託你現在暫時不要出門,如果你想活著的話。」

唐宇陰沉著臉,用命令式的口吻對任穎說:「去梳洗一下,化個漂亮的妝!」

任穎一臉納悶道:「不能出門,化什麼妝。」難道自己素顏不好看嗎?

唐宇再次嚴厲地對著眾人說:「我們沒犯錯,為什麼要躲著,打起精神來!」

青姐實在忍不住,一把把唐宇拉到旁邊,「你要幹什麼?和任穎一起死嗎?這件事情和你有關係嗎?」

然後壓低聲音,悄悄地說:「你只要和她分手,就不能傷你分毫。」

唐宇震驚青姐會說這種話,但隨後他又表示理解,畢竟她也是為關心自己。

「不要這樣說,什麼樣地風風雨雨我們沒經歷過。」唐宇依然眼神堅定。

青姐的心裡卻如翻江倒海。這次恐怕不一樣。她的眼睛濕潤了,但是她又有什麼辦法,唐宇是執拗的。

任穎穿了一件淡黃色的連衣裙,腰部曲線玲瓏的展現出來。她是音樂專業畢業的,姿態優美,亭亭玉立,像剛出水的芙蓉。

良好的教育讓她整個人有一股舒服的書卷氣,青姐看著她。輕嘆了一口氣,這個女孩有顏有才,雖不是最漂亮的,但總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她招惹誰不行,偏偏招惹希氏集團的二公子,他們兄弟倆可是出了名的狠。走一步看一步吧!

唐宇則西裝筆挺,挺拔英俊,無與倫比的相貌啊!

他拉著任穎的手,剛出小區門,就被記者圍著,這些人不會在這裡蹲守了一夜吧!

哎!真是,各個行業都有各個的苦,普通的勞動人民,只能披星戴月,辛苦勞作了。《原神之無妄坡幽靈》第五十六章龜苓膏 「夢中算不算?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認識了你,學習醫術,學習琴棋書畫,努力讓自己變得優秀。夢醒后,這一切都變成了真。」蘇玥用最輕鬆的語調,說着那百年的苦。

能夠讓她堅持下來,就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重生,去愛他,去保護家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