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詞!這種級別的詞!

真的很難讓他這樣文學方面的工作者不倒吸涼氣的。

前有人有悲歡離合,現有朝朝暮暮……

「我滴個乖乖的!」

現在在他們思點寫書的新人,都這麼猛了?

這種能千古流傳的詩句,就寫一半,隨便丟到網文里了?

「這兩句,這兩句……」

劉帥嘴巴蠕動著,面容都有點恍惚,腦袋也有些空白。

想說些什麼,卻遲遲說不出口,最後只化為了兩個字:

「牛逼。」

突然!

他快速的移動著滑鼠,有些迫切的想要趕緊看一看這部《小魚兒與花無缺》。

點擊,滑動。

從兩個主角的出現,再到這恩怨的開展……

劉帥看得很快,也很沉浸。

甚至已經下班了,他都不知道。

一章一章的閱讀著。

心情也從剛開始的輕鬆,但後面越來越緊張。

特別是看到慕容家被滅門,小魚兒與小仙女躲進雜技團的時候。

他終於明白的為什麼有一條熱搜叫:【小仙女頂住】

「小仙女,你可別死啊,木賊求你做個人啊!」

慢慢的,巫手巫腳發現二人,欲殺之……

劉帥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過又慕容淑現身救出二人。

一顆心又短暫的放了下去。

「沒了。」

劉帥乾巴巴的吐出兩字。

此刻他興趣已經被完全調起來了,慕容淑救了倆人後,又會發生什麼呢?

幾人是不是會找劉喜報仇?

劉喜會不會被小仙女小魚兒親手殺死?

一切一切疑問都湧入了腦海。

而就在這時。

阿木木今天的三萬字。

更新了……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錢江,傍晚,晚霞染紅天際。

悍馬h6越野車,緩緩行駛在街頭。

女兒秦小鯉乖巧的坐在車內,俏臉複雜。

遲疑了許久,她才終於扭頭,望着一旁的父親。

「爹爹……對不起。女兒知錯了。」秦小鯉聲音複雜,輕顫著道歉。

她知道,自己今日……在學校里惹了這麼大的麻煩,爹爹肯定很生氣。

所以,小丫頭遲疑了許久,最終打算……主動向父親道歉,認錯。

可,坐在一旁的秦蒼穹,卻輕輕抬手,溫柔的撫摸了一下女兒的額頭。

而後,柔聲說道,「小姑娘家辦事。」

「就應該這麼漂亮。」

哈??

原本以為,會聽到父親責備的秦小鯉……這一刻,有點懵??

小丫頭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臉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旁的爹爹??

爹爹,不僅……沒有訓斥自己??

反而……還在表揚自己??

秦蒼穹扭頭,望着女兒,柔聲說道,「以後男同學欺負你,不要慫。先打趴下再說。出了事,你老爸頂着。」

這一刻的秦小鯉:「……」

她彷彿聽錯了一般。

這??

爹爹……不僅沒有訓斥。

反而,還在表揚……鼓勵自己??

而,更讓她感到一暖的是……父親最後那一句:

『出了事,你老爸頂着。』

這句話,從她出生到現在,從未聽過。

這句話,對秦小鯉而言,是奢望。

因為她和哥哥,從出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就沒有父親。

單親家庭的母親,一手將兩兄妹拉扯到了七歲。

而。

此時此刻,小丫頭聽到這句話時,情緒很複雜。

她的眼眸,有些泛紅,霧氣充斥。

獃滯了許久,秦小鯉才用力的點點頭,「嗯!」

……

而,與此同時。

黃昏夕陽下。

西湖區,實驗小學門口。

數輛巡捕房車輛,從遠處駛來,一個剎車,停在了校門口。

那三名受害的男生家長怒氣騰騰,當即向巡捕房警察們,調查了解了現場情況。

西湖轄區的巡捕大隊,也受理了此案件。

敲詐勒索,這可算是大案子了。

巡捕成員們,去了學校監控室,調取了學校監控。

打算鎖定嫌疑人,先把那個敲詐者當事人,抓回來再說。

可,當巡捕房成員們,看到監控視頻上,那輛熟悉的迷彩軍用悍馬車時……

所有巡捕房成員們的身軀,猛地一怔??

這??

這輛悍馬越野車,不是正……數日前,鬧得他們整棟巡捕分局大樓,都為之震動的那輛大帥軍車嗎?!!

【西w-00001】!

視頻中,那輛悍馬車,掛着的那塊車牌,讓所有巡捕房成員,都記憶猶新!

這?!!

這輛車……是那位……武盟大帥的車子?!!

得到這個猜測……所有巡捕房成員們的面色,驟然大變!

所有巡捕房成員不敢怠慢,當即第一時間,撥打電話,給了西湖區巡捕大樓的探長,高進。

高進探長,在聽到手下這個消息彙報時,也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滾落下來!

他好不容易,才平息了這個武帥的怒火,讓自己能消停幾天。

結果……

自己管轄區域內,竟有有人……招惹到了那尊武帥?!

高進當即下令,「給老子,將那幾名家長……一個不差,全都給我逮捕起來!!」

敢招惹武帥?!

簡直吃了雄心豹子膽!

高進也是一不做二不休。

生怕武帥生氣。

所以直接將那幾名家長全都抓起來了再說!

省得事情鬧大!

湖西區,校園門口。

那三名男生的家長,原本報了警。

正憤憤不平的向警察們彙報著。

要讓巡捕房同志們幫忙,一定要將那個該死的秦蒼穹逮捕歸案。

可結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