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幹什麼呢你這是,吃的都顧不上拿了?」金岷浩剛巧從沙發旁路過將書包提到金泰妍手邊,見金泰妍開始翻看手機沒時間理會自己,目光轉向場中央不斷進食的少女們:「你們也別吃太多啊,一會兒可還要上台呢。要是舞台服穿不上那可就太搞笑了。」

只聽到進食的人嗚嗚弄弄的舉起OK的手勢,根本沒有人正經回答自己,他只好重新看向從背包里拿出一個文件袋的金泰妍:「嗯?你這又是什麼啊?瑜良把上節目要用的資料給了你一份?」

「阿尼~是林PD讓我轉交給允兒的。」單手在手機上按動回復著家裡來的簡訊,金泰妍抽出背包里的紙袋,舉向林允兒所在的方向:「允兒~,有快遞查收一下~!」

「嗯?什麼東西快遞給我?」聽到自己名字的林允兒直起身,兩頰撐得鼓鼓的還在不斷咀嚼著,低頭看看自己泛著油花的手指,嘴裡咀嚼的速度加快,用兩手的手腕夾住袋子放到一邊的桌面上。

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舔泛著油花的食指和拇指,抽出紙巾擦擦手看著袋子上的火漆撓了撓頭髮:「歐尼,這是誰給我的啊?」

「是林PD,趕緊打開看看。」金泰妍反坐著膝蓋跪在沙發上,手撐著扶手向這邊好奇的望過來:「我在過來的車上和秀妍一起對著陽光看了好久都沒看出來呢。」

「哏~~~」林允兒用薄勺柄將火漆小心翼翼的取下來,抽出裡面的內容物,一張已經裝裱好的薄畫框映入眼帘。

以越肩視角描繪的畫面被鉛筆細緻的勾勒在紙上,有些粗壯的手臂被從畫面右下方伸出的纖細胳膊抓住了手腕。同時右側還探出梳著發梢呈波浪狀的披肩長發的小腦袋,腦袋上方隱約露出屏幕的一角,倒映出一雙格外傳神帶有幾分調皮神色的眼睛。

【合影,林】

李順圭呼呼的吹著炸醬麵從側面探出腦袋:「是什麼啊,給我看看?」

把塞回袋子里若無其事的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林允兒嘴角勾起不在意的擺擺手:「哎咦~,是拍攝的紀念啦。和我們之前拍出道綜藝的時候一樣~」

書閱屋 聞言,馬真人不由皺了皺眉:「舉人老爺?」

衙役回道:「對,除了縣丞大人之外,周老爺是縣城裡唯一的舉人老爺。」

馬真人卻冷冷一笑:「這些個讀書人相當不著調,膽子也大。

本真人遇見過幾個書生,有娶狐精為妻的,有在家裡養女鬼的……簡直是不知死活。」

衙役一臉為難:「道長,要不還是算了,周老爺畢竟不是普通人……」

結果,馬真人卻來勁了:「那又如何?別說區區一個舉人,就算是狀元郎本真人也不放在眼中……」

聽到這話,幾個衙役不由暗自吐槽:當然不會放在眼中,因為你壓根看不見。

「喂,你們在門口嘀咕什麼呢?」

張大膽走了出來,有些不滿地說了一句。

要是在街面上他可以不管,但這幾個人都快站上台階了,明顯來者不善。

那叫小順子的弟子一臉傲然道:「你是府里的下人對吧?速去通知你家主人,就說府里有妖怪,我師父要進去收妖。」

張大膽怒了:「要捉妖去別處,少來打擾我家老爺。」

「哼!」馬真人冷哼一聲:「小小一個小人居然如此囂張跋扈,徒弟,開路,咱們進去捉妖!」

「是,師父!」

「道長等等,要不……還是稟報一聲。」

幾個衙役可不敢胡來,舉人府不比普通民宅,那可是正兒八經吃皇糧的。

於是,其中一個衙役上前沖著張大膽拱手笑道:「勞煩老哥去跟周老爺通報一聲,就說我等有要事求見。」

伸手不打笑臉人,再說對方是衙差,張大膽也不好拒絕,便應了一聲:「好吧,你們在門外等一會。」

說完轉身而去。

「什麼態度?小小一個舉人府擺什麼臭架子?

想當年,本真人在京城王爺府那也是隨進隨出……」

這話說的,連小順子都暗自臉紅。

別說王爺府了,這瞎眼老道連京城邊邊都沒去過,分明就是吹牛比。

且說另一邊,周羽一聽張大膽稟報,不由皺了皺眉。

其實,他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他又不可能不讓嬰寧上街,既然要在紅塵中修鍊,難免就會接觸世人。

聽張大膽一說緣由,周羽便料想與城中發生的離奇命案有關。

既然縣衙也出面了,他總得應付一下。

於是當即找到嬰寧,讓她帶著一本《道德經》到私塾去抄寫。

同時又小聲叮囑了一番……

其實一開始他想讓嬰寧躲一躲,但又轉念一想,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早晚都要面對的事,不如讓她學會坦然面對。

嬰寧剛剛離開,周羽還沒來得及走出去,卻聽到前院吵吵鬧鬧起來。

原來,是那馬真人師徒二人硬闖了進來。

「你們怎麼回事?怎麼隨隨便便闖入別人家裡?」

阿珠一臉氣憤,與另一個叫小桃的丫鬟攔在院門處不讓馬真人師徒進後院。

幾個衙役倒是沒進院,只是在門口探頭探腦地張望。

「死丫頭,讓開!本真人是進來捉妖的,你們別不識好歹。」

小順子也跟著大聲嚷嚷:「就是,萬一那妖物正是你家老爺養的,他放跑了誰負責?」

動靜一起,吳管家等人也紛紛走了過去,與那師徒二人吵將起來。

「你們再不讓開,休怪本真人對你們不客氣了。」

「你要對誰不客氣?」

這時,周羽大步走了過來。

一眾學生也隨之涌到了前院……畢竟,先生遇到了麻煩,他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師父,正主來了。」

小順子眼見周羽的裝扮,心知定然是周府主人,便沖著師父提醒了一句。

馬真人偏著頭冷笑道:「呵呵,你就是周舉人?」

「這位道長,你擅闖私宅,口出狂言,簡直是有辱道家風範……」

聽到此話,馬真人不由怒極而笑:「哈哈哈,不愧為舉人,還真是會巧言令色。

也難怪別人常說你們讀書人只會耍嘴皮子……」

此話一出,一眾學生當即炸了窩:

「放肆,竟敢對我家先生無禮!」

「簡直有辱斯文……」

「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們讀書人?」

馬真人一臉狂傲:「哼,那本真人就告訴你們什麼是資格。

本真人有降妖除魔之能,替天行道,你們會什麼?

只會妖言惑眾,寫一些狗屁不通的文章自娛自樂……」

本來,周羽還想著給這老傢伙留三分面子,一見對方竟如此張狂,如此貶低儒家,那還留什麼面子?

當然,他不會像對方那般沒有素質去貶道家,而是怒喝道:

「住口!你個不學無術的妖道,就你這般德行也敢妄言替天行道?

分別就是貪圖賞銀,利欲熏心,小人行徑……」

小順子氣急敗壞:「你……你放肆,竟敢辱罵我師父……」

「放肆的是你們!」

一眾學生紛紛開始挽衣袖,一副不服就乾的架勢,現場氣氛頓變得劍拔弩張。

他們與別的私塾學生可不一樣,並非讀死書的迂腐書生。

每日里都要活動筋骨,練練十段錦,箭法什麼的。

簡單來說,有什麼樣的先生就有什麼樣的學生。

「周老爺息怒……」

幾個衙役眼見事態不對,忙不迭沖了進來。

雙方要要真打起來,他們還真是為難。

到底幫哪邊?

一邊是替官府捉妖的道長,一邊是舉人老爺,他們哪邊都不能得罪。

「周老爺,事情是這樣……你可能也聽說了,這幾天縣城裡不太平,疑是有妖物作祟。

之前在街上道長發現了妖氣……我們一路跟蹤,發現那兩個女子走進了舉人府……」

「所以,你們懷疑本老爺是元兇?」

衙役嚇得趕緊擺手:「不不不,小人怎麼敢懷疑周老爺?

主要……主要還是想給百姓一個交代……」

周羽冷冷地笑了笑:「好,別說本老爺不配合你們,既然你們認為府里有妖,那就儘管找。」

這時,寧采臣忍不住沖著馬真人問:「麻煩問一下這位道長,就算府里真的有妖,你又憑什麼斷定就是害百姓的元兇?」

馬真人冷哼一聲:「不管是與不是,妖本就不該出現在人世間,本真人見一隻便要滅一隻!」

……

【呃……感覺大家投票的熱情不是很高……書友大大們,給三郎一點動力可好?】 「大哥,每次都這樣,鬱悶死了…」

「畢竟我們是『海賊』嘛。」

卡贊向上伸手,拍了拍貝拉米的腦袋。

這還是小貝第一次跟他這個大哥抱怨呢。

很有紀念意義,所以拍拍貝拉米的腦袋瓜作為見證。

「話說…卡贊…佩佩醬和砂糖醬好像不見了。」

「…?」

卡贊臉色突然一黑,扭頭繞着自家弟弟妹妹們轉了一圈,七個人,就少了那倆丫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