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都怪我,是我沒有保護好她,我明知道她身上揣著一個定時炸彈,可是卻沒有讓她拿下來,是我的錯!」

「不是這樣的,總裁,你那麼做,也是不想傷太太的心。」

冷緒不願意看到這個BOSS大人這麼痛苦自責的樣子,又替他辯解了一句。

確實是這樣。

那天,祠堂的事情爆發后,他其實勸過他,讓太太直接把股權書交出來算了,既然沒打算要,那就還給孔振華,免得那麼多的麻煩。

可是,這個男人卻不肯。

他說了,他這樣去命令她,會傷了她的心,他要等着她主動交出來。

結果,變成了今天這樣。

但實際,會發生這種事,也說明了那個女孩是真心為了他,她一直沒捨得把那些東西扔出去,不就證明了她不願意看到他的東西被別人佔為己有嗎?

冷緒很快就又出去找人了。

而這邊的霍司爵,則是直接開着車去了霍氏。

霍氏,他已經離開整整兩個月了。

可是,當這天他開着車過來后,除了整棟大廈那一刻的轟動,還有更多的,是這裏面的人,對他的到來所表現出來的態度。

「總……總裁,您過來了?」

「……霍總,早……早上好。」

「霍總……」

沒有一個人敢對他不敬!

從他跨進這大廈門口開始,裏面的人並無一不是驚喜萬分地跑過來給他打招呼,即使有點戰戰兢兢,也帶着慌亂。

但是,他們對他的敬畏,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

霍司爵沒有理。

他輪廓分明的俊臉上,透著滲人的寒意,渾身上下更是充斥着生人勿近的殺氣,一進來后,他就大步流星的去電梯了。

幾分鐘后,大廈頂層。

喬時謙這會是正在辦公室里開一個小會議,參加的人,當然是他新組成的公司領導班子。

可是這一次,他話都還沒有說到兩句,只聽到外面有喧嘩突然響起,片刻,他都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砰——」

他這辦公室的門,就被人從外面狠狠踢開了。

「霍司爵,你——」

「喬時謙,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無法再繼承霍氏?」

帶着強烈殺氣而來的男人,踹門進來后,什麼都沒有做,就當着這辦公室里的人,拿着一把槍對準了正坐在辦公桌里的喬時謙。

辦公室里的人頓時一片驚恐大叫!

而喬時謙,也是臉色巨變!

「霍司爵,你幹什麼?你知不知道殺人是犯法的?你想死嗎?」

「犯法?」

拿着槍的男人又是一聲嗜血冷笑,就像是從地獄里鑽出來的魔鬼一樣。

「你知道在這個辦公室里我殺了多少人嗎?對了,霍驍上次就是坐在你這張椅子上,被我一槍崩了的,可惜,他命大,沒死成,今天你要不要試一次?」

他拿着槍,手指非常熟練的動了一下,立刻,滿膛的子彈都卡上去了。

一觸即發!

瘋子,這絕對是個瘋子!!

喬時謙終於也沒了半點血色,他捏著滿是冷汗的手,他咬了咬牙。

「你到底想幹什麼?如果你是用這種辦法想要拿回你的霍氏,這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是那老頭的事,他讓你交出權力的。」

「霍氏?」霍司爵猩紅雙眼裏閃過一絲譏嘲,「我對它不感興趣,我只要你把人交出來。」

「人?什麼人?」

沒想到,這個人居然眼睛裏露出了一絲茫然。

霍司爵看到,更加暴躁了,他手微微一偏,「砰——」一聲槍響后,立刻,那隻正擺放在喬時謙旁邊的水杯化為了粉碎!

「喬時謙,我警告你,三分鐘之內,如果我看不到她完好無缺的出現在這裏,我保證你就像這隻杯子一樣,死無葬身之地!」 話說小馬哥和肖命初分手后,去了胡二那裏。胡二對他的辭職頻率之高頗感驚嘆,但嘴上不說出來,呵呵笑笑算是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休息了一天,小馬哥開始了找工作。EDM是絕對回不了頭了,而房地產行業也確實不適合自己,那現在能從事的工作確實沒有一點的頭緒,這樣,反而就業的渠道更廣了。但在他的心裏,已經對跑業務情有獨鍾了,可是他卻很迷茫,迷茫的是自己到底要去從事哪一個行業?迷茫的是自己到底適合什麼產業的銷售,什麼產業的銷售好做?

於是,小馬哥以工資待遇來衡量自己的選擇。這樣,他每次都把簡歷投往那些字面上寫着待遇優厚或待遇從優的企業。

最開始,他總是滿懷期待;漸漸地,信心全無,對投出的簡歷不抱任何的希望。曾經有幾家公司對他打開了大門,但是因為工資太低,他選擇了放棄。小馬哥明顯感到自己的心態出了問題,但又無可奈何。他所渴望的成功,所渴望的成就從來沒有達到,而時間越來越往後推,於是他心急如焚,從而更加劇了他的急切渴盼成功的願望。他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極度浮躁,更加不能放下高估自己能力的自負。

最終,企業因為小馬哥沒有相關工作經歷而要求相對較高,而選擇了其他求職者。小馬哥這時候對招聘的企業已經沒有過多的激情了,在他的心裏,這些企業並不是伯樂,於是他從心底慢慢感慨自己的懷才不遇。

可是,現實社會是以錢來衡量一個人的能力的,自然,肖命初和小馬哥之類窮光蛋是稱不上有能力的。

那些自認為事業有成,能力超群的人把人類下了一個定義:有錢的人更有錢,沒錢的人越沒錢。但是小馬哥從來都不認同這種觀點,他極度不認命,然而工作越往後找,口袋裏的錢越減少。

他不敢去摸錢包了,有時候,他想乾脆把錢包扔了,反正裏面也是空空的,如同他的前途和他的肚子。

現在,他沒幾塊錢了,該借的地方已經借遍了。沒有借過的地方,那大多也是門前無路的。

曾經聽說,表哥常在四叔那裏借錢,於是自己也想試試。

小馬哥忐忑地給四叔打去電話。四叔接通電話,冷漠得像陌生人,話語里夾雜着極具刻薄的詞語,難聽的話語塞滿了一耳朵。當聽到小馬哥要向他借錢時,他更是斬釘截鐵地說道:「我哪裏來的錢,還沒有發工資。」

電話兩頭沉靜了一會兒,四叔或許覺得自己有點過了,於是緩和了一點點,「要借的話最多只有四百塊錢,我這裏就這麼多了,要的話就來拿?」

小馬哥倍感難受,但是處境已經到了舉步為艱的地步,不容許他有任何的脾氣,好歹對方並沒有完全泯滅這血濃於水的親情,再加上錢對現在的他是至關的重要,於是小馬哥馬上提高了好幾十分貝的音量,道:「謝謝!四叔,那我下午就來!」

下午,小馬哥匆匆吃了幾口飯便踏上了前往東莞市長安鎮的汽車。兩個小時后,終於到了四叔現在所在地——東莞市長安鎮夏邊村。撥過去電話,四叔說:「我現在還在上班,要到6點鐘下班去了,你到夏邊村村口那個時針大酒店門口等我。」話說完就掛了電話。

小馬哥打完電話,一看錶,才三點還不到,於是害怕起來。他實在想不出來,這三個小時漫長的等待自己要怎麼度過。

傻等也不是辦法,於是乎,小馬哥到處瞎看看,到處亂瞧瞧。到了太陽落西,街上行人多起來,差不多到六點鐘了。

小馬哥以極快的速度趕到碰頭地點,又等了大約半小時,四叔來了。

四叔見到這近一年半沒有看到的侄子,臉上並沒有半點笑容,那神情彷彿誰都欠他三斤牛肉錢。小馬哥也不愛看四叔的臉,所以總低着頭,腦子裏想着曾經擁有過的甜蜜的微笑,因此心裏頭一半還是熱乎的。

但四叔一開口說話,小馬哥心裏的溫度就跌到了冰點,他說:「你來幹什麼?」

小馬哥無語,低下頭,為自己感到羞恥,同時痛恨自己為何為了錢而無情地踐踏本就脆弱的尊嚴。

四叔一路數落着小馬哥的不是,在他的嘴裏,彷彿小馬哥一文不值。

到了晚餐,四叔炒了三個小菜,招呼親侄子入席。席間總也忘不了說些直來直去的話語,以致於他的胃口大增,三兩口就搞定一碗飯。而小馬哥實在是不敢抬頭,吃飯也張不開了嘴,於是簡單地吃了幾口,便感覺再也吃不下了,但確實肚子裏很空蕩。

四叔似乎還很有興緻,一直說着,到了灶上的水開了才停。

小馬哥實在耳朵難受,所以選擇洗澡來換取暫時的安靜。洗到一半,四叔從門縫裏塞進來一條屁股後邊爛了兩個洞的內褲,說道:「拿這條褲子先換著吧!」

為了不再倍受煎熬,小馬哥洗完澡就直接上床睡了。但這一夜,他度過了有生以來最最難以入眠的夜晚,頭腦里全是四叔那尖酸刻薄的話語,他恨不能立馬讓自己消失。

第二天,一大早四叔就去上班去了,沒留下任何一句話,亦未留下半分錢。

小馬哥一醒來發現自己還活着,於是慶幸自己昨晚沒有被四叔氣死,其它的全部都拋到腦後了。於是匆匆洗漱,逃也似地離開這塊暫時屬於四叔而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到了深圳,他算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胡二依舊那般笑咪咪,喻彤的甜美仍舊那麼的讓人陶醉,這是一個極好的世界!可是沒錢並不能活在現在的天堂,他很累了,於是決定放棄,決定回老家,決定回湖南,回到那塊生他養他的地方。

可是,他不知道要怎麼樣和喻彤說明自己。他心裏很清楚,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就是要暫時的離開也要風光地告別,絕不能狼狽地說再見。

於是,小馬哥決定給她打一個電話,並和她見上一面。 自從那次問安回來之後,子冰父母便給子冰制訂了嚴格的學習規定,半天習武,半天習文。從基本的扎馬步,負重跑開始,每天一樣的練習,這個是四歲的孩子慢慢也累了,也枯燥,經常裝病逃跑,但每次都是被母親給扔出去的,冬去春來,一年已過,子冰的基本功也很紮實,並開始慢慢學習一些基本套路,為了學的更好,子冰也跟著子雪開始慢慢在晚上加練。

「父皇,兒臣最近身體虛弱,不能繼續擔任藍鷹軍團統帥,為了能夠確保京城的安全,兒臣請求父皇恩準兒臣辭去統帥之職。」子悅在朝會時向子吉大帝提出。當子悅提出此要求時,在朝文武百官一片嘩然、驚愕,一方面,子悅從未顯示或暗示過要辭去統帥的職務,另一方面,眾大臣對子悅的能力還是相當認可的,藍鷹軍團這幾年在子悅的手中由一個官宦子弟組成的一個慵懶的少爺軍團,轉變為一個訓練勇猛、反映迅速、忠心、幹練、極富戰鬥力的軍團,一直被公認為京城鐵軍;子悅,在朝中與眾官僚相處的也極為融洽,各方面關係協調的非常到位,在朝中威望甚至高於太子子木,與瀚海帝國的六子唐峰、雅興王朝的太子李恆、奧達的三皇子趙元並稱龍亞大陸的四俊,並且四人關係也甚好。

令百官更為驚愕的是子吉大帝的態度,子吉大帝在數年之後也深深為之後悔的一件事。

「恩准子悅將軍的要求,另外你可在北部的平城進行修養。擢三皇子子名代替子悅軍中統帥之職。」

「陛下,萬萬不可」說話者乃兩朝元老,丞相歐陽之光「陛下,二皇子,統軍十年來,未出現任何紕漏,所帥之軍更是我皇都安全之保證,並且二皇子剛滿而立之年,何來體弱只說,望陛下收回成命。」

「陛下,臣同意丞相的意見,皇城守軍乃關係國家安全之命脈,萬萬不可輕易換帥,另二皇子與唐峰、李恆、趙元的關係也是各國盡知,這也使我們國之安全保證,何況,僅僅以身體不適就恩准辭官,理由不充分,恐軍心不服、萬民不服呀。」說此話者乃輔丞李維。

「陛下,臣同意二老意見」「臣亦同意」……滿朝百官皆跪下請命,子吉此時也有所疑慮,正在猶豫之間,忽看見太子及之名向其使眼色,便說道:「此事明天再議,讓朕考慮考慮。」

「退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滿朝大臣起身皆面面相覷,尤其是當看見皇上大步離開時,各大臣心中一涼,感覺此事不可挽回。

「二皇子呢,」不知誰說了一句,大家茫然抬頭尋找想問問明白之時,卻發現已不見了二皇子。

「不行,我要再去面見皇上」說話者,乃丞相歐陽之光。

「我看還是問問二皇子吧。」說話者,御史大夫楊焱說道。

「對,還是問問二皇子。」其他官員都贊成御史大夫的意見。

「好,那先讓楊大夫、李輔丞隨老夫去問問,其他人暫時回家等候,但千萬保密,不得將此事泄露。」丞相歐陽之光說道。

「是,僅尊丞相之命」各官員拱手應諾。

歐陽丞相、楊大夫、李輔丞三人只帶少數家丁,往子悅府上而去。

與此同時,皇宮內,太子及子名也正和子吉大帝商談此事。

「父皇,兒臣認為應該同意子悅的要求」說此話者,乃太子子木「父皇,今日,你可看見朝中大臣皆為其辯護,原先兒臣就聽說過,老二在朝中結黨,今日朝會看來,確有此事,你看歐陽丞相、楊大夫、李輔丞等極力求情的樣子,便可知他們關係不一般呀。」

「木兒,不像你說的那麼嚴重吧,各位大臣說得還是有理的。」子吉大帝聽太子所說之後說道。「再說,這幾年悅兒也是做出了樣子,他的能力也是為人所折服的,我也覺得有他在,皇城安全更有把握。」

「父皇,老二能做到的,三弟不是也做不到,這幾年三弟將京城治理的井井有條,也可以證明三弟的能力,另外老二現在朝中威望直逼父皇您了,若不及時處理,難免……,何況此時也是一個機會」太子急忙解析到,並且點到了讓皇帝都忌諱的一件事情——奪權。

太子說完,及時給子名使了一個眼色,子名立即向前到:「父皇,既然立了大哥當太子,就應該維護大哥的威望,何況,二哥現在手中又有軍權,有拉攏朝中大臣,慢慢樹立自己的威望,現在已有威脅大哥之嫌,若其羽翼豐滿,而又軍隊又居於皇城,隨時都可以發難,何況二哥現在已名望大陸,並與三國皇族聯繫密切,兒臣也是日日夜夜擔心;也正是因為二哥做得太好,也讓我們無法對其壓制,若長此以往……,兒臣覺得現在既然二哥提出,我們正好順水推舟,」

子吉也微微皺眉,似乎也被二人說動,是呀,一個已名望大陸,並與三國皇族聯繫密切,又有朝中大臣支持,手握皇城軍權,軍隊實力完全可抗衡御林軍,萬一……。

子吉大帝微微說道:「你們先回吧,我自有主意。」

「是,父皇。」太子及子名低頭相互一笑慢慢退出,看來,他們已理解父皇的想法,目的達到,無須再多說了。

「老爺,歐陽丞相、楊大夫、李輔丞求見」家丁通報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