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卻在這時,一道青色的身影迅疾如箭,倏然從陸洵眼前閃過,一劍刺入了網中那怪物的身體。

那怪物仰首發出一聲凄厲的吼叫。

他奮勇回身,但此時,那青色的身影已經放開手中劍,輕巧躍開。

而網已經收緊了。

那怪物奮勇地想要衝向青衣人,卻剛動一步,就被束得動彈不得。

一股股的鮮血,順着劍鋒刺入之處,不斷地流出來。

那怪物連口中都已經有鮮血不受控制地流出來。

「我家大王會知狼十四死於此處,他一定會來尋仇的!」

那網已經緊緊收束,如捆粽子一般,將那怪物死死捆住。

卻在這時,牆上又有人躍下,卻是抖手便有一張焦黃色的符被丟了過去——那符雖是紙做的,飛起來卻又快又准,直接貼到了那怪物身上。

「現在,你家大王不會知道了。」

那人不屑地道。

「吼……」

那怪物再次發出凄厲的怒吼。

但下一刻,他卻忽然雙膝跪地,一張口,噴出了一大口血來。

剛才那青衣人的一劍,已是刺中了它的心臟要害。

它的身體緩緩抽搐著,逐漸佝僂,隨後,就在包括陸洵在內眾人的注視下,飛快地變化成了一隻狼。

下一刻,一種令人心悸的力量,猶如爆炸一般,飛快地原地炸開。

陸洵本自目瞪口呆,此時卻忽然心中一動。

霎時間,他直覺地就知道,自己的心竅竟真的是不由得為之一開。

那應該就是這妖怪死時的法力釋放,重新回歸天地?

可是……這也太巧了吧?

趙老相公剛說完,回頭就有一隻妖,死在了我眼前?

竟是連找的工夫都省了?

「收了吧!都沒受傷吧?」

那最後落地的男子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

陸洵猶自處在震撼中——別看修仙都好幾年了,這卻是他生平第一次親眼見到妖怪,見到有人殺妖!

兩輩子都是第一次!

民間的各種傳說當然多了去了,但是……原來世上真的有妖怪!

忽然有個人在他身前屈膝半蹲,一道輕柔的聲音說:「這位小相公,你沒事吧?」

陸洵猛地回過神來,一抬頭,他這才發現,此人竟帶着帷帽。

正是剛才刺出了關鍵一劍的那青衣人。

原來竟是個女子!

這個時候,他又不由得回想起,剛才那個喊了一聲「抓他手腕」的,好像也是個女子的聲音。

看來也是她了。

胸口很難受,後背撞得生疼,胯骨處更是劇痛。

但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應該是沒什麼大事——別看甚至連「點星」都沒到,修行者卻畢竟就是修行者,一旦「開竅」,只要堅持修行,就算是沒有「登仙」之前,都不算仙人,沒有「點星」之前,甚至也沒什麼額外增強的戰鬥力,但「文氣」滋養之下,身體素質較之普通人,還是大大勝出的。

別的不易衡量,歲數卻說明問題。

這個世界的人,五十歲之後死掉,很正常,四十來歲一病不起就死了,也不稀罕,長壽者,也就六十來歲,活到七十很難,但修行者們,就普遍都能活到六十歲之後了,一旦「點星」,活過七十歲的可能就大增。

所以,一旦修成「法相」,即所謂「登仙」,立刻仙凡殊途,說的只是那一下的巨變而已,並不是說之前的「開竅」與「點星」,就毫無意義了。

但畢竟還是難受的,還是痛的。

陸洵想要站起來,卻剛一動,就覺得整個上半身到處都痛,這一痛,不由得就想要咳嗽,一咳嗽,立時就又頓得心肝脾胃腎都好像跟着亂撞,愈發生疼。

不過一眨眼的工夫,他已經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這時那女子只稍加猶豫,便伸手從腰包里掏出一個小瓶子來,拔開瓶塞,倒了一枚淡黃色的小藥丸在手心,柔聲道:「張嘴,吃了它!」

陸洵勉強停下咳嗽,下意識地張嘴,那藥丸馬上就被彈進了嘴裏。

沁香撲鼻。

剛一入口,那藥丸便自己化了,帶着一股暖洋洋的熱流,順着喉嚨就沖了下去——說來也怪,陸洵本已控制不住,又想咳嗽,隨着那藥丸入口,卻忽然就覺得胸口後背處,似乎都沒那麼疼了。

慣性地又咳嗽兩聲,那種內臟都被扯動的感覺,已是消失無蹤。

他再次目瞪口呆。

這時,有人笑道:「還是蔡巡檢好心!」

卻又聽陸洵比較熟悉的另外一個聲音隨後就道:「此人方才是立了功的,若不是他及時一把抓住這狼妖的手腕,怕這一網下去,不一定捕到它!這顆藥丸便由公中來出,算是戰損吧!」

說話間,他也已經走過來,蹲下身子,正是剛才最後躍下那人,「這位小相公,算你有福,這顆藥丸可是珍貴的緊,便我們也……咦……」

陸洵已經抬起頭、直起身來。

那人眯眼細看,愣了片刻,失笑,「好一個美男子!恕在下冒昧,近幾日實在也是聽得滿耳,道是這城中有位大才子,姓陸名洵,不但好詩好文,更難得生得一身好風流皮囊,可是閣下?」

「不才,正是那個……好風流皮囊。」 天還沒有黑,四周的林子里靜悄悄的,啥聲音都沒有,就連蟲鳥的叫聲也聽不到。這情況我熟悉,跟那晚陷在胡一雄那王八蛋的陰陣里情況差不多。

我試著想掙脫綁住我的繩子,但很快就放棄了。我被綁得牢牢的,根本就不用白費力氣。

我隱隱約約聽到有腳步聲從遠處的林子里傳了過來,來的不會是別人,應該就是胡一雄那王八蛋。

我心急如焚,又連續喊了好幾遍胡乃,才看到那個小神棍身子動了動,然後抬起了頭,一臉迷茫的看著我,「陽陽,這是哪……咦,你咋會讓人給綁了?」。

這小神棍估計是還沒有反應過來,他這話說得我差點想吐血,他自己不也是被綁著的啊。

我聽了聽那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急得不行,「胡公子,你醒醒吧,咱們是一起被抓了,你先啥也別管,,趕緊看看能不能把繩子解開,我的解不了。」。

我這麼一說,胡乃這才徹底明白過來,使勁的掙扎,過了兩分鐘,才聽他說,「不行啊陽陽,我咋感覺越掙扎越緊呢?手腕都快斷了……」。

我想這下完了,胡一雄那王八蛋已經過來了,腳步越來越近了……

我念頭還沒完全落下,果然看到胡一雄一臉猙獰是我走了過來,手裡還提著我從宿舍提過來小胖李晨拿來健身的那根鐵棍,狠狠的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說,「你個小兔崽子,居然還敢報警,你胡爺我饒不了你,這是你欠我的!」說完他提著那根鐵棍,猛地抽上我的腕骨,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啪」的一聲,劇痛使我的額頭上冒出了豆粒大大汗珠,我想我的右手的腕骨估計是斷了。

我忍著劇烈的疼痛,看著他,「姓胡的,你有種弄死我,弄不死我我一定會弄死你。」。

這倒不是我不害怕,也不是我發狠話,我也是被逼的。

胡一雄朝著我猙獰的大笑,「小兔崽子,你既然這麼想死,胡爺我成全你,呵呵,我也不是不可惜你這麼一副好看的皮囊,關鍵是你給胡爺我惹的麻煩太多了,不成全你我還真對不起我自己。」。

胡一雄說著又朝我揚起了手中的鐵棍,我身子一抖,心說死就死吧,哪曉得胡乃那個小神棍突然說話了,他那話說的特別的狠,「姓胡的,你有種沖你胡公子來,你不是喜歡我,喜歡我的血啊,有種你沖我來,你找陽陽有意思么,胡公子我就喜歡被你虐!」。

胡一雄一愣,隨即笑了,「哈哈,沒錯,胡爺我就喜歡你,喜歡你身上血的味道。既然你這麼喜歡被我虐,胡爺我今天我先成全你。」他猙獰的笑著,拖著鐵棍向他胡乃走去,鐵棍在青石板上發出刺耳的聲響,磨出了一串火花……

看著胡一雄拖在地上的鐵棍發出的火花,我整個人都懵了,我不想胡乃那個小神棍有事,是真不想,我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沖胡一雄的背影大喊,「胡一雄,你他媽的就是個死變態,你以為你真能長生不老啊,我看你就是糟老頭子一個,你不是喜歡最俊的男童么,我也是啊。而且跟你說啊,報警也是我報的,跟胡乃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做的那事,傷天害理,小心遭雷劈!有本事你沖你陽哥我來,我他媽的不怕你個王八蛋」。

我也不是不怕死,說這話我也算是豁出去了。

胡一雄估計是被我這話給激怒了,他停下走向胡乃那銷魂的步伐,轉過身子,向我走來,「是嗎,你個小兔崽子說得也對啊,那晚若不是你,胡爺我哪會像今天這樣啊,沒錯,這都是拜你所賜,沒錯,你也俊啊,胡爺我還真的是從來就沒見過你們兩這樣俊的男孩。哈哈,只不過胡爺我覺得好可惜啊,像你跟他這麼好看的皮囊,胡爺我沒跟你們玩玩就這樣讓你們死了太可惜了……」。

他說著拖著根鐵棍朝我一步一步的逼近過來,我沒有應聲,但彷彿聽到了死神的腳步聲,一步一步在我的心中響起。

我看到胡一雄那個王八蛋手中的鐵棍已經高高揚起,在那一刻,我想到了我娘。

我就閉上了眼睛,不是別的什麼原因,只是對死亡的恐懼使我根本沒有勇氣看著鐵棍落下,朵嗡嗡作響,隱約聽到胡乃在哭著大喊,「不要啊……不要!……你有膽沖你胡公子來……」。 就在小灰成功悟道,撿到獼猴山的時候,因小灰牽引而跟著融入獼猴山的孟夏,也獲得了巨大的好處。

只見虛空蕩漾,道韻瀰漫,三粒塵交感而生。

與此同時,孟夏的右手五彩光華交織,自動將三粒塵牽引過來,一起融入到了右手之中。

轟!

三粒塵融入的剎那就和先前融入的兩粒塵山緊密聯繫在了一起。

而因百味果而誕生的五彩光華,此刻更是光芒大熾,和五粒塵山共鳴,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劇烈反應。

霎時。

孟夏就感覺右掌恍若化身為熔爐,產生了不可思議的高溫,生生將五粒塵山和自己熔煉到了一起。

孟夏瞬間就被五種山意淹沒!

也因此,孟夏明白了所有攫取的五粒塵各自代表的意義。

第一粒,來源於問道天梯上袁媛開悟。

時代的一粒塵,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重量是個相對的概念,舉重若輕,舉輕若重,皆由自我。

第二粒,是袁七悟道后贈予。

代表著興之所至,心之所向,天地莫能阻的意志。

本質上可以說是興趣。

興趣使然,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的力量。

就像求道,朝聞道,夕死可矣。

而後面三粒,則是剛剛融入獼猴山後獲得。

分別代表著——責任、智慧、獼猴山。

責任。

獼猴山誕生的本意,就是為人族建立一個復興的搖籃。

彼時,人族鼎盛,天下第一。

但夫子和一眾弟子,卻生生耗費三十年,打造了這樣一個搖籃。

而支撐他們默默付出,三十年如一日的動力,就是身為一個武者對家國天下的愛和責任。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智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