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周海媚的說法,將趙……

《重生都市大妖孽》356章老闆不在 半月後,雷神群島不出所料全部沉入大洋,從衛星上消失。

經過維修后重新煥然一新的雷神號懸停在空中,玻璃后的亞伯拉罕、傑德斯等一眾奧古斯丁高層沉默無言地看著下方雷神群島消失在視野中。

所有人的心情都是複雜的,雷神群島的沉陷標誌著奧古斯丁家族徹底失去雷池這最大依仗,雷液強化劑和雷銀等都不會再有產出,現存的已經成了絕品。

不過早在大戰後的第三天,亞伯拉罕和傑德斯等高層就將這些年的謀划對族人們公開,雷神群島的沉陷不只有負面的影響,也意味著奧古斯丁家族新的開始。

雷池沒了,但對雷電元素的研究技術卻在,加上龐大的經濟實力,奧古斯丁依舊站在世界之巔,而且這次將不再依靠雷池。

欠雷電王殿的已經還了,現在的奧古斯丁不再是磁性神裔,而是真真正正的奧古斯丁家族。

亞伯拉罕、傑德斯等人手腕處早已不再光溜溜的,一雙雙靈活的手如果排除皮膚的差異,與普通人的手沒有任何兩樣。

「七哥,入世計劃準備得如何了?」亞伯拉罕問身後的六族老。

「再有兩天就可以全面實施了。」散各自看著下方說。

「腖他們最近狀態怎麼樣?」亞伯拉罕又問。

「經歷了最開始的低谷期,現在基本都重新振作起來了,都是年輕人,鬥志旺盛。」散各自說。

「那就開始吧,將提前做好的分工以任務的形式下達下去,告訴他們,這不僅是奧古斯丁向社會邁出的第一步,也是他們與外界的第一次交鋒,丟人的話最好有受罰的心理準備。」亞伯拉罕吩咐說。

點點頭,收回目光,散各自轉身離開。

「我也去看看那些小傢伙。」消弭安滬突然開口,跟上散各自。

回頭瞧了眼矮小背影,亞伯拉罕沒有叫住自己這位五伯,大戰之後的五伯很少再有笑容了,或許家族還在是他能堅持沒有倒下的唯一精神支柱。

「讓他去吧,老五不容易,這次家族受創對他打擊挺大的。」佝僂著身子的卟零布凌頓了頓說,「比上一次……還大。」

「家族需要重振旗鼓,士氣也需要重燃,這次入世就是奧古斯丁的第一戰,放心吧三伯祖父,那些小傢伙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傑德斯開口。

「我相信他們。」卟零布凌點頭,說完卻也不再逗留,離開了。

隨著幾位族老離開,大多數高層都漸漸散去,一時間玻璃前只剩下亞伯拉罕和傑德斯這對父子。

「這雷神域,大概不會再有族人願意來了。」傑德斯嘆息。

看著在人都走後才露出倦色的兒子,亞伯拉罕嚴肅的臉上罕見出現一絲柔和:「別累壞了身子,我聽琴泰托說你最近連著好幾天都只睡兩三個小時,這可不行。」

「我哪有心思睡,雖然家族對歐洲的經濟已經滲透了大半,可敵人也越來越多,那些人無時無刻不想削弱家族的實力,我必須保證這次入世計劃萬無一失。」傑德斯神色呈倦態,眼中卻有精光不落,「只要讓家族在歐經濟體上徹底站住腳跟,並且成為最重要的一部分,家族才能安然無恙。」

亞伯拉罕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勸說什麼,都說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可誰也知道打江山才是真正的刀山火海,一個失誤就會導致萬劫不復,自己這個兒子身上的擔子比自己當族長時還要重得多,守舊江山的他不容易,他這個打新江山的兒子更不容易。

安靜了一會兒,亞伯拉罕才問:「當潔什麼時候走的?誰陪著去的?」

「三個小時前,新秀的人,綺娜·戴維斯帶隊。」傑德斯看了看時間說。

「算算時間差不多到了吧。」

傑德斯點了下頭:「我剛才問過,已經到了,整座島都充斥著雷電之力,新秀的人都被攔在外面了,只有當潔上去了。」

亞伯拉罕扭頭看他:「只有當潔一個人嗎?不會有危險嗎?雷電之力可不是鬧著玩的,何況當潔身體一直不好。」

「那小子要是連他媽都保護不好,我親自進去把他抓出來扔海里餵魚。」傑德斯沒好氣地說。

亞伯拉罕似是輕微地嗤笑了一聲:「你能上島?別以為我不知道是誰偷偷去了一趟結果搞得灰頭土臉又偷偷溜回來的。」

手握拳放在嘴前假裝咳嗽幾下掩飾尷尬,傑德斯說:「那小子連他爹的面子都不給,我也沒辦法。」

「走吧,回去等消息,但願當潔能帶好消息回來,現在能幫助亞當走出來的也就只有當潔了。」亞伯拉罕語氣不掩嫌棄地說。

「爸,你這話怎麼跟說我不頂用似的。」傑德斯摸了摸鼻子。

「你頂用嗎?頂用會碰一鼻子灰?」

「……」

「對了,等亞當出來,就該給凡妮莎舉辦葬禮了,新的神裔之陵已經遷完,到時候在裡面找個好位置安葬吧,婚禮一成,就是我奧古斯丁家族的少夫人了,這份待遇還是要給的。」亞伯拉罕交代,「另外,我軒主的身份不方便,你找時間拜訪一下安德烈,看看他情況好些了沒。」

「這次對他打擊不小,如果不是有機會見到凡妮莎,綺娜也不會出來,就算這次帶隊出來,邁克爾他們不還是不放心地派貝穎跟來了,就是怕綺娜控制不住情緒。」傑德斯說。

「傷得最重的就是他們三個了,尤其是亞當。」亞伯拉罕搖搖頭,頑固如他這個時候也很難再對自己這孫子說什麼。

自己這個孫子已經做得很好了,他很滿意。

「還有件事,亞當以後怎麼辦?還找……」傑德斯欲言又止。

「家族需要綿延,最好的一脈不能斷。」亞伯拉罕斷然說。

傑德斯說出令父親意外的話:「我覺得這次……我們應該尊重亞當的意願。」

亞伯拉罕愣住,看著自己的兒子,幾秒對視后他搖頭,語氣堅定:「這件事沒商量。」

「他是你孫子,你應該了解他,他不想的事,刀架在脖子上也改變不了。」傑德斯嘆息,「爸,如果你不想看到亞當與奧古斯丁斷絕關係,這件事上最好不要干涉他,運氣好或許他會再遇到能給他幸福的人。」

「再遇到能給他幸福的人?這種人只能家族給他找,讓他自己找,這輩子都沒戲了。我亞伯拉罕也不是無情的人,凡妮莎剛死,家族也面臨重大關頭,這件事可以暫緩幾年,但最多不過五年,必須再尋良配。」亞伯拉罕不怒自威,「至於斷絕關係,奧古斯丁還從未有一個族人敢做這種事!」

說完,他直接轉身離開,顯然心情更是不好。

扭頭看著父親的背影,不想打擊他的傑德斯最後還是輕輕地說了一句:「爸,亞當……真的能做出來。」

很輕的一句話,卻是令亞伯拉罕身體一顫,不過那單薄身影卻未停下,依舊步伐穩健地離開。

在背影快要消失的一刻,亞伯拉罕不算高的聲音傳了過來:「先尊重他的想法。」

望著下方那大洋上因島嶼接連下沉而翻騰起的海浪,傑德斯臉上浮現出少許難得的笑容,他聲音輕微,自言自語:「兒子,老爹能幫你的就只有這麼一點了。」

.

.

.

同樣位於北大西洋,不為人知的一座島嶼,不為人知也就意味著人跡罕至,可現在這座不大的島嶼卻來了許多不速之客。

只是這些不速之客中只有一人登上了島,其他人都無緣也沒有那個實力,只能站在艦艇的前甲板上望著電閃雷鳴的島嶼。

半個月前,一個青年抱著一個女子來到這座小島上,第二日天雷降臨,島嶼便充斥起來危險的雷電,縱使偶有遠洋的深海捕魚船經過也不敢上前一探究竟。

來到這裡的正是令行部,暫借來的軍艦上到處都是珠星隊員的身影,只是看軍艦那宏大的氣勢和雄姿,捕魚路人就能斷定島上必定有大人物或值得大人物關注的東西。

亞當·奧古斯丁,現任雷電之主,足以當得上「大人物」這個稱呼。

前甲板上,不顧冷冽的海風和直射下來暴晒的太陽光,綺娜·戴維斯焦急地望著島上,眼神渴望急切,期盼能看到什麼人從島深處出來。

半個月的時間,原本有著「百合妖精」之稱的新秀四霸此刻已經大變了模樣,容貌依舊俏麗,可眼袋卻大而紅,一雙美眸除了著急沒有絲毫靈動的神采,那頭粉色長發大概好長時間沒洗了,不再柔順,身材是好的,可卻大改往日風格換上了一身保守厚大的居家服。

綺娜·戴維斯,她連衣服都懶得換,只匆忙喝了幾口粥就趕來了,一路不離身地陪在已經上島的當潔身邊。

她更想上島,可雷電好似具備靈性,除了當潔居然不讓一個人踏上島半步,強行上島的她小腿被雷電燙出了一道傷痕,好長時間過去了依舊火辣辣地痛。

「都上島兩個小時了,怎麼還一點消息沒有?」綺娜急躁,腳邊是被她摔碎的雷達儀。

踏上島的一刻,她悄悄放在當潔發間的微型跟蹤器就失靈了,原本還想著確定了亞當的位置直接空降上島,可共振之力下跟蹤器成了廢鐵。

謀算失敗,如何能讓她不惱?一怒之下她就把價值不菲的雷達儀摔了個細碎。

「別著急,既然當潔阿姨能上島,那就說明亞當情緒已經穩定了許多。」從後面走過來的貝穎安慰綺娜說。

「這與亞當情緒穩不穩定沒關係,那是她媽,就算是早上一周,她也能上島,之所以不去是不想打擾她兒子。」綺娜忽然大吼,「我只是想見凡妮莎!我已經半個月沒有見她了!這半個月每天都只能看著她的照片發獃,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你知道嗎!」

說到最後,她直接撲在貝穎懷裡哭了起來,聲音也嘶啞地聽不清楚。

感受到懷裡柔軟嬌軀傳遞出來的悲痛情緒,貝穎竟再找不出任何話來安慰,多麼大的痛苦才能讓一個樂觀的小妖精成為這般淚人。

俱樂部里,大概也只有凡妮莎和主管能讓她這般傷心了吧,或許羅誠也可以,貝穎這樣想。。 風雲本來以為千聚雷生死一線,沒有翻盤的餘地,甚至,千聚雷能夠入他眼的資格都沒有。

之所以召集這麼多人來,只不過是為了震一震這星域,揚天羅星的威嚴!

但現在,他卻徹底改變了這個念頭。

他想的太簡單了,這場大戰,讓他有一種觀摩先祖降世的錯覺!

不僅是有壓迫,甚至,在千聚雷身上,還有那麼一絲絲……精彩!

千聚雷卻是淡淡一笑,已經散去了青雷巨闕劍。

「噗噗——」

兩人紛紛大口咳血,卻因為是在人前,忍不住將嘴角血漬快速擦乾。

只是,這時候的兩人,對於千聚雷的看法,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

「我通天能與你一戰,無論生死,都是有幸!」通天開口,衷心說道。

「恐怕這片星域,也就唯有將軍能與你一邊高下了,我們……」那龍海面露苦澀,但隨即搖了搖頭,咬牙道,「但我們既然是擋在將軍面前的先鋒,就肯定不會畏懼你的!」

「想要就此了結我們,你說什麼也要付出點代價!」

這時候,那通天的語氣也是驟然提高了起來,「我天羅星強者,不懼死亡,哪怕是死,也要砍你一刀!」

這話一出,倒是振奮人心!

但其中的無奈,卻讓人心知肚明。

以生死,賭千聚雷一刀!

兩人的話,讓在場天羅星的無數強者,不約而同的表現出了敬意。

相比於斬天狗,這二人,才是真正的有血有肉!

即便是千聚雷這樣參天巨擘!他們也不懼!拼了命也要上,這種決意,一般人做不到!

千聚雷卻是淡淡一笑,嘴角微挑。

這片星域之中,爾虞我詐,生殺屠戮,諸天萬界的你死我活比比皆是,但這樣的人多起來,也就多了一些趣味了。

隨後,他看著通天與龍海,點了點頭,平靜的說道:「我等你來砍!」

「哈哈!龍海,這次要不我做你的刀?」這時候,通天看向一方的龍海。

「不用,你沒那個鋒芒!」這時候,龍海身形一閃,虛空之中,瞬間多了一把嶄新的虎口環刀!

「好!」

接過龍海化身的怒虎刀時,通天沉喝一聲,只是握刀的手臂,卻隱隱作痛。

即便是豪情萬丈,但傷勢始終是有的。

也是這一刻,通天咬了咬牙,隨後鋒芒如火,熾烈燃燒如同洋洋大海,腳下虛空直被得通紅反光,強烈的燒噬磁場,將他徹底包裹。

望著那極不平靜的火焰磁場,千聚雷卻目光淡然,靜靜的等待著通天的接下來的攻擊。

「呲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