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你真該帶上面紗的。

夢瑤笑嘻嘻的說着,沒事兒這大晚上的沒人看見!!!

何況還有大哥你在,放心瑤兒安全著。

只見林賢有點無賴的摸了摸夢瑤的頭說着,以後記得出門一定要仔細檢查臉上胎記后,再帶上面紗出門。

嗯嗯!!!

大哥以後瑤兒一定會好好講臉上胎記畫后,再出門!

其實今天這估計是剛碰到了眼淚才沒了的…..!!!!!

聽見這話林賢感覺詢問道;怎麼會發生這事情?

就郭漣一個人根本不是夢瑤的對手….!!!!

只見夢瑤手捂著嘴偷偷笑了起來,就知道這事情沒那麼簡單了。

這關乎女兒家的清白….!!!

便再次確認下!

拉着夢瑤看了一圈,問著瑤兒你真的沒事吧!!!

夢瑤輕輕拍著林賢的肩膀說着,沒事!放心大哥!!!

那郭漣是在太壞,今天瑤兒只想教訓他一下,無賴身邊沒有人,就只好自己來了。

放心就他連我一個手指頭都沒碰到!!!!

嘻嘻….!!!

這話說完林賢兩眼微紅的看着夢瑤,說着瑤兒大哥說過,以後有什麼事情,不要自己去,告訴大哥大哥定會幫你的!

還好這次沒有什麼事情,不過經過這事,外人可要不少議論的。

這段時間就不要亂跑了….!!!

說着便道了將軍府….!

這次沒有走正門,而是從後門偷偷是進去的。

跟着後面的張曉凡,將這都看在眼睛了,心裏面更是滿心的歡喜。

原來那林府的二小姐,臉上那胎記是假的,月光下那一顰一笑,盡收眼底,心裏面更是心喜若狂。

回家更是連夜,將自己珍藏的琴譜找來出來!

隔天一早來到了將軍府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無數道目光獃滯的望著那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曾修,一時間,居然是無人開口,一回合,僅僅一回合,一名六品煉藥師,便是落敗,而是還是敗得相當凄慘,而造成這一切的人,卻不過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左右的青年而已…

寂靜,持續了片刻,終於是被一些抽冷氣的聲音打破,一道道目光帶著許些火熱的轉向場中那連腳步都未曾前踏一步的青年,到了這種時候,任誰都能猜到,此人的煉藥師等級,恐怕比那曾修還要高!

曾修是六品煉藥師,而既然蕭炎比他還要高,那麼答案自然浮現,七品!唯有這等級別的煉藥師。方才能夠在靈魂力量的比拼下,將一名六品煉藥師,收拾得這般凄慘…

「這人…居然是一名七品煉藥師?」

無數人喉嚨滾動著,眼中的神色近乎獃滯,七品煉藥師,這可不是一般的重量級別,這種等級的煉藥師,即便是放進焚炎谷,甚至丹塔之內,都是絕對的頂尖存在!

程耀等一干程家之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那躺在遠處不知死活的曾修,半晌后,方才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七品煉藥師?想到這裡,他們便是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這種存在的人,要滅他們程家,也算不得什麼困難之事,只要他開口一聲,將會有著很多超級強者樂意為其出手,七品煉藥師的號召力,無人敢質疑…

「怎麼都不說話了?不就是七品煉藥師而已嗎?大驚小怪的幹嘛?」炑林淡笑著道。

蕭炎聞言,差點一個踉蹌摔在地上,什麼叫不就是七品煉藥師?還而已?大哥,你以為七品煉藥師是白菜啊?

「哈哈哈,可以啊小傢伙!不錯不錯,七品煉藥師,還是一名斗宗強者!這下我可就放心了。」赤火長老大笑一聲,道:「天黃城空間蟲洞未來三年的掌管權,將會歸柳家所有!」

聽得赤火長老此話。那程耀臉色也是變得相當難看,但礙於對方的身份,卻是不再有絲毫不滿,只能緊握著拳頭,恨恨的看了柳擎一眼,眼中充斥著怒火。

雖說這程耀也知道這一次是因為蕭炎的出現,方才扭轉了這一次的局面,但對於一名七品煉藥師,以他的實力實在是很難提起一些仇恨之心,因為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一名七品煉藥師所擁有的能量,是何等的龐大…

與臉色難看的程耀相比,柳擎臉龐上倒是被一股喜色所覆蓋,沖著赤火長老一抱拳,笑道:「多謝赤火長老了。」

赤火長老輕點了點頭,接著對著蕭炎道:「小傢伙,他們兩位是?」

蕭炎向赤火長老介紹一一道:「他們啊,他叫林焱,四星斗皇左右。而他叫炑林,實力嘛,長老你自己問吧。他們都是我在迦南學院認識的學長。」

「哦~原來是這樣。」接著赤火長老對著炑林道:「炑林小友,你剛剛說不過是七品煉藥師而已,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的煉藥術比七品還高嗎?可否告知你的真實實力?在下有要事相求!」

炑林淡笑道:「何事?」

「呵呵,我家谷主大人想要煉製一味等級不低的丹藥,需要一些高階煉藥師的配合,若是成功后,焚炎谷定然還有重謝。」赤火長老微笑道。

「我要九龍雷罡火給嗎?」炑林微笑道。

聞言,眾人皆是一驚,喉嚨快速滾動著,這小子,獅子大開口嗎?九龍雷罡火這種條件都敢提出來,是不是找死?

聞言,赤火長老不悅的道:「這位朋友,未免太過分了吧?」

炑林自然聽出了他的不悅之音,但是依舊毫不動搖,微笑道:「我要九龍雷罡火,給嗎?」

看著氣氛不對的蕭炎,連忙道:「那個,赤火長老,你請見諒,還望不要計較他的失言。」

炑林微笑道:「赤火長老,你做不了主,讓我跟你谷主談吧。九龍雷罡火,必是我囊中之物!」

「你你你,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老夫看在蕭炎小傢伙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計較的,不要得寸進尺!」赤火長老惱怒道。

「帶我去焚炎谷吧。正好蕭炎也要去,也正好我也看看你們谷主要煉什麼丹。」炑林淡淡的道。

「好,小子,那你來吧。」接著對著蕭炎,道:「小傢伙,我和那小子在上面等你。小子,跟我來。」

赤火長老袖袍一揮,一隻渾身火紅的巨鳥突然從廣場之外飛掠而起,隨後赤火長老一躍而起,飛到其背上。

炑林從納戒之中取出兩個玉瓶,扔向柳擎,微笑道:「五枚破宗丹以及五枚皇極丹,加油吧!告辭了。另外,無論誰膽敢搶丹藥的,釋放出消息,我知道后,立馬趕來。不要怕連累我,因為,我可以跟你保證,除了一殿一塔外,其他的我都不放在眼裡,懂嗎?所以,你安心就好。有什麼困難,都可以來找我。當年你願意幫我,現在我便願意幫你。」

接著炑林道:「哦,差點忘了,幫我留意一名女子,她叫小醫仙,凡提供線索著,有賞!」

說完,一躍而起跳到那隻巨鳥背上。

赤火長老淡淡的道:「除了一殿一塔你都不放在眼裡?這句話,好狂啊!小子你是真有真本事還是隨口一說呢?」

炑林淡笑道:「待會你便聽聽蕭炎怎麼說的。」

……

柳擎對著上空抱了抱拳,接著對著蕭炎微笑道:「蕭炎學弟,多年不見實力已經完全超越我了。厲害啊!」

聞言,蕭炎以及林焱苦澀的搖了搖頭,道:「還有更厲害的呢!剛剛他就送你丹藥了。」

柳擎理所當然的笑了笑,道:「能隨便給出這些丹藥的,我當然知道他不簡單,我又沒有說要跟他比,誰會更一個妖孽比天賦呢?不過話說他現在到底是什麼實力啊?」

林焱輕嘆一聲,道:「唉~柳擎啊,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蕭炎同感的點點頭,道:「林焱說的不錯,柳擎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柳擎罷了罷手,道:「大男人婆婆媽媽的,痛快點,說吧,讓我看看他能對我造成多大打擊!」

蕭炎與林焱對視一眼,點點頭,蕭炎道:「炑林尊者!這句話代表什麼,你知道吧?還有,他的煉藥術,不知是八品巔峰還是九品!」

。聽聞重瞳的潛力這麼讓人驚悚,石昊不由得有些頭大,自己放過那石毅是不是草率了啊,沒想到他的潛力如此之大,要不要現在回去搞死他??!

當然,這只是一個玩笑罷了,不說劍九出手將石毅記憶徹底抹除,甚至以大法力斬斷冥冥之中的因果牽連,就算是石毅復活又怎樣,不過是再殺一次罷了,又有何懼?!

《完美之九葉遮天》第一百三十九章期待感滿滿 「真人?真人是誰?」

林守溪披上了一件少女遞來的白色道衣,跟隨着她出了門,走到外面潮濕的古廊上。

「真人據說是雲空山來的道長,道法高深莫測,稍後見了他,不可胡亂說話。」雪發少女走在前面,姿態柔弱。

雲空山……

林守溪皺起了眉,從她的語氣來看,那雲空山應是一座赫赫有名的山峰,但他確信,自己從未聽說過這個地方。

還有,這小姑娘的滿頭白髮——此刻他走近了,才看清這頭髮的白不是枯槁的白,相反,它綢亮如新,柔韌纖長,像是流瀉下的光,在陰雨天格外惹眼。

這個世上還有天生白髮的人么?

他才想着,目光無意間向廊外瞥去,一下怔住。

這年久失修的木廊外,竟是一落千丈的懸崖峭壁!

大風沿着崖壁來回掠動,呼呼作響,大量的雲正從下面湧上來。深不見底的淵谷好似一張裂口,吞入落下的雨,吐出花白的霧。

他的思緒也被這深淵吞了進去。

「這屋子在水裏泡了不知多少年,你可以靠里走些,免得不小心跌下去。」雪發少女出聲提醒。

「在水裏泡了不知多少年?」林守溪一驚。

「這裏原本是一片大湖,名為巫祝湖。」少女輕聲解釋:「最近,這裏的湖水莫名其妙蒸發大半,這座沉沒的古庭就露出來了,下面那些斷崖裂谷積陰已久,皆是邪祟叢生之地。」

大湖乾涸……湖心古庭……邪祟……

少女語氣平淡,彷彿這不算多麼特別的事。

林守溪的心臟卻一點點抽緊,他陡然生出一個猜想:自己很有可能來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充斥着無數他無法理解的事!

可這又是什麼世界呢?是人們口中的神仙天庭還是陰曹地府?或者說……

忽地,過往與師父的對話浮上了心頭。

「我們的世界可能不是唯一的。」師父說。

「什麼?」

「我們的世界被邪穢一點點侵染著,譬如一滴墨水滴入盛滿清水的瓷缸里。瓷缸的清水世界如果是我們的所在,那是誰滴下了這滴墨水呢?」

「外面還有世界?那個世界還有人?」林守溪覺得荒誕。

「或許。」

「外面的人想進來?」他再問。

「可能已經進來了。」師父幽幽地說。

當時的林守溪並未太放在心上。

但現在,他找到了這個世界。

死城的暴雨和閃電之中,那扇勾連兩個世界的大門轟然打開,將他誤打誤撞指引來了這裏。

「原來是這樣。」

林守溪既是在回應少女,也是在捫心自語。

他篤定,絕不能讓其他人發現自己是異類。

兩人不再說話,一同沿着絕壁古廊前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