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因為這個。

可王妃憑什麼喝避子湯?

正兒八經,八抬大轎抬回來的正妻,在府里與王爺平起平坐,有資格管理后宅所有人,更有資格生兒育女。

新婚第一天呢,就算不是濃情蜜意,也該舉案齊眉。

反手就送一碗避子湯來?

這太過分了。

黃鶯都覺得不能忍,當下語氣也就不大好:「錢媽媽是府里老人,按理這話我不該說。可您也該懂些規矩。哪有大婚頭一天就送這東西來?」

錢媽媽淡道:「咱們只是奴才,奉主子命行事。這是殿下叫奴婢送來的,奴婢便送來。這也不是什麼壞東西,無非是殿下暫時不想讓王妃有孕。王妃還是喝了吧。」

一副要親眼看着姜寧喝下去的架勢。

春來當時就怒了,想拿起碗潑她臉上。

姜寧已經穿好衣服,推著輪椅出來,掃了眼藥,笑道:「這是你們王爺叫送來的,避子湯?」

「是的。」

「如果我不喝呢?」

「喲,王妃不喝,奴婢也不敢逼着您喝。只是王妃體恤些咱們這些下人吧。畢竟這是王爺的命令。」

「拿你們王爺壓我?」姜寧搖頭,「我不喝。」

這玩意兒是避子湯,雖說不知什麼原理,但肯定對肚子裏的胎兒沒好處。

若吃了葯,孩子沒了,她還怎麼讓李泓遠戴綠帽子,養乾兒子?

沒成親之前,她一心要打掉孩子。

可現在已經成了親,而且已經過了三個月。

她就不想打了。

這個混賬煜王,果然是沒看錯他。

自私自利到了極致。

自以為是的打發個婆子來送避子湯,還要監督她喝完。

什麼意思?

她好歹是這府里的正室,不是什麼隨便阿貓阿狗,想閹割就給閹了!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來人!!給我調動所有保鏢打手團!!」藝山怒不可遏,一聲狂怒!!

幾分鐘后。

現場的保鏢打手人數,再次飆升!

現場保鏢打手人數,已經突破了150人!!

黑壓壓一片,打手洶湧蔓延!

人手一柄砍刀,在陽光下散發着森森寒芒!

「秦蒼穹……!!老夫這人,現在可夠你打??!」藝山聲音猙獰,帶着挑釁,怒反問道。

秦蒼穹抬眸,掃了一眼庭院外,那一片黑壓壓的打手群。

他無奈嘆息一聲。

「就這點人么?呵……真是掃興。」

「完全,沒有讓我出手的必要呢。」

他搖搖頭嘆息。

並非他裝逼。

而是,現場這區區百來號人,真的……不值得他出手。

區區百來號人?

有必要,值得他出手么?

殺雞焉用屠龍刀?

一百來號雜牌軍打手。

需要,他堂堂西境第一軍神。

蟒雀營秦帥,親自出手么?

而!

聽到秦蒼穹的這句嘆息……

家主藝山的面色瞳孔,徹底震怒!!

狂妄至極!!

簡直史無前例!!

「狂妄……!!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給我砍死他!大卸八塊!!」家主藝山終於震怒,難以遏制!!

一聲怒吼!

此時,他巨怒衝擊之下,也失去理智了。

顧不得女兒還被對方踩在腳下的安危……

藝山直接一聲怒喝!

對方不可能放了自己女兒。

與其讓對方對峙……博取談判條件。

還不如直接衝上前,當場砍殺!!

快速解決!

藝山厲喝下令后。

現場黑壓壓一片的打手,再也不顧其他。

一柄柄砍刀洶湧,直接沖襲而上!

秦蒼穹眸光平靜,眼中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而是依舊平靜的站在原地,吞吐著煙圈。

他,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打算。

因為。

根本……不需要。

就在前方,那片黑壓壓的打手們沖襲而來……即將衝到秦蒼穹面前時!

突然!一聲嬌喝,回蕩全場!

「螻蟻萬般,退下!」

只見,一道黑衣倩影,快若閃電幽靈般,猛地從前方人海中……破開一條血路!

根本,不知道那道人影是怎麼出現的。

速度太快太快。

快到眾人的肉眼都無法反應。

眨眼間,那道倩影,就已從外院方向……瞬移而來。沖入了打手人群中!

「轟……!轟……!轟……!!」倩影,一步一步,從打手人海群中破擊而出。

絕美如琢的倩影,冰冷氣質。

一身黑衣勁裝。

正是,警衛員花木蘭!

此時,花木蘭一步一步穿行而來。

但凡她嬌軀所過之處……一道道打手人影,當場被擊飛出去……

漫天殘軀橫飛,腥血飛濺……

場面凄慘,震駭!

花木蘭,就這麼轟飛一片人海!

將現場數百號打手群,當場給擊的奔潰,瓦解。

現場人海,被硬生生……轟開一條血路。

她一步一步,走到了秦蒼穹面前。

恭敬鞠身,行禮。

「稟先生,屬下已查到藝家構陷憐星集團的賬單!藝家,誣陷憐星集團的罪證,都在這裏。請您核對!」

花木蘭說着,雙手恭敬的將一本厚厚的筆記本,遞到了秦蒼穹面前!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楚凡趕到「太陽花」公寓樓小區的時候,公寓樓底下鬧哄哄的全是人,好幾輛消防車和警車停在小區里,探射燈把整個小區照耀的如同白晝。

「一碗連兩個鬼靈都搞不定?難道還沒有到嗎?」

楚凡正在墊着腳尖四處尋找許瀟凌和一碗的……

《我是擺渡人》第041章三個 教室里,教授講課聲朗朗。

窗外依舊飄著不知何時才能散盡的櫻花。

椎名伊織戴著口罩,將身邊的窗戶敞開一條縫隙,讓微風吹進來,散散入春不久便逐漸升騰的熱意。

教室里,學生大多安靜聽講,就連松下那幫傢伙都沒再纏著他,開始進入上學的狀態。

東大的學生,也許各方面素質參差不齊,但至少在念書這一方面,都算不得太差。

只是態度有些問題。

椎名則在上課半個月之後,漸漸適應了各個教授們的教學節奏,開始按照自己的步調,逐漸自學入學部之後所需的各種知識。

等到下了課,本正想去吃飯,椎名忽然接到一通電話。

「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