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由我來處理吧。」

張若塵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天堂界派系的四位大聖,會乖乖留在瀚海莊園才是怪事,僅憑血屠一人,肯定鎮壓不住他們。

身形一閃,他出了瀚海莊園。

丙巳城區,聚集有大批血天部族的大聖強者,申屠雲空、周禛、瀲曦、翃,沒能逃走。

張若塵趕到的時候,四位大聖已經被鎮壓。

申屠雲空的身體,被一劍攔腰斬斷成了兩截。

並沒有死去。

他的兩截身體,被分別吊了起來,下方放有兩隻大鼎,接從他體內滴出的聖血。

「你們殺了我吧!」申屠雲空的嘴裡,屈辱的大吼。

一位百枷鏡大聖,雙手托在半空,使用血煞之氣,將周禛身體扭成麻花,身上皮肉裂開,骨骼碎響,不斷流淌出聖血,落入那位百枷境大聖的嘴裡。

周禛的叫聲,此起彼伏,慘不忍睹。

翃,也很凄慘,被另一位百枷境大聖鎮壓,使用鎖鏈纏住他的脖頸,猶如遛狗一般,強行在地上拖行。

周圍響起,一道道嘲笑之聲。

當然,更多的目光,匯聚在瀲曦的身上。

瀲曦被三根血紅色的鎖鏈纏住雙手和玉腰,渾身無法動彈,彷彿要被撕碎了一般。

三根鎖鏈,是由三道強橫的血煞之氣凝聚而成,鎖鏈的另一頭,緊握在三位百枷境大聖的手中。

沒辦法,《九仙美人圖》上的九位仙子,在地獄界,也有很大的名氣。很多地獄界的修士,參加功德戰,都以擒捉一位仙子為目標。

如今,這麼一位美艷絕倫的仙子,出現在地獄界,自然成為血天部族諸位大聖爭奪的主要對象。

能夠享用一位仙子,倒是其次。

關鍵是面子。

將《九仙美人圖》上的一位仙子,收為妾室,或者奴僕,必定讓無數修士都為之羨慕。

「滄虎,貝皇,我給你們一人一百枚神石,將無影仙子讓給我。」血泣大聖道。

滄虎帝君笑了一聲:「好大的手筆,可惜,本君不缺神石,只缺一位幫我傳宗接代的女子,我覺得無影仙子就很適合。」

「無影仙子體質特殊,天資絕代,生的子女肯定不會差,還是做我的妾室好一些。」血泣大聖道。

貝皇道:「滄虎,血泣,本皇給你們一人一百枚神石,再加十位聖境美女,將無影仙子讓給本皇。」

「不,我就要無影仙子,今天誰跟我爭,就是我的生死仇敵。」滄虎帝君道。

……

血屠發現了張若塵的身影,眼珠滴溜溜的一轉,抓出機會,沖了出去,怒然的道:「你們三個爭什麼爭?無影仙子早就已經是我師兄的女人,你們居然敢染指,一個個是想找死嗎?」

以血屠現在的聲威,沒有任何修士,敢無視他。

「她是張若塵的女人?」血泣大聖的臉色,略微一凝。

血屠道:「早就已經是了。」

在血屠看來,既然張若塵抓住了瀲曦,將她鎮壓在自己的小世界,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也肯定已經辦完了該辦的事。

瀲曦怒不可揭,沉聲道:「血屠你再敢胡說八道,我與你同歸於盡。」

「我哪裡有胡說八道?你敢否認,你和我師兄沒有發生過什麼?」

血屠冷笑一聲,又道:「仙子,你最好說實話。有我師兄做靠山,你在地獄界的日子才能好過一些。否則落入他們三個手中,現在對你還有興趣,說不定過幾年,就將你當成禮物,送給了別的大聖。或者,交給星海世界,當然奴隸,拍賣了出去。」 「砰!」

石塊飛了出去,陳啟卻沒聽到掉落的聲音。

「嗷嗷嗷!」

一陣吼聲從遠處傳來。

陳啟心思一振,提著刀就沖了過去,暴力永遠是發泄的好手段。

很快他看見了一隻類似狗的凶獸,只不過其身上也是紅毛,看著牙尖爪利,正在對著陳啟咆哮。

陳啟看了腰間的感應玉傳來淡淡的黃光,也是對著這隻凶獸咆哮了一聲。

隨即陳啟便是揮刀向著凶獸砍去。

凶獸靈活的躲過了陳啟的劈砍,竟是跑了出去。

陳啟一邊提刀追著,為了保險,對著前方凶獸扔了個探查技能。

眼前很快傳來信息:

名稱:赤焰獸

生命值:100%

法力值:40

力量:9

敏捷:11

體質:9

智力:4

魅力:5

提示:此生物群居!落單則膽小畏敵,成群則悍不畏死!

技能1:撕咬(主動lv.2),赤焰獸撕咬敵人,對敵人造成1.2*敏捷的傷害,並在接下來的1分鐘內造成15-30的流血傷害。(此技能消耗10點法力值)

技能2:群居(被動lv.1),赤焰獸數量超過5隻時,敏捷+2;赤焰獸數量超過15隻時,敏捷+1,力量+2;赤焰獸數量超過50隻時,神經反應+60%。(此效果可疊加,數量較多時同時享有低檔次的加成)

技能3:衝刺(主動lv.1),移動速度增加40%,可持續30秒,此時的第一次攻擊額外增加敏捷*1.5的傷害。(此技能消耗20點法力值)

……

「群居!」

陳啟眼睛瞳孔猛的一縮,暴發了全力,野豬王的教訓告訴他,不能放跑一隻凶獸!

陳啟憑藉著高一截的敏捷和【逃生者之履】的特效,很快追上了赤焰獸,他一刀狠狠劈向赤焰獸的腰處。

赤焰獸慌的一扭,陳啟的刀劈在了它的尾部,帶出一道很深的傷口!

「嗷嗚!」赤焰獸慘叫了一聲,發動了衝刺技能,目標竟不是陳啟,而是用來跑命!

陳啟自然不會留情,眼見赤焰獸的速度與他平齊,他發動了項鏈自帶的血氣衝擊。

陳啟內臟超負荷的跳動著,一股血氣從陳啟身軀中溢了出來,撞向了慌不擇路的赤焰獸。

赤焰獸在奔跑中受此一擊,身體失去平衡,被拋飛了出去。

陳啟立刻身形追了上去,對著赤焰獸身體就是一陣猛砍。

赤焰獸發出一陣長長的慘叫,隨即沒了生息。

【你殺死了赤焰獸】

陳啟撿起屍體掉落的白色寶箱,正準備分割材料。卻猛地聽到遠處傳來的一陣陣赤焰獸的嚎叫聲和奔跑聲。

陳啟立馬顧不上手中赤焰獸的屍體,朝著山下狂奔。

然而陳啟的餘光在遠處看到了好幾道紅色的光柱,正是赤焰獸發動衝鋒技能的場景。

遠處的赤焰獸叫聲此起彼伏,嚇的陳啟亡魂盡冒,加緊了腳下的速度。

「嗷嗚~」

這時陳啟聽到了一陣特別雄壯的叫聲,隨即感受到追擊的赤焰獸的身上紅光一閃,速度竟是超過了陳啟。

聽到身後迫近的聲音,陳啟沒有停下腳步,而是選擇使用了道具【戰友之證明】。

一個端著步槍的特種兵被陳啟召喚了出來,陳啟簡短的下了阻敵的命令,便是頭也不回的繼續狂奔。

感受到身邊因快速跑動帶來的破空聲,陳啟心中焦急,不知道後方的那個特種兵能撐多久。

後方傳來槍械不停開火的聲音和手雷爆炸的聲音。

沒過幾秒,陳啟聽到了一陣非常劇烈的爆炸聲和燃燒聲。

「恐怕是特種兵拉響了身上所有的爆炸物!」

陳啟心裡想道,拚命的壓榨出細胞里殘餘的力量逃命。

這使陳啟前方突然出現一隻同樣驚恐的赤紋野豬,它竟慌不擇路的朝著陳啟撞來。

「淦呀!」

陳啟不得不翻滾著躲避,高速運動著的翻滾使地面在陳啟身上拉出好幾道傷口。

陳啟的速度猛的一滯,隨即打算繼續提速。

扭頭看了一眼後面,赤焰獸分出一小半去圍攻赤紋野豬,剩下一大半仍然朝著陳啟奔去。

更加糟糕的是,領頭的一隻赤焰獸明顯比周圍的大一圈,身上環繞著血光,帶著兇殘的氣息。

它們明顯不想放過陳啟這個帶著它們同族血液的人類!

帶著比其他赤焰獸更快一截的速度,赤焰獸頭領已經撲到了陳啟身後。

懷著萬分無奈,血氣衝擊的冷卻時間沒到,陳啟只能緩下身子迎敵。

「鐺!鐺!」

陳啟兩刀逼退了赤焰獸頭領,他卻一點沒有高興起來,不知不覺他已經被一群赤焰獸包圍了。

沒給陳啟多少反應的時間,陳啟感覺正前、右後、正左有三道勁風撲來。

陳啟選擇躍起身子,踩在正前的赤焰獸頭上,轉頭,向著左方揮刀。

長刀與利爪傳來撞擊聲,陳啟左手又是一拳迎向最後一隻赤焰獸。

應付過了一輪,陳啟卻沒有一點得意。果然不等陳啟落地,又是三隻赤焰獸向著陳啟衝來。

陳啟長喝了一聲,持刀向著一隻赤焰獸撞去,順帶著擺脫了另一隻赤焰獸,然而還是被第三隻赤焰獸在背後抓了一道口子。

被陳啟踩倒的赤焰獸也圍了上來,四隻赤焰獸形成了一個小包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