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要小看這似乎只有50%的命中率,注射鳥的體積是非常的大,但是和人處於同一水平位置時,能命中的部位幾乎只有它的橫截面積,加上它本身處於高速移動中,以及淡笑起身後匆忙、較為惡劣的射擊環境,能維持50%已經是非常優秀的水準了。

而且這裡還有個重點,那就是真實體感類射擊遊戲和傳統槍戰射擊遊戲中,最搞人的一個差別:准心有無。

海狸是不做准心這個東西的,在前作《戰辰無雙》里,那個以古武為基的遊戲世界中,海狸就這一點被詬病。

玩刀弄槍的,沒準星還可以接受,畢竟東西在自己手裡,殺了那麼多年魚了,打不打得到人自己還能不知道?

但是弓箭呢?

這東西號稱管制以下最強冷武,玩家抽箭上枕拉開弦,動作一氣呵成,然後發現….特么我准心去哪了?

不說輔助線(就幾百米補正那玩意),最起碼給個裸點,讓我知道箭飛哪去了也行。

要是PC端的話還有救,電腦屏幕中心瞄個點將就還能玩玩,但VR系列你怎麼搞?人一躺,進了遊戲后啥物理外掛都用不了,直接懵逼。

真的,這東西除了練過的,普通玩家真的是沒法玩。

對戰辰的老玩家來說,當時最惱人的,應該就是爆了把極品發現是弓類后,大家坐在橋頭懷疑人生。

當然,這還不是最狠的。

古武世界可不僅僅有弓箭,什麼攻城弩、火炮、箭樓那些玩意全沒有準心,打不打得准全靠個人感覺。

所以相對來說,《初生之土》還是很友好了,槍械最起碼瞄的哪打哪,子彈偏的極少,頂多有點後座,還能接受。

樹海戰場。

被集火的注射鳥撲棱兩下,幾乎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因為步槍模式的【植被渦輪】也是攻擊能級類武器,基礎傷害只比烏茲高了一點點,打注射鳥不疼不癢也可以理解。

但是,【植被渦輪】的效果可不止這麼點。

還有中毒!

注射鳥的身上泛起詭異的綠色幽光,然後開始掉血。

-15

-15

….

「nice!」淡笑激動握拳。

中毒不是【植被渦輪】的主要攻擊手段,但是發動頻率高了,傷害絕對是非常可觀!

3分鐘的毒性持續,足以毒死任何滿血的注射鳥。

淡笑正興奮著,忽然看到遠處的中毒的怪鳥停在空中,它的前肢抱起針筒,猛地扎入自己的身體,把巨大針筒內的奇怪液體推入了一小段。

剎那間,它身上的幽綠緩緩撤去,傷害跳數也隨之消失。

淡笑:「….」

尼瑪,還有會自己解毒的玩意?

「嘎嘎嘎!」注射鳥發出一陣怪叫,似乎在嘲諷淡笑;傻了吧,你個二貨,毒對我沒用!

蛋老師吐了,氣得咬牙切齒:「韓馬,拿那個來!」

「額,這麼早就用了,不是說要留給蟹挖掘機嗎?」小胖子皺眉,但還是利索的從背包里掏出個大件武器,抱著傳給了淡笑。

「眼前這些東西都對付不了,還談什麼蟹挖掘機。」淡笑氣呼呼的拉開保險,巨大的長筒武器對準了遠處招搖怪叫的注射鳥。

後者還在長著大嘴鬼喊,其他兩隻也落在身邊,三隻畜生一起嘈著交響樂,此時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淡笑額頭上青筋跳起,怒吼出聲:

「特么的,阿瓦達索命!!!」

轟!

火箭彈頭爆發出驚天怒吼,如流星一樣沖入樹海,爆發出耀眼的火光。

….

「發生什麼了?」

巨大的響聲從右邊傳來,湯慶第一反應是又有人踩夾子了。

但仔細想想也不對,工廠人這麼多,附近肯定都走遍了,有夾子也輪不到他們踩。

不是夾子炸彈,那會是什麼鬼玩意?

湯慶一臉懵逼,感覺還是小看了AWA四人的鬧事水平,每次都能整出點新花樣。

乾脆全隊改名叫炸彈人算了。

湯慶嘆了口氣,戰刀切成烏茲,迎接著襲來的注射鳥。

他面前有四隻,都是以極近的距離衝刺過來,四隻懟在一起,應對這種密集強度的進攻,一般只能想辦法閃躲。

但湯慶不需要,他有隻近戰神物。

「橙子,打個光!」湯慶下令道,一隻白色魄羅從他的身後鑽出,陡然膨脹成大燈泡!

【冰魄】+【凜冬之怒】!強制眩暈範圍內所有敵人!

白色強光中,四隻注射鳥紛紛掉下,頭頂著旋渦樣的小圖標。

湯慶掛上烏茲,一隻只對頭點射,他的基礎力量過高,導致烏茲的傷害也不容小確,加上刻意爆頭,每次跳數都在240上下!

《初生之土》中,傷害計算方式為:(力量+武器基礎傷害)乘以戰鬥等級加成。

這是原始傷害數據,之後要計算補正,比如計算湯慶的傷害時,還要加上兩個補正:二階職業隱性加成和【爆裂重裝】(如果是近戰,【爆裂重裝】更替為【高級格鬥精通】計算)。

也就是說,他手持烏茲對注射鳥的標準傷害為:(101+6)×(1+24×0.01408)×(1+0.1)×110%×100%-40=133.22

【註:各職業駕駛Lv和戰鬥Lv每級的傷害加成並不一樣,就戰鬥Lv論,公認士兵最高(1.624%每級),機械師最低(1.234%每級),獵人適中(1.408%每級)】

爆頭雙倍傷害,再算上一些亂七八糟的因素削減,他的攻擊強度維持在240左右。

大概就是,兩發點死一隻。

但是眩暈只有2.5s,加上瞄準時間,不足以讓湯慶幹掉這四隻怪物。

果然,等他擊殺第三隻注射鳥時,最後一隻頭上的眩暈圖標消失,顯然已經恢復意識。

它眼中閃過濃烈的驚恐,嘎嘎怪叫著飛離,只可惜距離過近,湯慶幾乎沒有瞄準,隨手幾槍就把它帶走了。

看著幾隻怪鳥慢慢消失,他端起槍口,吹了口氣:「烏茲,永遠的神。」

….

戰場另一邊,其他兩隻小團體也處於打怪狀態中,只是相對的,女神組比姐弟組要輕鬆很多。

這情況其實並不正常。

因為嘛,雖然牧長惜登頂士兵排行第一,等級傲視在場除了湯慶的所有人,但實際上流雲初雪也差的不多。

她等級13,是最強的醫生,同樣也是國服職業圈頂級女玩家,論操作其實並不比牧長惜遜色幾分。

說到底,大家都是【S】檔玩家,只是一個喜歡玩C一個喜歡玩奶罷了。

而且作為隊友的白柒和流雲長風也差距很小,甚至後者要隱隱壓過白柒一頭,國服人稱小舅子,可不僅僅因為他是流雲初雪的弟弟,這本身就是以兩人相提並論的方式,對流雲長風的一種認可。

天才少年,新一代職業玩家代表,小舅子當之無愧。

所以按理說,確實不該出現眼前這種差距過大的情況….但實際就是如此,同時應付3隻注射鳥的姐弟倆已經非常吃力了,而那倆不說應付,光殺掉的注射鳥都可能有十多隻。

「額外技能,居然這麼強嗎?」流雲初雪輕嘆,她自然知道原因。

小舅子勉強擊退一隻注射鳥,抖了抖發麻的右臂,安慰道:「姐姐,這很正常的,畢竟多一個技能。」

「沒事,相信我們早晚也會有。」

流雲初雪點點頭,目光有一絲羨艷和黯然。

牧長惜習慣近戰操作,使用戰刀時壓迫力極強,配合破軍的破甲能瞬間打出成噸的傷害,參考她打機械巨人都不刮痧就知道了,注射鳥這種中等級別的防禦,對她來說和沒有一樣。

而白柒則是依賴【拔槍術】。

不是子彈拐彎那玩意,【拔槍術】就是個很正經的技能,可以理解為蓄力。

【拔槍術】:適用左輪,當武器存有子彈且置於槍套時,靜置3秒后,獲得【疾】。

【疾】:強化下一次攻擊,提高30%的切換速度和50%的傷害,持續時間0.5秒。

【備註】:準備好了嗎,牛仔,這將是你的決鬥場。

標準的西部牛仔拔槍技能,出手一慢就死,所以技能大幅提升了切換(拔槍)速度和傷害,如此高的加成時限卻只有短短0.5秒,也就是說,拔槍的瞬間,你就要瞄準開槍,沒有任何時間猶豫。

所以白柒玩連發的次數並不多,她更多的作戰方式大概是打一槍,跑一會,然後再打一槍,再跑一會。

中間也可以切武器,但是會影響手感,白柒很重視這個,所以她背包里只帶了一把左輪,剩下的全是藥品和子彈。 林煜沒有別的頭緒,出了那內殿外之後,也是直接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途中,經過一片無人之地的時候。自己隨身攜帶的那葫蘆也是又有了新的異動。

林煜知道定是那小鷹又在召喚他了。

林煜所幸來到一個極其荒僻的地方,確認四周十分安全后。也是從那葫蘆之中熟練的拿出那匣子。

而剛拿出那匣子,那小鷹便火急火了的跳了出來。

「我都等了一天時間了沒,你還未找到?」小鷹有些氣氛的叫道。

「我真應該把你燉了吃了!你這要找的什麼靈液,如此稀有。這小小的一個府里怎麼可能會有!」林煜聽聞之後也是十分生氣,大聲的叫罵道。

「你……你,你居然敢對我這樣說話!我乃是上古神獸,感應到的東西自然不會錯的。定然是你這小子不好好去找!」小鷹也不顧那林煜生不生氣,依然是叫喊著。

「我今晚就燉了你!那匣子我不要也罷!」林煜直接一手捏起小鷹。

「……哎,不要啊!我可是上古神獸,你不能這樣對我!」小鷹也是被林煜嚇到,激動的叫喊著。從遠處觀之,似乎還有些可愛。

「管你是什麼神獸,先讓我飽餐一頓!」林煜其實是想要嚇嚇這小鷹,讓其透露出更多的信息。

「我……我給你具體的位置!別……別吃我呀!哎呀!」小鷹趕忙叫道。

「說!」林煜見狀,直接提起小鷹甩在地上。

「……,真是粗魯!」

「說不說!」林煜繼續故意威脅到。

「不要急么,我的感應怎麼會有錯呢。這聚靈液我吃了那麼多,早就已經對其十分熟悉了。我感應的到,它就在那裏!」小鷹刻意用自己的額頭指示著方向。

而按照那小鷹所指的方向,居然是那碧天城府之中的後山之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