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不管怎麼說,暹羅國的財政大臣來恭迎自己了,還是要禮貌回應的。

雙方友好的握了握手,然後結伴一同離開機場。

得知棒子國四星集團的大小姐抵達暹羅國,並被財政大臣迎接,不少媒體記者都聞訊而至,在現場拍下了不少的照片,並進行了報道。

得益於李富真出眾的美貌,和顯赫的家庭背景,新聞一經報道,立刻就成為了熱點新聞。

有人衷心於李富真的顏值,有人揣測李富真駕臨暹羅國的目的,這些,都變相推動了李富真來到暹羅國的熱度。

對於此類新聞,李富真是見怪不怪了的,沒太當一回事。

四星集團的美女大小姐,這個頭銜,讓她只要一經曝光,都會產生迴響。

都說成年男人有三件美事,升職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

作為一個貨真價實的單身白富美,她想不吸引到男人的目光都難。

離開機場之後,李富真很快和江山見了面。

雙方就借款一事,進行了詳細商談。

江山給出的條件,和給白頭鷹國那一票科技企業的條件一樣。

用所持有的,四星集團的股權作為抵押,進行一個短期借款。

借款金額,不超過股權價值的百分之六十,借款期間,利息按照市面上的最高利率給。

這樣的條件,對四星集團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李富真和李會長說了之後,李會長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把四星集團所有能調動的資金,都全部借給江山使用。

商談進行的很順利,李富真也很快讓助理擬好了借款協議,遞給了江山簽署。

「江先生要是沒意見的話,那我們就簽協議吧,只要協議簽署成功,款項很快就會到位的。」

看了一眼協議,江山不慌不忙的把協議放下。

「改天再簽吧。」

「不瞞你說,除了四星集團之外,我還和別的企業借了款,到時候一塊兒簽吧。」

「就勞煩你在暹羅國多待幾天。」

「放心,你在暹羅國這些天的消費,全部由我買單,就當是來旅遊放鬆了,至於四星集團那邊,我會和他們進行交涉,讓他們不要拿事情來煩你的。」

江山之所以不急著簽借款協議,是因為他有另外的計劃和考量。

但這些話聽在李富真的耳朵里,就是另外一個味道了。

她來暹羅國,原來就只是一次正常的商務出行,但江山卻安排了暹羅國的財政大臣去恭迎她。

現在,江山又不簽署借款協議,故意讓她在暹羅國多留幾天。

這些結合在一起,難免不讓人多想。

怎麼看,都像是江山在刻意創造和她的獨處時機。

而且,江山的借款,數額巨大,加之他又是四星集團的大股東,李富真還不得不從。

「江先生,單身嗎?」

思索片刻后,李富真對江山問道。

雖然她對父親的期許是很不情願的,但對江山,她確實挺有好感的,如果合適的話,接觸接觸也未嘗不可。

「我已經成家了,還有個可愛的女兒。」

江山如實回答。

聽到江山這麼說,李富真不由得一愣,尷尬的笑了笑。

「原來您已經有家室了啊,還真有點看不出來呢。」

此刻,李富真心情複雜。

這江先生,還真是一點也不隱瞞啊,都有家室的人了,還這麼明目張胆的創造時機意欲和她相處。

雖然有錢有勢的男人,都不止一個女人,但這也太光明正大了吧,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想到這些,李富真對江山的好感度,直線下降。

沒聊幾句,她就先行離開了。

怕江山糾纏,她還特意找了一個,距離江山較遠的酒店住下。

住下沒一會兒之後,李會長的電話就緊跟著打了過來,詢問李富真借款事宜的進度。

李富真沒有隱瞞,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站在她的角度,她是巴不得馬上就把協議簽好的,但江山不願意,那也沒辦法。

儘管李富真除了借款協議之外,什麼都沒有說,為的,就是可以淡化她和江山關係。

但李會長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微妙的氣息。

「我覺得,江先生之所以不急著簽協議,是為了留你。」

「也好,你就和江先生多相處相處吧。」

對此,李會長是樂意之至的。

「父親,江先生已經有家室了。」,李富真強調。

她想以此為由,斷了李會長的念想。

但李會長根本不當回事。

「這有什麼,不很正常嘛。」

有錢有勢的男人,歷來都是不缺女人的,更何況的是江先生這種級別的人物呢。

李會長更在意的,是能不能聯姻,壯大四星集團。

但很顯然,江山有家室這一點,並不影響。

李富真不知道怎麼說。

江先生明明有家室,還那麼光明正大,自己的父親,對此也不以為然。

簡直就是一丘之貉。

難不成,有錢的男人都這樣嗎?

或許,也正是因為對這些的不認同,所以正常歷史進程中的李富真,才會選擇嫁給一個保鏢。

自以為能恩恩愛愛過一生,殊不知,到頭來也是滿地雞毛。

不僅離婚,還被對方索要巨額的青春損失費。

她應該要明白的是,出生於如此顯赫的世家,她理想中的那種純潔美好,從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不存在的。 晚上照例輪著巡邏,宋宸一般也會跟着走幾趟,等到月上眉梢才會休息,也算給大家做個表率了,今天跟前幾天也沒有什麼區別,野外除了一片蛙叫也沒什麼了,還算平靜。

跟着出來兩次,宋宸就回到自己的小窩裏了,雖然已經進入夏天了,但夜裏還是有點涼的,尤其是部落的獸皮只能遮住重點部位的情況下,小風一吹,下面都是涼颼颼的。

就在宋宸睡得正香的時候,一聲驚喜的吼聲把安靜的部落瞬間點燃了,遙想這一幕,還就發生在幾天前,從巡邏的人的聲音里就可以感受肯定是有收穫了。

宋宸跟着大家一起鬧哄哄的跑向了稻田那裏,巡邏的兩個人就站在稻田那裏向大家揮着手,藉著月光能很清楚的看到他倆的開心的樣子,嘴都咧到耳朵根了。

走近一看,周圍已經被糟蹋的不像樣子了,草皮到處都是,還能聽見野豬的吼叫聲,幾天的埋伏終於有收穫了,坑裏比較暗,只能隱隱看到幾個黑影在裏面拱來拱去。

等到大家把傢伙事都運了過來,宋宸讓大家趕快先把火升起來,這一次也不省了,直接就用打火機點的火,藉著火把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大坑裏一共有四隻野豬,兩大兩小,不多有一隻大的似乎受了點上,趴在地上不怎麼動彈。

可能是受到火把的驚嚇,洞裏野豬開始暴動了起來,「哄,哄」的直叫着,既然進來了,也算是半個部落的豬,宋宸自然也不忍心過分驚嚇他們,雖然還是想多看看糟蹋自己寶貝的罪魁禍首,可還是忍住了,讓大家退到了外圍一點。

抓到野豬的方案是早就規劃好的,所以大家也還算有條不紊,把柵欄搬了過來,接着火光就開始把柱子往下釘,人多力量大,再說柵欄也是做的好好的,只要釘下去就行,不大一會兒就弄好了,既是攔著野豬出來,也能防止其他什麼掉下去。

為了防止這幾隻野豬餓著,宋宸還丟了一大團豬草進去,也不知道這最原始的野豬吃不吃,想來可能是吃不下的,不過樣子還是有必要做一下的,這算是獵人的善意?

再看了下另外一個坑,還是好好的,有四隻野豬已經大大突破了宋宸的希望了,不能要求太高,這裏有沒有也沒什麼,而且藉著月光可以看到另一條小路通著稻田,還好這群野豬的目的地的沒有變,不然可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忍不住回去又看了一眼,檢查了一下柵欄,就打發大家回去了,本來就是熟睡中被叫醒的,又忙活了這一通,大家都還是有點困的,而且也抓住了野豬,宋宸就讓大家都休息,損兵折將的野豬大概率不會在過來了,而且聽巡邏的兩個人說,他倆來的時候就沒看見其他的野豬,這都有可能一家都被端嘍。

心情大好是宋宸哼著誰也聽不懂的小調回到了部落,心腹大患終於被解決了,這次可以安安穩穩的出去啦。

一夜無話,知道太陽高掛宋宸才幽幽轉醒,揉了揉眼睛,部落里大部分人都出去了,幾天沒怎麼好好休息,昨天提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沒想到一覺就睡了這麼長時間,不過睡的真的好舒服啊,宋宸忍不住的又伸了個懶腰。

洗漱了一下,鍋里有留給宋宸的食物,隨便吃了點,迫不及待的就向洞外走去,今天還有個大活計,還要把那幾頭野豬給搞出來。

難怪部落里一個人都沒有,大家都在陷坑那裏圍着的,尤其是幾個小孩子,上躥下跳的,宋宸都害怕他們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下面可是幾隻兇猛的野豬啊,還好巫就在旁邊,及時把他們給喊了下來。

昨天晚上看的並不是特別清楚,現在一看,好傢夥,兩頭大野豬一看就是成年已久的了,兩顆獠牙在外面顯得非常嚇人,不過其中一隻還是趴在地上沒起來,從後面一看,原來是後退摔斷了,小腿就橫著放在地上,而且還出了不少血,看樣子應該是不好接了。

還好另一隻還有兩小隻都好好的,可能是掙扎了一夜,雖然周圍都是人,可他們還都是低沉沉的,只是偶爾對着周圍的人吼幾句,也沒了昨晚的氣勢了。

看到焉了的野豬,宋宸倒是心情大好,看這幾隻豬的樣子,不要到晚上,基本上就沒什麼力氣了,那時候正好就可以把他們給抓上來。

受傷是野豬肯定是要被大家給吃了的,這麼多天的辛苦,怎麼都要好好補一下,反正也不大可能救得活,倒不如提前給大家改善改善伙食。

好好的那幾隻宋宸覺得還是非常有必要爭取一下的,尤其是那兩頭小的,給養熟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還要給他們準備個豬圈。

野豬的破壞力不是兔子能比的,所以兔子圈那種肯定不行,得建兩個更牢固的,嗯,就是兩個,還得把大野豬和小野豬分開,這樣馴服多少會簡單些。

小野豬的圈要簡單些,暫時對穩固性要求還不是太高,一邊靠牆,一邊藉著兔子圈就行,倒是省力不少,再把給另一個陷坑準備的柵欄拿來一圍,一個還算牢固的小野豬圈就出來了,用來住兩頭小野豬正好。

而且宋宸也沒有搭棚子什麼的,給後面土坡掏了個洞,就算是給他們的準備的的窩了,在宋宸看來條件已經非常好了,在山裏頂天了也就這了吧。

那頭成年野豬的圈要求就要高很多了,地方就在兔子圈另一邊,不過是單獨的,製作方法倒是跟兔子圈差不多,不過選的木材要粗上很多,大部分都是主幹,還好只有一隻,不然光砍木頭都能給人累趴了。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雖然這次木頭粗一點,但是速度也沒有慢多少,一面靠山,其他三面差不多都是兩米多長的,雖然不是很大,但用來住一頭野豬的話還是綽綽有餘的。 公交車停了,在公路邊出現了一片林子,一條林間小路直通遠處,小路的盡頭坐落著一棟老舊古宅。

宅子的結構是木質的,不知道建在那裡多久了,已經有好幾處地方都倒塌了,上面長滿了荒草。

老舊的木宅就像是被人遺棄在那裡的一般,怎麼看都不像是有人在那裡生活的跡象。

在那老舊的宅子前,卻掛著兩個紅燈籠,散發著光芒,顯得有些詭異,異常。

在公交車停下了大概兩三分鐘的時候。

遠處的木宅有了變化,一個人影突然從古宅裡面走了出來,站在了那紅色的燈籠下,似乎正在往公交車這邊的方向看了過來。

「嗯?那棟老宅………還有那道人影………」公交車上,原本已經站起身,準備下車的蘇慕白又緩緩的坐回了原位。

從古宅裡面出來的,是一個穿著紅色旗袍,頭上蓋著紅色頭蓋的女子。就像是一位正要出嫁的新娘一般。

然而那個紅色旗袍女子露在外面的一雙手卻極其的恐怖,乾枯僵硬,暗褐色的屍皮緊緊的包裹著骨頭,宛如一具乾屍!

「乾屍新娘么?!」

「一個恐怖程度高到逆天的厲鬼。鬼畫、鬼櫥、鬼剪刀、等一系列物品都與她有關,甚至有些本身就是她拼圖的一部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