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非常可能。」文森特替凱瑟琳拉開椅子然後,自顧自地朝書架走去。

凱瑟琳把胳膊肘支在桌子上,雙手托著腦袋思考:為什麼會有人故意給海格一顆龍蛋呢?目的是什麼呢?

「我猜是為了海格的狗。」文森特抱著一本巨大的書走回來,書本沉重地落在桌子上。

「牙牙?」

「有三個頭的那隻。」文森特翻動著書頁,看著凱瑟琳瞪大眼睛,「哈利-波特可不是唯一一個發現三頭狗的人。」

「等等,你也知道路威——那隻三頭狗……你是說,有人為了路威,故意給了海格龍蛋?」凱瑟琳隨著新的發現而興奮起來,「路威,路威……那個人想要穿過它腳下的活板門!」

凱瑟琳逐漸加大的音量收穫了平斯夫人的一次警告。她壓低聲音:「看來那個人想要偷魔法石!」

文森特輕輕點了點頭,眼神還專註於面前的大書。

「那你怎麼肯定那個給海格龍蛋的人不是斯內普呢?」

「我不是『肯定』,我只是認為有比斯內普更值得懷疑的對象。」

「那會是誰呢?」

「不知道,奇洛教授,也許?」

「奇洛?他看起來可沒有膽子對付路威。」

「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文森特不緊不慢地說,「你認為他頭巾里包著的是什麼?」

「大家都說是驅趕吸血鬼的大蒜。」

「你相信嗎?」

「我相不相信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然有關係,」文森特嘆了口氣,終於肯把眼神從書本挪到凱瑟琳身上,「這決定了你和真相的距離。」

凱瑟琳猶豫了一下,努力回憶:「呃,哈利說他見過奇洛自言自語,這很奇怪。」

「繼續。」

「海格告訴過我們,奇洛離開過霍格沃茨一段時間去積累黑魔法防禦術的實踐經驗,回來之後就一直戴著那個紫色頭巾。等等……你認為這和他離開的那段經歷有關嗎?」

「我不清楚,但奇洛的確在課上講過他在阿爾巴尼亞的經歷,神秘人失勢后好像也藏在那裡。」

「你怎麼知道神秘人藏身在阿爾巴尼亞?」凱瑟琳緊盯著文森特。

「坊間傳聞。」文森特回答,好像理所當然一般。

「這和魔法石又有什麼關係?」

「在魔法世界,還有誰比神秘人更不甘心於死亡呢?」

「神秘人……奇洛幫助神秘人偷取魔法石?這可是一項非常嚴重的指控。」

「你們指控斯內普就不嚴重了嗎?」

凱瑟琳仔細串聯了一遍事情的邏輯,意識到文森特提出的猜想似乎可能性更大:「我得把這件事告訴哈利他們。你從剛剛我們進來開始一直在讀什麼,和魔法石有關嗎?」

「沒有。」文森特說。

「所以你讓我陪你來圖書館,就是為了告訴我你對奇洛的懷疑?」

「算是吧。」

「哦,梅林啊。」凱瑟琳望向窗外,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都這麼晚了,我得趕緊去找哈利了。呃,無論如何,還是謝謝你,但我真的得走了。回見。」

「再見,凱瑟琳。」

如果事情真的如文森特所說,是奇洛和伏地魔在背後搞鬼,那麼她得立刻告訴哈利他們,防止他們做出什麼傻事。

不幸的是,凱瑟琳在走廊遇到了皮皮鬼,他把凱瑟琳困在一間空教室,對她大聲唱著自己創作的歌曲(「歡迎你來到我的演唱會!」)。等到凱瑟琳終於「欣賞」完皮皮鬼的音樂,她疲憊地回到已經沒什麼人的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卻並沒有找到哈利他們,赫敏也不在宿舍,她決定再回到走廊上碰碰運氣。

「多默爾!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走廊瞎逛,趕緊回休息室去!」麥格教授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麥格教授,你有看見哈利嗎?」

「不,我沒有,但他應該在公共休息室。」

「呃,」凱瑟琳糾結要不要把哈利並沒有乖乖呆在公共休息室的事情告訴麥格教授,「好吧,我會回去找他的。」

「好的,多默爾,快回去吧。」

「教授!」凱瑟琳突然叫住麥格教授,「鄧布利多教授在嗎?我想見鄧布利多教授。」

「鄧布利多教授?為什麼今天的學生們都要找鄧布利多教授?」麥格教授嚴肅地皺眉,認為凱瑟琳十分可疑。

「還有別人找過鄧布利多教授嗎?」凱瑟琳問。

「是的,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話,那正是哈利-波特,還有格蘭傑與韋斯萊。」

「他們見到了嗎?」

「不幸的是,並沒有。鄧布利多教授收到貓頭鷹從魔法部送來的緊急信件,立刻飛往倫敦去了。」

「他走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們都對鄧布利多教授的突然離開感到驚訝,鄧布利多教授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巫師,日理萬機,時間寶貴——」

「哈利有提到關於魔法石的事情嗎?」

「你們——」麥格教授用驚愕的目光打量著凱瑟琳。

鄧布利多恰巧離開霍格沃茨——這意味著魔法石失去了最強有力的保護,奇洛(也可能是斯內普)極有可能在今晚動手!哈利他們不見了,難道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打算自己去阻止魔法石被竊嗎?

凱瑟琳本想一股腦地把自己和文森特關於奇洛的猜想告訴麥格教授,但考慮到麥格教授之後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拷問——時間來不及了,凱瑟琳決定還是先去找到哈利——如果奇洛真的是在伏地魔的指示下做事,他們三個一年級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關於魔法石的事情的,但請你放心,沒有人能把它偷走。現在,快回休息室去吧,多默爾,不然我就要給你扣分了。」麥格教授的聲音有些顫抖。

「好的,教授。」。 「草尼瑪的!」

「來啊,全部上車,撞死他們!」

此時沈蒼生的人馬見打不過了,也急眼了,就是紛紛發動了車子,二十多輛車子嗡嗡嗡的啟動著,準備碾死這群人。

刺拉拉的一聲汽車響徹聲,二十多輛汽車開始碾壓著,朝著雜亂的人群衝來,無數的人都被撞倒在地,還有些人被碾死。

二十多輛黑車徹底瘋狂,不在管其他,見到人就撞,葉飛不斷的向後後退著,躲在角落內看著,看著幾百人在逃竄。

無數的驚慌聲響起,就連餘人也跑到了樹後邊,生怕被撞到了。

「哈哈哈,孬種們,都死吧!」

車子的嘩啦啦聲不斷,不少人逃跑著,但是都沒有逃過瘋狂的車子,一大片一大片的人倒在地上,不多時,無數的人傷的傷,殘的殘,都在地上哀嚎著。

餘人躲在大叔後邊,臉上帶著驚駭之色,實在沒想到他們會忽然上車,這一下自己這一方連用車子的機會都沒了。

雖然他們還活著,但是卻沒有了戰鬥力,此時,葉飛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葉飛緩緩的站出來,就在數百人躺在地上的時候,只有葉飛一人站著,那場景十分顯眼,葉飛也很扎眼。

「全部給我跪下!」

「不然死!」

葉飛大聲的喊著,冰冷的聲音傳盪在街道上。

「這個白痴!」

餘人看到葉飛竟然在送死,便是氣急敗壞,餘人連忙撥打著電話,派人來增援。

「還有一個,呀呼!」

「撞死他!」

其中一個腦袋上被打出鮮血的少年,發出怪叫聲,他發動著汽車。

「最後一個,撞死吧!」

此時,二十多輛車子,全部發動著,發動機的聲音嗡嗡的,十分好聽,他們的車頭都對準了葉飛。

葉飛站在中間,動也不懂,就在原地等待著他們。

「嗡嗡!」

二十多輛車並排衝過來,他們想要一個盛景,那就是車過人亡,想想看,二十多輛車,同時並排而過,那人瞬間死亡是什麼感覺。

葉飛點燃了一根香煙,面對著二十多輛車的衝擊,絲毫不懼怕。

無數在地上躺著的人,都忘記了疼痛,他們看著葉飛,比起葉飛,他們覺得很慶幸,起碼沒有死。

車子到了近前,葉飛雙眼一眯,然後迅速朝著那車子跑去,一腳就是踹在那車頭之上,那車子瞬間停下,整個車子都熄火了。

除了葉飛打的那一輛,剩下的車子隨著葉飛擦身而過,葉飛面前的那一輛車子,四個車門全部掉在地上,裡邊的司機長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飛。

「死!」

葉飛一個手刀便是解決了對方。

此時,現場一片安靜,三百多人都是看著葉飛,不可思議,震撼,震驚的眼神全部聚集在了葉飛的身上。

餘人也不例外,他雙目睜大,魂不附體的看著葉飛。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意,連機甲他都不怕,還怕什麼汽車!

葉飛要立功,立大功,不然沒有辦法打入頭狼武盟的內部,想到這裡,葉飛便是猛然的朝著剩下的車子衝去。

「嗡嗡!」

車子再一次並排的朝著葉飛衝來,葉飛一腳側踢到一個車子的身上,那車子瞬間翻滾了八圈半,直接爆炸。

葉飛一掌拍飛一輛車子,每一掌都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宛如神龍出動,好幾個車子被葉飛拍飛,甚至有的車子被葉飛拍在了半空之中。

無數人的目光看向天空,又看向遠方,那些人驚呆了,看著車子被掀翻,或被拍飛,或被打的原地爆炸,幾百人都是感覺到了恐怖。

「媽媽啊,這是人嗎?」

「太你妹的恐怖了吧?」

「草!科幻大片?」

無數人發出難以理解的聲音,只看葉飛一人表演。

「死!」

葉飛最後一章拍在車子的側身,那車子瞬間高速側滑了出去,四個車輪砰砰的全部爆胎,地面上還留下四個車轍印,汽油露了一地,然後便是翻滾了兩圈爆炸了。

葉飛丟下煙蒂,整個時間不到一根香煙的時間。

所有人都沉默了,都是看著葉飛,這個剛才在他們之中最慫的人,竟然創造了這種奇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