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同樣的,潛藏在八個人當中的某兩位正道的人士,也是遺憾的砸了砸嘴。

都覺得自己不夠謹慎。

同時警惕心也提升到了max。

時時刻刻提醒自己。

組織之中,還有兩個不亞於自己的老陰逼。

7017k 「佟掌柜,你這話可就不對了,邢某身為這本鎮唯一的捕頭,總不能光護着你這一家吧?」老邢立馬一臉正色的說道。

老邢的話大義凜然,要不是掌柜的和老白熟悉他的性子,估計換了別人還真被他給唬住了。

「老邢你聽我說?」佟掌柜連忙輕聲說道。

「你啥也別說了,邢某公務在身,不便久留。小六就先拜託各位了,我明天再過來帶他去見婁知縣,告辭!」說着老邢就抱拳打算開溜。

「老邢你聽我說嘛!」佟掌柜死死的拽著老邢,死活就是不讓他走。

門口的爭吵聲瞬間引起了店內眾人的注意,小六、大嘴他們紛紛跑到門口觀看是怎麼回事。

只見佟掌柜死死的拉着老邢,就是不讓他離開。

「不要走!」

「我得走!」

「不要走!」

「我得走!」

。。。。。。

看着這熟悉的一幕,小六瞬間明悟的笑了,這是武林外傳開場的第一幕啊!

老邢看着死死拽着他的佟掌柜,嘆氣的說道。「佟掌柜,事已至此,咱們各安天命吧!」

「我不,你要是敢走,我就死給你看!」

佟掌柜死死的拉着老邢,那語氣堅決無比,似乎真的要以死相逼。

「佟掌柜,你這又是何苦呢?」老邢看着佟掌柜這個樣子,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苦!留不住你的心,我也要將你的人給留下來。」佟掌柜一臉哀怨的看着老邢。

看着兩人這一幅生死別離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出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呢。

老邢毅然決然的撥開了佟掌柜的手。

「那,要是人也留不住呢?」

佟掌柜看着老邢這堅決的樣子,也知道軟的是沒用了,只能來硬的了。

只見她臉色一變,拍了拍老邢的胳膊奸笑道。

「那就麻煩你把上個月的酒錢結一下吧!」

說完,佟掌柜回身對着老白等人吩咐到。

「算盤伺候!」

一聽到掌柜的發話了,秀才連忙將櫃枱的算盤傳遞了出來,一人傳一人,算盤很快就傳到了掌柜的手裏,就連小六也是下意識的傳遞了一下。

「汾酒七兩,七八五十六。」

接過算盤,佟掌柜就飛快的算了起來,一邊算還一邊念叨著,好像是要特意念給邢捕頭聽。

看着佟掌柜這個樣子,老邢不由得有些頭大,他最煩的就是錢的事了,他連忙打斷道。

「佟掌柜,佟掌柜,咱們總得講點道理吧?」

佟掌柜一臉無辜的看着老邢。「我咋不講道理了?」

老邢一臉正色的說道。「雌雄雙煞鬧得這麼凶,整個七俠鎮,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我堂堂一個九品緇衣捕頭,總不能只護着你們這一家吧?」

老邢這話說得大義凜然,就連作為被保護人的秀才、大嘴和小貝都聽得是連連點頭。

「你說的也是哦!」佟掌柜也是點頭承認老邢說的對。

「這就對了嘛!」

老邢見佟掌柜也認同他說的話,以為佟掌柜服軟了,連忙笑着準備拍拍佟掌柜的肩膀,不過還沒等他動手,就見佟掌柜繼續撥弄著算盤。

「汾酒七兩,七八五十六。。。」

看着佟掌柜這幅油鹽不進的樣子,老邢也是有些生氣了,連忙打斷了佟掌柜的動作,生氣的說道。

「行了行了,你還有完沒完,差不多就行了啊!」

被打斷的佟掌柜看着生氣的老邢,臉上也是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小聲的道歉道。

「不好意思啊!我錯了。」

看着終於肯認錯的佟掌柜,老邢滿意的點頭笑道。

「知道錯在哪兒了嗎?」

一邊問,一邊老邢的手還趁勢搭在了佟掌柜的肩膀上,似乎是想等佟掌柜自己說出犯錯的地方后,好好的寬慰寬慰她,好以此體現自己的大肚。

不過出乎老邢預料的是,佟掌柜卻是輕笑着擺脫了他的手,一臉奸笑的說道。

「錯在,女兒紅是七兩,汾酒是八兩,八八六十四,七九六十三,你還要再加五錢。」

聽到佟掌柜的話,老邢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親娘啊,這光加的錢都快頂他兩個月的俸祿了,這他哪還得起啊。而且其他客人吃咋沒見這麼貴呢?這是黑店哪?專門拿着套等着他啊!』

看着呆愣住的老邢,這回輪到佟掌柜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了。

佟掌柜笑着看着老邢,等著老邢跟她服軟。

不過老邢是什麼人,只見這關鍵時刻,老邢使出了他壓箱底的絕技。

只見老邢一臉正色,突然出聲驚道。

「有殺氣!」

說完老邢,還伏身小心的戒備着四周。

看着老邢這一本正經的模樣,再加上此時天色又黑,最近雌雄雙煞又鬧得這麼厲害,所有人都被老邢給唬住了。

就連老白和小六也是小心的觀察著四周。

佟掌柜害怕的趴在老邢的懷裏,小心的打量著四周,害怕的詢問道。「在哪兒?」

老邢一本正色的說道。「雌雄雙煞,專愛上房!」

說着他就指向了對面的屋頂。

眾人連忙朝他指的方向看去,不過卻依舊是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看見。

「在那呢,在那,到那了,在那,站住!」老邢越指越真,最後還追了過去。

佟掌柜出於害怕,也跟了上去。

其餘眾人擔心他們兩的安全,也一同跟了上去。

老邢見這麼多人都跟着他跑,心想這不是辦法,連忙又是回身一指。

「在那!」

眾人一看老邢指的是自己的身後,連忙停住了腳步,害怕的向後看去,不過所見之物,除了一片漆黑,卻還是什麼都沒有。

「我咋還是什麼都看不見呢?」離老邢最近的佟掌柜疑惑的出聲問道。

老邢見佟掌柜一幅瞪大着眼睛,想看清楚,卻什麼也沒看見的疑惑模樣,揮手說道。

「別看了,他們都穿着夜行衣呢。」

「哦!」佟掌柜瞭然的應了一聲,不過她突然反應過來,疑惑的問道。

「那你咋看見的?」

「感覺啊!」邢捕頭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而聽到邢捕頭的話,掌柜的白了他一眼,合著她被老邢給騙了。

不過還沒等掌柜的反應過來,邢捕頭就快速的抽出了腰間的官刀,大吼一聲。

「小賊,哪裏跑!」然後就沖了出去。

老邢拔著一把刀到處亂沖,眾人也不敢跟。

再加上通過剛剛的話,眾人也都知道了,什麼殺氣什麼的,都是老邢瞎編的。

看着老邢一溜煙就跑沒影了,眾人也沒去管他。

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皆是搖了搖頭。

他們本來就知道老邢不靠譜,之所以想讓他留下來,也不過是想借他那身官服和那把官刀嚇唬嚇唬雌雄雙煞,讓他們有所忌憚。

不過這所有人中,最鬱悶的當屬小六了。他師傅一聲不吭的跑了,把他一個人拉這,這算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剛剛算賬,他師傅欠了那麼多的酒錢,這要不是同福客棧,他都懷疑這是要拿他抵債了。

佟掌柜看着小六這一幅無語的模樣,也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麼,想着小六的悲慘遭遇,她連忙溫聲安慰道。

「小六啊,你別多想,我們跟你師傅是多年的好朋友。今天呢,你就先住在我們這裏了。等你明天辦完了手續,你再搬到縣衙去住。」

說着,佟掌柜還對着一旁的老白囑咐道。

「展堂,你去給小六開間客房,讓小六好好休息休息。對了,順便再打盆洗澡水來,給小六好好洗洗,明天打扮的乾乾淨淨的去見婁知縣。」

「誒,好嘞。」老白連忙應道。

小六看着安排的如此周道的佟掌柜,心裏也是感覺暖暖的。

難怪人人都說這七俠鎮,數佟掌柜最好。這話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她能讓你感受到一種真誠的關懷。

「謝謝你,佟掌柜。」小六真誠的感謝到。

「謝嘛,來,快進來,我帶你去客房看看。」佟掌柜溫柔的對着小六說道。

說着,佟掌柜就親自帶小六去客房,老白去燒水,秀才和大嘴則是開始收拾桌子。而小貝則是幫着他們一起收拾。

秀才、大嘴和小貝看着掌柜的對小六這麼熱情,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畢竟有的時候掌柜的人還是挺好的。

當然,除了看見錢,還有發工錢,以及管他們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