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最終退了一步。

只因,他在皺眉。

你讓他去殺一個被嚇尿,且長相極為醜惡的廢物,下不了手。

「我殺這叫什麼君豪的雜碎,你去殺那個姓妄的廢物。」

旭陽開口,很嫌棄與鄙夷。

妄江河嘿嘿笑了,笑得涕淚橫流。

這是何等羞辱啊!

自己竟然連死在對方手上的資格都沒有?

至於他的父親,妄今朝,大氣都不敢喘,老實的跪在地上,其實上,從雷主出現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跪在地上了。

「誰敢欺我姑姑!」

便在此時,有大吼起,一朵妖異的彼岸花擠滿了蒼穹,紮根在星野中,朦朧光輝四射,宛若紅色的大日普照四方。

「小諾?」林凡提高了音調,眼中儘是欣喜。

他真的沒想到,小諾會來得這麼快,這當然代表,彼岸世界已經被他們掃平,此時他們歸隊。

「師尊,我來了。」

小武也來了,他化作一柄重戟,從彼岸花后迅捷殺來,轟的一聲,半個妄族府邸都被殺爆了,此時的小武真的很帥,重戟抗在肩上,四處炸起的狂風吹得他黑髮飛揚起,割裂了虛空。

「很好,沒有讓我失望。」林凡笑著。

這是他的弟子,竟然也到了帝君之境,很欣慰。

「就是這個腌臢貨敢欺負姑姑?」

小武開口,他眼眸陰沉,戟尖直指胥君豪。

「咻!」

但有人比他更快,那是一根如虯龍一般的根莖,從遠空射來,直指胥君豪眉間!

「吼……」

胥君豪狂吼,他從原地蹦起,雙手向前拍去,雙手鼓動間掌印千萬重,這是胥族有名的殺技,千影掌,出自一尊已逝帝皇之手。

「噗噗。」

無用,層層掌印都被那條根莖洞穿了,這根莖轟破層層掌印后化作深寒的戟尖,殺穿林龍胥君豪的眉間。

「豬狗不如的東西,也敢欺負我姑姑?」

小諾亦來了,與林凡至少有七層相似,英姿勃發,血氣蓋星海。

「好、好,都來了!」林凡大笑,他整日憂心,生怕自己的徒弟與親子在便爭雄時受創,今日終於見到二人完好,且還有長足的進步。

「小諾拜見姑姑。」小諾面向珏公主,行大禮參拜。

「好孩子,好孩子……」

珏公主喜極而泣,這是她的親侄子,但是第一次初見。

「拜見姑姑。」

小武也向前行禮,他與小希差不多算是已成事實,故而稱呼珏公主為姑姑理所應當。

「你很不錯,沒有丟你師父的臉。」

珏公主笑得眼睛都彎了,露出漂亮的小酒窩,最後更是掏出魔尊賜下的重寶,分別送給小諾及小武。

「呵……嘿嘿……我不甘啊……」

哪怕被釘穿了眉間,但胥君豪竟然還沒有徹底死去,此時,他在慘笑,順著他凄厲的笑容,有帶著血沫的血水從他嘴角溢出。

「你不甘什麼?」

小武喝問,殺氣太澎湃了,且有點責怪道:「你就不該出手。」

他在對小諾說話呢,直言他都已經衝到近前,準備殺人,結果被小諾搶了去。

「若死在他手中,我無話可說……」胥君豪慘笑:「但最終卻是死在了他的親子手中……這是……奇恥大辱啊。」

小諾譏誚:「你也配吾父殺你?」

胥君豪的表情凝固,只因小諾彈指震在釘穿他眉間的三叉戟上,他整個人就這麼裂開了,徹底成灰。

「誰在欺我親家?」

便在此時,有驚天的劍意殺來,橫跨了也不知多少星系,如天河水席捲而下,鏗的一聲,胥天冬咆哮,雙手架在頭頂要硬接這一掛天河。

「宇主?」林凡都震撼與驚訝!

只是一劍,但他敢肯定,宇主在那條路上走得更遠了,距離臨神這個境界差不了多少了,大半個身子都已經擠進去。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顧洺有些猝不及防。

他沒說話,呆愣在原地,像是失了神。

司枍從被關在房間里收走任何通訊工具那天起,每天每天,也都在道歉,卻從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是發自內心的無力。

房間里安靜的要命,只有兩人淺淺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此起彼伏。

「司枍…..」顧洺的手微微顫抖,在微弱的燈光中悄悄向她探去,於微涼的夜色中,輕輕撫摸着她的頭髮。

「小叔,我以後會按時回家,再也不亂來了,我保證。」

「所以…所以明天是在學校的最後一天,我可以去嗎?」她轉過身子,小小的一個陷在床中,清澈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像是無聲的控訴。

「好嗎?等放了寒假,我就哪兒也不去了。」

顧洺靜靜地看着她,經過這幾天的時間,他早就平復好了心情,沒有了那天的怒火中燒,現在看着滿臉哀求可憐的小侄女,他只覺得自己真是個混蛋。

徹頭徹尾的大混蛋。

瞧瞧他這幾天都做了什麼啊,沒有一件事是對的。

「不是這樣的..」顧洺的目光深邃,聲音略略沙啞,「是小叔的錯…」

這也是司枍生平第一次聽見自家小叔親口道歉,表情微怔。

「想什麼呢?」

他的手輕輕揉着她的頭頂,動作竟然帶着幾分溫柔繾綣,「快睡吧,明天不是要去上學嗎?」

「早點起來,小叔給你買你最喜歡吃的那家早點。」

「以後,早點也都要在家裏吃,好嗎?」

直到最後一句結尾,司枍才明白,顧洺還是那個顧洺,佔有慾爆棚的男人,一點都沒有變。

也是,二十多年都這麼活過來的人,怎麼能因為這麼一件事就改變呢?

是她想多了,以為自己有多重要,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世界與價值觀。

她眼裏才亮起來的點點光亮逐漸熄滅,卻沒讓眼前的男人看出一點點異常,笑着微微點頭,乖巧地應聲。

就好像她還是那個她,永遠一成不變,對他言聽計從的司枍。

他乖巧可愛的小侄女。

可是,一切早就變了。

不是嗎?

一切燈光熄滅,兩個人隔着兩扇門,差著一條寬不過五米的走廊,在各自的房間里,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德國醫院,又是陽光普照的一天——

秦肖然的身體難得舒服了些,披着一件針織長衫,懶洋洋地靠在窗邊的躺椅上,手裏捧着她那本反覆的過好幾次的《傲慢與偏見》。

病房的門被人推開,她沒抬頭,只是默不作聲地翻動了一頁。

「蔣清妍對吧?」

「是我的話太中聽了,還是你們林總太沒威嚴了?」

「嗯?」秦肖然自書本里抬起頭,單單露出一雙眼睛,卻滿是鋒芒,如同鋒利的刀刃,「誰讓你進來的?」

「真奇怪呢,門口的醫生護士都認識我,個個都向我笑着問好,我還以為是你想見我,才特意囑咐下去的呢。」蔣清妍自顧自說着,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下。

「出去。」

短短兩個字,沒有波瀾,卻煞氣十足。

「啊,對了。」蔣清妍沒理會她的話,而是微微靠在椅背上,慵懶地翹起了腿,「告訴你一件喜事,我過幾天就回國了。」

「從林二少的公司跳槽到了顧總的公司,也沒什麼,畢竟工資高一點嘛。」她笑着,挑釁的意味十足。

「顧總你知道是誰吧?你最好的朋友司枍的小叔啊,人怪不錯的,我想好好認識一下。」

「我們秦小公主這下放心了吧,沒了我,也請一定要跟你的未婚夫好好的哦——」 顧言璋聽到自己的媳婦這麼說話,她當時就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哈哈哈哈,媳婦兒,你別太過高估他們了。」

「我覺得吧,有些人在家裡頭確實可能有一些真金白銀。比如說,那什麼金耳環,金項鏈金戒指以內的好東西。不過,絕大多數的人呢,應該都是沒錢的。」

「他們如果有錢的話,就不可能搞成這個樣子。吃沒吃的,穿沒穿的,整天活得像個乞丐。而且,一天到晚的愁眉苦臉。」

說起村裡頭那些人的生活,感覺,自己家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顧言璋,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優越感。

畢竟,他是真心的覺得,自己家的日子,真的是能夠過下去。

他家不管怎麼樣,一天還是能夠吃三頓飯的。而且,他家的各種各樣的小菜,一直都不斷。

像那個什麼萵筍,南瓜,茄子,番茄。菜瓜,蘿蔔,白菜,韭菜,黃瓜,蒜苗……,顧言璋,仔細的思量了一下,他發現自己在這幾年的時間裡頭,竟然吃了不下於四五十種野菜。

這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這個地方的野菜,被他媳婦兒精心的種在地上的時候,都長得又大又漂亮。

顧言璋感覺他自己每次,把這些菜拿到縣城去賣的時候,他就感覺那些東西特別的壓秤。

他細細的想過,自己就算是壓價了又壓價,賣那個甜膩的南瓜一文錢一斤的話,他家裡仍然有不少的賺頭。

想到自己家裡頭的這些錢,絕大多數都是自己媳婦兒搞出來的,顧言璋就忍不住的給她碗里,夾了好幾筷子的香腸。

「媳婦兒,你就別為了那些事情鬱悶了。咱們吃飯的時候,就認真的吃。別想其他的……」

「媳婦想告訴你一件事很有可能是咱們最近一段時間賣菜賣的比較多的原因,這有些人又盯上咱們了……」

陳萱萱聽到這樣的話,心裡沒有意外的情緒。她覺得,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這個村子裡頭,那真的是特別的正常。

陳萱萱以前沒有在鄉村裡的生活過,其實並不知道,某些農村人會那麼的刁鑽,會那麼的狡猾,也會那麼的喜歡貪人便宜……

陳萱萱,這幾年你之所以能夠種出那麼多種類繁多漂亮又大個的蔬菜,那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她它有那麼一個小小的金手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