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沒有騙你,我要說的當然不止是這個,」冥王一直盯着李菲菲的眼睛,他的眼神那麼鋒利,那麼冰冷,看的李菲菲心裏也直發慌.但她還是強穩住自己,說道:」我要說的當然不只是這個,你知不知道再夏伊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定了冥婚,她跟鬼結婚了,定了冥婚的人最終都會莫名其妙的的死去,你喜歡這樣一個人,最終也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的.你不怕嗎」說着眼神確實藏不住的喜悅,哪一種幸災樂禍的快感.

冥王一直注視着李菲菲,當她的神色變得異常喜悅的瞬間他極為敏銳的發覺到這一點,神色嚴厲的看着她質問到:」可是據我了解,你好像是夏伊的表姐吧,可是作為她的表姐在你跟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不是應該感到悲傷或者為她擔憂嗎,為什麼我絲毫感覺不到呢」

「哎,」李菲菲眼裏閃過的喜悅再聽見冥王說的這句話后隨即變得悵然失落,嘆氣的說道:」你不知道,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她現在這種情況,作為表姐我當然很是為她擔憂,但是我也是沒有辦法,我不想看你被她蒙在鼓裏,最後落得個不明不白的下場啊.」眼裏滿是愁緒與痛苦.

「哦是嗎,那我很想知道為什麼她要締結冥婚,我很是好奇啊.」冥王故意詢問道.

「這個,是不實不相瞞,她天生帶煞氣,克人,在老宅的時候所有的親戚也都是怕極了她,她是天定的不祥之人,誰跟她接觸都會倒霉,祖上有規定,說是要她去締結冥婚才可以消除帶給她人的孽障,所以這不是沒有辦法嗎,但凡要是有一點,我們也不會捨得啊,原本我還是說心疼她,替她去,誰知道,夏伊覺得這是一件好事,覺得鬼締結冥婚是自己的本事,她還怕我搶了她的她的風頭.」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神一直在閃躲,語言也是有些混亂的.

冥王知道她在說謊,可是她在說替夏伊的時候,神情極度的不自然,但是不難看出的是她在說的時候內心也是有些恐懼感在的,他的瞳孔不時的放大,似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看李菲菲現在這個樣子也知道從她嘴裏問不出什麼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什麼在搞鬼,而且看樣子不是很好對付.

能讓冥約換人並且根據她口中所說的老宅應該也不是善茬,能締結冥婚的祖上早年間乾的也都是有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而且能力也都算是不容小覷得。能讓他們都無可奈何得,難道.不,因該不會是他,如果是他那早就該出手了,為什麼還要等到現在,冥王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不管怎樣,他覺得還是要趕緊去提醒一下夏伊,這麼長時間兩人都沒相處,冥約得力量也該去加大一下了.而且她是不是還在生自己得氣呢,可是自己當時也是擔心他,聽見手下跟他講,他瘋了一樣的,連飯都沒吃就趕過來,是生怕她出什麼事,結果她自己卻不當一回事,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得嚴重性,所以才凶她得

※※※※※※※※※※※※※※※※※※※※

中秋國慶雙節快樂~。 一切準備妥當的李博明三人,並沒有肆無忌憚的到處狩獵。

要知道,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初級試煉場,並且是首次以團隊形式參與。

李博明的隊伍只有三人,而隊伍人數是能擴充的。

也就是李博明他們,現在是最低規格。

屬性面板最高的曹璇夏,放在初級試煉場,也不再是霸主。

所以,曹璇夏盡量控制著身體,不至於發出太大動靜。

可是,再怎麼控制,龐大的身軀擺在那裡,想藏也藏不住。

李博明腦海中,不斷響起管理員的聲音。

「中鋒破陣,擊殺,我還想再活五百年,獲得200積分。」

「袖舞,擊殺,不粘鍋的鋼,獲得200積分。」

「我愛紀彩。團滅,一單元204,全隊獲得200積分。」

……

在感嘆戰況之激烈的同時,李博明三人注意到了『我愛紀彩』這個名字。

三人面面相覷,這該不會是穆凱傑吧。

原來,穆凱傑也是初級階段。

並不是和擁有,繁雜花紋的紀欣彩,處在高級階段。

但也是夠猛的了,才開始就團滅了一個隊伍,並且給隊伍中,每個成員帶來了200積分。

隨著時間的流逝,李博明三人漫步在叢林中。

沒有遇到一個試煉者。

這讓,曹璇夏和金小胖有點焦躁。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他倆越來越焦躁的時候。

李博明出聲了:「注意,右前方200米,有一個洞穴。」

「洞穴外有一頭黃牛和哈士奇。」

聽到李博明的彙報,兩人立刻興奮起來。

按照曹璇夏的性格,本不應該這麼急躁。

但是管理員,不斷的在腦海里彙報,實時的戰況。

這就搞得曹璇夏,有點按耐不住了。

就好比國足,總有種,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的感覺。

所以此時,曹璇夏立馬就想衝過去廝殺。

還好有『穩重』的李博明。

李博明急忙制止小夏,要她原地躲藏起來。

自己跟隨金小胖,悄然靠近洞穴周圍。

待李博明能感知到,裡面的情況時,就讓小胖停了下來。

默默感知著洞穴中的一切。

發現洞穴中,並沒有隱藏其他試煉者。

李博明和金小胖才回到曹璇夏身邊。

開始商量作戰計劃。

一分鐘后。

只見,全部積分,花費在敏捷上的金小胖,開始往洞穴方向奔跑。

一秒過後,曹璇夏帶著李博明,開始追趕金小胖。

樹影不斷倒退。

金小胖嘴裡大喊:「你這頭母恐龍,都說了是誤會,還一直追老子,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明知道是演戲的曹璇夏,還是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推倒一棵棵相對較小的樹木,伸頭往金小胖咬去。

擦著尾巴過去的尖銳牙齒,嚇得金小胖哇哇大叫。

躲在中華盜龍耳中的李博明,默默為小胖祈禱,祈禱試煉結束后,他不會被送進醫院。

這麼大的動靜,早就引起了黃牛和哈士奇的注意。

他們一臉戒備的守在洞穴口。

默默的看著飛速靠近的臭鼬。

當看到追趕的是中華盜龍,那龐大的身軀,讓他們打起十二分精神,嚴正以待,並沒有退縮。

顯然,他們是遇到過,同類型的龐然大物,要不然不會這麼淡定。

感受到,威壓越來越大,哈士奇壓低身軀,齜牙咧嘴,顯得有點焦躁不安。

當黃牛和哈士奇,能看到金小胖的時候,小胖自然也就能看到他倆。

健壯高大的哈士奇,看起來更像是阿拉斯加犬,只是呆蠢的眼睛,暴露出他就是哈士奇。

金小胖驚喜大喊:「前面的兄弟,幫我一起對付這頭恐龍,積分歸你們。」

「她擊殺了我其他隊友,身上至少有600積分。」

黃牛和哈士奇不為所動,只是靜靜的看著。

早已是試煉老鳥了,並沒有輕信眼前的狀況。

黃牛往前邁出一步,低沉的聲音響起:「臭鼬,繞開這裡,要不然直接擊殺你。」

見他們警惕性太強,李博明傳音道:『加強攻擊,對小胖造成傷害。』

吼~!曹璇夏發出怒吼,猛然向前方的臭鼬咬去。

感受到背後的動靜,金小胖也是大吼一聲,往前一個縱躍,與黃牛的距離縮減了一大截。

感覺到自己尾巴涼颼颼的金小胖,大吃一驚,在心裡埋怨小夏:「這戲演得也太過了吧,我柔順的毛髮啊~」

嘴上卻是大叫:「還不過來幫我,等我死了,她下個目標絕對是你們!」

這個時候,曹璇夏大吼:「你們別多管閑事,殺了他,我自會離去,絕不傷害你們。」

只見黃牛和哈士奇,同時鬆了一口氣。

往後退了一小步,示意自己不參與。

看到這一切的金小胖,罵罵咧咧。

李博明的心也提了起來,難道計劃被識破了?

不對,注意到黃牛和哈士奇的肌肉,並沒有鬆弛下來。

立即傳音給曹璇夏:「保持注意力,防備他們偷襲。」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

金小胖還差1米,就要越過他們了。

就在這時,黃牛驟然發力,頂著牛角對曹璇夏猛衝過來。

而哈士奇一個縱身,撲向金小胖。

這嚇得金小胖,下意識對撲過來的哈士奇,猛噴液體。

「啊~~」眼睛陡然受到,硫酸硫醇混合物的攻擊,哈士奇痛苦的發出慘叫。

前抓護住眼睛,不斷在地面上翻滾。

黃牛見同伴,一照面就受到攻擊,哪還不知道中計了。

埋頭猛衝,接近到曹璇夏半米時,一個靈活的側翻滾,壓倒一片片青草,想要直接逃離。

做好防禦準備的曹璇夏,沒有感受到,預料中的碰撞。

身體后傾,邁在前面的右腿,驟然發力,地面被犁出一條深深的溝壑。

只見曹璇夏高速奔跑的身軀,高高躍起,往旁邊側倒下去。

『轟隆~』曹璇夏巨大的身軀,泰山壓頂般落在黃牛身上。

壓得黃牛發出一聲悶哼,鼻中溢出絲絲鮮血。

金小胖被巨大的碰撞聲吸引,看了眼在地上打滾的哈士奇,立即跑向黃牛。

用出全力的小胖,速度快了一截,唰的一聲,來到黃牛眼前。

轉身就往黃牛眼睛處,噴出液體。

「啊~」黃牛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我擦,你吃了屎吧,怎麼能這麼臭???」聞到氣味的李博明大喊。

而曹璇夏卻沒有時間管這些。

忍受著窒息的感覺,一腳踩地,一腳壓在黃牛身上,伸頭往黃牛脖子處咬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