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午夜時分,沉重的腳步聲,彷彿一隊人馬在整齊的跳躍。

「嗯?」

老馬停止囈語,從夢中驚醒。

「什麼東西?」

她本是村落的獵戶,為了方便進山打獵,便在近山腰的地方安了個屋。

男人與孩子都在村中,她只有打到獵物后才回到村子,將獵物的皮毛換成錢,供家人吃飯。

每次回家時,家裡的孩子都樂上了天,因為預示著接下來的幾天有肉吃了,圍著她轉個不停。

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如今身逢亂世,糧肉稀少,她家中雖不富裕,但卻有口飯吃。

老馬有些憂鬱,因為最近上山都沒打到什麼獵物,說來也奇怪,山上的大型的狼啊,熊啊之類的獵物,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她只打到幾隻野兔,僅供自己的口糧而已。

「噔噔噔!噔噔噔!」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聽聲音,難不成是什麼夜間出行的獵物?」

老馬眼睛一亮,翻身拿起獵槍。

她的小屋很隱蔽,立在半山腰不起眼的地方,周圍都有樹葉叢林掩護,所以她絲毫不慌,對方不會發現自己的。

「噔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

「什麼玩意,動靜不小,不會是狼群吧,聲不對啊。」

聲音越來越近,空氣中瀰漫起一股腐朽的味道,就像壞掉的爛肉,臭得讓人反胃。

「好臭!哪來的味道……」

馬獵戶緊了緊衣服,將大刀別在腰間。

如果碰到狼群,今晚遭不好得交待在這。

過了一會,聲音忽然消失了,就像什麼都沒有發什麼過一般,但是臭味卻愈發的濃愈,臭得她腦袋發暈。

「還好沒吃飯,餓著肚子,不然得吐到反胃……」

她就靠在鐵門后,捂住口鼻,這是防野獸的,她也不傻,情況不對勁,她才不會出去拼刺刀呢。

「噹噹!噹噹!」

突然有東西在撞鐵門,聲音還挺有節奏的。

老馬瞳孔放大,仍是一聲不吭,因為她想到了什麼,外面也許不是狼群。

這深山老林的,可是有不少鬼怪的傳聞。

今天可能碰到不幹凈的東西了。

「噹噹!噹噹!」

力道越來越大!

老馬就死死抵著鐵門!硬生生的抗著!

過了一會,突然靜了下來,一連數個小時,都沒有什麼動靜,臭味也漸漸散去,她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

此時天已經大明,她打開個門縫,心想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究竟是什麼東西?」

屋外一片狼藉,有些凌亂,她瞳孔一縮,小鐵門前竟然有一個深厚的腳印,還帶著黑乎乎的印記。

她走出屋子,發現晾曬的兔皮也沒了,只剩一地的兔毛與凌亂的腳印……

老馬哪還不明白,一切明顯不是野獸所為。

「她爹的,嚇死我了,不行,得趕緊回村子待一陣子,找個神婆看看,這麼多年頭一次碰見怪事。」

「村子怎麼這麼安靜啊?」

直到大中午時,老馬才跑回村子,但奇怪的是,大白天,村子里一個人都沒有。

經常出來要飯的老頭呢?

玩耍的孩子們呢?

呦喝的攤販呢?

「嘶!!!」

老馬忽然瞳孔一縮,嚇得兩腿發軟,不受控制。

因為整個村遍地都是那種黑乎乎的腳印………

「我天!阿寶,阿菜!!……發生了什麼……」

老馬朝她家的土房跑去。

整個人消失在白霧籠罩的村落里。

……… 還是在「逸水閣」!

林學福和劉小娟來到這裡的時候,體委楊主任正一個人坐在靠湖的涼亭里喝茶。

從涼亭邊直下約五十級左右的水泥台階,再沿著一條蜿蜒小路不到百米,就到了山腳的簡易垂釣場。

這裡,背靠翠綠青山,面朝一湖輕漾碧波,是農莊的專屬之地,非本店客人不能來這裡享受這份悠閑。

楊主任的外甥歐陽玉山一家三口早就來到這裡靜候著。兩把彩色遮陽傘點綴在湖邊,遠遠望出恰如兩隻彩蝶!

歐陽玉山四十來歲,中等身材,平頭,戴一副太陽鏡,穿一件白色短T恤配灰色休閑褲;略顯黝黑的膚色一看就是個戶外運動愛好者;二十年前從龍陽一中考入復旦大學經濟系,研究生畢業後分配到省審計廳。此次空降到龍陽擔任審計局局長,應該是彌補在基層工作經驗的空缺,為今後的晉陞打基礎。以他的年齡和學歷,屬於仕途前景廣闊之流!

愛人是省電視台經濟頻道的資深記者;女兒去年考入西安美院國畫系,此時,她正專註畫素描。

「楊主任好!」劉小娟老遠就跟楊主任打招呼。

楊主任起身相迎。邀請兩人入座。

「小劉,想喝什麼茶?」

「我對茶是外行,在好的茶在我嘴裡都是同樣的味道!」劉小娟實話實說。

「就來點西瓜吧,解暑!」林學福替劉小娟安排道。

「看來還是林局對女士體貼多一些啊,哈!哈!哈!哈!」

「你外甥一家人還沒起床嗎?」林學福還沒有見到他邀請的客人,忙問。

「哪裡!早就起來啦!在下面釣魚呢!」

「他們真有雅興,不愧是從省城回來的!」林學福羨慕不已。

劉小娟想利用這一機會,當著兩人的面提及一下張文章堂哥被人恐嚇威脅一事;在她和張文章分析來看,應該與龍源項目有關;所以,先來個投石問路,看這兩個的反應如何。

「兩位領導,張校長的堂哥被人威脅恐嚇了!」

「什麼時候的事?」楊主任瞟了林學福一眼;他記得林學福和他提過此事,所以他半信半疑。

「三天前吧,是張校長告訴我的。」

林學福品著茶,沒有吭聲,也沒有看誰一眼,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

劉小娟覺得是該捅破這層紙的時候了:「張校長詳細問過他堂哥了,他覺得這件事很有可能跟龍源項目有關!」

「猜測有什麼用?這件事張校長自己肯定會去處理的,像他堂哥那種人,張校長應該壓得住的!劉總就不要再過問這件事了!」林學福放下茶杯,站起來,在原地活動了幾下。

楊主任聽林學福這麼一說,心裡頓時明白了幾分。

「他堂哥的德行,肯定是以前嘗到過甜頭,才有今次所為!走多了夜路,碰到鬼也是難免的!」楊主任點燃煙,吐出一口濃濃的煙霧。

聽他兩人一說,劉小娟覺得張文章的推斷是對的了!她恨張文章堂哥的愚蠢,更恨眼前這兩個人的豺狼之心!同時,也感覺到他們還會緊盯張文章堂哥不放的,直到徹底擊垮他為止!

一陣輕風吹過來,讓人感到些許的涼意。

「我去看看客人釣到魚了沒有?!順便給客人送點西瓜解解渴!」劉小娟借故走開。

楊主任見劉小娟離開涼亭,小聲地問林學福:「老林,張校長他堂哥那件事?」

「老楊,你就放心吧,該敲警鐘的時候還是有必要敲幾下的!我還是那句話:該給他的,一分都不會少!」

「如果他不服氣,大腦繼續發脹呢?」

「那他的腦袋就真的是進水了!相信他不敢!況且,有張校長在,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林學福確實拿捏的很准!張文章絕對不會再讓堂哥涉險,那樣也會連累到他自己!

「我外甥媳婦是記者,這次龍源的掛牌剪裁儀式,她很有可能會現場報採訪道的!」

「我覺得還是低調點為好!不想讓省級新聞媒體擠進來,樹大了容易招風!」

「那就邀請市電視台記者做個簡單的報道就行了。」

「我覺得還是把張校長抬到前面,代表校方表示感謝,午餐也交給他安排!畢竟單位的招待經費有限,民辦學校就不同了,沒有這些規矩約束!」

「晚上我就和張校長聯繫,安排好具體事項!」

「這兩天我們就把參加儀式的嘉賓理個名單,你這邊請小劉安排好禮金,請她先按照200W墊資,隨時備用!」

「好的,禮金方面我來安排!」

「還有一件事,據可靠消息,省黨紀監察組將在月底進住龍陽,估計是一個月左右;我看報批的事等他們走了再說,也等我外甥上任熟悉龍陽環境后再處理吧!」

「這樣也行!也正好利用這段時間把上面的關係理順!」

「你外甥的原則性怎樣?」林學福最擔心的還是這一點;地方審計關過不了的話,上面關係再硬也是枉然,現在的官場,都希望辦事走程序,不願越級指令。

「再講原則,我這個親舅舅的面子還是要給的,你就放心吧!」楊主任信心十足。

「審計畢竟是得罪人的行當!加上你外甥沒有地方從政經驗,很多事情都會照搬制度,所以,你要多開導他!」

「那是理所當然!」

兩人商量停當,林學福喚來服務員點好菜單,邊喝茶邊等待歐陽玉山一家人盡興歸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