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季宛宛在浴室賴著洗了好半天的澡,直到穿內衣的時候才發現家裡好像沒有衛生巾。

她立馬對著外面小聲道「顧欒,你還在嗎?」

季宛宛聽到外面的腳步靠近,窸窸窣窣的一袋東西靠近浴室門口。

「你把門打開。」

季宛宛立馬將門打開一個縫,一隻皓腕伸出去將東西拿了進來,又把門給鎖上了。

外面的男人看著磨砂玻璃裡面隱隱約約的倩影,久久離不開視線。 無拂忍不住想要進去看一下,卻被天兵攔住了去路。

那天兵見無拂身著一身佛界衣裳,頭上卻還留有髮髻,心想這佛界的佛個個都是禿子,這眼前人明顯是個假佛,又一時沒能想起佛界那位可留長發的弟子,便想著是哪位神仙來惡作劇了罷,於是便喝道,「站住!不得通報,不能進去!」

無拂不想為難他們,也不想使硬,便只好在外面看了看便離去了。

到底是誰說佛祖的弟子可是連天帝都得尊敬三分的,她現在可是連天帝的臉面都沒見著,便被門外的天兵給攔住了去路。

思及此,無拂便覺得受到了欺騙,便想著要將這事告訴師兄們,順便討個說法。

這樣想著,無拂便順著原路返回了。

沒想到她出來溜達了這麼久,現在天色已然晚了。

糟了!明日像是要輪到她佈道….

無拂拍拍自己的腦袋,懊惱自己竟然將這件事忘記了。

剛剛師兄來似乎是有事找她?

想到這,無拂便加快了步伐。

很快,無拂便回到了寢宮處。

無拂一拂手,寢宮內便燭光四起。

她眼尖地看到桌子上有一塊羊皮紙,無拂拿起一看,原來是師兄拿給她的小抄。

上面還說到經道發生了變化,只提點了幾個要點,希望她能好好參悟。

青連師兄真是個好人。

無拂瞅了幾眼,頓感無奈,她感覺燃燈古佛是為了與她尋仇的。

就這上面的經道,她能看懂的都沒有幾個,還佈道?

而且,這麼短的時間,她也著實無法參悟。

不管了,大不了明日與燃燈古佛坦白即可。

這樣想著,無拂便一拂衣袖,瞬間燭光俱滅,她也沉沉睡去了,畢竟遊玩了一天,可真是著實累得很。

次日,無拂早早醒來,趕去了無盡之境。

幾位大佛與菩薩正在念經佈道。

無拂悄然找了個座位入座,心裡祈禱著的佛祖不要記得她。

可是怕什麼來什麼。

「無拂,今日輪到你佈道。你可準備好了?」,燃燈古佛的聲音傳來。

無拂連忙低頭道,「佛祖,無拂….無拂領悟不足,未能參透,請佛祖賜教。」

燃燈古佛看了她一眼,道,「無拂,千百年來,你的仙力倒是見長不少,奈何這經道卻總是參不透。」

「吾雖渡你,你卻怕是與吾佛無緣。」

「罷,罷,罷。」

無拂心下鬆了一口氣,這一次算是躲過了。

不料卻又聽得燃燈古佛道,「不過,為當做懲罰,罰你抄此經書十遍,十日後的天庭夜宴你便代為參加吧。」

「是。」,無拂接過佛祖傳來的經書,儘力壓住自己心頭的興奮。

沒想到,她竟能有機會參加這天宮的宴會。

其他佛祖與菩薩均對這些宴會不感興趣,對於這些能推脫便推脫,師兄們也不大感興趣,在他們看來,參加這些無聊的宴會還不如經書好看些。

可是這對無拂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懲罰,說是獎勵還差不多。

….. 「你剛才被門上有浮雕迷惑了失去了本性。」

蘇雅淡淡的說道。

晏景清有些愧疚的對著蘇雅說了一聲:「對不起。」

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意志力那麼的不堅定。

」對不起有用嗎?雅雅因為你差點受傷了。」

葉秦川咆哮道。

晏景清撲通一聲的跪在地上向天發誓。

「葉少,我知道對不起沒用,這是蘇雅第二次救我了,我發誓我以後會用盡全力去保護蘇雅。那怕賠上我的性命,從今以後我的命就是……」

不過還沒有等他說完,葉秦川就把他的話打斷了。

「你當我們稀罕啊。趕緊起來。」

晏景清只得起來。

「雅雅,你有沒有發現那兩頭猛虎的古怪。」葉秦川對著蘇雅說道。一般石門外面都是立著兩座石獅子,石獅子是用來看門的,沒有立猛虎的。

「確實有一些。」

蘇雅盯著猛虎看了一會才回答道。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找開啟門的機關。」

「會不會右邊的那個猛虎裡面的金球。」

「不是,機關應該在別的地方。我們三個分開找,你們摸摸兩邊的牆壁看沒有什麼凸起,或者特別的地方,石門這裡我來找。你們的定力太差了。」

「好,那雅雅,你小心點。」

說完便對著晏景清說道:「你左邊,我右邊。」

葉秦川也沒有和蘇雅爭搶,他的定力比起蘇雅確實會差很多。

於是三人分工找了起來,而蘇雅也在石門附近找了起來,不過除了石門上的浮雕,再沒有其他特殊的地方。

葉秦川那邊也是一無所獲。

而不知道晏景清究竟是倒霉還是幸動。

他在左邊的牆壁摸索的時候,確實摸到一塊凸起的石頭。

於是他高興的朝著蘇雅喊到。「我找到了。」

蘇雅和葉秦川聽到之後,往晏景清的位置走去。

果然看到了凸起。

「往下按它。」

蘇雅說道。

晏景清聽話的往下按了凸起,突然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聲音很大,還有迴響。

緊接著又聽到了,類似於什麼機關開啟的聲音,他們再往石門那邊看去的時候,發現石門門已經打開了一條縫,然後縫越來越大。

直到可以進入一個人的時候,停止了。

蘇雅,葉秦川,晏景清,三個人這才往石門的方向走去。

他們先後從縫裡進去,原以為裡面會是黑不隆洞的,沒想到,裡面一片燈火通明。

裡面的空間很大,而四周有十八根看不到頂的柱子在支撐著。

而柱子裡面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有點類似於夜明珠,把整個大殿照的十分明亮。就像一根根巨大的燈管一樣。

地上鋪著像的是黃金一樣,金光閃閃的。

兩邊還放著很多箱子,都是沒有打開過的。

而且正中央的位置,有一個高台,在高台的上面有著一個玉棺。不用想也知道這個玉棺裡面躺著的會是這座古墓真正的主人。

葉秦川和蘇雅看到這些,他們相互對視了一眼,交換了彼此的信息。這裡是一座古墓。而且看這裡的奢化程度,很像是帝王墓,並且這裡還沒有被人發現過。

其實想要發現這裡很難,這個墓可是在地底下很深的地方,一般人哪能挖到了這裡。

而蘇雅他們也是機緣的巧合的來到了這裡。

而且看墓主人很放心自己選的這個地方,知道沒有人會來到這個地方,所以除了石門上面迷惑人的浮雕還有猛虎嘴裡的金球,並沒有設置其他的開關。

眾所周知,設計古墓的人通常會被讓設計古墓的人殺死,這樣防止把自己墓的詳細信息透露給其他人。還有一些比較仁慈的帝王,會選擇讓這些建造古墓還有設計古墓人陪葬。

但是設計古墓的人通常呢,也會留一手。

偷偷設計一個可以逃生的地方。

這個古墓有些奇怪,周圍並沒有什麼陪葬的宮女和太監。

也沒有碑文。這些會記載帝王生平的東西。

所以蘇雅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古墓的主人到底是誰,蘇雅他們對金銀財寶也不感興趣,也沒有想要打開玉棺看下裡面的躺著的是誰。

他們現在只想找到可以逃出去的機關。

一般設計古墓的人都會把機關設計在墓的主要附近。而設計古墓的人也會在帝王的棺木旁活活的餓死。

果然在他們四處尋的之下,便看到一個箱子附近散落著一堆珠寶,玉器。

打開箱子便看到裡面有一另白骨架。

蘇雅和葉秦川到是沒怎麼樣,畢竟他們見過很多死人,這可把晏景清嚇壞了。

他的腿都軟了。

」找出去的機關吧。「

晏景清根本不知道,就這短短的時間,蘇雅葉秦川已經用眼神溝通過了。只有他還傻傻的,像個局外人一樣。

」機關,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