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懶得繼續去滅殺。

換做是時間充裕,或者有非殺不可的深仇大恨,或許會趕盡殺絕。但現在……太浪費時間。

這些血霧,就算逃走也成不了氣候,渡不過下一次元會劫難。

若他真有逆天本事,修出第二世,等他再有現在的修為的時候,張若塵已經扶搖直上到了他望塵莫及的高度,更不會將他放在眼裡了!

……

穆托戰神駕馭戰法神殿,遁向雄關星。

他已感知到張若塵的氣息,知曉了「名劍神」的真實身份。

換做別的乾坤無量境界的新晉神王神尊,穆托戰神還敢碰一碰,不至於像現在這般落荒而逃。

實在是因為,執掌著純陽神劍,修鍊出無極神道的張若塵太可怕,擁有弒神之力。

「還想往哪裡走?」

聲音先至。

緊接著,純陽神劍劃破虛空,劈在戰法神殿上。

轟隆一聲巨響,戰法神殿外圍一縷縷霞光閃耀,殿中釋放諸天神氣。

張若塵拖動神劍,輪廓分明的臉,被火光映照得忽明忽暗。

劍鋒上,湧出熾熱的神焰,將那層稀薄的諸天神氣,焚煉得越來越淡。

穆托戰神很清楚,一旦戰法神殿的防禦被破,自己怕要步半尊的後塵,道:「張若塵,你這是要率領星桓天諸神,向地獄界宣戰嗎?」

「穆托,與本神交手,你居然還分心惦記別的神靈。今天,註定你將死在純陽神劍下!」

張若塵自然不會承認,以神劍的火焰護體,直向戰法神殿撞擊過去。

穆托戰神知曉張若塵身攜逆神碑,戰法神殿的防禦陣法未必擋得住。

戰法神殿體積收縮,變得只有拳頭大小,撞入虛無世界。

「走不了!」

張若塵引動空間之力,結成一座囚籠,禁錮戰法神殿。

「破!」

穆托戰神大喝一聲。

戰法神殿釋放出諸天神光,一道道光柱如破紙一般,擊穿空間牢籠。

「唰」的一聲,張若塵手持純陽神劍,無視諸天神光,一劍劈了下去,與戰法神殿再次重重撞擊在一起。

穆托戰神倒也了得,知曉逃不掉,索性不逃了!

他神魂燃燒,釋放滔天魂力。

戰法神殿中的諸天神氣,皆向他骨身匯聚。

黑色的骨頭,就像被燒紅了一般,變成赤金色。

「黑暗天源!」

穆托戰神手臂抬起,整個星域隨之震動,出現一道道黑暗幽影。

本是趕過去援助的數十位地獄界神靈,立即遠退,他們察覺到毀天滅地的氣息,紛紛釋放至尊聖器防禦。

「摩一神劍訣!」

張若塵喊出名劍神修鍊的絕學神通,但,施展的卻是蘊含劍十七韻味的劍招。

星空中,劍道規則狂涌,劍鋒上神焰熾烈。

這一擊碰撞,張若塵終於擊穿戰法神殿的防禦,闖入進殿中。

這座戰法神殿,是古之諸天煉成,雖然那位諸天也是大自在無量的境界,但,煉出的神殿比半尊那一座要堅固得多,沒有被純陽神劍毀掉。

穆托戰神雙臂被劍氣劈碎,見張若塵殺來,立即退入殿中。

「若塵界尊,你已迎娶無月,算半個黑暗神殿的神靈。今日,到此為止如何?本神這便帶領黑暗神殿的軍隊撤離百族王城星域!」

逃進殿中,穆托戰神再次引動出古之諸天留下的神氣,繼續抵抗。

他繼續道:「黑暗神殿在百族王城星域奪取到的一切資源財富,本神承諾,必定全部送去星桓天。」

「穆托,你記好了,今日斬你者,乃我名劍神。你若再提他人名諱,損本神威風,本神不僅要斬了你,更要滅盡你在這世間的所有神魂念頭!」

張若塵一劍破開稀薄如紗的諸天神氣,闖入殿中。

片刻后,張若塵手握穆托戰神的神源,從神殿中走出,道:「穆托戰神已被本神取了神源,抽了神魂,黑暗神殿不想死的,立即滾出百族王城星域。」

「穆托戰神就這麼隕落了?」

「名劍神絕對達到了無量境!」

「你還以為他是名劍神?要破戰法神殿,只憑純陽神劍是不夠的,必然藉助了逆神碑。以半尊和穆托戰神的修為,逃都逃不掉,必然也是逆天的手段才行。一品神道,天下一品!」

……

雄關星戰鬥爆發后,地獄界的不少神靈,就在懷疑「名劍神」的真實身份。

其中有神靈,真切感應到了張若塵的氣息。

但張若塵就是死活不認,他們有什麼辦法?

黑暗神殿的神靈,是真的謀生了退意。

連穆托戰神都斬的狠人,誰敢與之為敵?

此刻,或許是他們唯一退走的機會!

不再猶豫,黑暗神殿的神靈,齊齊破開空間,遁入虛無世界離開。

有神靈在離開前,暗中向張若塵傳音:「還請界尊莫要大興殺戮,饒過神殿的那些聖境軍隊。」

並非是他突然善心大發,而是那些聖境軍隊中,有不少是他的部從和徒子徒孫。

張若塵之所以非殺穆托戰神不可,就是為了震懾在場這些地獄界神靈。若不直接嚇退他們,今天張若塵要殺的地獄界神靈只會更多,結怨會更深。

殺一個穆托戰神,卻放走黑暗神殿別的所有神靈,已經是主動示好。

無量歸來前,黑暗神殿群龍無首,對張若塵再無威脅。

見黑暗神殿的神靈離開,別的各大勢力的神靈心念隨之動搖。

艷陽天主道:「怕什麼?一個張若塵而已,我們諸神齊聚,何須懼他?走,隨本天主回雄關星,以護星大陣和天旗鎮殺一切……敵……」

「噗嗤!」

一道火光閃過,將艷陽天主的頭顱摘下。

艷陽天主說出「敵」字的時候,頭顱已經離開身體。

沒有人看清火光是誰,太快了,摘走艷陽天主的頭顱,便衝進虛無世界。

半晌后,旁邊的幾位神靈,才反應過來,逃一般的衝進雄關星。

很顯然,那道火光一直藏在他們身邊,絕對是大神中一等一的強者。

衝進虛無世界的朱雀火舞,將艷陽天主的頭顱捏碎,低罵一聲:「這個老傢伙還真是精明,神海沒在頭顱中。」

艷陽天主的無頭神軀,飛進雄關星,身周懸浮有十數件戰兵護體。

地獄界不少神靈選擇趕回雄關星,打算以雷霆之勢,奪回這顆七級戰星的控制權,從而轉敗為勝。

也有一些神靈,遠遠向張若塵行禮,暗中傳音,承諾了一些事,這才遁離而去。

這些逃走的神靈,大多來自地獄界的小勢力,在百族王城的利益有限,不想因此丟掉性命。

今日這一戰尚未結束。

但只憑現在的戰績,張若塵已經足以給地獄界諸神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今後,他們再踏足百族王城星域,內心不會再像以前那麼坦然無懼。

這便是一戰立威! 葉佳倩嘆了口氣,「孩子早產了,不過醫生說了寶寶沒事,因為體重太輕需要在保溫箱待幾天,等體重上來就可以跟我們見面了。」

「寶寶?」凌若冰摸著自己的肚子,「寶寶早產了?」

穆慧妍流著淚,「是的,若冰,不過沒事了,寶寶也沒事,你放心,媽媽會照顧好你的。」

凌若冰抽出自己的手,她多麼希望此刻握著她手的人是葉佳倩,「媽媽。」

葉佳倩靠近了些,凌若冰抬起手去拉住葉佳倩的手,「媽媽,你還生我的氣嗎?對不起,我之前做過很多錯事,我錯了!」

穆慧妍看著心酸,識趣的站起,背過身去擦了擦眼淚,她一心一意愛著的女兒,卻從沒把她當過母親,反而是那個對她很苛刻的女人她視為親生母親般尊重和依戀。

葉佳倩捋了捋凌若冰的頭髮,「好了,你好好的把身體養好,把寶寶照顧好,其他的以後再說。」

「媽媽,你還生我的氣是嗎?對不起,我那天不該打她,可是,我實在不能忍受她對你吼,她生了我,卻是你把我養大的,在我心中,你才是我的媽媽,從小到大,都是你最疼愛我,為我做了很多事,那個女人,她沒資格吼你。」凌若冰對穆慧妍沒有絲毫的尊重。

葉佳倩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她也是你的親生媽媽,也許她很壞,心狠手辣,但她對你的愛是發自內心的,以後不許這樣了,知道嗎?對自己的親生母親,你連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你還是人嗎?」

「我害怕,怕我認了她,你就不認我了。」

葉佳倩說道,「傻丫頭,我雖然經常罵你,也說過和你斷絕關係,但你畢竟是我養大的,和我親如母女,我怎麼會不認你?你永遠都是我的女兒啊。」

凌若冰淚流滿面,「謝謝你,媽媽!以後,我都聽你的,媽媽,我出院后可以回凌家住嗎?」

穆慧妍心中一顫,「若冰,你出院后,讓媽媽照顧你和寶寶好不好?」

凌若冰搖頭,「我只想回凌家,那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只有那裡,才是我真正的家。」

葉佳倩說道,「好吧,那就回凌家。」

「媽媽!」凌若冰真想撲到她懷中去。

葉佳倩安慰了幾句,「好了,別難過了,你現在剛剛生產完必須好好調養身子,等你出院了,就和寶寶一起搬到凌家去,我照顧你們。」

「謝謝你,媽媽。」凌若冰終於鬆了口氣,至少,她還能做凌家大小姐。

穆慧妍雖然傷心難過,卻也沒辦法,她其實是打定了主意要照顧凌若冰母子的,可惜人家根本看不上她,沒打招呼,默默地離開了。

凌若冰沉浸在葉佳倩的關愛中沒去注意。 君祁全程跟著夜北溟,從太醫院跑到了御膳房,看著夜北溟問了不少人問題。

夜北溟問這些話,就已經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時間了。

如今在看到,夜北溟突然往大牢的方向去的時候,眉心擰起。

雖然他不管朝堂之事,可對於陛下吩咐的事情,他還是會好好完成的。

他從父皇的嘴裡,知曉葉婠若和攝政王的關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