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丁凡覺得,玥玥提前回來了,就是為了等自己,結果在經歷過的一天,自己並沒有給玥玥買禮物,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打。

玥玥或許是在氣憤之下,給張啟新打了電話,才發生接下來自己昨天看到的一幕。

「玥玥!」

丁凡心裏高興極了,快步跑了進來:「在等我吧?看看這是什麼?」

「小凡?」

陶玥微微一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盒子問道:「你買了什麼?」

「聖羅蘭高跟鞋!」

丁凡雙手遞了過來:「你試過的,當時我沒錢買,談成那個單子,我今天就給你買下來了!」

陶玥接過盒子,看了一眼,順手放在桌子上,大眼睛再次盯着丁凡。

丁凡能感覺到,玥玥很高興,有話要和自己說,但此時無聲勝有聲,瘦子說過的話,自己想了一路,現在到了行動的時刻了!

「玥玥!」

丁凡仗着膽子,一下子把陶玥擁在懷裏,緊緊吻住玥玥的小嘴兒!

這一刻,丁凡的感覺好極了,玥玥的唇,那麼柔軟,還略帶着冰冷,幾乎可以確定,瘦子說的沒錯!

瘦子還說,另一隻手不能閑着,是用上的時候了,今天就改變這所有的一切!

丁凡咬了咬牙,一邊感受着玥玥柔軟的雙唇,另一隻手也有了動作!

忽然,丁凡被一股大力推開。

「行了!」

陶玥俏臉微紅,眉頭緊皺:「小凡,你別再鬧了!」

「玥玥······」

丁凡非常意外,愣愣的看着玥玥:「你怎麼了?不喜歡?」

「小凡,到此為止吧!」

陶玥的俏臉,綳得緊緊的,很認真的說:「其實,我早就想和你說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咱們分手吧!」

丁凡腦袋裏「嗡」的一聲!

盤旋的都是一個念頭,那瘦子坑了自己!

玥玥不是那樣的女孩子,自己太衝動了,不該對玥玥這樣的!

忽然,丁凡覺得不對了,玥玥說,早就想和自己說了,並不是因為今天自己對她的親吻、愛撫啊?

回過神兒來的丁凡,緊緊盯着陶玥問道:「玥玥,為什麼?」 ?演算大陣開啟前,鍾無禁和兩千弟子交代了千人擂的規則。

千人擂最終將淘汰掉一千八百名弟子,取綜合戰力最強的前兩百名弟子進入內門。

宗門內各種試煉中,歷來死傷最嚴重的都是在千人擂上,雖然每座擂台都有兩名築基修士護法,但鬥法中措手不及來不及施救,導致敗者一方死亡的事故時有發生。因此鍾無禁再三強調,一旦進入千人擂,則生死不計。

如果說絕望之境是考驗弟子們的資質和意志力,那千人擂考驗的則是弟子們的資質和資源。擂台賽中,鬥法弟子可不擇手段、出盡法寶,直到一方喊出「認輸」或者退出擂台、另一方勝出為止。

關於這個可以「出盡法寶」的規定,當日楚諾向馬師兄詢問時曾問過一句話:「若有一名富家弟子,擁有一件逆天法器,以至於戰無不勝,這對小家族或者散修出身的弟子來說豈不是不公平?」

馬師兄則淡然一笑,道:「修士在修仙路途中想要有所成,靠的不僅是資質、意志力,資源多少也是關鍵。」

「一個資質尚可、但除了宗門資源外自己沒本事弄到一點額外資源的弟子,和一個資質平平、但有家族全力支持的弟子,你覺得哪個能在修仙大道上走更遠?說白了,宗門要的是消耗宗門資源最少的情況下還最有可能築基的弟子。」

楚諾就是聽了馬師兄這番話后,抓緊時間又煉了一批海量符籙。

半個時辰后,楚諾所在的陣點重新點亮,腰牌里傳出鍾無禁的聲音:「傳送陣開啟。」

當楚諾被傳送到外面時,徹底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

巨大的山門前,原本有三座可容納萬人的巨大品字形石台,如今三座石台依然是品字形排列,但已不在同一個水平面上,而是呈階梯狀分成上、中、下三層。

每一層石台上都升起數量不等的石質擂台,大約有十丈見方。每座擂台對角上方的空中,漂浮著兩朵蓮花法器,兩名築基修士坐在蓮花法器中為參加擂賽的弟子護法。

在最高層那座石台東北角上,豎起一座高達十丈的巨大石碑,石碑上目前是空白的,千人擂開始后,石碑將會根據弟子們的表現,顯示綜合戰力排名。

此刻楚諾被傳送在第二層石台上,坐在一個八角形藍色光圈裡,這光圈和斗室中的陣點一樣,只不過裡面的星辰排列已不同。她身前身後整整齊齊坐滿了一排排的試煉弟子,有千人以上,全是鍊氣八到九級,每個人都坐在自己的陣點裡。

楚諾分別朝上、下兩層石台望去。下層石台上的弟子人數比她所在的石台要少得多,只有兩百人不到,全是鍊氣六、七層修為,上層石台全是鍊氣十層和煉器大圓滿修為的弟子,大約有六百人上下。

這很好理解,大部分低階弟子都被絕望之境淘汰掉了,因此人數最少;而頂階弟子整個外門都沒多少,千人擂上自然也不會多;最多的就是象楚諾這樣八到九層修為的。

鍾無禁趁等待演算大陣演算的時間,向弟子們纖細介紹了測定綜合戰力的具體操作。

簡而言之,就是大陣會根據弟子們在戰鬥中的表現測算每個弟子的綜合戰力。

每鬥法一次,大陣就會根據這次的戰鬥的情況對參賽弟子的戰力值進行調整。勝方將會被傳送到更強的對手面前,敗方則會被傳送至更弱的對手面前,這樣周而復始,直到大陣認為已將此弟子的戰力估算誤差減到最小。

這些繁複的計算都交由演算大陣處理,弟子們只需記住三點。

一是勝者會獎勵榮耀點,敗則扣點,而戰力值就是通過獎勵的榮耀點數量來顯示。

二是當低階弟子遇到高階弟子時,低階弟子可選擇棄權而不扣榮耀點。

三是低階弟子若戰勝高階弟子時,獎勵的榮耀點會加倍。若敗了,扣除的榮耀點會很少甚至不扣除。因此即便你只有六層修為,如果表現出色,未必不能進入內門。

規則介紹結束后,千人擂終於開始。

楚諾覺得腰牌輕輕一震,靈識探入查看時,發現自己多了四千點榮耀,註明是級別獎勵。再一看最高台上的石碑,上面已經出現密密麻麻的名字。

最上方約有兩百個名字旁,標註的都是大圓滿修為,榮耀點獎勵為一萬點,接下來是十層修為弟子的名字,沒人八千點榮耀……以此類推,最底層弟子名字旁,標註六層修為,榮耀點只有一千。

楚諾和約六百多人並列排在一千兩百名,和她的八層修為相當。

所有兩千名弟子都收到了榮耀獎勵,神情不一,有人無動於衷,也有人喜形於色。

楚諾屬於無動於衷的,四千榮耀點相當於四十靈石,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不值一提。

這時,腰牌又有震動,比剛才更強烈些。楚諾心裡一喜,難道又有更高的獎勵?

靈識探入,下一刻,楚諾身子猛地僵住,臉上一副想罵人不能罵只能憋著的表情。

「咋了?咋了?」藍雀通過萬獸鐲,在楚諾靈識里問。

「扣了我兩千萬榮耀點,說是我晉級時借用了宗門二十萬靈石。」楚諾在靈識里說這句話的時候,識海咆哮,紫色罡氣風起雲湧,嚇得藍雀一激靈,趕緊將靈識縮回萬獸鐲內。

搞錯沒啊!要人命啊!!如果不是正在試煉中,楚諾肯定就真的咆哮出來了。

腰牌里說是說這兩千萬榮耀點可以欠著,沒有還款期限。但沒有榮耀點讓她怎麼用傳送陣啊!怎麼買宗門的功法秘術啊!

還有,要還靈石就讓她還靈識唄,扣什麼榮耀點啊!榮耀點不能用靈石購買,這下她幸苦煉製出來的符籙全得賣給宗門,憑宗門那股子黑心的勁兒,她得還到何年何月去啊!

楚諾粗略算了一下,就算她不停地煉雙倍符,也要二十年才能還清!

是誰想出來讓她還榮耀點的?她心裡把那人十八輩子祖宗罵了一遍。

第一峰大殿里,虞執事得意洋洋地把腰牌掛回去,突然連打了一串噴嚏。他心想奇怪啊,為什麼突然間有種冷颼颼的感覺呢?難道是自己剛才提議扣楚諾榮耀點的事不妥嗎?

不對啊,掌門不是挺讚賞這個做法的么?既堵住了眾人的嘴,沒法在背地裡說掌門挪用公款,又不用楚諾還靈石,讓楚諾還靈石不就是讓掌門還嘛。明明是個兩全其美之策,為啥自己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了呢……

楚諾此時的心情已差到極點,身上甚至滲出層層煞氣,害周圍坐得最近的幾個弟子都往她身上看過來,一看之下不約而同都有些些發冷的感覺。

這時演算大陣估算完畢,傳送大陣開始運轉,不少弟子被傳送到擂台上開始鬥法。

一時間,各種劍氣、法器的呼嘯聲在數百個擂台上響起,各種色彩、形狀的火光飛竄,不一會兒功夫,就有弟子喊「認輸」的聲音。

「認輸」這兩個字一喊出,喊話的弟子就會被傳送大陣安全傳回自己的陣點內。來不及喊「認輸」或者喊遲了點弟子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不過第一場擂賽,就已有不少弟子受傷。

所幸護法的築基弟子身上都帶有回春符和丹藥,因此前幾場擂賽下來,還沒有出現弟子重傷或者死亡的情況。

石碑上的名字次序飛快地變換,有人得到了榮耀點獎勵,也有人被扣除,甚至有人被扣到負數的。

幾輪擂賽之後,楚諾也被傳送到擂台上,對手是一名鍊氣八級的弟子。

那名弟子是個年輕男修,非常年輕,長得儀錶堂堂,腳踏一柄玄鐵法劍。那法劍閃爍著黑芒,隱隱有引動天氣靈氣之意,一看之下就是不凡之物,不在杜小鴛那把用晶石升級過的法劍之下。

才八級修為就能熟練地御劍飛行,靈識一定比普通修士強大,看這把法劍的水準,肯定背後有大家族做靠山。

那男修一看楚諾是名女修,除了頭上一柄細鐵簪,什麼法器都沒有,心下就有了輕敵之意。

男修懶懶地道:「在下伏川,請問道友是?」

楚諾正是心情最糟糕的時候,也不說自己名字,直接冷冷地道:「你不是我對手,認輸吧。」

這名叫伏川的男修一愣,他自詡資質奇佳,戰鬥經驗也非常豐富,一向被家族視作重點培養的年輕一代。

他心裡惱怒,語氣不善地道:「道友可是覺得我修為不夠高,不屑與我鬥法么?」

楚諾皺眉道:「你想這麼多幹什麼?我不過是實話實說,你真不是我對手,直接認輸不會浪費靈氣。」

伏川越發認為楚諾是在輕視他,面露慍色,道:「一介女修,不好好去找個男人嫁了,偏要到這裡來口出狂言。我雖從不與女修動手,今天也只好勉為其難了。」

楚諾心裡的煩躁本就在爆發的邊緣,被伏川這句話徹底點爆,冰冷地道:「我數三二一,一招敗你。」

伏川氣極而笑,剛想說什麼,楚諾已經開始數數。

「一」字剛落,楚諾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雙倍火球符,抬手朝伏川甩過去。

楚諾的雙倍火球符是何等威力,一聲如雷電般的爆裂聲過後,幾乎四分之一的擂台被突然出現的火潭佔據。

火潭中心象岩漿噴發一般的火焰衝起三丈高,直接在空中炸開,無數火星帶著狂嘯朝伏川飛去,彷彿火雨一般。

高溫引起的氣浪向四周猛推出去,離擂台稍近一些的弟子們都覺得麵皮被氣浪推得顫抖,眼睛象被火烤般的刺痛,忍不住都揚起手遮住面門。

伏川看到火潭的剎那,整個人都懵了。

他腳踏飛劍離開地面有半丈高,火潭出現的時候並沒能燒到他。加之楚諾不想殺人,甩符的時候略略偏了一些,因此火潭中衝出火柱時,並沒有正對著他。

但即便如此,強烈的高溫氣浪也將他衝擊得站立不穩。

電光火石般的剎那,伏川想操縱飛劍逃出氣浪的吞噬,卻驚駭地發現,法劍如同暴風雨中的一葉紙舟般,他在劍上連站都站不穩,更不要說施展什麼法術。

狂舞的發尖頃刻間被燒焦,肌膚刺痛如刀割,面部被燙得通紅。從法劍上摔下的瞬間,什麼自信、什麼驕傲,全都被突然湧現的生死危機感激蕩得一乾二淨。

伏川駭然大叫:「認輸!」

一道藍光閃過,伏川在快要掉入火潭的瞬間消失身影,下一刻便出現在自己的陣點裡,臉上還保持著驚恐的神色。

負責護法的兩名築基修士對望了一眼,他們護法千人擂已有多次,使用雙倍火球符在上層分賽場上都少有見到,更別說楚諾的這張火球符威力之大讓人瞠目結舌了。

兩人都在猜測,鬥法斗得如此敗家,不知這位叫楚諾的女修是何來歷,背後是怎樣一個大家族在支持。

其實楚諾並非敗家,實在是因為她儲物袋裡基本上全是雙倍火球符啊。

楚諾的腰牌微微一震,靈識探入后暗罵了一句,才獎勵了一千點榮耀。

抬頭朝石碑望去,發現自己的排名略上去一點點,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而剛才認輸的那個伏川,也扣了一千點榮耀,排名依舊在她之上,看來先前已戰勝過兩三個八級修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