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並不是所有的事都是對立的,起碼目前來說,他對趙謀印象還不錯,雖然思維方式接近商人,但互利互惠也是商人擅長的事情。

更何況趙一酒也在這次聚會名單里,而且也要參加「死亡平行線」——前幾天剛晉陞正道線的趙一酒,第一個分化級推演就是直播,本着某種護短心裏,虞幸想去摻和一番。

思及此處,他先在微信里回了祝嫣一句,又回復趙謀:「下午就到,確定要接?」

今年的聚會地點定在隔壁一個十分有古韻的城市,離彌今市不算遠,坐高鐵比較方便。

說是十八號就開始,其實今天也就是大家吃個晚飯熟悉熟悉,重點在後面三天。

虞幸下午到完全來得及,他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帶着逗人的心情在Ⅸ的聊天框裏敲到——

San:酒哥,我路痴,而且第一次參加這麼厲害的聚會,你們家其他分支的人會不會很難應付?要不你來接我唄? 聽到了,他這麼說的時候,李瑞整個人非常的不爽,為什麼他都能這樣拒絕自己呢?

想到這裡的時候,李銳整個人都要不爽極了,可是又沒有辦法把他怎麼辦。

於是又趕緊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找了一個比較敷衍的問題直接就趕緊離開了,剛離開了之後,李瑞就覺得自己絕對不能夠這樣去做。

「憑什麼他安排的人全部都能夠死心塌地的跟著他呢,我用多少錢都沒有辦法,買過來一個真心。」

只見這個時候的李瑞直接就找自己的助理,安排了一些打手,反正現在自己理論上沒有辦法將這件事情弄好的話,那就直接用一個比較極端的方式吧。

於是這個時候才讓自己的助理找了一些打手,李泉不是都已經把1樓給弄的全部都非常好了嗎?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他的一些成果全部都已經消失不就可以了嗎?反正李泉那麼厲害,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發現是自己弄的吧。

而且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監控,他都已經查找了一遍了,李泉總是在沒有監控的時候被別人偷襲,所以這個時候的李瑞直接找來了一些專業的打手。

在趁著晚上的時候直接把李泉把天弄好的設計全部給破壞了,而且那些牆壁上的東西全部都用紅色的油漆給鋪沒了。

因為他們的地基打造的是比較穩的,所以說只是憑藉著這幾個小小的打手是沒有辦法將這個東西弄得很完美的,所以說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將這個東西給處理的很好了。

就是這個樣子,李泉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晚上的時候李泉在睡覺,突然間系統提示了一下。

這個提示音一出,李泉就覺得有些奇怪了,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兒了。

恍惚之間,李泉還以為自己在做夢,所以並沒有去想其他的事情,直接就又繼續睡過去了,

畢竟第二天李泉還有一些事情要乾的,如果要是單純的在這裡浪費時間的話,可就不好了。

畢竟李泉太困的時候,也不可能只是點開系統仔細的查看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東西吧。

等到第2天的時候李泉還沒來得及去公司,直接這個時候的老闆就直接給李泉打了一個電話。

因為他本來一早起想要來問問一下李泉的,可是沒有想到卻看到了這樣的一幅場景。

「怎麼了呀?怎麼這麼著急的給我打電話呢?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

誰遇到這樣的情況不慌呢,當然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能夠更好的將這所有的事情處理好了。

於是這個時候的李泉去問了一下老闆,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上來就這麼著急,那應該也是比較讓人著急的事情吧,畢竟老闆也不是什麼愛著急的人。

「你快過來看一看,怎麼我這裡變成了這個樣子了,哪有人故意破壞的,你們之前走的時候沒有鎖門嗎?」

看到這裡的時候,李泉突然間意識到,可能自己真的是有一些問題到,因為昨天晚上的時候李泉是鎖了門了。

但是系統已經給自己提示了,怎麼那個時候沒有想到去查一下呢。

李泉直接就開著車來到了他們工作的這個地方,發現此時此刻的這裡確實是讓他人看起來比較難看。

但是大框架沒有損壞,只是自己設計的一些東西全部都沒了。

來到這裡的時候李泉整個人都有一些懵了,看來是有人在故意破壞李泉,第一時間想到的當然就是李銳了,因為李銳還不知道李泉知道他做了這樣的一些事情呢。

「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呢?不過我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障礙,這一看就是有人蓄意破壞的,你可以先報警,然後我在這裡先去處理這些事情。」

這個時候的李泉直接就開始對這裡瘋狂的進行拍照,保留那些人來的時候的一些東西。

因為他們之前都已經對這現場進行了一個非常大的破壞了,所以如果現在這個時候還不報警的話,那他們肯定是想讓那些人逍遙法外的。

李泉看著現場老闆整個人都有一些無語到,因為昨天剛有人要收購這裡他給拒絕了,如果要是昨天沒有拒絕的話,是不是今天還有很大的一個機會呢?

「可是現在應該怎麼辦呢?報警也不能立刻將這裡處理好啊,而且這個非常多的東西都是我沒有辦法去處理的。」

老闆又怎麼能夠去處理這些東西呢,他真的是一點事兒都經不住。

之前的那些事情要不是李泉幫他,可能早就已經不行了,現在這個時候遇到這些事情,更加沒有一個比較好的解決辦法了。

「現在這個時候就是這樣的,一會兒警察來了之後把這裡面的東西全部都弄一下,拍完照之後呢,嗯他們就會取證,取證完了我就開始對這裡進行一個詳細的布置。」

證據全部都採集完了之後,其實就沒有必要在這裡繼續下去了,因為他們還會有一些其他的方式去做,李泉肯定就不能讓這樣的一些殘局就在這裡吧。

之後的李泉看到這裡面的一些顏色也全部都被破壞掉了,李泉本來想要通過這樣的一個系統來進行選擇。

可是沒有想到卻發現系統或許是因為昨天被弄的東西給破壞掉的原因,所以整個人也都是比較蔫的。

這時候李泉利用自己的一些知識想了一下,到底應該如何去處理,發現其實可以通過色彩的融合來把這裡的一些東西弄得更好一些。

沒過多久警官們直接就過來了,開始對這裡進行一個大的檢查,發現這裡卻是被人惡意破壞的也都直接取了證據。

包括上面有多少個人的指紋也全部都採集到位,並且對他們開始追查了李泉,便安慰了一下老闆,讓他先不要太過於著急了。

因為老闆實在是太脆弱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對這樣的一些東西而感覺到著急。

李泉在他們原本的色彩基礎上又加了一些別的更像酒吧的感覺了。

。 即使是有人花上兩千萬拍下娥皇烏銅鏡,上官雲朵的臉上仍舊是看不出來什麼高興的表情,似乎這些東西對她來說就如同有人買下一個無關緊要的玩具一般。

那個裝著娥皇烏銅鏡的鐵箱子緩緩落了回去,上官雲朵再次開口:「我們的下一件拍賣品是來自東北興安嶺的白虎皮,起拍價,五個鬼市金幣。」

隨著上官雲朵的話音,一個比之前大了很多的升降台托著一個太師椅升了上來,一張足有五六米長,四五米寬的白虎皮完完整整的裹在太師椅上。幽黃的燈光下,白虎皮毛光澤油亮,一看就是稀罕東西。

更詭異的是,隨著太師椅和白虎皮完全展現在眾人面前,我們隱隱約約居然能夠聽見白虎嘯林的吼聲,整個大廳都有了一種肅殺的氣氛。

白虎雖死,虎威猶存。

然而令我驚異的是,王老黑在看到那張白虎皮之後整個人都有些魂不守舍,一改平常的模樣。

我以為是王老黑獵人的身份作祟,因為在老林子里獵人和老虎都是一樣,既是獵人也是獵物。

此時我怕王老黑見到身死還被剝皮的白虎會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慨忙開口問道:「老黑,你沒事吧?」

王老黑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不過他的眉頭緊皺,低下頭開始仔仔細細反轉著筆記本電腦上的白虎圖片像是要找到什麼東西一般。

過了一會兒,王老黑突然一拍大腿道:「他娘的,果然是俺師父的手筆。」

我一時沒有理解王老黑的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心中大震不可思議的看著王老黑出言問道:「老黑,你該不會是說這件白虎皮是你師父送到鬼市的吧?」

王老黑先是點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不過他沒有說話。

我急道:「你這他娘的又點頭又搖頭到底是個啥意思嘛?」

王老黑想了想還是解釋道:「俺之所以說這白虎皮是俺師父的手筆是因為俺在這張白虎皮上看到了俺師父留下的記號。」

說著,王老黑拖動著筆記本電腦的滑鼠,放大了那張白虎皮背上一個不顯眼的地方。我湊近了一看,那裡赫然有著一個印章大小的黑色符號,那符號三個尖角像是一把小叉子,顯然不是白虎皮上應該有的東西。

「這難道就是?」我也是皺起了眉頭低聲問王老黑道。

王老黑點點頭說道:「沒錯,這就是俺師父特有的記號。你小子不懂,在俺們大興安嶺的老林子里,獵人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記號。因為進了老林子,山高水深樹也多,老墳圈子更是一個挨著一個,有時候一里多地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土墳包。俺們獵人就算是帶齊了狗,摸清了山路,拿烈酒牲畜拜會了山神老爺,做好了完全準備也不能打包票說不會出事。」

說到這裡,王老黑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緩了緩才又繼續說道:「因為老林子邪乎事多啊,不說別的,光是山霧就能讓一個經驗豐富的老獵人折在老林子里。

這東北大興安嶺的山霧,不但早上有,晚上也有,甚至是剛剛還晴空萬里的天,你抽根煙的功夫,一層層的山霧就已經將整個老林子遮的嚴嚴實實。人到了這個時候就不能再往前走了,必須得原地戒備,因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一頭鹿,一頭野豬,甚至,是一群餓的兩眼直放綠光的狼竄出來。

要是實在碰上了非走不可的急事,那就必須得找一根和自己身高一般長短的樹枝往前面山霧裡摸索著走。不僅如此,每走一步就還必須得在地上或者是樹上留下一個屬於自己的記號。」

我聽到這裡不由地開口說道:「這個我懂,在地上和樹上留下標記是為了怕自己在山霧裡迷路,如果真的迷路了還能順著記號找回去。」

王老黑沒有答話,只是眼神複雜的看了我一眼。

過了一會兒,王老黑才嘆了口氣說道:「其實起山霧的時候留在原地雖然也兇險但多留心注意還是能保住性命,而往前走卻是獵人在拿自己的命開路。你永遠不知道會在山霧裡遇到什麼,可能是野豬王,可能是花婆子,也可能是一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比如,」

王老黑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陰森,他看了一眼我沉聲說道:「比如,野豬溝里的紅衣小鬼。」

這時我頭頂的燈光猛的閃了一下,加上王老黑口中駭人的描述,我的後背被嚇的出了一層白毛子汗,冷風一吹,涼颼颼的,像是有東西在對著自己的脖子吹氣一般。

好在這時王老黑又開口說道:「你剛剛說錯了,獵人在山霧裡留下自己的記號不是為了迷路的時候可以往回找路,而是,」

王老黑說到這裡眼神有些傷感,深深地吸了口氣他才又繼續說道:「他們留下記號只是為了在自己真的遭遇不測的時候,同行的獵人能跟著他們留下的記號找到他們的屍體帶回去罷了。」

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獵人在山霧中留下的記號居然是為了找到他們自己的屍體,嘴角動了動罵了一句道:「這,這還真他娘的操蛋。」 陽光若隱若現,若有若無。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贏樓看著可憐兮兮的一點硫磺和硝石,不由的心中嘆息,看來只能親自去尋一些煉丹的道觀看看了,拉著夢夢就準備離去,可能是老天真的有眼,一個老道走了過來,說是自己要的東西,他都有!只不過,得跟他去道觀拿。

老道的道觀十分的偏僻,而且繞道十分麻煩,最重要的是,按照贏樓的見識,這老道的道觀周圍,應該還布有陣法!

這不得不讓贏樓多了個心眼。

畢竟,墨家和道家也是交好的,誰知道這老道……

所以,自己帶著夢夢在外等候,讓老道前去拿來,而老道微微一笑,轉身入了陣法之中,幾分鐘后,他手中拿著一大包的東西走了出來,丟給贏樓!贏樓一看,嚯,不得不說,這老道了不起啊,這些東西,相當的純凈,而且看起來,是新出爐的,絕對的好東西!

直接丟給了老道一金,然後帶著夢夢轉身離去。

他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這個老道,似乎並不是那麼簡簡單單。

既然硝石和硫磺到手了,其他也很快湊齊,尋了一個比較清凈的客棧住下,關上房門,就開始研製自己的黑火藥!硝石,木炭和硫磺全部碾碎,碾成粉末,一成半的木炭,一成半的硫磺,再配七成硝石,大概沒記錯的話好像是這樣的,只可惜,連續試了好幾次,都達不到預期效果,這讓他不得不深思問題所在……

太陽漸漸的西傾,贏樓一次次的實驗,火藥終於嗤嗤的點燃,嘩啦的燃燒,讓他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

黑火藥已經製作完畢,取出了幾個雞蛋,只要蛋清,不要蛋黃,輕輕攪拌!

用蛋清使其顆粒化,不停的篩選,太大的顆粒不要,太小的也不要,一粒米大小的正好,然後將其裝進小陶罐里,順便裝點尖銳的碎劍片加大殺傷力,利用空心草做出了一條引線Cha入正中央,然後尋找龜膠和魚膠將其密封……

這樣,連續製作了十二個,贏樓便帶著夢夢來到了城外的荒野。

點燃,一個丟擲出去!

轟!

地動山搖一般,無數的積雪啪嗒啪嗒的掉落。

耳鳴一陣一陣的,小夢夢雙目圓睜,小眼睛眨巴眨巴,看著那邊那個小黑坑,這……這威力,似乎有點驚人啊!這些沒有用的東西,居然……居然能夠弄出這麼大的威力?這還只是一個,這如果是十二個同時丟出去,那豈不是真的如同大哥哥所言,夷平山風、斬斷河流也是瞬間的事情?充滿著星星一樣的翡翠眼睛,看著贏樓,崇拜的無以加復。

「大哥哥,你成功了?你好厲害!這東西威力好大!」小夢夢稱讚道。

「……」

贏樓微微一笑,雖然她不是第一次這麼誇讚,但贏樓還是覺得很不錯,有個崇拜者總是好的,此時自己需要有人分享喜悅,雖然夢夢只是個小蘿莉!

不過心中歡愉之餘,又多了幾分感慨,因為這『黑火藥』勾起了他的記憶,他的配方來自於自己大伯,他大伯就會配置黑火藥!猶記得小時候他大伯就經常自製然後背著鳥銃,帶著他上山打山雞,甚至用稀釋的為他做『鏈子槍』,啪的響聲,十分清脆,在那個時候,一把『鏈子槍』可算是讓他在小夥伴當中出盡了風頭了的!

既然這黑火藥可行,那麼,接下來,贏樓連續製作了五個相對來說大一點的炸彈。

你六指黑俠不是武功高么?

那倒要看看,到底是你武功高厲害,還是我炸彈厲害!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