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中年人不樂意了:「那是我們的全知之神,我等信徒模仿我們的神有什麼問題?」

「……沒有問題。」林澤擺了擺手。

「小兄弟,能讓我看看你的這本書嗎?我這裏也有不少市面上見不到的書籍,我們可以互相換著看。」中年人一臉誠懇的看着林澤。

林澤看着中年人,面色古怪。畢竟是讀書人的信徒,想必也是個讀書人。

那讀書人的事,能叫閱讀黃se書刊嗎?

稍加思索,林澤就把書遞了過去。畢竟是他們的神給的書,給他們信徒看看那不是天莖地義?

就是不知道中年人說的市面上見不到的書和林澤想的是不是同一種。

就當林澤胡思亂想的時候,中年人「啪」的一聲合上了書,低聲對林澤說道:「你這書,賣嗎?」

林澤看中年人的面色更古怪了,中年人見狀解釋道:「複印一份也行,我剛好有這種能力。」

稍加思索,林澤說道:「這樣吧,你多複印個百八十份的,我就不收你錢了。」

中年人聞言搓了搓手:「這,這不好吧?」

最後中年人留下一枚銀幣和六十三本複印書離開了,因為過度使用能力腳步有些虛浮。

不知道他有沒有婆娘,有的話抱着《魔物娘的飯店》腳步虛浮的回到家該怎麼解釋。

不過這不是林澤該關心的,此時的林澤看着手裏的銀幣心情有些複雜。

驚了!爺竟然靠這個賺到了錢?

薇菈全程低着頭啃烤腿,在她心裏已經不是阿米爾諾不正經了,而是他和他的信徒全都不正經。

然後林澤好死不死的問了一句:「薇菈,這些書能收你衣服里嗎?」

薇菈小可愛的臉「噌」的一下就紅了,下意識的想壓低帽沿遮擋住視線,但是帽子被摘掉了。薇菈小可愛氣哼哼的狠狠咬了一口烤腿。

林澤還關心的說道:「吃點菜,光吃肉你的胃受不了。」

薇菈:(ノ=Д=)ノ┻━┻

到最後六十三本書還是全收進去了,林澤看的嘖嘖稱奇,有種想自己在身上穿一下的衝動。

吃完飯回到旅店,一進門薇菈就對半個身子在牆外的林澤說道:「阿澤你那能力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澤自己也不知道,當下開口喊了一句:「阿米爾諾。」

然後什麼也沒發生。

林澤不死心,又喊了一句,依舊什麼也沒發生。林澤又試了幾遍到最後林澤試探性的說了一句:「小紅帽?」

一個幽深的黑洞出現在半空中,一頂紅色的帽子伸了出來,緊接着是一顆長著金髮的小腦袋:「不好意思啊大哥哥,我奶奶讓我給家裏的狼餵食,下次我們再一起玩吧。」

小腦袋收了回去,黑洞慢慢消散。

林澤看着消散的黑洞眨了眨眼睛,她說,給什麼餵食? 元成影視的樓下,停著一輛黑色的小車。

「吳總,你要親自上去嗎?」蔡駿坐在副駕駛,沖著坐在後排的吳正強說道。

吳正強看了身邊有些忐忑的姜來一眼,道:「去啊,當年祁元離開天豪,還是我親自送出去的呀。這次我們來給他送錢,他肯定很開心吧?」

「那行吧。」蔡駿點了點頭,又對姜來說道,「姜來,那你先在車裡等會兒,我和吳總上去和祁老闆聊聊。」

姜來默默地點了點頭,沒敢說話。

大佬之間的博弈,她不敢參與。

她和天豪簽約,也就意味著和元成影視違約了。

《中華好聲音》的參賽選手,每一個都是有參賽合約的。

合約的條款大致是,元成影視擁有優先簽約選手的權利。

一旦選手殺進全國12強,那麼若是不和元成影視簽約的話,那麼1年之內,不得以任何形式加入其它的音樂娛樂公司,否則違約金2000萬。

而若是進入8強,那麼這個年限,將會提高到2年。

今天,蔡駿領著吳正強,就是來交違約金的。

……

……

元成簽下的兩位《中華好聲音》的選手,一男一女。

男的叫做沈界,今年24歲,在《中華好聲音》的幾場比賽裡面,都是唱的自己的原創歌曲。

歌的質量都很不錯,所以他在網上的人氣很高。

女的叫做溫曉婉,今年22歲,是上京音樂學院大四的學生,顏值在這個娛樂圈裡,算得上是很一般,但是嗓音條件得天獨厚。

她能火,絕對是靠的自己的實力。

周末好看著兩人,笑道:「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們想聽哪一個?」

沈界說道:「我剛才看到姜來了,我大膽地猜測一下,她和我們公司的合同沒有談攏?」

溫曉婉詫異地看了沈界一眼,沈界說的這個事情……合同沒有談攏,和冠軍有什麼關係?

沈界繼續說道:「所以她肯定拿不到這個冠軍了,所以冠軍只能是我們倆。」

祁元說道:「不錯,你挺聰明的。」

沈界當然很聰明,不然他怎麼會選擇元成影視?

雖然元成影視這段時間在這個圈裡幾乎是人盡可知,發展得極快。

但是公司的底子其實比起那些成立了十幾二十年的老牌娛樂公司,實際上,差得還是挺遠的。

這個公司,基本上,就靠著祁元一個人強勢輸出各種內容。

一旦祁元在未來的日子裡,做不出好的東西了,那麼這個公司的未來在哪裡?

若是其他人加入祁元的公司,可能還需要考慮一下,但是他沈界不同。

他自己是有創作能力的,他需要的,只是一個可以把自己推銷出去的平台。

在元成影視這樣的小公司,他將會受到的重視程度,絕對不是在那些大公司里,可以比較的!

這就是他毫不猶豫地加入了元成影視的原因。

而溫曉婉那邊,則是整個人都還有些懵。

這祁元和沈界,在說什麼謎語呢?

周末好繼續道:「壞消息就是,冠軍只有一個。」

祁元盯著兩個元成影視的新人:「到時候你們自己就各憑本事吧,觀眾更喜歡你們誰一點,到時候,誰就是冠軍。」

沈界點了點頭,沒有什麼意見。

溫曉婉心想,老闆這話,不是多此一舉嗎?

比賽難道不就是這樣嗎?難道還有搞什麼暗箱操作!

啊!怪不得剛才沈界說姜來沒有簽約,所以這個冠軍她肯定沒有份了!

後知後覺、沒有經受過社會毒打的溫曉婉忽然明白了過來。

祁元又給兩人交代了幾句,給兩人畫了畫餅,比如未來元成影視的影視劇的主題曲優先選擇他們來唱啊,之類的話。

然後周末好便領著兩個人出去了,還有些灰色的話,祁元就不去說了,交給周末好。

又過了一會兒,余彩虹進來了。

在祁元的耳邊低聲說了兩句,說得祁元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那請進來吧,然後倒點咖啡來。」

五分鐘后,余彩虹領著蔡駿和吳正強走了進來。

「吳總,蔡哥,好久沒見好久沒見!」祁元向著兩人迎了上去。

當年在天豪,就是蔡駿帶的祁元。

「祁元,現在我們得叫祁老闆了啊!這辦公室真氣派,老蔡,看到沒,這可比我的辦公室大多了啊!」吳正強笑著和祁元擁抱了一下。

三人又寒暄了幾句,然後坐了下來,余彩虹端著咖啡走了進來。

「祁老闆的助理都長得這麼好看啊?」蔡駿笑道。

祁元對著桌子上的咖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三人都喝了一口,吳正強開口了:「今天啊,我們是來給你送錢的。」

祁元端著杯子,也不說話,就看著吳正強:「送錢?」

蔡駿道:「姜來已經和我們簽約了。」

祁元頓了頓,眼神在兩人的臉上一一掃過:「我說姜來怎麼不願意和我元成簽約啊,原來是找到了大樹,不錯,大樹好乘涼。」

吳正強說道:「祁元啊,姜來這個苗子很不錯的,我們天豪會好好培養的。」

祁元笑道:「吳總大老遠親自跑過來,就為了和我說這個話?」

吳正強放下咖啡,慢悠悠地道:「其實我就是想親自來看看,用了短短一年多時間,崛起到這種程度的元成影視裡面,到底藏著什麼玄機。」

這時,接到消息的周末好走了進來,他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吳正強說道:「吳總好手段啊,就這麼把我們選出來的人,截走了?」

吳正強身子微微往後一靠,說道:「那沒辦法,誰讓你們不把違約金設置得高一些呢?」

祁元吸了口氣,說道:「花兩千萬,就為了一個姜來,值得嗎?」

「我覺得值。」

祁元站了起來,道:「老周,送客吧。對了,姜來那邊的違約金,咱們一分錢都不要少拿哦。」

吳正強走到了門口,轉回了頭來,看著祁元道:「祁老闆放心,我們生意人,最重要的,那就是契約精神了。隨順便問一句啊,今年《好聲音》的冠軍,是不是就沒有我們姜來的份了啊?」

說完,吳正強和蔡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祁元一口氣把桌子上的咖啡喝完,撥通了姜千葉的電話。

「喂,千葉,在公司嗎?嗯,來辦公室找我一下。」 1976年1月30日大年除夕,晚上悶頭家做了一桌好菜,他們三人在家裏的餐廳看電視,吃年夜飯!

「悶頭哥!今年我多少歲?!」傻妞吃着扣肉,困惑地看着悶頭!

「小妹啊!你要記住你的生日!你是1969年3月18日出生的!馬上就7歲了!春節后,我就帶你去報名讀小學!」悶頭微笑地看着傻妞!

「悶頭哥!我的生日是1967年8月1日!現在我8歲半了!到夏天我就滿9歲!悶頭哥,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啊?!」小龍吃着肉粽看着悶頭!

悶頭含着眼淚微笑地看着小龍和傻妞說:「我的生日是1964年2月8日,現在我已經12歲了!唉,我們到中州安家已經五個年頭!日子過得真快啊,轉眼間,你和小妹都長大了!」

傻妞笑着說:「悶頭!過幾天,我們給你過生日吧?!我剛學會HAPPYBIRTHDAY!那首生日歌!到時候,我唱給你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