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陳寧今天已經認林水柱夫婦為爸媽,因此現在林水柱夫婦稱呼陳寧為阿寧。

他們知道陳寧是林峰生前最崇拜的人,還知道陳寧跟林峰情同兄弟,是以對陳寧感到格外的親切。

陳寧微笑的說:「爸媽,那幫人是鬧事的。還有林強跟大飛那些小混混,剛才都被一併抓走了,據說要勞改。」

馮月娥驚呼:「林強跟那惡棍大飛,都被抓去勞改了,真是作孽啊!」

林水柱也很震驚,卻忿忿的說:「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也好的,他們這些人也需要好好的改造!」

其它村民,也都紛紛小聲議論。

林水柱把陳寧一行迎回家,林水柱見陳寧跟董天寶身邊多了典褚跟八虎衛一行,想問又不敢問。

陳寧見了便解釋說:「爸媽,這位叫典褚,還有他們幾個,都是阿峰的戰友!」

林水柱高興的說:「大家好,大家好,阿峰有你們這些戰友兄弟,是他的福氣。」

典褚等人有些傷感,畢竟林峰犧牲了。

陳寧開口道:「爸媽,我現在暫住在中海,我聽說你這裡將要拆遷了。要不你們跟我一起到中海住吧,我也方便照顧你們兩老。」

林水柱夫婦露出欣慰的笑容,不過林水柱卻笑著拒絕道:「阿寧,我們兩個老傢伙謝謝你這麼有心。」

「不過呀,我們不打算跟你住在一起,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陳寧聞言剛剛想要說話,林水柱已經繼續說道:「你先聽完說完,我們就算跟你去了中海,人生地不熟的,也住不習慣。」

「還有,青秀村拆遷,村裡的大夥們,都商議著一起搬到昆明去。鄉親們一起在那裡落根,大家還能互相竄門走親,彼此有照顧,樂乎。」

陳寧聽完林水柱這話,沉吟了一下,然後才道:「既然爸媽你們有這個打算,那也行。昆明那邊四季如春,生活節奏慢,確實適合養老。」

「以後我會時常去探望你們的,還有我把我跟典褚、董天寶的聯繫方式都給你留下,預防你有事不能及時找到我。」

當晚,陳寧一行就離開,返回中海市。

第二天,祝家莊園豪宅,闊氣的書房內。

身穿布衣布鞋的祝苦禪,放下手中的金剛經,抬起頭望向垂手而立的兒子祝風華,淡淡的問:「昨晚聽說家輝帶領三百手下,去截殺陳寧跟董天寶,有消息了嗎?」

祝風華支支吾吾的說:「爸,仇家輝他們……」

祝苦禪不悅道:「有話便說,吞吞吐吐,成何體統?」

祝風華硬著頭皮說:「仇家跟他的三百個手下,全部消失不見了。」

祝苦禪聞言,又驚又怒,喝道:「胡說八道,活生生的幾百人,就算死了也有屍體,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祝風華苦笑說:「確實是消失了,我甚至動用了我們祝家的很多人脈力量,都沒有能找到他們。」

祝苦禪驚疑不定:「怎麼回事?」

祝風華說:「不過我派人到青秀村跟村民們打聽,還是查到了一點蛛絲馬跡。」

祝苦禪:「說!」

祝風華說:「據說昨晚有人被士兵抓走了,本地一個叫大飛的小混混,也被抓了。」

祝苦禪皺眉:「跟家輝他們失蹤,有什麼關係?」

祝風華苦笑說:「爸,據說昨天機場有數十架運輸機降落,來了很多北境士兵,估計是來這邊執行任務的。」

「我猜測大飛那幫小混混,還有仇家輝他們,都是招搖過市,干擾到了那些北境戰士執行絕密行動,所以都被秘密抓走了。」

祝苦禪露出震驚的表情:「怎麼這麼巧,這件事會不會是跟陳寧有什麼關係?」

祝風華立即搖頭說:「怎麼可能,陳寧的身份我們早就查過了,普通退伍士兵一個,他有這麼大能耐調動一個兵團抓走仇家輝他們?」

「再說了,如果是陳寧調動兵團對付仇家輝。那麼為什麼要把沒有關聯的本地混混,大飛他們也抓走?」

祝苦禪聞言點頭:「你說的也對,從本地混混大飛,跟仇家輝兩伙不相關的人都被秘密抓走,可以看出應該跟陳寧沒有關係。只是仇家輝跟大飛,都無意中打擾到北境兵團執行秘密任務,所以被抓走的。」

祝苦禪旋即又說:「能不能動用我們祝家的關係,查清楚情況,把家輝救出來?」

祝風華:「爸,別想了,抓走家輝估計是北境那邊的士兵。我們祝家在北境軍眼中,屁都不是,沒法救。」

祝苦禪:「唉,家輝他們也夠倒霉的,偏偏撞在槍口上。」

祝風華恨恨的說:「爸,家輝雖然出事了,但給九齡報仇不能就此罷休,九齡現在還躺在醫院裡呢。醫生說九齡以後不能人事了,還建議做變性手術,可惡!」

提起陳寧,祝苦禪也是深惡痛經,他微微皺眉:「家輝出事了,有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去給九齡報仇?」

祝風華說:「爸,我們家在中海的代言人陳九不是死了嗎?現在需要重新在中海扶持一個新的代言人,負責我們在中海的灰色生意。」

祝苦禪:「你有人選建議?」

祝風華說:「中海鄰市的雲嵐市,雲嵐市地下皇帝徐景明,人強馬壯,有南霸天的綽號。」

「徐景明是我們家的門徒,他野心勃勃,不滿足僅當雲嵐地下皇帝。」

「我建議乾脆讓他對付陳寧,如果他能夠成功殺掉陳寧,滅掉如今霸佔中海地下圈子的董天寶。那麼就把中海也交給他管理,讓他當中海、雲嵐兩個城市的地下皇帝好了。」

祝苦禪稍微沉吟,便點頭:「好,你去告訴徐景明,給九齡報仇這件事,一定要幹得漂亮!」

祝風華:「是!」

中午時分,陳寧就已經回到了中海江邊花園別墅小區。

他走進家門,發現宋娉婷跟女兒、宋仲彬、馬曉麗幾個正在吃午飯。

女兒見到他,立即歡呼雀躍的跑來:「爸爸,爸爸!」

陳寧一把抱起女兒,寵溺的笑道:「想爸爸沒有?」

宋清清點頭不迭,脆聲的回答說:「想了,清清想爸爸,媽媽也想。」

旁邊含笑走近的宋娉婷,聽到女兒這話,表情瞬間僵住。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故意的問女兒:「哦,媽媽怎麼想爸爸的?」

宋清清認真的回答道:「媽媽睡覺的時候,喊了好幾聲爸爸的名字。」

瞬間,宋娉婷俏臉漲紅,惱羞成怒的責備女兒道:「胡說什麼呢,趕緊去吃飯。要把你碗里的飯菜都吃完,不然今天不許你看電視。」

宋清清聞言,嘴巴瞬間扁扁的,委屈巴巴。

千千 「這……」程歆月一下就傻眼了,聽這意思,以後只要是易金川舉辦的宴會,她都沒有資格參加是嗎?

等同於是被他給拉進了黑名單。

那以後她還怎麼認識那些有錢的人,怎麼找男朋友,她們這些富家千金除了家裏介紹的,其次就是在這樣的場合,尋找各種符合他們心意的獵物。

現在她要是失去了這一個契機,再加上萬總的事情鬧開,以後她在圈內的名聲還不知道要被傳成什麼樣。

只是現在這個局勢,她也無可奈何,要怪,就只能怪程苒,都是她惹出來的事兒。

程苒跟封墨燁招呼也打了,覺得沒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便對易金川說。

「易伯父,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們就先回去了。」

易金川在看向程苒跟封墨燁的時候,那張臉上又重新閃現出笑容。

「好,沒有問題,下次有空來玩兒。」

「有空一定來。」封墨燁回道,然後帶着程苒離開。

程歆月死死盯着程苒跟封墨燁離開的背影,心裏的怨恨無限放大。

程志明最後也只能夠灰溜溜的帶着程歆月離開宴會,一路上,程志明都沒有說話,臉色鐵青,程歆月自知做錯了事,也不敢吭聲。

她現在要是跟程志明說話,搞不好他在車上就會發火,對自己沒好處,回去的話,好在郝淑芹還在家裏,要是程志明真的動手,郝淑芹還能幫忙勸勸。

好在程志明也是要面子的人,並沒有在這個時候找程歆月算賬。

等回到程家之後,郝淑芹聽到動靜急忙出來迎接。

「看看咱們誰家的小公主回來了,怎麼樣,今天程苒是不是丟臉了,是不是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是程家的女兒?」

程歆月低垂著腦袋,沒有吭聲,程志明更是臉色難看的跟豬肝似的。

郝淑芹覺察到這兩個人的情緒有點不對勁兒。

「你們兩個怎麼回事,難道是沒成功?」

程志明突然冷哼一聲:「你還好意思說這事兒,人家程苒非但沒有丟臉,丟臉的反而是你這個女兒!」

何止是丟臉,他覺得自己以後都沒臉出去見人了。

郝淑芹一臉疑惑:「怎麼回事,不是在家裏商量的好好的嗎?程苒是不是又作妖了。」

程志明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因為生氣,臉脹的鐵青,指著程歆月罵道。

「你問問她都做了什麼好事,跟人家萬通集團的萬總發生關係,在易金川的宴會上,人家老婆都找過來了。」

程歆月噘著嘴,不服氣的回道:「這件事情分明就是程苒跟封墨燁在從中作梗,爸,你怎麼能怪我!」

程志明聞言,那眼神瞬間變得威嚴,聲音也跟着陡然拔高。

「怎麼不怪你,要不是你跟那個萬總在一起,怎麼會鬧出這些事,程歆月,我們家就算比不上那些有權有勢,從小到大,也沒有虧待過你,你好好當你的程家小姐不好嗎?非要學着外面那些不入流的女人,勾搭男人!」

「就算你想要勾搭男人,我能不能麻煩你找准目標再下手,萬通集團的萬總最早就是靠着他太太娘家才有了今天,你覺得他會為了你跟他太太離婚嗎?」

可程歆月根本就沒有往那方面想,她只是單純的想要跟萬總保持男女關係,順便在這個死男人身上撈點錢,誰知道他居然會有那麼變態的嗜好。

郝淑芹聞言,震驚無比,她一把扯過程歆月。

「你爸說的都是真的,你跟那個萬通的萬總……」

「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要通過那個萬總得到一點利益上的東西,你也知道,自打我被程苒害的成了普通員工,就那麼點工資,一個月連我的吃喝都供應不上,更別提其他的了。」

程志明最近又對她的零花錢把控的很嚴格,她能有什麼辦法,那不只能自己去找錢嗎?

好在那個老男人給錢還是挺大方的,她也不算虧,可是今天這件事情鬧出來之後,她就覺得自己虧大發了。

郝淑芹自然是幫程歆月的,她也看到了最近程志明就跟個吝嗇鬼一樣,方方面面都算的很精,就連她都在用自己的私房錢,要想從他那裏拿到點錢,實屬不易。

她又把責任怪到程志明的身上了。

「不是我說你,你也是,自己女兒你還這麼摳門,要不是你一分錢都不給她,她也不會出此下策!」

程志明真是服了這娘倆,心裏本就怒火衝天,誰知道郝淑芹還把責任都推到了她身上。

他瞪着一雙眼睛跟郝淑芹吼了起來。

「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是非都不分了是吧,我哪是摳門,你平時沒看見她花錢那個陣勢是不是,那是在花錢嗎?分明就是在當紙用,我就算是有金山銀山也不夠他花。」

「那程苒前幾天不是給公司接了一個大單嗎?聽說利潤很高,怎麼可能會沒錢。」

郝淑芹可是聽公司的人傳的沸沸揚揚,最近整個公司的氣氛都比以往好了不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