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麼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那二人聽聞之後點了點頭,立刻沖向冰音。

。 沈安安竟然一時忘記,還有禮物。

冬兒笑眯眯的遞過來IPAD,網頁一片漆黑。

「這是什麼?」

沈安安奇怪的點了點,電腦就像出現故障一般,一點兒沒有反應。

冬兒雙擊屏幕,將這網頁關閉,又緊接著打開了另一個知名網站。

依舊漆黑一片。

沈安安有些想明白了,「這網站是被黑了?」

「對,所有發布或者轉載過您在岳家宴會上與楚煜緋聞的網站,全部陷入癱瘓狀態,只要打開網站,就是這個樣子!」

沈安安不禁驚訝的咋舌。

「這,這是宮澤宸做的?」

「除了我們老大,您覺得還有誰能有這個能力?」冬兒自豪的挑了挑眉。

沈安安又好奇的點開了幾個網站,果不其然,全部都是這樣。

「這動靜兒也太大了吧,會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畢竟這些都是知名網站,這樣被黑,會不會驚動上面調查?」

她倒是不在意那些網站的胡亂揣測,本來就是清者自清。

可宮澤宸如此大規模清洗網路,一定會被人盯上。

這並非好事。

「嫂子放心,老大能這麼做,自然有把握,不會有問題。」冬兒道。

「這樣一來,豈不是所有的新聞都看不到了?」

不止是緋聞,還有岳家與程家明爭暗鬥的事兒,豈不是都沒有了。

這樣一來,恐怕對後續的效果會有影響。

冬兒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老大早就安排好了,您看這裡,所有的新聞,都在T&L網站可以看到了,而且是獨家報道。」

果然,所有的新聞都聚集在了T&L上面。

這個網站一直以時事政治,軍事方面為主,鮮少有八卦新聞。

雖說海川行政總區長官大選也是政事,可終歸這幾日斗的那些新聞,視頻,上不得檯面,放在這麼嚴肅的網站上,總覺得有些違和。

沈安安一直很喜歡T&L這個網站的文章。

筆鋒犀利,嚴謹,見解獨到,大膽。

十年如一日的版面設計,整潔乾淨,從沒有任何花哨的裝飾。

整個網站都彷彿有著一種精神,一種靈魂。

這樣的行事風格,忽然讓她想起了,好似……跟某人很像。

「冬兒,這T&L網站的老闆,你知道是誰嗎?」

冬兒搖了搖頭,「不知道,都說T&L的老闆神秘莫測,從開站到現在,這位幕後老闆從未露過面,專門有團隊分析過這個人到底是誰的可能性比較大,可最終都沒有個結果。」

沈安安見冬兒一臉疑惑與思考,看來是真的不知道這件事。

隨意翻了幾篇文章,都是對於此次大選結果的預估。

文章有理有據,事實說話。

完全與那些八卦網站不是一樣的風格,將現在海川政界的事剖析的明明白白。

自然,這裡一條關於她與楚煜緋聞的新聞都沒有。

沈安安淺淺勾唇,「看來這個人很厲害!」

「嗯,確實,別人不敢報的事,只有這個網站敢報,一定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冬兒贊同的點頭。

合上電腦,看向窗外。

沈安安笑意深邃。

「他又怎麼會是一個簡單的人呢?」

。 「反正都是一樣的結果,最多也就只是能夠讓那些人對我們的記憶更加深刻,除此之外是真的沒有什麼別的特別的了。不過我們為什麼要做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啊?難道就是為了人能夠記住我們?」

蘇瑤一轉身便開始思考起來了這件事情,不過除了荒唐之外到還真的沒有什麼別的了。她以前做那些事情是為了能夠化解自己心中的不爽和不滿,因為她覺得只有自己這樣優秀的人才能夠配得上容瑄,薛薴算是個什麼東西?

可真的等在和薛薴鬥智斗勇,甚至是一再被容瑄給冷臉拒絕的過程之中,她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根本就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怨恨薛薴,她也只不過是因為一點小的原因,而戴上了有色眼鏡去看薛薴罷了。

現在冷靜下來了,她才反應過來,原來那個一直在心裏叫囂的聲音,是她自己給自己束縛上的枷鎖,而那些所謂的怨恨,也只不過是她自己在心中所臆想出來的東西而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

可當她冷靜下來,撇除了自己腦海中的那點恨意的時候,竟然在一時之間找不到自己能夠再繼續和容洵兩個人狼狽為奸下去的理由了,可以說是她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根本對那些事情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力,僅此而已。

大概是看到了她臉上有些莫名就黯淡下去的神色,容洵不知為何也就沒了最開始那麼明朗的表情,反倒是比之前的臉色還要差勁幾分,最後突然就來了那麼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話,但是蘇瑤沒怎麼問,便已經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了。

「後悔也來不及了的,哪裏有那麼多後悔葯給你吃。」

大概是容洵這副樣子和平時實在是太不一樣了一點,所以蘇瑤在仔細打量了一番之後,還是有些控制不住地輕笑出聲,那樣子沒了平時的和風細雨,倒是多了幾分狂風驟雨隱隱要爆發出來的架勢,但偏偏又是那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讓她實在是忍不住地就笑出了聲音。

「我可從來沒有說過什麼後悔的話,你可千萬不要污衊我,胡說八道誰不會啊?再說了,我既然都已經答應下來的事情,那就從來都不會後悔些什麼,只是會認真地和你講道理的。我雖然以前確實特別容易被情緒裹挾,但是至少現在,還真是沒有這個想法。」

她說這話的時候都像是在哄著小孩兒一樣,不過這番道理似乎講得容洵還是能夠聽取進去一些的,至少在這之後,容洵臉上的表情都沒有最開始的那種不爽和煩躁了,而蘇瑤也很難得能夠在他的臉上發現這樣不一樣色彩的表情,一開始還覺得有些新奇地觀察了一會兒,才收斂了神色。

「我也只不過是提醒某人一句罷了,畢竟在這之前也都已經給過某人機會了,現在就算是想要退出的話,也根本就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容洵見着自己被明著暗着嘲諷了一句,雖然面上還是波瀾不驚,這嘴上倒是已經直接把話給說出了口,倒是一副有些好笑的樣子了,那樣糾結和矛盾的樣子,蘇瑤都可以發誓那是她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看到的容洵臉上最不一樣的表情了。

而她對於容洵的不明顯控訴,也只是笑了笑之後,用了一個更加明朗的笑容和態度予以回擊。

「別了吧,我可從來都沒說過要中途退出什麼的,要是真的哪天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話,你倒不如在我有這些想法之前就趕緊動手,不然到時候你可真的就是人財兩空了,我都不能夠想像了,到時候你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別妄想了,我就算是再脆弱的話,也不會表露出來,給你看的。」

容洵自己也覺得自己今天大概是真的有那麼點的敏感多疑了,不然的話腦海之中又怎麼會出現這麼糊塗又可笑的畫面呢?而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事情是什麼,果然還是能夠感受到蘇瑤給他的那份信任,他可以好不誇張地表示,自己很滿足於這份信任。

「那行吧,趕緊進去吧,別在這裏,讓我們兩個人繼續因為這些無聊的事情浪費時間了,既然是配角的話,那就更應該要去改變自己的人生了,我就不信就算我們努力成這個樣子,還不能夠給自己找一條出路,過得比那兩個人要好。」

蘇瑤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帶上了些許的傲嬌語氣,大概是真的覺得不錯,也充滿著幹勁,所以整個人都因此而有些快活起來,回頭還衝着容洵笑了一笑。

而他們口中的「那兩個人」,也在不經意之中開始度過了自己能夠算是完美的一個下午。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明明是相當炎熱的夏日,走在成片的樹蔭之下能夠產生一種莫名的陰涼、爽快的感覺,完全就感受不到夏日的那種炎熱到有些難以忍受的狀態。

薛薴是真的很久都沒有過得這麼快樂了,所以在感受着此刻的快樂和爽快的時候,像只小貓一般忍不住地就眯起了眼睛,望向了不遠處的池塘之中,那朵盛開的荷花,似乎自己的鼻尖都還能夠嗅到那一股清香。

「果然今天選擇留下來是一個正確的決定!要是在蘅汐的話,肯定是感受不到這種快樂的。實在是太喜歡這裏了,以後也一定要找個機會能夠多來玩個幾次,不然的話我是肯定會覺得後悔的。」

她說完這話之後,便順帶着伸手挽住了容瑄的手臂,完全沒有往心裏去自己現在做的事情到底是有多麼的親密,只是像小貓一樣,蹭了一會兒之後,才總算是消停了下來,偏偏她自己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苦了一直都待在邊上的容瑄。

「阿薴,如果你再這樣下去的話,我是真的不能夠保證自己一會兒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不要再這樣挑戰我的忍耐度了。」

。 第3098章

「現在七爺已經不跟我說話了,甚至還要重新考慮訂婚的事!畢竟,事情影響真的太大了……」

慕安安說到這裡,戲很足的轉頭吸了下鼻子。

宗政仙仙眼睛亮了一下。

御哥哥要重新考慮訂婚的事了?

太好了!

宗政仙仙心裡激動得不得了。

但此時她也不好表現出來,只能故作可憐的說道,「慕小姐你沒錯。」

「雖然我是受傷了,但那都是我的報應,如果我當時站穩一點的話,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是我不該,我不該這麼不懂事……」

「仙仙姐姐,你怎麼會不懂事呢?你可懂事了!」

慕安安轉過頭來,繼續『茶里茶氣』的說道:「說起來,我其實還得感謝姐姐你呢。因為是你讓我知道了,我必須要過來道歉。」

「否則的話,網上的那些人,不只會噴死我,也會噴死七爺的。你讓我明白了什麼叫人言可畏,為了七爺,我說什麼也得來這一趟。」

「仙仙姐姐,我在這裡跟你道歉了。」慕安安說著還後退一步,標準的道歉禮。

「要是你覺得還不夠,你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事情能好好的結束,不波及到七爺,我什麼都願意做。」

慕安安這話里話外的,壓根就沒承認她推了宗政仙仙的事。

可是,她每一句話都在提醒二先生和二夫人,就是宗政仙仙把這些視頻放到了網上。

宗政仙仙就算是傻子,一開始沒反應過來,聽完慕安安這番話也明白過來了。

臉當場就氣白了。

她當即口不擇言,「為了御哥哥,我也什麼都……不,我,我的意思是,今天發生這樣的意外,我也很煩惱。」

「慕小姐,我無法控制這件事情的發展,但我向你保證,我真的沒有怪你的意思。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的問題。我……」

「仙仙姐姐,你快別這麼說了。你沒錯,錯的是我。」慕安安嘆息的說著,「我在七爺身邊這麼久,什麼樣的人沒見過?」

「我怎麼就是沉不住氣,就是不知道注意一點呢?現在網上罵聲一片,有罵我的,也有罵七爺的,剩下的,全是在誇你的。」

「都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你看,網上都在誇你,就代表你肯定是沒錯的嘛。所以,錯的是我,該道歉的也是我。」

慕安安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再配上她故意賣慘的表情。

此刻的她看上去,比宗政仙仙可憐多了。

宗政仙仙還想再裝可憐,二夫人直接打斷了她,「仙仙,別再說了。」

二夫人此時表情時真不好看。

「我……」

宗政仙仙話堵在喉嚨,有些委屈。

這時,她才反應過來,慕安安這番柔弱委屈的話語之後,她再多說一句柔弱的話都是錯。

可是,裝柔弱本就是她的強項啊!

以前她用這招,不知道換來了多少關注和寵愛。

現在怎麼能輕易的輸給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野丫頭?

思及此,宗政仙仙暗暗咬牙,尋思著該怎麼反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