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塵顯然也是得到了他的真傳。

事實上,在楚塵提出要用琴治病的時候,柳開宏也隱隱明白了楚塵的意思,他要用琴來『攻擊』中年婦女的甲狀腺瘤,聽起來荒誕,可如果對於楚塵這種級別的武者,如果還對音律攻擊達到一定程度的話,真的可以辦到。

從這一刻開始,楚塵就相當於在給中年婦女做一場手術。

用琴治病,對瘤彈琴。

琴音如同驚濤駭浪般朝著中年婦女沖了過去,一開始中年婦女還緊張地繃緊了身子,可漸漸地,中年婦女的神情流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她明顯感覺到琴聲對她的身體的衝擊,令她漸漸地失去了對脖子位置的感覺。

楚塵封住了她身上的幾處穴位。

他要做到的,不僅僅是『攻擊』腫瘤,還要讓它化為烏有。

這也是楚塵的第一次嘗試。

可他有信心。

他將金針渡命術融入了琴音之中,全神貫注,整個彈琴的過程,乍看起來,楚塵坐姿淡然,十指彈奏,可其中的兇險程度,只有楚塵自己明白,對面坐著的中年婦女同樣感受不到,她如今就相當於置身刀鋒之中,如果楚塵稍微操作不當的話,她將喪命。

一曲落罷。

楚塵的雙手忽然間停頓,十指按住了琴弦。

琴音消失了……

柳蔓蔓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時間,不多不少,正好三分鐘。

這就……結束了?

整個大廳,鴉雀無聲。

楚塵站了起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中年婦女回過神,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位置,手猛地一顫,連動著整個身子都劇烈地顫抖了一下。

明顯可觸摸的腫瘤,居然找不到了。

難道是……

中年婦女不敢相信。

譚男子本來已經準備再度開啟嘲諷模式,此時看見中年婦女的神情,心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不會是這麼荒誕吧……譚男子一步走上去,「我來給你檢查一下。」

一分鐘后,譚男子如同木頭般站在中年婦女的面前,呆若木雞,一動不動。

他雖然年輕,可有著豐富的臨床手術經驗,對於甲狀腺瘤的切除手術,他更是做了不少回。

他不會判斷錯,中年婦女的甲狀腺瘤,不見了。

大廳開始騷動起來了。

「不會是真的吧?」

「對瘤彈琴真的有用?」

「我去……我為剛剛不信楚塵的言論表示歉意,這尼瑪的簡直絕了。」

「我早該明白,一個能夠可以功夫作畫的男人,也能辦到用琴治病。」

幾名西盟會的成員神色明顯帶著幾分慌張地走上去將中年婦女都包圍了起來。

「我不信,可是這裡沒有什麼拍片的設備,要將她帶回醫院拍片之後才能證實。」

「沒錯,說不定只是障眼法。」

程袁祥的面容也急劇地變幻了幾下,譚男子等人已經去檢查,他就沒有檢查的必要了。

「我們走。」程袁祥沉聲開口。

「等一下。」楚塵喊住了他們,眯笑地說道,「白紙黑字,你們忘了?不過,我也不難為你們,今天回去好好準備吧,明天早上準時來柳家醫館上班。」

「你以為你贏定了嗎?」譚男子的神情略帶慌張,他可不想失去鐵飯碗,「具體結果怎麼樣,還要將病人帶回去拍片才行。」

「你們的醫術,就只能靠機器嗎?」楚塵嗤笑,「這是最基本的診斷,依我看,你們只是不願面對罷了。」

坑挖了。

對方也跳了。

接下來,楚塵自然是毫不客氣地打臉。

對於這些主動送上門來還把臉湊過來的人,楚塵自然不會手軟。

「明天開始,好好學學中醫。」楚塵說道,「承認別人比你優秀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接下來的一年,留在柳家醫館,學一下醫德吧。」

程袁祥等人臉色難看,灰溜溜地走了。

中年婦女回過神,忽然地撲通跪在了地上,「多謝楚神醫,多謝楚神醫。」

楚塵示意柳蔓蔓將中年婦女扶起。

柳家醫館的大廳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以及喝彩聲音。

眾人激動,振奮。

他們今天親眼目睹了一場醫學奇迹。

如果不是西盟會的人來踩場子,估計楚塵這輩子都不會選擇這樣『炫技』,用琴音來治病。

義診繼續。

楚塵回到了辦公室,同時含笑地朝著柳開宏說道,「一下子為你們醫館招了幾個助手,今晚該請吃飯吧。」

柳開宏哈哈大笑,笑納了。

如果是別人,說不定還會忌憚西盟會的權勢,可柳家醫館的背後是百花宮,武者門派,西盟會動不了他們。

「我聽說各地西盟會的氣焰都非常囂張,今天楚塵可算是狠狠地抽了他們一記耳光了。」柳宗浩的心情也非常愉悅。

很快,下一個病人走進來了。

楚塵的義診也恢復了正常。

不過,這一波鬧劇阻礙了楚塵一些時間,這一次的義診持續到晚上的八點鐘才結束。

當最後一個病人離開之後,柳開宏站了起來,「看來,今天這頓飯也不能不清啊。」

「今天這頓飯你還真的請不了。」楚塵攤手。

柳開宏愕然,不解地看著楚塵。

「姑姑吩咐長老們來醫館開會。」柳蔓蔓明白楚塵指什麼,第一時間說道,聲音頓了會,繼而說道,「要商量事情。」

「商量什麼?」柳開宏更加迷糊了,要集合所有長老開會商量的事情,那對於百花宮而言,是件大事,可他居然沒有接到消息。

柳開宏懷疑自己當了個假宮主。

「在義診開始之前,姑姑才臨時做的決定。」柳蔓蔓抿著紅唇,「姑姑說,要將聖女之外,讓給我。」

「什麼!」柳開宏呆住。

他有點看不懂妹妹的這個操作了。

雖然柳蔓蔓是下一代聖女的候選人之一,可如今柳如雁在百花宮的地位如日中天,正是最好的時候,她突然讓出聖女之位,還指明讓給柳蔓蔓,毫無疑問,這會遭到長老們的劇烈反對。

柳開宏已經可以預見到今晚的會議情況了。

「她為什麼要讓位?」柳開宏脫口而出。

柳蔓蔓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楚塵,隨即低聲回答,「我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楚塵知道?

柳開宏注意到了柳蔓蔓的神情,忍不住神色帶著試探性地看向楚塵。

楚塵認真地開口,「可能是柳姐姐嚮往的是更加廣闊的世界吧。」

柳開宏嘴角輕抽。

他這個妹妹,足不出戶,平日里連他這個哥哥跟她見面的次數都少之又少,怎麼還會嚮往更加廣闊的世界?

楚塵在扯淡。

柳開宏也沒有多問,具體的情況,今晚的會議上應該會有答案。

這頓飯,還真的請不了了。

楚塵的手機響起來。

接電話后,楚塵說道,「我約了人,就先走了。」

「蔓蔓,送一下楚塵。」柳開宏開口。

「我來送。」遠處一道聲音響起來,一道身影幾乎是箭步衝出來,眸子盯著楚塵。

柳芊芊。

從大廳走出門口,柳芊芊眸子一直在盯著楚塵。

就連身旁的姐姐柳蔓蔓也看不懂柳芊芊的這個神情。

直到三人走出醫館門口,柳芊芊才哼了一聲,「我剛剛翻了一下毒王心經的下部,根本還沒完!」

最後一頁,最後四個字……未完待續!

這讓柳芊芊險些吐一口老血。

楚塵又又坑她了。

楚塵愕然,「這只是下部,我也沒說完了,放心吧,下次我來的時候,給你帶來毒王心經的續集。」

上、中、下、續?

你怎麼不來個毒王心經第二部!

柳芊芊內心瘋狂吐槽,最終還是忍住沒有說出來,萬一說出來剛好給楚塵靈感了呢。

在柳芊芊看來,楚塵這傢伙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在柳家醫館門口等楚塵的是肖風。

楚塵上車后,肖風笑著開口,「楚隊,聽說你剛剛又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肖風真的由衷敬佩楚塵,同時也為自己能在楚塵身邊辦事而感到驕傲。

特戰局內,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