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沒有了鎮封符印的壓制,聖氣已然是能夠自如的運用。

天魔山的器靈,仍舊處於沉睡狀態,所以,並未進行反抗,很輕易就收取成功。

「貓頭鷹聖獸,去死。」

正當小黑高興之時,一尊金色的古鼎,突然撞擊而來。

金色古鼎通體綻放金光,釋放出一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哪怕是一顆星辰擋在前方,都會被撞得粉碎。

「砰。」

小黑還未反應過來,便是被金色古鼎給撞飛了出去。

很顯然,這是金陽雙子王在進行報復,要從小黑身上找回之前丟掉的場子。

與此同時,金陽雙子王快速結出繁奧的印訣,彼此聖氣相結合,演化出一隻數百丈大的金色巨手,隔空向著張若塵拍擊而去。

此乃艷陽文明的一種不朽級高階聖術,名為碎星掌,修鍊至大成,一掌打出,可以將星辰打得粉碎。

金陽雙子王聯手之下,無疑是將碎星掌施展到了極致,威力強絕,哪怕是不朽大聖,都得選擇退避。

張若塵避無可避,只得快速調動體內七十二萬道掌道規則,與雄渾的聖氣相結合,施展出龍象般若掌。

除卻劍道,張若塵在掌道上的成就,可謂是最高,畢竟他最開始修鍊的便是龍象般若掌,且這也是他所修成的第一種高階聖術。

「吼。」

震天動地的龍吟象吼之聲響起,一龍一象,從張若塵的雙掌中衝出,攜帶遠超常人數十萬倍的陽剛之氣,迎向拍擊而來的金色巨手。

「轟。」

一龍一象與金色巨手,同時爆碎開來,毀滅性的力量,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而在金色巨手破碎后,仍舊有着一股金色巨浪,向前席捲而去,將張若塵震得向後倒退了數步。

張若塵穩住身形,極力壓制住體內翻滾的氣血,目光緊緊鎖定在金陽雙子王的身上。

「嗯?」

金陽雙子王的眼神微微一凝,沒想到張若塵竟能夠接下,他們聯手施展出的碎星掌。

一招手,金陽雙子王將金色古鼎召回,灌注進入磅礴的聖氣,。

他們已經不想再拖,準備發動至強一擊,以金色古鼎將張若塵鎮殺。

此時,骨族的七位尊者,全都退到了一邊,靜靜的看着雙方爭鬥,絲毫都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他們是巴不得張若塵與金陽雙子王,斗個你死我活,如此,他們才好坐收漁翁之利。

「吼。「

就在金陽雙子王要將金色古鼎打出時,一道震天的怒吼聲,突然響起,使得整個隱藏空間,都劇烈震動了一下。

「唰。」

一時間,隱藏空間內的所有人,盡皆側目,看向怒吼聲傳來的方向。

金陽雙子王的臉色微變,眼中浮現出極為詫異之色。

他們本以為,小黑承受金色古鼎全力的一擊,不死也已經廢掉,沒曾想,其現在竟是安然無恙。

不但如此,小黑的身體還變得極為龐大,高達千丈,與之前的黑魔山一般大小。

赤紅色的身體,配上一顆巨大的黑色貓頭,顯得十分怪異。

「你們已經徹底將本皇激怒了,一個都別想跑。」小黑眼泛凶光道。

此刻的小黑,宛如一頭復甦的史前凶獸,身上隱隱散發出可怕至極的凶戾氣機。

感受到這股氣機,金陽雙子王心中竟是生出絲絲不安之感來,全身的汗毛,都隱隱炸立起來。

張若塵眼中亦是浮現出絲絲異色,這般模樣的小黑,他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尤其是小黑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機,竟然讓他都心生忌憚。

雖說小黑經常不靠譜,可看它現在這架勢,明顯不像是唬人,而是真的打算與金陽雙子王大戰一場。

「小黑自從找回真身後,便一直沒有真正出手過,也不知道它的實力,究竟恢復到了何種層次。」張若塵暗暗想道。

正當張若塵思考的時候,小黑已經出手,雙翅展開,長達數千丈,遮天蔽日,宛如垂天之雲。

「唰。」

數十桿陣旗飛出,飛向四面八方。

在小黑的掌控下,數十桿陣旗均是釋放出大量繁奧陣紋,將整個隱藏空間封鎖起來,似乎真想留下艷陽文明和骨族的所有強者。

而看到小黑出手,張若塵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心意一動,將藏山魔鏡祭出,心神與器靈相溝通。

藏山魔鏡瞬間化作百丈大小,鏡面上浮現出上百萬道至尊銘紋,在張若塵的身周凝聚出一座座巍峨的魔山。

之前張若塵閉關時,藏山魔鏡也在緩緩進行修復,威力已經是遠勝從前。

要知道,藏山魔鏡原本可是一件頂級的至尊聖器,渡過多個元會劫難,只是後來遭遇大劫,遭受了重創。

如今器靈與本體相結合,時刻都在進行修復,威力可說是與日俱增。

「陣法封鎖整個空間,是想將我們也一併困住嗎?如此,就只能先出掉你們了。」

八臂尊者冷哼,身上散發出極其可怕的殺機。

原本骨族七位尊者是想坐山觀虎鬥,可現在看來,他們明顯是無法置身事外。

「金陽雙子王,你們去對付張若塵,這隻貓頭鷹聖***給我們。」八臂尊者大聲道。

說罷,骨族七位尊者當即出手,輪動烏金長棍,狠狠向小黑砸去。

小黑眼神輕蔑,道:「一堆爛骨頭,看本皇將你們全部打得粉碎。」

說話間,小黑揮動一隻翅膀,如同揮動一把天刀,橫擊而出。

「砰。「

烏金長棍被擋住,任憑其如何釋放出至尊之力,卻連小黑的一根羽毛,都不曾損傷。

「怎麼可能?」

骨族七位尊者均是心驚不已。

以他們的實力,聯手催動烏金長棍,哪怕是不朽大聖的不朽聖軀,也未必能夠扛得住。

難道說小黑的身體,會比不朽聖軀更強嗎?

「這就是你們最強的攻擊嗎?太弱了,連給本皇撓痒痒都不夠。」小黑一臉不屑道。

繼而,小黑體內迸發出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生生將烏金長棍給震飛了出去。

下一刻,小黑張開嘴巴,吐出滔天的神火,淹沒向骨族七位尊者。

身為不死鳥,小黑最擅長的無疑是火焰之道,它所掌握的不死神火,不但具有極強的再生之力,更是具備可怕的毀滅之力,能夠焚滅萬物。

另一邊,金陽雙子王亦是對張若塵發動攻擊,全力催動金色古鼎,釋放出無比浩瀚的炙熱力量。

張若塵則是將藏山魔鏡打出,與金色古鼎進行劇烈的碰撞。

與此同時,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主動向金陽雙子王攻了過去。

一條時間長河虛影,憑空顯化出來,徐徐流淌。沉淵古劍揮動,十分容易的從時間長河虛影中,攝取一道道時間印記。

有時間長河虛影的輔助,張若塵施展時間劍法,無疑是變得更加得心應手。

經過先前的連番閉關,張若塵已經是將月劍修鍊至大成,別說是被時間之劍斬中,就算是被一道劍氣波及,都能斬去修士十年壽元。

哪怕是頂尖的聖王強者,如果連續被劍氣粘上,也會壽元枯竭而死。

金陽雙子王的實力,的確很強,可面對張若塵的時間劍法,卻有些應顧不暇。

尤其是張若塵在戰鬥中,還能施展空間挪移,位置變幻莫測,防不勝防。

當張若塵與金陽雙子王斗得旗鼓相當之時,小黑藉助陣法的力量,卻是完全壓制住了骨族七位尊者。

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出現,凝聚出一道絕世鋒芒,突兀斬出。

「空間裂界斬。」

骨族七位尊者雖反應很快,以烏金長棍進行抵擋,可他們的陣勢,還是在瞬間被擊潰。

「轟隆隆。」

就在這時,這座隱藏空間劇烈震動起來,空間變得極不穩定,似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嘩啦。」

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生生將小黑佈置的陣法,撕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

見狀,小黑連忙出手,將數十桿陣旗收回。

這些陣旗乃是他的心血凝結,可不能被毀掉。

「即便這座空間要崩潰了,你們也照樣逃不了,本皇要大開殺戒。」小黑髮出一聲長嘯。

「轟。」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小黑身上爆發而出。

「唰。」

小黑的速度暴漲,化作一道流光,瞬間來到一名骨族尊者的身邊。

這名骨族尊者還未反應過來,小黑已是揮動天刀般的翅膀,閃電般斬下。

「咔嚓。」

小黑的翅膀無堅不摧,竟是生生將這名骨族尊者的頭骨劈碎。

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湧入其頭骨之中,將其聖魂絞碎。

一名擁有大聖之骨的骨族尊者,就此隕落。

「怎麼……可能?」

剩下的六位骨族尊者,均是震驚無比。

他們骨族十二尊,每一個都是大聖之下的絕頂強者,就算是閻無神那一層次的強者出手,也絕不可能一擊便將他們擊殺。

無懼至尊聖器的攻擊,能夠一擊擊碎大聖之骨,滅殺絕頂強者,這真的是聖王境強者,能夠做到的事情嗎?

「這究竟是什麼怪物?太強了,我們根本不是對手,逃,必須要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