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容洵說著,就停了車子,準備帶著她去看看後備箱里放著的禮物,卻被蘇瑤按住了手。

「不用了,給他們帶什麼他們都會很高興的。我還要謝謝你,會答應來幫我這個忙呢。要不是你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要被我父母逼成什麼樣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明顯就是十分受傷的語氣,又故作堅強的樣子,讓容洵語氣又更加的溫柔。

「這是我作為朋友,應該做的。」他推了推自己的眼睛,裝作無意地提起了之前的事情。

「蘇瑤,那天晚上的事情……」

「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

·Live版_《梁祝小提琴協奏曲》_ArtemisYuan(feat.HSO).raw

·Live版_《Alwayswithme》_IssacYen(feat.LinaJungle).raw

·《Lovestroy》_LinaJungle.raw

《生活因你火熱》第二百七十五章鏡花水月。 夜瑾緩緩的把視線移開,落在容華的臉上,聲音冷沉:「滾!」

容華的臉色都變了,呵,這混賬,脾氣還不小,居然敢讓他滾?

難不成他不知道楚辭是夜無痕的女人?

「你可知道她是誰?」容華揚起了下巴。

夜瑾的聲音森寒:「再不滾,本王讓你再也無法滾!」

「你——」

容華怒了。

只是下一刻,他的表情僵住了。

等等。

他怎麼感覺——

這男人的聲音有些熟悉。

好像在何處聽過,卻一時間想不起來!

「容華,你讓開!」

楚辭的聲音在容華的身後淡定的傳來。

容華的臉色變了變,卻還是識相的退到了一旁,用那警惕的目光盯著夜瑾。

此刻的所有人也都看明白了,容華分明是在畏懼楚辭。

沒錯,是畏懼。

他對她的言聽計從里,並沒有寵愛,而只是畏懼。

由此可見,剛才華月所說的事情,都不是真的!楚辭和容華之前,也並無任何不清白的關係。

見容華退到了一旁,楚辭這才站起身,身形一閃就已經到了夜瑾的面前。

夜瑾也伸出了手,抱住了楚辭。

他低垂下眸子,聲音沙啞而溫暖:「我來接你。」

「嗯。」

楚辭絕美冷淡的面容上,也終於揚起了笑容。

她踮起腳尖,就在男人涼薄的唇上印下了一個吻。

容華的臉色都僵住了。

楚辭當著他的面,背叛了夜無痕?

完了!

若是讓夜無痕知道,這——

「容華,」楚辭鬆開了面前的男人,轉身望向容華,「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夫君,夜小墨的親生父親,夜瑾。」

嗡!

容華渾身一抖,臉上蒼白無色,滿目震驚而錯愕。

這男人,是夜瑾?

夜小墨的親生父親?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若是夜瑾回來了,那夜無痕怎麼辦?

容華的心臟狠狠的一抽。

他知道夜瑾有多驕傲,卻為了楚辭,他甘願放棄所有的尊嚴!

如若被拋棄了,那他該有多痛苦?

「另外……」楚辭淺笑著道,「我這夫君,你也認識,他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夜無痕!」

轟!

當這話落下,容華的眼瞳陡然睜大,腦海里一片空白,視線死死的盯著夜無痕那張臉。

連呼吸,都像是被抽離了,差點都喘不過氣。

夜瑾是夜無痕???

難怪!

難怪夜無痕如此護著楚辭母子。

也難怪,夜無痕會為了他義無反顧。

原來他居然是夜瑾!

「哈哈哈!」

容華笑了。

他狂笑出聲。

「原來如此,當初你非要讓我去大齊國聯姻,是為了她。」

「你在見到她第一面之後,就對她死纏爛打,居然因為你就是夜瑾!」

「我們是兄弟,好兄弟,你竟然如此隱瞞著我!我剛才還差點為了夜無痕想要砍了你!」

容華整個人都被氣瘋了。

他覺得自己就是個愚蠢的傻子,被夜無痕騙的如此團團轉!

夜無痕淡定的望向容華:「你這種愚蠢的人,若是不隱瞞著你,你很快就會讓我的身份泄露出去。」 「你在這裡鬼鬼祟祟的幹什麼呢?趕緊給我滾開!」

葉飛剛掛掉電話,一道尖銳而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葉飛望去,那兩個在拜月盟站著的男子,朝著葉飛走來。

「你在這裡幹什麼?」

「瞎轉悠什麼?你有什麼企圖?」

兩個男子開始檢查著葉飛,覺得葉飛有來這裡有目的。

「我在等宋紅顏。」

葉飛直接說著。

「我們宋紅顏大人是你能等的嗎?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見的嗎?」

「趕緊滾,不然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兩個男子虎視眈眈的說著,對著葉飛喝斥著,態度十分惡劣。

「我在門口關你什麼事?」

葉飛皺著眉頭,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嘿,你這小子還來勁了?我讓你滾,聽到沒有?」

那個男子推了一下葉飛的胸膛,葉飛向後退了一步。

「我是你能推的嗎?」

葉飛眼神變得寒冷了起來,一掌就是打在了那個男子的胸膛上,男子哇的一聲向後倒去,摔了個狗啃泥。

「媽的,你小子就是來找事的,老子早就看出來了。」

另外一個男子一腳朝著葉飛踹去,在那男子剛抬腿的時候,葉飛一下子就踹在他的膝蓋上,男子也應聲倒地。

「有點本事!」

「喂喂喂,快來人,有人搗亂了,可能是李家人!」

那男子拿著對講機,開始一陣呼喝,兩個男子站起來。

「小子,現在你想走還走不了了,必須接受排查!」

其中一個男子指著葉飛說著。

葉飛搖搖頭,有些無奈,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能好好說話。

「嘩啦啦!」

拜月盟內,衝出來五十多人,帶頭的一個人梳著大背頭,一副一方大佬的樣子,很有派頭。

一群人一下子圍攏住了葉飛,一個個蓄勢待發。

「幹什麼的?在我拜月盟撒野,你是活的膩歪了嗎?」

那梳著大背頭的男子,是拜月盟的一把好手,算是宋紅顏的助理,武技超群,經常來鎮守拜月盟,名為柳驚天。

「沒有,我是來找宋紅顏的,這兩個人阻攔我,還要動手,我出於自衛,才反手的。」

葉飛淡淡的說著,看著這兩個類似保安的人。

「是這樣嗎?」

柳驚天問著那兩個男子,他們一瞬間慌了,葉飛說的是實情,他們的態度有些惡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