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把這幾十位仙王拍飛了。

而本就殘破不堪的帝都,在這一刻直接炸開了。

天地里,混沌覆蓋一切。

大陣封禁了原先帝都幾千里範圍。

混沌覆蓋了這裡。

可怕的殺氣,肆掠爆炸。

第一個斬殺的,就是剛才被藺九鳳打傷的仙王。

他當場被混沌侵入,臉色驚恐的掙扎,可是混沌大陣根本不和你講道理,直接引爆了他。

不論是身體,還是神魂,在這一刻,炸的徹底。

太古七族的仙王們慌了,他們急忙的出手,抵擋混沌,絲毫不敢大意。

仙王在面對古之陣法,也會膽寒。

混沌縈繞下,他們避開殺氣就已經很吃力了,更別提殺入混沌大陣的中心,擊殺藺九鳳。

這一刻的藺九鳳,身軀上抵九天、下踩九幽,渾身綻放無量神光。

他的體內,反生命大道陣法已經停止了。

他眼眸有無限光芒,璀璨到極致。

這不正常。

藺九鳳的肉身,已經被反生命大道陣法拖累,傷痕纍纍。

現在他又用肉身為引,激活了混沌大陣。

他已經到了極限。

對一個祖仙境界的人來說,阻擋了一百多位仙王,連續作戰,早就油盡燈枯了。

「你用自己為陣法的引子,激活了古之陣法,你也會被反噬的,你會死的!」一位仙王驚怒的看著藺九鳳。

「反正都是一死,與其死在你的手上,還不如把你們拖著一起死掉,這比較划算啊。」藺九鳳虛弱一笑。

他眼裡的光芒,從剛才那璀璨到極致,慢慢變得暗淡。

希望之光,被熄滅了。

藺九鳳的心臟,在這一刻停下了。

他以祖仙的修為,瘋狂的催動反生命大道陣法,斬殺了三位仙王,又在這一刻,激活了古之陣法混沌大陣。

超負荷下,藺九鳳以自己的肉身為陣眼,布下了大殺陣。

他要坑殺了這一百位仙王。

「太古七族,這個時代,是九鳳大帝的時代!」藺九鳳最後一句話,說的擲地有聲。

他的肉體,已經沒了生機。

但他的肉身,立在虛空,堅定不移,鋒芒不減,睥睨天下,雄姿懾人。

而在混沌大陣里,殺氣怒吼起來,驟然加大了威力,混沌如大海,怒濤洶湧,斬殺這些來自太古七族的仙王們。

混沌大陣似乎知道,陣眼處那個人,犧牲了自己,也要殺了這些仙王。

所以,這一刻,混沌大陣在一瞬間,爆殺了五十位仙王。

為九鳳大帝送行。

這是很可怕的,就在混沌大陣暴怒之後,五十位仙王當場隕落,可怕的能量,在一瞬間把混沌大陣的威力,再度提升起來。

剩下的仙王,艱苦抵擋,憤恨不已,大罵藺九鳳是個瘋子,竟然以生命為代價,把他們坑殺在這裡。

混沌大陣外,下雨了。

嘩啦啦!

一開始是微弱的小雨,迅速變大。

整個世界都是如此。

有人感受到了雨滴落在臉上,伸手一抹,卻發現這雨水,那麼熟悉。

有玄仙巔峰察覺到不對勁,眼眶紅紅的,朝著被混沌大陣包圍的帝都跪下了。

「九鳳大帝,隕落了!」玄仙落淚,朝拜藺九鳳。

一座臨時宮殿里,德帝的眼睛當時就紅了,淚水滾落,看著磅礴大雨,跪下來大聲哀嚎。

一直在背後支持他的大爺爺,這一刻為了整個世界,拖住一百多位仙王,隕落了。

玉林公主直接傷心得直接暈倒在白天帝懷裡,無法接受這個事情。

白天帝眼眶通紅,抱著玉林公主,拳頭捏緊。

這一戰,人族勝了。

但是,人族卻失去了最大的支撐。

九鳳大帝的隕落,瞬間傳遍天下。

這一場雨,是為了九鳳大帝而下的。

無數的人哀嚎,整個世界陷入悲哀痛苦當中。

包括曾經被藺九鳳鎮壓的萬族,他們也跪下了。

送別九鳳大帝。

混沌大陣內,可怕的殺氣化為了符文,變化萬千,每一種形態都是一個大道符文,化成一種無上力量鎮壓虛空,而後轟向了還在頑強抵抗的仙王。

轟!

混沌大陣內,可怕的能量爆發,威能無匹,在這一刻震殺了一個又一個仙王。

剛剛降臨的百位仙王,加上之前的兩位。

在藺九鳳肉身死亡后,直接被鎮殺了。

混沌大陣,讓他們給藺九鳳陪葬了。

而那太古七族的通道,沒有在降下什麼仙王。

保持了沉默。

這一次的磨難,以帝都報廢,混沌大陣縈繞,九鳳大帝隕落,一百多位仙王被震殺結束。

……

冷宮!

在混沌大陣爆發后,整個帝都都化為齏粉,沒有保存下來。

唯一保存下來的,就是一座冷宮。

萬家燈火在搖曳。

極陰之地在發光。

兩種不同的力量,一起發力,在這個時刻,在強大的混沌大陣里,保全了冷宮。

冷宮裡,小白貓神情絕望,看著高高懸挂在混沌大陣中心的藺九鳳屍體,淚水不斷落下。

她如杜鵑啼血,哀聲傳遍冷宮。

藺九鳳怎麼會死?

那個一直無敵的九鳳大帝,怎麼會死的?

小白貓接受不了這個,傷心到了極致,淚流成河。

在她的體內,那沉寂著的血海,在這一刻,竟然沸騰起來。

血海衝出了小白貓的體內。

直接在冷宮外,纏繞住了藺九鳳的肉體。

混沌大陣持續不斷的鎮壓,不肯散去,就是因為藺九鳳的肉身在當陣眼。

但是一個死人的屍體,能當多久的陣眼?

充其量不過是短暫的時間罷了。

等到混沌大陣消失。

到時候太古七族依舊可以降下來。

但是這一刻,小白貓體內的血海,纏繞著藺九鳳的屍體,緩緩地滲透進去。

藺九鳳的屍體,沒有活過來。

可是混沌大陣也沒有任何崩潰,消散的跡象。

小白貓本來看到血海衝出去,一下子看到了希望,淚眼婆娑的看著。

但是……

希望還是熄滅了。

血海是抱住藺九鳳的肉身,卻沒有讓藺九鳳復活。

小白貓絕望的趴在地上,眼裡死寂一片。

誰能救藺九鳳?

一直都沒有怎麼發威的萬家燈火,在這一刻自主地脫離冷宮屋檐。

它飛到藺九鳳的身邊。

微微燈火縈繞。

燈火里,竟然出現了藺九鳳的身影。

萬家燈火的燈火,驟然黯淡許多。

它沒有逗留多久,返回了冷宮屋檐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