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大意了。」

關小飛緩緩閉上了眼睛。

隨後佳士得內一片騷亂,無數帶著耳返的黑西裝從不同的樓層,衝到二樓。

掏出手槍和防暴警盾,齊齊對準關小飛。

海納森表明身份后,從人群中擠了進來。

「我的衣服怎麼會在你身上?」

「原來是你,小偷先生。」

海納森著實有些意外。

他回到酒店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除了錢包之外,自己還丟了一身專門定做的西裝。

那西裝胸口的位置,銹了一朵金色薔薇。

他在第一眼看到關小飛的時候,就認出了是自己的衣服。

「海納森先生,你認識這個人?」

拍賣行經理趕了過來,蹲下身子在關小飛身上摩挲起來。

「不,我不認識他,他是一個可恥的小偷。」

海納森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

經理扯下關小飛的頭套和鬍子,隨後又在袖子里搜出一把青銅劍模型。

看到模型的瞬間,他臉色沉了沉,當即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緊跟著,經理掏出手機,把情報彙報上去,得到回復之後,他擺了擺手。

幾名黑西裝拖著關小飛的身子,往拍賣行門口走去。

……

「林大師,就是這了。」

肖成緩緩把轎車停靠在佳士得拍賣行不遠的地方。

林晨凝視著眼前的建築,剛要下車,忽然見到一行人大步走了出來。

他雙瞳驟然縮小到極致,等那些人上車之後,凝聲說道:「快,跟上那輛車。」

「林大師,我們不是要去佳士得嗎?」

肖成皺緊了眉頭,問道。

「來不及解釋了,你先跟過去。」

林晨急聲說道。

見他這副架勢,肖成也知道非同小可,趕緊踩了腳油門,掉在後面。

不得不說,跟蹤這種事,肖成的經驗還是非常老道的。

車輛前方還穿插著幾輛車,能最大程度的讓他不被發現。

林晨幾乎是站在了車裡,彎著腰死死地盯著前面那輛防彈商務車。

剛才那驚鴻一瞥,讓他看到了一個情理之中卻也在預料之外的身影。

「還是出手了……」

「你還是出手了!」

「那是佳士得啊!」

他攥緊了拳頭,眯起的眼睛中,暴射出兩道寒光。

十幾分鐘后。

轎車停靠在一處荒涼的地界。

由於人煙稀少的緣故,肖成把車熄火,利用慣性緩緩向前滑動。

林晨等不及了,拉開車門,眯起眼睛審視著周圍。

這裡有不少廢舊的倉庫,周圍的荒草,都快有膝蓋高了。

林晨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但他清楚,對方把關小飛帶到這邊來,明顯是要下死手了。

他回過頭朝肖成擺擺手,示意他們在這等著,隨後腳下一踩,如同豹子般沖了出去。

在他身後,一道白色魅影,如同迅捷閃電。

五分鐘之後。

林晨來到了一處倉庫外圍,忽然耳畔傳來一聲微弱的聲音。

像是慘叫。

頓時,林晨沒有絲毫猶豫,腳下生風,砰的一聲將倉庫大門踹開。

當見到裡面的一幕後,他臉色冷的如同冰霜一般,雙目都紅了起來。

只見,一個滿是傷痕的身影,被麻繩綁在椅子上。

他臉上、身上,滿是血跡,血珠凝聚成線,滴落到滿是油漆的地面上。

關小飛一隻眼睛,已經被血糊住,鼻樑骨塌陷,雙手掌心之處,分別插著一根長釘。

整個人如同瀕死的魚,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而在他旁邊,站著兩個神情冷漠的西裝外國佬,手上拿著匕首,明顯是要剁了他的右手。 只見撲面而來的氣勢,猶如山崩地裂,不斷地席捲向,羅刀的身體,羅刀此時就如同,大海當中的一塊石頭,承受了彭拜洶湧的氣勢,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而此時羅刀全身肌肉緊繃,胳膊上,大腿上,肌肉在這一刻隆起,就連此時他的身體,都開始泛起蒙蒙的,金色白色的膚色。

煉體功法《金剛不壞身》。

羅刀此時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的響,而他此時的全身骨骼,也都在這一刻響了起來,而此時羅刀的身體,承受了不小壓力,雖然他藉助了《金剛不壞身》這強悍的身體,抵消了大部分元嬰期的氣勢壓迫,但是還有很大一部分,壓制的他的體內波濤洶湧。

「好,好強!」羅刀咬牙艱難的說道:「沒想到,金丹中期和元嬰中期的差別,居然怎麼大,這就是天塹鴻溝,真的很難逾越,而我是氣海後期,就算是修鍊了,金剛不壞身也只能,勉強抵擋元嬰中期對我的氣勢壓迫,如果我想要擊敗元嬰中期,真的很難,很難。」

羅刀非常清楚,要擊敗元嬰中期的難度,而他之所以,能夠抗住對方壓力,而不落於下風,完全就是因為,這《金剛不壞身》帶來的,強有力的身體,如果不是他的肉體強悍,很可能就被這氣勢壓爬了,正是因為如此,羅刀才能擋住對方氣勢壓迫。

「咦!居然擋住了我的氣勢壓迫。」周剎原本不屑的眼神,突然有了一點亮光,驚異的說道:「他明明是氣海後期,如何能抵擋我的壓迫,這也太奇怪了,不對,這羅刀從剛開始,身體就變得,有點泛著金光,這到底是什麼法術。」

周剎此時仔細一看,才發現,羅刀此時的身體顏色,和剛才完全不一樣,此時的身體呈現這金色,而且還有這乳白色加持,周剎當看到這一幕,還以為羅刀施展了,某種法術,不過即便施展了法術,這威力也不可能怎麼強,這讓周剎很是疑惑,不過他也只是疑惑而已。

「哼,我不管,你用了什麼辦法。」周剎突然眼神凌厲:「即便我無法進入陣中殺你,我也要把你壓趴下。」

就在這一刻,周剎的氣勢如同,黃河決堤,瘋狂洶湧的衝擊向了羅刀,而正在風口浪尖中的羅刀,突然感覺到氣勢的加大,雙腿不由自主,微微彎曲,雙腿在不停的震顫,骨骼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只見這一刻,突然以羅刀的右手開始,出現了一道裂縫,金色的身體突然裂出了一道裂縫,由右手不斷地,朝着下身瀰漫。

剎那間羅刀的身體,就裂出了很多裂縫,就如同蜘蛛網一樣,密密麻麻,同時還有紅色的液體,從裂縫中冒出,此時羅刀的額頭臉頰,都滲出了汗水,這是非常疼痛,導致的汗水流出。

周剎見到這一幕,非常滿意,而此時葒瑩見到,羅刀這種恐怖的場景,也是非常緊張,心裏非常焦急,他非常清楚,羅刀如果在這樣下去,很可能就會被對方用氣勢壓爆身體,即便是羅刀肉體再強悍,但是面對境界上的差距,還是無法抵抗的。

……

周剎淡漠的看着羅刀,氣勢上沒有絲毫收斂,他的眼神看着羅刀,眼中寒意炳然,俯視的看着羅刀,就如同看着螻蟻一樣,沒有絲毫的感情,有的是淡漠,有的是冰冷,肅殺,他平淡看着羅刀,嘴角微微上翹。

好像此時他就是,無所不能的神一樣,他掌控著羅刀的生死,這種不屑的目光,完全就是藐視,藐視一切的目光。

冰冷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羅刀,不用做無謂的反抗,這就是你我的差距,你認不認錯,你如果認錯,在我面前磕頭,同時把《浮定刀黃術》交出來,我大人有大量,還能放過你,如果你不認錯,哼哼,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說着周剎的目光,突然一厲,眼睛就如同一把利劍一樣,刺破了空間,直擊對方的心靈,如果是意志稍弱的人,都肯定會被周剎的目光嚇住,但是羅刀卻不一樣,他是經歷過兩世的穿越,前世他在武道世界,也是經歷了很多殺伐,見過了很多人,也經歷了很多生死間的掙扎,但是他卻都沒事。

反而讓他的心,無比的堅定,所以他面對對方的眼神,看的非常輕,畢竟他已經經歷過生死,還在乎對方的眼神,羅刀目光平淡的,掃視向了前方的周剎,心裏不禁冷笑,他還不知道對方的心思,他是沒有辦法過來殺了他,所以才這樣說,如果他有能力進入法陣,恐怕才不會啰嗦的。

羅刀此時被元嬰中期的氣勢,壓得全身都動不了,甚至此時他的身體,都裂了不少,好像時刻都要,搖搖欲墜一樣,此時他完全承受了,元嬰中期所有的壓力,這讓羅刀無法動彈一點。

過了片刻,他才艱難吐出了兩個字:「妄……想。」

隨後他就不在說了,不是他不想說,而是現在他的身體,完全承受了所有壓力,這壓力甚至讓他都沒有,一點辦法開口說話,他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開口說話,他現在略微動一點,都是奢侈,真的是太困難了。

周剎聽到『妄想』這兩個字,眼睛突然陰沉了下來,陰沉的可怕,剎那間以周剎為圓心,再一次爆發出了氣勢,不斷地擠壓着羅刀,而此時羅刀不斷利用,氣海後期境界,和《金剛不壞身》的肉身,來抵消對方帶來的壓力。

此時羅刀的額頭,淚如雨下,臉上全都是汗水,背上也被汗水侵濕,終於在某一刻,羅刀頂不住了,他低喝一聲:「星辰法身!」

只見羅刀低喝過後,羅刀的金色的身體周圍,突然形成了一顆顆星辰,星辰如同一件鎧甲一樣,覆蓋在羅刀的體表,當星辰法身出現的,這一刻羅刀的壓力,再一次減弱了不少。

地階法術《天辰訣》第四招星辰法身。

星辰法身是天辰訣當中,唯一的一種防禦法術,加持在《金剛不壞身》之上,可以讓對方防禦力,再次遞增,雖然增加防禦有限,但是好在也能抵消一點壓力,而此時的周剎,看到羅刀身前,出現了星辰鎧甲,眉毛微微一皺。

……

羅刀嘴角流出鮮血,顯然已經受了一點傷,這讓葒瑩急的,眼眶都開始發紅了,羅刀此時的身體,承受的壓力,是相對最大的,如果在這樣下去,當他體內的靈氣,完全消耗光,他的防禦就會,徹底被瓦解。

羅刀心裏暗道:「怎麼辦,難道我只能這樣被動了,殺不了他嗎?如果在這樣下去,我的靈氣也快要消耗光了,我還有沒有實力攻擊他,我還能不能防禦住攻擊,我到底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羅刀此時大腦飛速旋轉,正在思考着辦法,如果在這樣下去,羅刀只能死了,羅刀只能被對方氣勢,壓制的死死地,而他卻沒有絲毫的辦法,他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對方是元嬰中期,他是根本打不過的,如果就這樣挨打,遲早也會死。

但是如果主動出擊,也是必死無疑,無論怎麼樣,好像都沒有辦法了,羅刀此時心裏焦急,到底該怎麼辦,羅刀此時都快要被氣死了,難道他這一次,又要死了嗎?他真的要死了嗎,只見強大的壓力,不斷地擠壓着羅刀身體,讓羅刀骨骼都開始斷了。

「羅刀。」

就在此時,一道柔美的聲音,迴響在羅刀的腦海,羅刀看向了肩膀上的葒瑩,剛才的那道聲音,正是葒瑩傳來的。

葒瑩的聲音響起:「羅刀,你堅持一下,我這裏有一招,所不定我們還有一線希望。」

羅刀突然眼睛一亮,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他此時感覺到了,葒瑩不可能在這種情況,騙她的,顯然他是真的有什麼,保命的底牌,這讓羅刀心裏非常開心,心情也好了不少,但是還是有點疑惑,這葒瑩既然又怎麼好的招數,他怎麼剛才不用。

羅刀再次詢問:「葒瑩,你可不要騙我,現在正在生死危機,你如果騙我,我可就遭殃了。」

「哼,擔心什麼。」葒瑩肯定的說道:「我葒瑩什麼時候騙過你,我是真的有一招,這一招是在我記憶里的,威力雖然趕不上元嬰中期,但是卻可以抗衡一二,只要有一點時間,我們逃出去就有望了。」

羅刀聽到這話,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的確只要能阻擋一二,他就有把握逃出去。

羅刀繼續詢問:「那這攻擊叫什麼?」

葒瑩老鼠眼睛裏,有着一抹堅定的目光,傳音道:「這是我記憶里,威力非常巨大的法術,我很少施展這一招,這一招就是吞噬萬象!雖然很少施展,不過我有信心,應該可以阻擋一下,元嬰中期的攻擊,即便是元嬰前期也能阻擋,只要阻擋一下,我們就可以逃出去了。」

羅刀聽到這話,心裏也激動,對於他來說,最大的困難就是兩個元嬰期的高手,只要他能阻擋一下,他就能逃出去了。。 瞭望餐廳

毛利蘭出神獃獃的望窗外的夜景,回想著之前那位女服務員說的話。

新一要我等他回來要跟我說的話,難道真是要跟我表白?

怎麼可能嘛!

毛利蘭有些害羞、自嘲神情,微笑著望窗外夜景。

她也不是不會接受工藤新一跟她表白交往請求,就看工藤新一要怎麼跟她表白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