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說着,流下幸福的淚來。晶瑩的淚珠,折射的都是母愛的光輝。

秦天怔怔的看着,彷彿看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的母親。

「好!」

「我答應你!」

「那你也乖乖聽話,一定要配合治療。」

「因為,我不光要孩子,我更要你!」

「事在人為,我不相信,這天下間有辦不到的事情!」

「我就是捅破天,也要保你們母子平安!」

這一刻,他豪氣叢生!

目光堅定,似乎要以一己之力,把將要塌下來的天扛起! 第1119章

鱷魚集團敗訴的消息,傳得街知巷聞,網絡上的輿論跟官司之前,截然相反。

紛紛表示,這是底層人民的勝利,是正義的審判,鱷魚集團這種剽竊集團就該被封殺,被唾棄,遺臭萬年。

而南北一灣的品牌也瞬間紅遍大江南北,所有人都把他當成一個英雄的品牌,正義的標誌。

先前鱷魚一灣大招旗鼓的做廣告,打通了知名度,現在所有的知名度都轉給了南北一灣。

只要是關注鱷魚一灣的人,就沒有不知道南北一灣的,而今天南北一灣的大獲全勝,法院正義的鐵鎚,終於擊碎了資本的爪牙。

不少人即便是不吃麵條,不吃零食的,也因為鱷魚一灣這一大勝,款慨解囊,表示對正義的支持。

鱷魚集團這麼多年早就積蓄了無數人的憤慨和痛恨,如今大快人心,這些人第一時間就前來支持南北一灣。

無論是掏腰包買東西,在網上發評論支持,他們都是竭盡全力,就連官方媒體都在新聞上大肆滾動播發鱷魚集團敗訴新聞。

如此壯舉,全世界反對抄襲侵權的人都會為之一振。

南北一灣積蓄沉澱了一個月,終於在此刻爆發,短短几天,整頓取締了鱷魚集團所有的產業,絕大多數都是法院判給南北一灣的。

剩下沒有判決的產業,也受了牽連,被南北一灣已極低的價格收購。

短短一個月,南北一灣完全取代了鱷魚食品集團,南北一灣很快在龍川上市預計市值高達9千億,在不久的將來變會躍居全球第一食品商。

呂和功成名就,在海灣酒店大擺宴席,請陳北冥、炎君、楊莉、趙金柱等人慶賀。

「真沒想到,陳先生神通廣大,請來幾位神仙泰斗,呂某人今天才算是大開眼界,沒想到我呂家還有如此輝煌的今天。

大恩不言謝,我呂和先敬大家三杯!」

呂和苦盡甘來,眼眶濕潤,幾句話說得至誠至正,在座的也頗為動容。

「呂大叔,你不必客氣,我已經算是兌現了當日的承諾了吧?」

「兌現了,兌現了,我以前還不信你,真是有眼無珠,陳先生千萬不要怪罪。」

陳北冥微微一笑:「這倒無所謂,我答應你的事,我已經做到,你答應我的是不是也可以?」

呂和細細回想不記得答應了陳北冥什麼事了。

呂小灣在旁邊提醒道:「陳大哥,你當日說要讓我爸幫忙做一件小事,可沒說什麼事哦。」

「對對對,陳先生你有何需要我幫忙?」呂和恍然大悟。

就在陳北冥想說出來時候,廂房內闖進來一個風風火火的女人。

外面門童,不好意思的解釋:「呂老闆,這位太太說是您的妻子,我們不敢阻攔!」

呂和見那女人,正是王梅梅,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聽到呂和頻繁上熱搜頭條,南北一灣更是紅遍天下。

就想回來了繼續做他的妻子。

「你這賤人來這裏幹什麼!這酒店是我的私人地方!我可以報警抓你!」

海灣酒店本屬於大鱷集團名下產業,因為馬騰哲把南北一灣的食品在酒店售賣,涉嫌侵權盈利,一同被法院判給了南北一灣。

「老公,我知道錯了,你讓我回到你身邊吧,灣灣也需要媽媽,我一定會好好相夫教子的。」

偷香 聽李星星要賣鑽石,謝恆瑤第一反應就是不假思索地道:「賣什麼鑽石?你哪來的鑽石?沒錢花,我給你買呀,我有五千美元的巨款。」

再說,昨兒不是才收他爸和二叔的二十萬美元見面禮嗎?

今早給她支票,她自個兒謝絕了。

現在賣鑽石?想不通。

李星星原本和夏明星手牽手,現在改成抱着他的胳膊,笑嘻嘻地說道:「我伯伯以前失竊的一批大鑽石,被我找到后就送給我了,我有權做主是賣與不賣。小堂哥,我想考察一下市場,看能不能買點兒東西帶回國,怎能花您的錢呢?」

五千美元就是巨款了,可見這位堂哥有多窮,真不好意思讓他買單。

畢加索的一幅油畫都好幾萬了。

謝恆瑤撓撓後腦勺:「我給你問問。鑽石這玩意兒做成的珠寶,買的時候價格可不低,真到回收的時候,除非是藍鑽和粉鑽,否則價格都會低於市價,而且是裸鑽的價格。」

「沒關係,我有心理準備。」反正李星星不需要囤那麼多鑽石。

不花一毛錢得來的鑽石,賣多少都是賺的。

謝恆瑤聽了,腳下一轉,帶他們找到一家珠寶店,對店員道:「愛德華在不在?我有一批鑽石想出手,問他能不能吃下。」

店員似乎認識謝恆瑤,微笑道:「請稍等,先生。」

不多時,陪着一位棕發綠眸白皮膚的老人出來,他給謝恆瑤一個大擁抱:「嗨,親愛的小夥子,你什麼時候淪落到賣鑽石了?是不是從家裏偷出來的?我可不收贓物。」

「當然不是,我不是小偷。」謝恆瑤拍拍他的肩膀,讓他鬆開,向他介紹李星星和夏明星,「我妹妹有一批大鑽石。你知道的,我們國家以前戰亂頻頻,紙鈔容易貶值,黃金又太重,不易攜帶,所以長輩們就買鑽石,現在她想變現,我首先考慮到你。愛德華,只有你有財力和能力收下這樣一批鑽石轉手再賣出去,或者做成珠寶再賣出去。」

愛德華笑容滿面:「我謝謝你的稱讚,可以拿出來給我看看是怎樣的一批大鑽石。」

說着,請他們到裏間到桌前坐下,自己找出一個鋪着黑絲絨的方形大托盤放在李星星跟前,「方便拿出來嗎?美麗的小姐。」

「當然。」李星星道。

她從包里掏出那袋鑽石,抽開系子,一股腦兒地倒進盤中,一顆顆火彩爆閃,幾乎閃瞎了大家的眼睛。

僅有的幾粒彩鑽尤其搶眼。

謝恆瑤脫口而出:「那麼大的鑽石?妹妹,你沒說有那麼多呀!」

沒有上百粒也有七八十粒,瞧著品質很好的樣子。

顆粒大、品質好就格外值錢。

愛德華看看盤裏的鑽石,又瞅瞅李星星以及她手裏的黑絲絨袋子,忽然問道:「你和你們國家滬上大亨海雲·趙是什麼關係?」

李星星愣了一下:「你認識我伯父?」

愛德華頷首:「這袋鑽石是我賣給他的,我當然認識他,我和他關係很好,他從我的手裏購買了很多鑽石,是我最大的客戶之一。不過和他做完交易后我就回國了,快二十年沒去過你們國家,所以不知道他現在是否安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男人的聲音低啞磁性,每一次聽到都象是一種盅惑似的,讓她不由自主的就想傾聽。

這一次,自然也不意外,他的聲音就讓她定在了那裡。

不過,立刻就後悔了,她才不要聽他的話。

他讓她等她就等,她也太沒有骨氣了。

這不是還生著氣嗎。

別以為他送她上學給她準備了早餐,她就原諒他了。

門都沒有。

她才不會原諒他的。

結果,她另一隻腳才要下去,就聽墨靖堯又道:「這個帶上。」

喻色眼角的餘光里,一個小袋子遞了過來。

她抿了抿唇,遲疑了一下,知道這個男人從來不做無用的事情,就還是問了一句,「什麼?」

這算是自從她與他生氣后,這個早上第一次與他言語上的互動了。

「防晒霜。」墨靖堯低聲說到。

喻色聽完,抬頭看一眼天空。

湛藍的天空告訴她今天絕對是艷陽高照的一天。

這樣的天氣,要是在陽光下暴晒一上午的話,她想她絕對會被曬脫皮的。

是了,昨天新生群里就有人在說今天的軍訓一定要塗防晒霜。

她昨天其實也是有帶到宿舍的。

昨天的行李帶進去的。

開學前她早就準備好了。

不過現在去宿舍拿已經來不及了。

思想鬥爭了只兩秒鐘,想象一下自己晒黑后如同非洲人的樣子,喻色伸手搶過,轉眼就下了車,直奔集合的地點而去。

邊走邊把防晒霜塗抹到臉上。

這男人真壞。

她吃過了早餐,其實在車裡還坐了有兩三分鐘的。

他明明可以在那兩三分鐘內把防晒霜遞給她,讓她在車上塗到臉上,卻非要等她下車的時候才給她,他壞透了。

就為了她回應他一句話嗎?

是了,要是他在車上給她,她還真的有可能不理會他。

就象是吃早餐一樣,只管吃,才不會跟他說一句話。

好在,她動作快,塗好了防晒霜也看到了集合的地點。

楊安安正站在集合點的外圍朝著她的方向張望著,看到她的時候,便驚喜的朝著她揮了揮手,「喻色,快點,這邊,這邊。」

喻色加快了腳步,眨眼就到了楊安安身邊。

還沒等她與楊安安說話呢,就聽校園裡各處的集合點上響起了口哨聲。

然後,她就看到了軍訓的教官。

嗯,就是這軍訓的教官吹的集合的哨子。

所有的散在集合點的新生全都迅速的集合了。

喻色下意識的回頭看一眼墨靖堯的方向,卻哪裡還有他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