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雲曦這麼問,雲元峰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回答,畢竟三個女兒里,也就雲曦最有出息。

雲紫菱離不離開雲家對他來說不重要,他為了拿到梁秀芹的離婚簽名無論如何也會配合她,帶走留下他都不在乎。

但是雲曦不同,她的前途一片光明,甚至還跟江家的掌權人是朋友,比起雲紫菱,她將來肯定更有出息。

雲紫菱一聽雲元峰對雲曦寄望高,頓時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危機感。

畢竟這幾年她都是跟着梁秀芹的,一旦跟着雲元峰,如果不好好表現不爭寵,以後只會被其他人踩在腳底。

雲曦和雲楚涵的學習成績都比她好,以後前途也比她好,可她不一樣,她有心臟病成績還很一般,將來如果還有一個私生子,那她的處境就更堪憂了!

「爸,我也要跟着你,我不想跟着媽離開你離開雲家!」

當着梁秀芹的面,雲紫菱也不擔心梁秀芹不高興,都這種時候還矯情,以後就有她苦頭吃!

。 五日後

傳送結界前站立了許多青衣弟子

炎曦月自然也在其中

她感嘆的搖了搖頭

進入宗門這麼久

還未一次性見過這麼多弟子

看來此次魔修的重現確實很得宗門長老的重視

「曦月!」

葉子自人群中搜尋到了炎曦月的身影

帶著炎心兒幾人走近了她

「等會兒咱們幾人一起組隊吧……」

幾人自然沒意見

都點頭應了下來

……

這時桑穎等人也走進了人群

死對頭之間許是有種特殊的感應

不過一息的時間便相互看到了對方

……

桑穎看了炎曦月等人一眼

卻是冷冷的收回了目光

其餘之人竟也同她一般態度

「咦?這次桑穎居然沒帶頭找事?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葉子見這一幕嘖嘖稱奇

這可真是稀罕的很

炎心兒有些哭笑不得

「葉子,咱們此次的任務是通過內門測驗,她不找事豈不是正好,也省的咱們麻煩……」

葉子聽此聳了聳肩

「就怕她們肚子里憋著壞呢,就等著進入這靈魔戰場……」

軒轅亦舒微微一笑

「咱們這也不是第一次同她們過招了,大不了水來土掩便是……」

葉子聽此轉頭拍了拍炎心兒和軒轅亦舒的肩膀

「說的對,再不濟咱們還有曦月,說認真的,我還沒見她在誰手上吃過虧……」

炎曦月側目看著如同小痞子一般將雙臂勾在心兒和八公主肩膀上的葉子

搖了搖頭

這妮子這跳脫的性子真不知以後誰才能鎮得住

……

人群嘈雜

這時一道灌注了靈力的聲音響起

「安靜!」

眾弟子瞬間安靜了下來

抬頭向前方看去

一眾長老已經各自站定

「哎?那幾位長老我怎的都不曾見過?」

一旁一道聲音響起

「還用說嘛,除了咱們認識的外門長老自然就只剩下內門長老了,那幾位定然就是內門長老啊!」

「啊?!!」

聽到回答

那人滿目期待

「此次希望能夠成功進入內門啊…若真的成了,只怕我做夢都會笑醒」

炎曦月也抬頭看去

微微挑了挑眉

自家兩個師父竟都在場

而這時那談話之長老又開了口

「此番進入靈魔戰場之弟子不止局限於外門,也就是說,內門弟子也會參加,只不過各自的任務不同,想必大家也都隱約聽到了些風聲……」

話剛至此

底下眾弟子便已經開始了七嘴八舌

但話語間無非就是圍繞著魔修二字

「不錯,經弟子在其中試煉之時,發現了魔修重新出現的痕迹,以及魔修已經開始對靈魔戰場上的靈修出手,所以大家除了完成各自的任務,還有就是努力對此次出現的魔修進行對戰,而諸位的任務待進入靈魔戰場后便會以腰間玉牌的形式告知,除此之外……」

那長老一抬手

無數道光束各自飛向眾弟子

準確的說是腰間的玉牌

「除此之外每人皆有一次直接傳送回宗門的機會,這是為了在危急關頭保命之法,不過這對於外門弟子來說,若是期間任務未完成,那麼便失去了進入內門的資格……」

後面那長老還在說著些什麼

只是卻與外門弟子無甚關係

在聽到關於淘汰的話語后

外門弟子顯然都變得緊張了不少……

皆是垂頭看了一眼自己腰間的玉牌

看來這次的考驗也同樣不簡單吶……

……

半晌

「此次同入其中的還有其餘三大宗門的弟子,總之,老夫代眾長老,望大家萬事小心……」

那長老說完話

眾弟子便陸續向著傳送陣走去

走入之時便會順帶戴上面具

……

隨著人群的走動

炎曦月幾人也靠近了傳送結界

各自對視一眼

便抬手拿出面具

覆在了臉上

下一瞬

幾人全身被結界包裹

消失在了原地

……

再次睜開眼

炎曦月並沒用多少時間來適應

因為兩次進入的時間間隔實在算不了隔太久

往身旁一看

除了炎心兒和冷月兩人外

葉子幾人已經不見蹤影

炎曦月眉頭微皺

看來,他們三個應該傳送到別處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