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荀虛林卻是笑了笑:「放心,我自有計較!」其他人聽到他這麼說,只能夠嘆息一聲,他們覺得荀虛林這一次太過衝動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楊玄自那道高大門戶進入五行靈谷之時,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未等他反應過來,已是天旋地轉,他便進入了五行靈谷之中。

過了一會兒,等到那股不適過去之後,楊玄才開始打量起周圍來。

說來也怪,雖說五宗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進入的五行靈谷。可是,當楊玄進入五行靈谷之後,發覺周圍只有自己一個人,其餘人也不知去了哪裏。

對於這種情況,楊玄卻是早有心理準備。以往進入五行靈谷的人也都是分別落於五行靈谷的各處,鮮有能夠聚在一起的。

楊玄飛身而起,舉目四望,不久后便知道自己身處的大概位置。

「前輩,對於先天紫極功,我有一個疑惑。」楊玄自高空落了下來,開口說道,「我觀看過青岳宗的一些通脈層次功法,根據那些功法所述,所通之脈並沒有固定的順序。但是先天紫極功不同,它有固定的通脈順序,這是為何?」

「我且問你,通脈境界之中的脈,指的是什麼?」石洛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楊玄沉聲應道:「通脈境界之中的脈,通常指的是心脈、肝脈、脾脈、肺脈、腎脈這五脈。一般的通脈層次功法,不能涵蓋五脈,大多隻涵蓋三四脈。」

石洛的聲音緩緩傳來:「確切的說,是火之心脈、木之肝脈、土之脾脈、金之肺脈、水之腎脈。而金木水火土分屬五行,五行相生相剋,這便是通脈境界蘊含的奧妙!」

聽了石洛的話,楊玄不由得輕聲低語:「原來如此,心肝脾肺腎乃是五行之脈。青岳宗的那些通脈層次功法,並非按照五行相生的規律,是以,它們沒有固定的順序。而先天紫極功不同,它是按照五行相生貫通的規律,故而先天紫極功有固定的通脈順序。」 []

霍司爵面色陰沉的厲害。

他不相信這對母女真沒有飯吃。

不過,他心裡有團火,倒是真的。

「滾出去!」

「啊?」外科主任驚呆了,不敢相信這竟是對她說的話。

可事實就是,當這個男人雙眸一眯,一股更駭人的冷冽從他身上騰出來后,她連半點都不敢耽擱,麻溜的就跑了。

這個男人,真的好可怕。

外科主任一走,霍司爵這才安慰懷裡的孩子。

「你放心,你媽咪不會有事。」

「真的嗎?」小若若半信半疑的看著爹地。

霍司爵便耐心的繼續點點頭:「嗯,叔叔不會讓她有事的。」

他權當她是一個孩子。

可他不知道,小若若聽到了后,在他懷裡開心壞了,沒有再去擔心媽咪,她便重新躺回了他懷中,父女倆在這個安靜的病房裡,一邊聽著音樂,一邊看著手裡的書。

這種畫面,其實以前他們也是有過的。

溫栩栩忙完過來這裡的時候,小傢伙已經睡著了。

此時,她從窗戶外看到這個男人,一邊在看著手裡的書,一邊還沒有拆紗布的手,卻不停溫柔的輕拍著躺在他旁邊孩子的背部。

哄著她。

這就是他以前經常做的事啊。

有些東西,已經深入骨髓了,又豈是換了一個人格后,就能改變的了的呢?

溫栩栩眼眶紅了,轉過去,她在外面平復了好久,這才平靜下來,隨後,她推開病房門,進去了。

「若若……霍先生,不好意思,我同事沒有看住她,一下就跑這裡來了,真的很抱歉。」

她一進來,未免讓他看出端倪,馬上裝出一副氣喘吁吁並很內疚的樣子。

霍司爵正在哄著孩子呢。

忽然間她闖進來,他立刻條件反射般的就手臂一緊,把孩子往身邊摟了摟:「那麼大聲幹什麼?沒看到孩子睡著了嗎?」

溫栩栩:「……」

心底又是沒來由的一陣開心,她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抱歉……」

她是真的很喜歡看到他這樣。

因為,這樣的他,才是熟悉的他。

「弄完了?」

「……弄完了。」溫栩栩聽懂了他話的意思,連忙點點頭。

可這人聽了后,卻在病床上嗤笑了一聲:「看了你很享受這樣的生活,很喜歡在這裡卑躬屈膝的伺候人。」

溫栩栩:「……」

又是諷刺!

她不願再跟他鬧下去了,想了一會,很認真的回答了他這個問題。

「我也不喜歡,但是,我為了家庭,為了那些我愛的,還有愛我的人,我必須要這麼做,人生在世,很多選擇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不是嗎?」

她一語雙關,視線更是第一次十分大膽的迎上了他的目光。

霍司爵怔愣了一瞬。

估計,是沒有想到她會突然這麼心平氣和給跟自己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還有,她的眼神似乎也有些不同。

似乎比起往日,她更加的大膽了,也充斥著一股執著和炙熱,看得他最後敗下陣來,不得不先扭開了目光。

「隨便你。」他最後有點惱怒,就扔出這幾字。

溫栩栩:「……」

正要說什麼,這時,外面卻忽然有人來了。

「木木醫生,原來你在這啊,你快回去吧,那個白夫人過來了。」跑進來的醫生,看到溫栩栩就急急忙忙喊了一句。

白夫人?

溫栩栩愣了愣,沒反應過來:「哪個白夫人啊?她來關我什麼事?」

醫生頓時急的直跺腳:「怎麼不關你的事?就是你負責病人,白柏玄的媽媽啊,也不知道又出什麼事了,上次她來,好幾個醫生和護士就被開了。」

溫栩栩:「……」

終於,她心裡「咯噔」了一下,回頭朝病房裡的男人看了一眼。

卻發現,他這會也在盯著她,而且,冷峻的眉宇難得看到一絲陰沉。

「霍先生,那……我先過去看看,孩子就還是先麻煩你一下了。」溫栩栩沒有時間再去想其他了,拔腿就跟著這個醫生走了。

如果是換做普通病人,她是肯定不會在意的。

畢竟,她的後台就是這裡的院長陳景河。

可是,這個白柏玄,可是元首的兒子啊,那他媽媽,不就是元首夫人嗎?她要是想要對她幹什麼,一個陳景河哪裡阻擋的了?

溫栩栩跑的比兔子還快。

果然,當她到了內科住院部后,一來就看到了那VIP病房門口,已經站了兩個黑衣人在那裡守著了。

而裡面,也能看到一個晃動的中年女人身影。

「玄兒,就聽媽媽的吧,媽媽已經在美國給你安排好了最好的醫生,你去了后,很快就可以手術,就能恢復健康了。」

「不去。」

病房內,面對媽媽苦口婆心的相勸,白柏玄躺在病床上,面無表情張嘴就是這麼一句。 眼看著就要立秋,可天氣絲毫沒有見涼的意思,一連響晴了幾日,把整個海昌郡曬得跟蒸籠似的。上午過了巳時,別說出門,就是歇在大樹陰下,也熱的狗舔舌頭人冒油。

海昌郡治所位於佳夢關,府衙門前是一溜邊的門面,直通南北城門,筆直的一條寬敞大街,往常是極熱鬧的。

但此刻午後未末時分,櫛次鱗比的店面雖然都開著門,但街上卻十分冷清。

幾個飯店掌柜拖了藤椅,聚在樹下一邊乘涼一邊有一茬沒一茬的閑談:

「聽說了沒,聽說了沒?」一個白胖掌柜吱嘎吱嘎的從藤椅上支起身子,左右環視一圈:「昨夜,郡守葛大人偷偷運了四輛騾馬車出去。」

他伸手比劃了一個「四」,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四輛!」

「怎麼會!」躺在斜對面打著赤膊的中年人哧的一聲打岔道:「我晌午還看到咱們葛大人從衙門裡出來呢,那轎子就停在門口,我親眼看著他上的轎。」

「對啊,我也看見了。」左首一個店老闆打了個哈欠,呷了口茶附和道。

「你可拉到吧!」白胖掌柜一揮蒲扇,甩過臉聲音壓得低低的:「咱們這裡——」他拖了個長音,只見周圍五六個人都直勾勾的盯著他,隨即意味深長的說道:「要變天了——各位。」

「變天?什麼意思?要打仗了?」

「打什麼仗!剛過幾年好日子,張口就晦氣!」一旁有人埋怨道。

這時一個白髮老頭兒啊的一聲回過神來了:「昨天聽城門口的郝老六隨口扯了一句,說咱們這裡好像是要來個新郡守。他那邊剛支出去五十個兵,說是要幫葛大人打點行李。」

他聲音不大,卻一下子讓大家噤然無聲。

白胖掌柜顯然平日里是眾人中的話頭兒,他一邊扇著蒲扇,啪的一拍脖子,打死一隻花腳蚊子,隨即肉團團的坐起來,一一盯著眾人說道:「咱們哪兒說哪兒了,郡守換人了,聽說新來的郡守姓賀,而且不是附近調任,是都城裡新派的。」

「真的假的?都城裡派來的人?到咱們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誰能買他帳?」

「誰他媽敢!縣官也怕現管!」白胖掌柜有些得以的拿扇子遙指衙門方向:「裡面——我有熟人,錯不了。」

那赤膊的中年人剛想說話,只聽一人急促的截斷:「噓噓噓噓,別說話!晦氣的來了!」

眾人先是驚詫,隨後扇子罩著眉頭朝大道上一張望,頓時一個個都躺下身子,要麼假裝睡著,要麼眯眼搖著扇子好似沒看見。

烈日懸頂之下,遠處傳來幾聲狗吠,熱的翻浪的大道上,一個身著短衫的人拖著步子走到了幾家飯館門前,隨即停下身來。

那白胖掌柜假寐之中,耳朵卻直愣愣的聽動靜,這時悄悄眯開眼縫偷看。

只見那人二十歲出頭的年紀,駝背縮脖,無精打采,臉色青灰好似蟹蓋;吊梢眉,耷拉眼,印堂窄,人中短;一身短衫也不知道多久沒洗了,袖口鋥光瓦亮,一眼望去是一身的敗相。

「掌柜,」年輕人雙目無神的瞟了一眼,只見眾人都在睡覺,他抬了抬聲調:「打二角酒,再來一兩小米稻穀,瓜子也麻煩來一兩。」

……

微風拂樹,蟬鳴啾啾,樹下的幾個掌柜好似真的睡著了,竟然沒一個人搭理。

年輕人撓了撓頭,半耷拉的眼瞼下此時一道波光轉瞬即逝,他啊的一聲,拖了一個長音,前後左右看了看店面,隨便挑了一家趙記老號,便一邊邁腿一邊說道:「掌柜們都在歇息,那我進去等吧。」

「欸!」幾個掌柜好似被蜜蜂蟄了,同時坐起身子,又同時楞了一下,只見那青年一條腿已然邁進了一間飯館,一條腿仍在門檻外邊,正似笑非笑的瞅著他們。

「哈哈哈!趙東家!」那個白胖掌柜樂的扇子直拍肚皮,「還是你家的酒夠勁哇!」

剛才寂然無聲的眾人,此刻已經全都活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