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趙同芳:「……!!!」 「操!摔斷你的脖子,你這狗雜種!」一個車夫一邊大罵,一邊奮力拉住畜生的韁繩——它被狂奔的白色駿馬驚到了。

接著,他拿起鞭子指著驚慌的畜生,喝罵道:「慌什麼慌,有鬼跟在你屁股後頭啊?跑啊!蠢貨,接著跑,早死早滾蛋!」

「喂!老頭兒,剛才是不是有一匹白馬從這裡衝過去了。」過了一會兒,吟遊詩人吉爾特帶著索恩來到緩緩前行的驢車旁,急忙詢問道。

「我眼還沒瞎呢。」車夫不耐煩地看了詩人一眼,朝著滿是車轍印的路上吐了一口唾沫,惡狠狠地詛咒道:「跑得那麼快,最好摔死在半路上。」

顯然,他還在記恨剛才的驚擾。

望著吉爾特鬱悶的表情,索恩不知為何卻變得開心起來,他笑著打趣道:「你馬沒了,看來是被人順手牽走了。」

「索恩,你不是遊俠嘛,你可以幫我把那個可惡的偷馬賊抓回來。」鬱悶的吟遊詩人小眼睛一亮,立即對身邊的遊俠道:

「馬不馬的倒無所謂,我就是想好好懲戒一下這該死的小偷,等你抓到他了,我要把他吊到最高大的冷杉樹上一天一夜,讓他知道偷東西的下場。」

「算了,路太擁堵,追不上。」索恩打量一眼商路兩側滿是泥塘的茂密灌木叢,發現想要繞路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我看你就是嫌麻煩。」抱著豎琴的吉爾特望向索恩的目光幽怨起來了,有點喪氣的道:

「那你說怎麼辦?這兒距離雙塔鎮還有三十多公里呢,讓我跟你一起徒步,我堅持不下去。」

「嘿!」話音剛落,剛才回話的老車夫放緩了驢車的速度,對索恩打招呼道:

「這位遊俠大人,我認識你,剛才就是你親手殺死的伏龍獸,那一劍真的是乾淨利落,看得太爽了!正好我也要去雙塔鎮,看在道路暢通無阻的份上,我就載你一程吧。」

老車夫說完,目光稍顯厭惡地看了吉爾特一眼,纏著韁繩的手拍著胸膛,大度的道:

「這位看起來就很下流的詩人既然是遊俠大人的朋友,我就勉為其難地讓他一起了。當然,前提是他保證不在路途中抱著那破琴鬼哭狼嚎的話。」

「你才鬼哭狼嚎,你們全家都鬼哭狼嚎,像你這種粗俗的人,怎麼可能聽懂我優美的音色。」

吉爾特毫不示弱的反駁道:「就你這滿是驢糞味兒的破車,求我我都不坐。」

「不用了,感謝你的一番美意。」索恩對著老車夫回了一句。

相對來說,坐那種極不習慣的顛簸馬車,還不如他步行來得快速。

「快點!」後方一名年輕的車夫站在馬車上,沖老車夫喊道:「老頭兒,走快點!別擋道了,前邊的人都跑沒影了。」

「那真是太遺憾了。」老車夫聽到索恩拒絕,不免遺憾的道,心中想讓自己孫子看看什麼是真正遊俠的計劃也泡湯了。

「催你大爺啊!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毛毛躁躁的嗎?」

老車夫拉緊韁繩,朝著後方催命似的年輕車夫罵罵咧咧一句,便加快速度朝著前方趕去。

「走吧?」索恩看向垂頭喪氣的吉爾特:「不就一匹馬而已,至於這樣嗎。」

「當然至於了,那是我剩餘的所有積蓄購買的。」吟遊詩人抓著豎琴,拉聳著臉,非常鬱悶地回他一句。

他原本還想指望這匹馬遊歷世界各地呢。

誰曾想,剛走到靜謐之森就被偷了。

伴隨著林間道路上的喧囂和難聞的惡臭逐漸消散,兩人終於走出了靜謐之森。

「大師!」不一會兒,突然有人在身後叫道:「哎!大師,請留步!」

「什麼事?」率先反應過來的索恩,轉身詢問道。

他發現兩匹矮腳馬拉著一輛貨車剛好停在不遠處,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從馬車上艱難的爬下來,他身穿毛皮鑲邊的厚實狼皮外套,脖子上掛著一條在陽光下晃眼的金鏈子。

「呃……非常抱歉……那個…….」肥胖男人有點尷尬地朝著兩人迎了上去,說道:「我不是叫您,尊敬的遊俠閣下,我是在叫……吉爾特大師。」

說完,他又偷偷打量一眼遊俠的表情,發現對方並未生氣,這才鬆了一口氣。

畢竟他可是親眼目睹到對方一劍斬殺伏龍獸的場景,若是因此惹惱對方的話,他就完蛋了。

索恩驚訝地看一眼身邊的同伴,顯然是對有人能夠稱呼他為大師而感到出乎預料。

「我就是。」吟遊詩人吉爾特向前走一步,自豪地回了一句。

他伸手正了正圓頂帽,想要將那根怪異的白鷺羽毛轉到最風騷的位置。

可惜,他顯然是早就忘記白鷺羽毛被身邊的遊俠削得連根毛都不剩。

伸手撲了個空的詩人瞟一眼淡定的遊俠,迎上肥胖男子:「村長閣下,我能為您做點什麼嗎?」

「請讓我致以最深的敬意,大師。」全身散發著魚腥味兒的肥胖男子對吟遊詩人隨便鞠了一躬,自我介紹道:

「我們之前見過,我叫哈德·萊利,一名經常給瀑上鎮送貨的海魚商人,也是落日漁村的村長。我最美麗的女兒希恩莎要與一位勇敢的德魯伊冒險者莫格林訂婚,就在……」

「啊!我明白了。」

吉爾特似乎認出了這位德魯伊,他未等對方說完,有點無禮的將其打斷,隨即故作驚訝一聲,又擺出一副前所未有的嚴肅表情,對肥胖男子哈德微微躬身,真誠的祝福道:「向這對新人致以最衷心的祝願和祝賀。」

看到這裡的索恩發現,這位不正經的吟遊詩人原來還有這麼一面,這讓他對詩人的印象不由好了幾分。

但是,對方接下來的一句話,立即讓他對吉爾特的好印象直接收了回去,甚至變得更加惡劣。

嚴肅認真的詩人話剛說完,再次換一副在索恩看來,非常欠揍的表情,對肥胖男子道:

「尊敬的村長,請問,我能幫到你什麼嗎?是跟初夜權有關嗎?你放心,這事我從不拒絕。要知道,我不光是一名偉大的詩人,藝術家,我還有一個響亮的外號:『所向無敵!』很多年輕女士都喜歡這麼稱呼我。這件事交給我,絕對包您滿意。」

此時的索恩在不經意間,已經與吉爾特拉開了一段距離,將腦袋扭到另一個方向,目光望向樹榦上一隻蹦蹦跳跳的小松鼠。

「啊?不……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樣……實際上是,宴會和婚禮就在今晚舉行。」肥胖男子抹了一把冷汗,比上次還隨意地對他又鞠了一躬:

「吉爾特大師,是我那寶貝女兒的未婚夫想邀請你去我們的村莊,他說想在這充滿儀式感的婚禮上聽一首來自遙遠家鄉的音樂。

所以我就特意跑一趟瀑上鎮。萬幸的是原本我已經打算放棄他的這個有點…無禮的要求,誰曾想竟然在這裡遇到您了,讚美森林女神。」

看來這位入贅的德魯伊應該也是個玩家,望著樹林出神的索恩心想。

隨後他又轉身望向兩人交談的方向。

「我知道了。」吟遊詩人吉爾特目光閃爍一下,抱著懷裡的豎琴,轉身留給對方一個筆直的背影。

只見他驕傲的迎著耀目的陽光,義正言辭的道:

「尊敬的村長,您要知道!我是一名詩人,一名藝術家。我的夢想就是讓整個世界明白,支配我們的並非無知,而是文化與藝術。所以,對於你們這種只會讓愚蠢的世人們縱酒狂歡、喝酒喝到嘔吐的宴會,我是絕對不會參加的!因為我還沒自甘墮落的這種地步。」

望著裝腔作勢的吉爾特,一邊觀望的索恩有種衝上去踹他一腳的衝動。

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他想看看這位村長是如何應對無恥的詩人。

村長哈德對著吉爾特的背影在心中暗罵一句,隨即深吸一口氣,話語充滿歉意的說道:

「抱歉,大師,我不是這個意思,其實我是非常尊敬您的。正因為如此,我才想讓這個宴會做到盡善盡美,讓無知的世人明白什麼叫文化與藝術。作為對藝術的支持……我會象徵性地支付您30枚金幣,只希望您能賞光。」

看到對方仍舊不為所動,村長哈德又上前一步,提高聲音道:「大師,請給予我這份榮幸吧。如果不把你帶回去,我那寶貝女兒不會原諒我的。所以……我把價碼提高到35枚金幣。」

「40!」吉爾特轉身,堅定地開出價碼。

「好,成交!」村長哈德明顯鬆了一口氣,他臉上露出微笑,飛快地應承下來。

「尊敬的遊俠閣下,若是願意賞光的話,我向您發出邀請。」村長哈德走到索恩身前,恭敬地鞠了一躬,真誠的道。

對他來說,一個偏遠的小漁村裡,如果能夠邀請到一位斬殺伏龍獸的遊俠參加婚禮,還是非常有面子的。

「感謝您的好意,我就……」索恩正準備拒絕,吉爾特搶先答道:「他很樂意,請帶路吧,尊敬的村長閣下。」

「你難道不知道嗎?」吉爾特說完,把索恩拽到一邊,苦口婆心的勸慰道:

「參加聚會是我們人類的天性,可以滿足我們內心的很多需求。人就應該時不時跟朋友見見面聚聚會,在一起大笑、唱歌、吃羊肉串、喝啤酒、聽樂曲、看舞蹈、甚至調戲那些皮膚閃爍汗水光澤的女孩兒。

如果每個人都用老辦法去滿足需要或者沒有任何需求,又不肯參與有組織的集體活動,那人生該有多無聊啊。其實節慶和聚會就是因此而發明的,所以遇到這樣的場合時,出席才是合適的選擇,還有……」

「你跟我老實交代,這個要結婚的德魯伊玩家是不是跟你認識。」索恩伸手制止了對方像個鸚鵡似的喋喋不休,小聲詢問道。

被索恩這麼一問,吉爾特神色尷尬了一下,他偷偷看一眼村長哈德,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嘀咕道:

「當然認識了,村長女兒原本就是我先看上的,最後被這傢伙仗著會變小動物給搶走了,現在又指明道姓的邀請我,你覺得他會這麼好意嗎?」

「你的意思是說,你要以前男友的身份讓我跟你一起去大鬧婚禮現場?」索恩玩味兒地看他一眼,皺著眉頭道。

這可不是什麼好玩兒的事,若是真如他所猜的那樣,他絕對不會參加。

「切!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啊,去干這麼沒品位的事。」吉爾特不屑地撇撇嘴,驕傲的道:

「我是一個體面人,自然不會去跟那些只會下海摸魚的泥腿子一般見識。像我這麼優秀的人,你覺得我會為了一個小漁村的女孩兒,就要死要活的嗎?」

「那就是為了這幾十枚金幣嘍。」索恩微微一笑,猜出了他的真實目的。

「也算是吧。」吉爾特尷尬地瞥一眼等得有點著急的村長,接著道:「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隨便一劍,幾百金幣就到賬了。」

「你要是缺錢的話,我可以……借你一點,至於這個婚禮…..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省得去了給人添亂子。」索恩看向吉爾特。

「憑什麼不去!如果我不去的話,等這個村長原封不動的把話傳回去,我以後還怎麼在科里納半島上混了,你忍心看著我被我們的同胞嘲笑嗎?」

吟遊詩人聽完,頓時不樂意了,聲音也不由自主地提高几分,以至於被候在一旁的村長聽到后,神色變得不安起來。

「那你自己去吧,我可沒這個閑工夫陪你瞎胡鬧。」索恩不再壓低聲音,將其恢復到正常的音量對身邊的詩人道。

「你這次出來不就是為了磨鍊心境,好完美進階英雄層次嗎?」聽到索恩要走,吉爾特撇撇嘴,道:

「作為一名遊俠,連個聚會都不敢參加,人多的地方都不管鑽,談什麼磨鍊心境,對著大樹和野獸磨鍊嗎?那我祝你早日進階成功。」

「你少跟我來這一套,我才不會上你當的。」索恩並不在意的笑了笑:「祝你今晚參加的這場婚禮玩得愉快。」

說完,他轉身望向焦急等候的村長哈德,略顯歉意的道:

「不好意思,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有事,就不去參加了,幫我向這對新人致以最衷心的祝願和祝賀。」

「尊敬的遊俠閣下,是因為這種宴會耽擱到您的修行了嗎?」村長哈德顯然是聽到了兩人剛才的交談,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試探性的問道。

「……也算是吧。」索恩沉吟一下,不知該如何接話,最終敷衍似的點點頭。

「其實我們這場婚禮的主持者也跟你一樣,是來自梅莉凱神殿的一位可敬的半精靈牧師。」村長哈德思索一下,整理好語言,緩緩道:

「閣下身為一名遊俠,或許你們兩人能夠擁有共同的話題,不會覺得無聊,對您的修行也會有一定益處,不是嗎?」

「那給您添麻煩了。」索恩稍作思索,應了下來。

對方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若是再拒絕,就顯得有點矯情了。

況且,前往落日漁村並不影響他到達雙塔鎮的行程。

無非就是,今晚需要在那個海邊小村莊里居住一晚。

至於婚禮,他來到這個世界這麼多年,還沒參加過呢,正好可以滿足一個好奇心。

「讚美森林與遊俠女神!感謝遊俠閣下的賞光,快快有請。」村長哈德神色一喜,立即指著馬車,做出邀請的手勢。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304章情敵來襲 那大美女的接過槍,遲疑了一下,然後又點了點頭。

雖然在黑暗中,但是,李華已經有些變異的視力極好,彷彿有夜光一樣,能清晰的瞧出大美女的神情變化。不過,鬼子追兵就在後面,李華也顧不及再解釋什麼,他急急往前跨步,背起那男青年就跑。他背着那男青年,那女學生掏出手帕,跟着他背後跑,並給那男青年擦血並最終捂住了那青年的傷口。李華已經在天津逛了幾天,熟悉了此時的大街小巷。

此時,他背着男青年,進入洪濟堂大樓旁邊小巷,推開窗戶,雙手搭上去,翻窗口而入,憑着超異能的眼睛,看到了牆壁上的開關,伸手按按開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