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風劃過大地,在高山大壑間發出嗚嗚聲,越發顯得凄寂。

崑崙山脈廣袤無邊,在那鬱鬱蔥蔥的巨大樹木里,枯寂與單調是永恆的主題,有些地方很難看到百花盛開,也少見花香鳥語。

到了夜晚,天空裏的銀河如幕布,蓋住了世界,那上面如芝麻粒一樣散落着星星點點,看起來就彷彿是一位偉大的畫家,在揮灑自己的才華,畫出了一幅偉大的巨著。

而在地上,一座紫色大山橫立前方,如怒劍沖霄,這是崑崙山脈,有一片又一片黑色的山峰和山脈。

從玉林公主這裏看去,黑夜的星光灑落下來,地平線上有九條山嶺橫陳,如九條真龍一樣橫卧,透發着萬古的滄桑與寂寞。

崑崙山脈的一角,就是如此可怕。

白日裏那一戰,孔雀王被火君擊殺,但火君也受傷了。

不是被孔雀王打傷的,而是被孔雀母后的氣勢所傷。

「歸墟巔峰,哪怕是一隻腳踏進假仙境界,和真正的假仙境界,差距也是巨大的。」火君感慨道。

「至少你殺了孔雀王!」玉林公主安慰道。

「不,如果最後沒有藺先生出手,我也要死,不一定殺得了。」火君搖頭。

「行了,你都已經這麼強大了,看看我,我都被孔雀王吊起來打,生平第三次被人打敗。」白天帝自嘲。

「你還年輕,這裏就屬你潛力最大,就連藺先生也誇過你,說你的未來絕對不可限量,你不是一直說要當仙人里的王嘛?」羅老漢笑着道。

「我現在腳踏實地了,這些事情想一想還可以,但是路要一步一步走,眼下我們要做的,就是抵擋住崑崙山脈。」白天帝伸手一指,堅定道。

「今日一戰,也是告訴了崑崙山脈,我羽化神朝不是好惹的,有了你們在,歸墟境界不用怕的,而假仙境界有大爺爺來解決,所以崑崙山脈也沒有那麼可怕。」玉林公主打氣道。

「不過你們說,這一戰後,崑崙山脈的百族會如何做呢?」靠山王問道。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孔雀王的母親,那個假仙境界,真是恨死我了。」火君哈哈一笑,絲毫不擔心。

反而他覺得被一位假仙恨到骨子裏,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只需要給他一點時間,他就不懼假仙了。

白天那一戰,他是很危險,但是大危險里也有大機緣,火君感悟頗深,見識到真正的假仙,靜距離感受到了,他才知道自己和假仙差距在哪裏看。

這是一種很難得的經歷,可以幫助他成長。

「我覺得……」玉林公主剛想提出自己的想法,卻見沉寂下來的崑崙山脈里,飛出了一個身穿黃金羽衣,面容帶着異域風情,卻很美麗的女子。

刷!

這個女子一下子就來到了大家的面前。

玉林公主身後的十幾位歸墟境界一下子站起來,把玉林公主保護在中間。

火君更是凝神看着,眼神帶着凝重。

而那時刻關注這裏的各大勢力教主級別戰力,全都盯緊,不會又要爆發大戰了吧?

這個身穿黃金羽衣的女子來到玉林公主身前三百米,停了下來,面容高傲,卻沒有孔雀王那麼的驕傲,她看向玉林公主,問道:「這裏是你負責嗎?」

玉林公主也不遜色,儘管修為不如你,但我代表了羽化神朝,可不會懼怕你。

「本宮就是玉林公主,你是誰?」玉林公主下巴一抬,颯爽英姿,氣場上絲毫不遜色對方。

「萬龍巢,凰仙兒!」身穿黃金羽衣女子自報家門,平淡的話語卻讓四周的人呼吸急促起來。

崑崙山脈里有百族,百族裏有弱有強,弱的如巨猿一族,被火君威脅的,不敢前進。

但是強大的族群真的很強大。

萬龍巢就是其中很強大的一個族群。

之前大家就見識到了萬龍巢那個女子棺槨,心裏記下了這個頂尖大族。

現在萬龍巢的女子就出現在眼前,她來到這裏,是有什麼目的?

「萬龍巢的人,來尋我有何目的?」玉林公主問道。

「你們羽化聖地有一尊假仙,是現在階段,當世唯一一尊,已經有資格和我們萬龍巢談條件了。」凰仙兒帶着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還有萬龍巢的驕傲,說道。

「談條件?」玉林公主挑眉,凰仙兒的語氣可不好,彷彿是給了羽化神朝多大的好處和榮幸,才能和萬龍巢談條件。

「你想談什麼?」玉林公主壓下心裏的不舒服,問。

「羽化神朝統治的這一片天下,曾經也是我萬龍巢統治的。」凰仙兒沒有說明條件,而是環顧四周,感慨道。

「如果你回到一萬五千年前,那這就是你萬龍巢的萬龍神朝,但很可惜,歲月洗盡鉛華,瓊樓玉宇層疊,歷史的塵埃早就磨滅了這些,還是說一些現實的問題吧。」玉林公主毫不客氣的反擊,不會承認這些東西。

太初神朝想復辟,都被他們滅了,太初神朝還只是幾千年前,他們都不行,萬龍巢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那趁早打消的好。

凰仙兒是一個女人,女人都有攀比心,她很美,但玉林公主絲毫不遜色,她出身高貴,自小養成的貴氣,可玉林公主也不差,身為羽化神朝第一公主,世人皆稱讚的奇女子,思維超群,兩個女人此刻對視,都看到了各自眼裏的不喜。

「看來羽化神朝有點本事,在這個污濁的世界裏,培養出你這樣優秀的女子。」凰仙兒修為比玉林公主高,但她修行時間比玉林公主多,她已經一百多歲了,自然看得出玉林公主才修行幾十年,所以她雖然不喜玉林公主,卻不妨礙她稱讚玉林公主。

其他的人都看着這兩個女子說話,不發一言。

現在凰仙兒稱讚了玉林公主,按照慣例,玉林公主也該稱讚一下。

但玉林公主卻說道:「我自然知道自己很優秀,這個是公認的事實,無需你來贅述,反而你該直接說自己的目的,萬龍巢想和羽化神朝談什麼?」

凰仙兒無語的看着玉林公主,在臉皮厚度上,她輸了。

深吸一口氣,凰仙兒把這些雜亂的思緒清除腦海,沉聲道:「我代表萬龍巢,代表崑崙山脈里的百族,和你羽化神朝談。這一次我們崑崙山脈百族出世,不想製造大的殺戮,你們羽化神朝把崑崙山脈周邊百萬里地界讓出來,我們崑崙山脈的百族保證,不會去找羽化神朝的麻煩!」

凰仙兒此話一出,玉林公主還沒有什麼反應,那些時刻關注這裏的人,全部都沸騰了。

在他們看來,這個條件太輕鬆了啊,羽化神朝統治的疆域很遼闊,讓出崑崙山脈周邊百萬里地區,也不是什麼難以取捨的事情。

這就化解了這一次的衝突,讓羽化神朝繼續存在下去?

崑崙山脈里的百族,怎麼會這麼便宜羽化神朝?

但是令這些人沒想到的是,玉林公主冷笑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笑話,道:「你是在和我說笑?」

「以崑崙山脈為中心,方圓百萬里的地界都是你們的,這些土地上的百姓,這些土地上的秩序,這些土地上的生靈,都歸屬於你們百族統治?」玉林公主發出疑問。

「沒錯!」凰仙兒臉色冷淡的點頭。

「人族佔據的土地太廣袤了,一個弱小的族類卻統治了整片大地,是該歸還這一片土地了。」凰仙兒理所當然道。

玉林公主直接搖頭:「人族弱小?我人族自強不息,一代代的人在變強,一代代人在成長,你是在痴人說笑?」

「在一萬五千年前,人族不過偏居一隅,自保都成問題,是我們百族裏許多強大種族口中的食物!」凰仙兒非常的強勢,當眾就說出了這話,揭露了一萬五千年前,人族生活的慘烈。

她有恃無恐。

「當年不僅僅是有我們崑崙山脈的百族,還有其他區域的種族,非常的多,可謂是萬族並立,諸王爭雄。在當時,大部分的人族會尋找強大的族群來庇護與依附,不過是一個不足為道的小族而已。」凰仙兒冷冷道。

「當今已經不是一萬五千年前了,而今是人族的天下!」玉林公主毫不示弱,直截了當道。

「時代變了!」玉林公主喝道,凝視凰仙兒。

「哼,時代是變了,現在也確實不是那個年代,不過而今我們各族都蘇醒了,人族是不可能繼續這麼舒服下去的,一切都不可能如此過去了!」凰仙兒俏臉冰冷,發出森然冷意,鎖定了玉林公主。

轟!

凰仙兒一步踏出,濃烈的氣勢撲面而來,就朝着玉林公主一個人,其他人沒有多少感覺。

玉林公主臉色立馬嚴肅起來。

這是屬於歸墟境界的威壓,而玉林公主才是靈台境界。

白天帝立馬想出手,幫助玉林公主。

但玉林公主制止了他。

「不用出手,我自己來!」玉林公主沉聲道。

「倒是有幾分膽色,但正如我說的,你們人族的身體太羸弱,完全不是我們百族的對手,而且你們人族如今只有一位假仙,當今世界,偌大的土地,你們就想靠着一位假仙來統治和鎮壓?」凰仙兒聲音如雷般在玉林公主耳邊炸響,要摧毀玉林公主的心智。

其他的人聽到的,卻是正常的聲音。

黑夜裏,銀河大幕下,星光璀璨,所有人都注視着這兩個女子。

兩位都是當世奇女子,說話都顯得那麼鏗鏘有力。

「靈氣復甦時代前,我羽化神朝是當世第一神朝,但後來腐朽了,衰敗下去,百姓離心離德,官員昏庸貪婪,朝堂之上,腐朽遍地,羽化神朝應該隨着舊時代一起覆滅的。」玉林公主銀牙咬緊,在凰仙兒的氣勢下,挺直了飽滿的胸膛,一句一句的說道。

凰仙兒默默地看着。

天下的人都默默地看着。

「可是天不絕我羽化神朝,在一切滑向深淵,無可挽救的時候,元帝橫空出世,他革新羽化神朝,剪除一切的禍害,殺的官員屍骸遍地,打壓世家,根治教派,宗門,挽救羽化神朝於水火,在靈氣復甦時代的初期,蒸蒸日上!」

「可惜,元帝英年早逝,輪到明帝繼位,他一生延續皇爺爺的改革,帶領着羽化神朝,在靈氣復甦的時代,繼續鎮壓這個天下,同時繼續改革世界,樹立了【以人為本】的理念,延續到了我皇兄,羽化神朝這一代德帝身上。」

「繼位幾十年,這個天下從未亂過,百姓老有所養,幼有所依,對待百姓一視同仁,對待孩子,免費入學,對待疆域,寸土不讓!」玉林公主擲地有聲道。

「我知道很多人都認為我們羽化神朝的理念太理想了,也太幼稚了,在一個浩大的修行世界裏,不去討好那些強大的修行者,反而善待尋常的百姓,讓這些百姓活的好,活的有尊嚴,我們得罪了所有的勢力,無論是正道,還是魔道,都巴不得我羽化神朝覆滅。」玉林公主繼續道。

凰仙兒一直都在默默地聽着,眼神帶着一種莫名的感覺。

她也說不出來。

她的威壓,沒有繼續變強大,讓玉林公主有機會說話。

她的眼裏,雖然還是透露著冷漠,但卻沒有了之前那種厭惡。

或許是玉林公主的話,讓她有所觸動吧。

人世間,理想主義者多,但是把理想付之行動,並且為了他的理想,付出生命的人,少之又少。

羽化神朝就是這樣。

從元帝開始,到明帝,到德帝。

一代代皇帝付出了心血,甚至是付出了生命。

而這期間,也有許多的大臣,為了天下百姓,殫精竭慮。

那個四朝首輔,在最後的晚年,還為了德帝的生死安危奔走,活生生累死。

首輔臨死前說,他一把老骨頭可以死,但是德帝不能死,德帝死了,羽化神朝的改革,這個天下的改革,都會斷層。

「你看看四周,多少雙眼睛在看着,這些都是恨不得我們羽化神朝滅亡的人,他們不在乎百姓,你剛才提出的條件如果我答應下來,這一場危機,立馬就會解決,他們會大失所望,捶胸頓足的。」玉林公主笑着指著四周,道。

「那就同意啊,讓他們捶胸頓足,大失所望!」凰仙兒道。

玉林公主搖頭:「那樣的話,天下百姓就會對我羽化神朝大失所望的。」

「百姓在你們眼裏,就那麼重要?」凰仙兒不解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