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

蘇南卿睡醒一覺,醒過來時,發現手機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她打了個哈欠,撥打回去,對方有聲音傳來:「師姐,我是陸偉,你什麼時候來戚門?」

蘇南卿:?

「師傅年紀大了,你又是關門弟子,所以以後戚門的一切事物都要你來打理了!」

蘇南卿:!!

她又打了個哈欠,「不感興趣!」

可就要掛斷電話的時候,對面又開了口:「師姐,師傅年紀大了,今天早上醒來咳嗽了。」

蘇南卿的手微微一頓。

陸偉似乎感受到了,興奮的開了口:「師姐,今天有個事兒,一個外門弟子想要把兒子送來學習武術強身健體,我們已經為他準備了一個班,他今天打來電話說,想要再塞五個孩子一起過來,您看……」 其他賓客有笑點低的,沒忍住,噗哧笑出聲,心道,這位陸細辛還真是個妙人。

陸細辛沒有跟陸志弘糾纏太久,見他胸膛起伏,氣得說不出話來,便收斂笑意,只道:「關於陸家一事,我已經全權委託給寧律師,您有什麼事,找他便是。」

說完,帶着半夏離開。

臨走時,半夏回了下眸,瞥了氣咻咻的陸志弘一眼,目光憐憫。

她家小姐可是極少落於下風的,除非是她珍視關心之人,才會寬容忍讓,至於別人,但凡是惹到她的,絕不會好過。

顯而易見,陸家已經被小姐剔除珍視之人的名單,他們要倒霉咯!

陸細辛離開半天,陸志弘才從盛怒中回身,見周圍眾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着他,臉頰頓時火la辣的,簡直要無地自容。

活了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這麼丟人。

為了挽回顏面,他故作鎮定,恨恨道:「這個陸細辛,就是仗着敏儀心軟,才這般肆無忌憚。這回,我絕不會容情,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眾人都看出陸志弘的色厲內荏,不過卻沒有拆穿,只是打哈哈笑着。

陸志弘還覺得不甘心,對準沈老夫人:「沈老夫人,這等惡毒女子,實在不配沈總,您不用顧忌我們陸家的面子,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沈老夫人正在端著茶杯喝茶,聽見陸志弘這句話,詫異了片刻,而後便彎起眼睛,笑眯眯道:「陸先生多慮了,你們陸家的面子還沒這麼大,我喜歡細辛,並不是因為陸家。」

這句話簡直是將陸志弘的面子扔到地上踩。

一時間,不光是陸志弘,連諸位賓客都愣住了。

沈老夫人雖然地位高,受人尊重,但她一向與人為善,寬容大量,從不與人難堪。

這還是第一次,在眾人面前,毫不客氣地下人面子。

連趙老夫人都驚詫不已,難以理解:「沈老夫人,您這是……」

沈老夫人放下茶碗,目光靜靜掃了陸志弘一眼,輕嘆:「想不到陸家竟然沒落成這般,陸志弘雖然撐不起陸家,但是還有第三代的陸承繼在,也算是後繼有人,我以為陸家即便不會蒸蒸日上,但也應該可以維持現狀,誰知……」

趙老夫人心裏咯噔一下,就聽沈老夫人繼續:

「你們可知,收養陸細辛老人是誰?」

「是誰啊。」眾人好奇。

沈老夫人:「你們不知也便罷了,陸家竟然完全不知,難道你們沒有調查過么?憑藉陸家的實力,不應該被障眼法蒙蔽啊,你們又不是無權無勢的小門小戶。」

這也是沈老夫人不能理解的地方,換做他們沈家,肯定第一時間識別障眼法,發現陸細辛的真實身份。

趙老夫人越聽越發懵,心裏七上八下的,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因為太過慌亂,她有些穩不住,趕緊讓孫子上樓,去把趙老爺子推過來。

今天是趙老爺子的壽宴,本該在最關鍵的時刻出場,卻不料出了這一連串意外,他身體本來就不好,趙老夫人怕他受刺,激,就沒讓他下來。

但是這會,他不得不出來,趙老夫人怕自己壓不住場。

果不其然,沈老夫人下一句話就是:「你們知道神醫古澤么?」 「今天天氣不錯,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林昊楓知道尤葉現在心裡很亂。

從春節后他們的日子就沒有消停,一樁樁一件件,為了養傷和保胎,尤葉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出門吃頓飯的機會都很少。

「好。」尤葉答應了。

她不問去哪,只想換種心情,回到清醒的狀態,理順已經發生的事情,想清楚夏恆為什麼這麼做,是她哪裡做得不夠好,還是夏恆變了?

她不喜歡現在一團糟的混沌狀態。

林昊楓幫她系好安全帶:「要是冷,後座有條薄毛毯。」

「你幫我拿。」尤葉提了要求。

林昊楓抬起腰,轉身,仗著手臂修長,將毯子拽過來,仔細地蓋到尤葉的身上。

「還冷嗎?」他不放心,又問了一句。

尤葉搖頭:「不冷,剛才也不冷。」

不冷還要毛毯,這是在撒嬌。

尤葉,她原來會撒嬌。

「既然不冷,是不是應該多蓋一層毛毯?」林昊楓微微一笑。

「你車上還有毛毯?」尤葉有點驚訝。

林昊楓靠過來,將尤葉連人帶毯都裹進懷裡:「這個毛毯,是人工的。」

她一直獨立,無緣無故的撒嬌,就是心裡難受,又無處發泄。

她一直剛強,直到遇到他,才發現軟弱的時候不會受傷,會得到他加倍的疼愛。

這些,林昊楓都明白。

「昊楓,以後我的親人,只有你跟寶寶了。」尤葉沒有克制自己的悲傷。

「還有媽呢。」林昊楓提到了石玉清。

石玉清上次來白家探望尤葉,參觀了白家別墅之後,說尤葉得到很好的照顧,她也放心,便再沒什麼消息。

聽林昊楓提到石玉清,尤葉更難過:「關於我的身世,媽一直不肯承認,昊楓,是不是我的生父,更為不堪?」

「不會。」林昊楓回答得很乾脆。

「為什麼?難道你知道什麼?」尤葉敏感於他的肯定,掙開懷抱,凝視著林昊楓。

林昊楓想到尤葉肩頭那朵紅蓮花的胎記,問尤葉,石玉清跟白家算怎樣的遠親。

「我問過媽,說是遠親,其實只因為外婆姓白,論血緣關係,已經出了五服。」

出了五服,意味著五代以內沒有近親,從法律意義上界定,都已經可以婚配,算不上親戚了。

「怎麼,這與我的生父有關?」尤葉腦中的弦繃緊。

林昊楓微微一笑:「這樣算來你也算白家的『遠親』,基因這麼好,生父怎麼可能很不堪。」

「你也學會油嘴滑舌的哄人了。」尤葉以為林昊楓是在逗她開心,也沒再往心裡去。

他們準備出發,尤葉也不問林昊楓去哪兒,他帶她去的地方,她一定會喜歡。

車了剛剛啟動的一瞬,尤葉忽然喊停,林昊楓馬上停下來:「怎麼了?」

尤葉朝街角張望了幾眼,搖了搖頭:「沒什麼,可能是我看錯了。」

剛才眼前一閃,似乎看到良樂的身影,等再定睛找,卻又不見了。

要是以前,尤葉會下車去確認,而現在,確認了又怎樣呢?就算真是良樂,她們已經形同陌路。

「走吧,出發!」尤葉的聲音輕快起來。

沉溺痛苦與煩惱從來不是她的風格,天大的事,以後再說。

林昊楓嘴角輕揚,她撒嬌他就哄著,而她復原的速度,總是和他想得一樣快。

他為她的洒脫著迷,又很失落……嗯,尤葉要是能多撒幾次嬌就好了。

。「你聽到了嗎?亨利!」

「奧,父親……我聽,聽到了……」

「嘟嘟嘟。」

電話掛斷。

亨利整個人都晃了晃……

金羊毛是多洛莉絲一手創建的?

她哪來那麼多錢?

當初她無非是薩克曼的高級合伙人罷了,個人資產積累不會太多,或者說……她動用了席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244】這是魔窟!! 趙麗麗是一個心善、性子急的人,陳明曾經救過葉文和趙麗麗的命,趙麗麗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看著陳明處於危險之中而不救助,因為那樣就太不仗義了。

葉文說道:「放心吧,利劍組織到現在也沒有殺害陳明,證明他們覺得陳明有用,只不過,他們還在等待時機。咱們現在只需要安靜的等待,早晚有一天,利劍組織會以陳明作為籌碼跟天盟談條件,那個時候就是救陳明的最佳時刻。」

「可是,陳明在米國,利劍組織的人一定會折磨他,讓他生不如死,他會過得很痛苦。」

「不,陳明現在過的一點也不痛苦。趙長老說過陳明現在處於一種特殊的昏迷狀態,身體的各項生理條件都和正常人一樣,不過,他的大腦卻像是在沉睡。」

「沉睡?難道陳明是被打成植物人了?」

「不,陳明並沒有被打成植物人,他是身體醒著,但是大腦卻在沉睡,植物人是身體和大腦都處於沉睡狀態,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狀態。」

聽到這裡,趙麗麗急了,挪了挪身子,說道:「到底是什麼情況,沉睡還是蘇醒?」

「不懂,我只是聽說米國特殊部門研製出了一種可以提取人類思維記憶的儀器,至於這個儀器是怎麼提取被使用者的大腦思維記憶,這個,我並不知道,可能,陳明現在的狀態就是被他們提取大腦思維記憶的狀態。」

「那到底……」

四合院兒里,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張小蕊坐在床前,鍾瑋蹲在張小蕊的面前,打開了旁邊放置的鞋盒。

「哇!西單運動鞋,我最喜歡的就是這種運動鞋了!」

鍾瑋抬頭看向張小蕊,四目相對,嘴角勾起一絲弧度,說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要買一雙這樣的鞋,從今天開始,如果你能站起來,你就會成為我的正式員工,這雙鞋算是公司配送的,來,我給你穿上。」

「嘻嘻,謝謝老闆,我一定會認真工作。!」

鍾瑋幫助張小蕊穿上了西單運動鞋,隨後,扶著張小蕊站了起來,說道:「來,走兩步。」

「嗯。」

斑駁的陽光灑在身上,張小蕊往前走了幾步,滿臉堆笑,說道:「老闆,我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