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力量上升到一定程度,無腦上,也能夠贏下比賽!

械老闆一直以此為信條打到半決賽的!

大劍揮舞,在場上掀起了一陣狂風。

馬修在風中飄搖,看着驚險,實際卻很從容。

因為他總不時給械老闆來上一劍。

可惜,這些攻擊依舊僅是激起了些許火星……

「沒用的,沒用的,沒用的!我說過,你奈何不了我!」

械老闆笑道,高傲極了。

了解到馬修的劍只能給他添些划痕以後,他更猖狂了。

馬修感覺這樣不是辦法,便疾速向後退了數步,和械老闆拉開了距離。

瞧見馬修退去,械老闆心中一樂。

他也不着急著追,再次將劍指向前方,便自得笑道,「休,在械老闆的力量下感到絕望了么?」

「不是。」

馬修否定了。

他很誠實。

「不必感到羞愧,倒在資本的力量下,這很正常……」

「說了,不是。」

馬修心想,他要倒也不會倒在這鐵皮人身前。

他回家往那隻富蘿莉裙下倒,生活會更殷實。

嗯,也許……

還會被踢一腳。

「那你為什麼忽然退避?」

「我要解除限制了。」

「限制?」

「不瞞你說,其實和你戰鬥的時候,我一直壓制着自身的力量。現在,我打算喚回這部分力量了。」

馬修隨意說道,聽着有些中二。

「哈哈,你在胡說什麼啊?!解除限制,你有這樣的設定么?」

「有的。」

「那你解除給我看看!」

「好的。」

說着,馬修左右腿各一甩,人字拖隨之飛起,落到了一邊,看着痞氣極了。

這就是解除限制?

哈哈,不就是拖鞋么!

嗯?!

不對!

他剛剛一直穿着這雙人字拖?!

械老闆驚訝瞬間,他前方的馬修已消失了!

緊接着,械老闆便感覺自己身上遭到了一記重砍,砰!

不!

不僅一記!

砰!砰!砰!

械老闆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震顫,利劍多次砍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次,械老闆的義眼只捕捉到了些許殘影,只能收縮防禦了!

他沒想到這個休,少了人字拖以後,居然那麼飄!

拖鞋,真有那麼重要麼?!

……

果然,還是光腳塔在地板上比較舒服。

馬修心嘆。

之前他穿着那雙拖鞋,真害怕一不小心鞋帶崩了,在台上摔跤。

他可不是蘇蘇,倒在地上,他會被械老闆做掉的。

現在好多了。

馬修繼續快攻!

械老闆呈防禦態,他現在已無法防禦馬修的進攻了,但內心卻漸漸平靜了下來。

原因無他,馬修持續進攻許久之後,他依舊屹立着。

你強由你強,械老闆直挺挺!

你橫任你橫,械老闆硬邦邦!

馬修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械老闆正沉醉在義體人的驕傲之中,猶如流光似的繞在械老闆身邊不斷斬擊的馬修忽然停下了……

「怎麼?明白自己的攻擊無意義了么?」

械老闆稍鬆了口氣。

人,會累。

但義體人不會!

所以,這場比賽的勝利只屬於他!

「不,已經可以了。」

馬修將劍歸鞘。

「什麼可以了?」

械老闆不明白。

「你已經輸了。」

話音落下,馬修又一次衝鋒,這次,他空手!

械老闆見狀,心中怒道,別嚇唬人了!收劍和拖鞋可不是一個概念,收起武器是不會有破壞力加成的!

這麼想着,械老闆正面沖了上去,對着馬修便是一斬!

馬修借速度優勢迅速閃避,便抓住他的手臂,順勢一扭!

嘎啦!

場中忽然響起的碎裂聲,尤為清脆。

啊咧?!

怎麼可能?!

械老闆驚訝地望着自己那條斷掉的義體右臂,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利劍也是他的限制?

這傢伙空手的時候比手持兵器時更厲害?!

這不科學!

馬修認為這很科學。

他才不是什麼一劍修羅呢。

他是一名義體醫生,精通義體的安裝和拆解的醫生。

再加上最近他聽女兒的話,學習了許多科學知識,對義體這方面的研究已經十分深入了。

「人類復興」以現實為基礎設定義體性能,械老闆的義體也不例外。

了解義體構造的義體醫生,自然清楚他這身義體哪兒薄弱,只要找准方向,使勁懟,一定可以將之破壞。

所以,之前他一直進攻並非無意義的,他一直猛懟義體拆卸的卡扣。

這種地方,也是有防護的,但是它的防禦不如其他部位,更經不起「大力出奇迹」。

一頓猛鑿之後,便差不多了,那麼,開始拆卸工作吧。

卡扣毀掉,這個時候,只要順着特定的方向旋轉,就可以……

嘎啦!

趁著械老闆還在發獃,馬修把他義體左臂也掰了下來。

械老闆:「你?!」

「這位老闆,只讓一條手離開,太孤獨了,我把拆下來,湊一對,不寂寞。」

械老闆:?!

械老闆思維瞬間宕機,半天才彪了句,「你特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別說正妃了,就憑那種送上門脫光衣服當着那麼多人面想要爬我兒子床的女人,當側妃的資格都沒有!」

柳國公的臉一整青一陣白,他死死掐住掌心:「我真不明白,讓月兒為正妃,你們瑾王府一點損失都沒有,楚辭更不用擔心與人分享丈夫!」

「這個世上那麼多男人,哪個不是三妻四妾?瑾王活着的時候,我尊重你們瑾王府,從來沒有來求過你,現在瑾王不再了,我只是想要來完成她的執念而已,你們為什麼不同意?」

「楚辭失去的,只是一個正妃的位子,而我的女兒,她已經失去了一生的歡樂,甚至連命都要丟了,太妃,我們認識了這麼多年,你真的一點情誼都不顧?」

每一句話,都帶着顫抖與悲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