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能是因為當時道路擁堵,裡面的人直接棄車徒步離開了。

外面的警察沒有再問其它的,叮囑保持警惕,什麼時候得到警務部門的通知,確認安全了才能開啟閘門。

叮囑的話說完,便招呼同伴回警車向西側開走。

不用龍先生提醒,劉毅已經用遙桿控制大門外的可調探頭追蹤警車的行跡。

眼看著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停留,直接開向遠處,然後右轉消失。

小野二郎見警車開走,長舒了一口氣,但下一秒就發現龍先生的臉色難看的厲害。

而劉毅,則控制著外面的探頭,一點點的觀察街對面建築和街道上的動靜。

不等小野二郎發問,龍先生便命令他:「你去金庫盯著,把能帶走的分揀好。」

「哈依!」小野二郎趕忙應聲,小跑著出了保安監控室。

「出事了呀!」劉毅嘆了一句,抬手指向監控鎖定的位置。

畫面中他指的位置,一名警察正探頭探腦的看向保險庫正門方向。

龍先生背靠到椅背上點了點頭,對劉毅說:「你去盯著人質,千萬不能出變故。」

「放心吧!」劉毅二話不說轉身離開。

事情很明顯,保險庫並不是這條街上唯一一家重點單位。

左右鄰近的門店,只銀行就有四家。

外面的紛亂髮生后,每家都第一時間落下了內外閘門。

可剛剛離開的那兩個警察,為什麼唯獨只關心保險庫的安全。

就在龍先生糾結,是馬上啟動撤離程序,還是多收穫一些再走的時候。

外面放哨的兩個人,幾乎同時用對講機彙報,有警車出現在了後街和前街左右兩側的衚衕里。

又過了不到一分鐘,兩個小子又相繼彙報,更多全服武裝的警察乘防爆車和衝鋒車趕到。

而且,有狙擊手從車裡出來,正在往前後街的建築物里鑽呢。

這一刻,龍先生首先想到的就是,之前二樓貼著的那張求救紙,還是被人注意到了。

他不知道的是,總經理帶人寫求救信息的時候,就已經有人打電話報警,稱看到持槍者闖進了保險庫。

還有,剛剛和他通話的那名警察,半年前剛給保險庫保安進行過培訓。

所以,儘管龍先生答對時,言語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漏洞。

但警察已經確定,裡面的人不認識他,他也從來沒聽過對方的聲音。

。 某天的下午,王都里的某一個治安官正在看一份材料。

這一份簡短的還不夠一張紙上的材料,硬生生被看了半個小時。

閱讀期間,這個治安官出門再進門,抽煙喝水,偶爾還會和自己的同事聊天,也會和下屬們交代一下工作。

實在把該做的工作做完了,這位治安官挺著肚子,把自己塞進椅子裡面,又很不安生的在抽屜里拿出了眼鏡,別在耳朵上。

「向篤,漏稅。」治安官喝口水,打眼看了看對面被鎖住的年輕人。

「小夥子,想想家裡有沒有什麼關係,把這個稅款補上,這可不是什麼小事,要都像你這樣,年紀輕輕的開始違法,我們不好做的。」

向篤聽到違法這個辭彙,本能的抽動一下,身上的銬子發出一連串的響動。

他趕忙辯解:「我沒有違法。」

「沒有違法?」治安官冷笑一聲,「那你怎麼解釋這個?」

他把材料拍在桌子上:「我勸你啊,要誠實,王都里的居民都很誠實,但凡漏稅的,也就你們這樣外地的。難不成,你的意思是我們弄錯了?」

「我沒這個意思。」

「那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看來你是不打算配合了。」

治安官把材料抓到手裡,正準備宣判,外面有士兵押送著一個人路過。

治安官把向篤的問題放在一邊,問那個士兵:「抓的什麼人啊?」

士兵站住報告:「在街頭和人家打架,那一個被打傷了,住院了。」

治安官看了一眼被抓來的這個人,表現的很是無奈和煩躁:「別再往裡面送人了,我手裡這個都不知道往哪擱了,你們想讓我一天審多少人啊?」

士兵撓頭:「那?」

「放了放了,不就打個架嗎,拉出去教育教育。」治安官揮揮手,又轉向向篤說:「行了,你也別頑抗了,實在不行……」

向篤沒聽完這句話,突然怒吼一聲:「我沒有頑抗!」

治安官被突如其來的吼聲驚呆,押送犯人的士兵也驚呆了。

他們審視了向篤那個不服輸的勁頭,這擺明了就是一個愣頭青。

治安官不打算再廢話下去,在向篤的材料上蓋了章宣判:「漏稅,服刑兩個月,服刑期結束后,五日內補上稅款。來人!收監。」

門外進來兩個身背步槍的士兵,他們帶著向篤除了審訊室。

人被帶走了,治安官煩悶地喝道:「真特么的晦氣!」

向篤因為沒有湊齊那三庫倫,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開始了兩個月最痛苦的時光。

同一天時間,貝蒙邀請了還在職位上的財政大臣共進晚餐。

晚飯吃過,貝基跑回了房間,她開始構思她的樂章,樂符通過腦袋鑽到筆尖,在經由筆刻畫在之上。

她的樂章即將完畢,打算再完善完善就給自己的老師送過去。

樓下的餐桌邊上,僕人們正在清理餐桌,兩個身兼重要職位的人相對而坐。

貝蒙毫不客套的說出了這頓飯的目的:「老太公,您看今年的款項是不是到了下撥的時候了?」

他如果不提,財政大臣都快把這件事情忘記了,最近事情挺多,已經完全拋之腦後。

財政大臣攤開身子,確定一個非常舒服的姿勢,似笑非笑地說道:「貝蒙閣下,本月的稅收還在統計,距離結束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您應該耐心一點,就現在的統計結果來看,您所在的區域,稅務估計是第一位的。」

貝蒙乾澀的笑笑:「誰知道呢,我不太關心這些事情,很久以前,瑣事就是夫人在打理了。」

「是嗎?那還要祝賀,您有一位賢惠的妻子,尊夫人比我家那位強多了,家裡的事情一概不管。」

「有些事遠比打理家務要重要,我還是很羨慕老太公您的。哦,您稍等一下。」

貝蒙離開位子出門,等再回來時,手裡拿著一盒煙草,他回到位子上說:「這是太輝國的煙草,是太輝國的使者送來的,我嘗過了,味道不錯。」

財政大臣看這盒子煙草,心裡不是個滋味,反正他是沒有的。

他接過盒子打開,眼睛沒有放在煙草上面,直面貝蒙說道:「很長時間不吸了,身子受不了,也快到了退休的年紀了。說到退休這件事,我也難受。」

「難受?」

「是啊,後繼無人,你別看我家族龐大,可沒有一個讓人省心的。」財政大臣微眯著眼睛,「最可氣的就是我那個小兒子,整天就知道擺弄一些玩具。」

貝蒙看著財政大臣捲煙,也在回憶,這個所謂的小兒子到底是哪一位。

「好在我那幾個孫子還行,可他們對我的工作不感興趣,我那個大孫還說,願意跟著貝蒙閣下您。」

「有這種事?」貝蒙喜出望外的感覺,「那當然可以,正巧,我這邊工作太忙了,需要人給分擔分擔,如果是您的後人,那可是名門之後,求之不得。」

財政大臣搖搖頭:「那太麻煩了,我也不想管這個事,孩子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都有自己的想法。」

「老太公,我還是覺得,為陛下分憂才是最重要的。」

「那是自然,我回去再問問,只是太麻煩您了,您給我的孫子安排工作,我還抽您的上好煙草,過意不去的。」

「話不能這麼說。」貝蒙已經欣喜若狂了,「我這裡正需要人才,一點也不麻煩,倒是要感謝老太公您的幫助,一盒煙草而已,我這裡還有。」

財政大臣嘴角抽動,再看手裡的煙草,想著一把給揚了。

他忍住傷感的情緒,一邊細緻的卷著煙,一邊聊著其他話題:「貝蒙閣下,您事務繁忙,有些事可能不知道,我聽其他人講的,駐守在谷地的近衛軍,最近一段時間碩果累累,基本上清繳了民巴。」

「是嗎?那真是一個好消息。老太公,我也聽說,那枝這孩子要結婚了是吧?」

聞聽此言,財政大臣發自內心的驕傲,他表現出了一種無所謂的樣子說:「孩子們的事,他們想結婚就結唄,跟我這個老頭有什麼關係。反倒是您,算算日子,快要當爺爺了吧。」

貝蒙恍然若失,他略作思考後給拋出了一個問句:「這麼快嗎?」

這時,貝蒙的夫人推門進來,手裡端著果盤,她把果盤放在桌子上,略帶責備地說道:「那可不,你這樣的工作狂,時間和我們是不一樣的,你也不算算,倆孩子結婚是什麼時候?咱倆閨女結婚前就有身孕了。」

貝蒙臉色一下子陰沉起來,把陳年舊賬都翻出來了:「別說這事,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咱的女婿就是余漣先生了。」

「打住!我不管你心裡怎麼想的,以後尤其當著孩子的面,絕對不能說這個。」貝蒙夫人很不高興,「再說了,小普怎麼了?我看那孩子挺好的。哎呀,也該去谷地看看了,閨女臨盆那天,我是一定要在的,不然怕孩子受不了。」

財政大臣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夫一妻,他說道:「是應該去一趟的,正巧,我小兒子一家也要去,正好路上有個陪伴。」

這話說到了貝蒙夫人的心坎上,連忙和財政大臣聊起了那枝的事情,聊的非常熱切,全然忘記了當初晚宴的事情,她當著那枝面,急切的抱走貝基的那一天。

貝蒙乾巴巴的坐著,聽兩個人家長里短的聊,直到財政大臣離開時,才起身送了送。 「呵——」陸細辛抬了抬眸,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我不親自動手,是因為沒必要,動腦就能解決的問題,何必要動手。但是若有人真敢犯到我頭上,我就讓她看看,何為真正的高手!」

說到這,陸細辛手下一個用力,白憐兒頓時開始翻白眼了。

其實陸細辛以前的身手算不上很好,只能說勉強防身,那次被夜斯年制住之後,才開始用心練武。

她不喜歡受制於人!

「把金蠱王交出來。」陸細辛聲音冰冷。

白憐兒都已經被掐住了,還在冷笑:「我告訴你不可能,金蠱王就寄居在我手心中,它已經認我為主了,你拿走也沒用,它只認我一個人。你不是想救你爺爺嗎?那就放了我,否則我就帶着金蠱王一起死,讓你什麼都得不到。」

白憐兒是白家這代的嫡長女,身份地位很高,否則也不會讓金蠱王認她為主。

被大家族培養出來的嫡長女,無論心志還是手段都是一等一的,即便是身處逆境,也絕不會妥協,而是尋找機會轉危為安。

關於陸細辛的消息,在華國就不是秘密,她早已經打聽的清清楚楚。陸細辛這次找柳繪拍得金蠱王,就是為了救她爺爺。

金蠱王現在在她手中,她就不信陸細辛敢動她!

「你說金蠱王在你掌心?」陸細辛微微垂眸,語氣有些低。

白憐兒以為她是開始妥協了,心中得意,冷笑道:「它已經認我為主,自然是在我體內,聽我驅使。」

「哦。」陸細辛點了點頭,語氣輕的如風一般,「那就好。」

白憐兒不解,正奇怪呢。

眼前,突然閃過一道寒光,緊接着一隻鋒利的匕首狠狠朝着她右手腕削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