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最後,溫蓋特中學十字軍隊以24連勝的傳奇戰績,奪得州級比賽的冠軍。

春季賽結束之後,馬上開啟季後賽。

由於溫蓋特基督教學校屬於私立學校,不能參加全國高中聯賽,但能參加私立高中聯賽。

和深再次憑藉自己的身體優勢,率領十字軍隊橫掃六合,所向披靡。

一路大比分連勝,最終以18連勝奪得全國私立高中聯賽冠軍。

比賽期間,他們碰到另一個傳奇,加利福尼亞州德拉塞爾高中斯巴達人隊。

此隊從1992年開始,一直連勝至今。

已經打破全美高中的多項記錄,可惜他們遇到了「終結者」。

和深以無敵的姿態,稱霸整個球場。

一人獨抗三名防守隊員,毫無懸念得拿下比賽。

這場天王山之戰,由NBC電視台進行全國直播,也讓和深名聲大振。

其中,多位橄欖球名宿觀看比賽后紛紛表示:「邁克·奧赫,百年難遇的天才,一人就可決定勝負的怪獸!」

另外,還有數名NFL球隊的球探,也在現場觀看了比賽。

當他們看到那令人恐懼的超神表現,紛紛致電陶西夫婦,希望能帶和深參觀球隊。

而陶西夫人以和深上大學為由,直接拒絕多家球隊的邀請。

2003年終,和深算是收穫滿滿。

在平安夜,陶西一家選擇聚餐慶祝。

老肖恩當司機,陶西夫人坐在前座,和深與SJ以及柯林斯擠在後座上。

大家有說有笑,氣氛很融洽。

雖說肖恩夫婦在孟菲斯市擁有85家連鎖餐廳,可惜不適合聚餐,只好挑選一家法國高檔餐廳。

這家餐廳生意很好,此時幾乎沒有空位,由於肖恩夫婦屬於白人,服務員特意讓其插隊,優先享受法國大餐!

不巧,這名服務員卻是位黑人。

陶西一家的到來,沒有引起任何波瀾。

雖說和深已在孟菲斯市家喻戶曉,但在白人眼中,他只是一名黑人。

陶西夫人很有品味,特意點一些法國著名菜品,比如鵝肝、魚子醬、松茸等等。

只是身在異鄉為異客,場面越溫馨越讓人感傷,導致法國大餐吃起來暗淡無味。

用餐結束后,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當和深看到某位黑人服務員,漸漸忘卻的記憶再次湧上心頭。

原本邁克·奧赫有十二位兄弟姐妹,此人就是其一,但和深作為一名過客,實在沒有必要上前相認。

他只是默默注視片刻,然後轉身走出餐廳。

站在餐廳門口,和深抬頭仰望星空。

對不起,今夜烏雲蓋頂!

於是他看向餐廳對面,那處人頭攢動的小廣場,那裡彩燈閃爍音樂跳動,彷彿置身玄幻世界。

而廣場中央有座雕像,雕像有個傳奇的名字。

馬丁·路德·金!

新學期伊始。

由於和深在橄欖球上的超強統治力,接連收到幾十所大學的入學邀請,其中不乏常青藤名校。

甚至有些大學給出的待遇相當誘人,只需達到一定的條件,就可享受這些福利。

福利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橄欖球專項全額獎學金,想要獲得它並不容易。

其中ACT考試成績、SAT考試成績、GPA高中或者大學預讀成績以及RANK考試名次,和深必須滿足其一,才能申請全額獎學金。

當然不同的大學,獎學金制度相差很大。

可惜常青藤名校沒有體育專項獎學金,要不然他真想去哈佛、耶魯、普林斯頓這類名校里混混。

為了更早的進入大學,和深最近一直在家補課。

因為他想跳級完成高中學業,然後在兩年內大學畢業,進而參加NFL選秀,開始自己的賺錢之旅。

從表面來看,系統沒有要求他多長時間完成任務,但是越早風險越小。

某日上午,陶西夫婦郊區別墅。

客廳的長桌邊,坐著新來的家庭教師密斯蘇女士,此人非常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邁克,你的頭有多大?」

「非常大。」

「裡面有什麼?」

「白色漿糊,不對,是腦子。」

說的這裡,和深瞪大雙眼露出駭然之色。

怪不得看她眼熟,原來是這位大佬,一上來就問腦子。

密斯蘇女士嘗試引導:「不只是腦子,裡面還裝滿知識,只需按照正確的地圖或索引,就能把它們全部記住,還能快速取出。」

「而我就是幫你的人,那麼,你相信我嗎?」

「當然!」和深鄭重回答。

只要你不剁開我的腦子,萬事好商量。

說實話,密斯蘇女士的知識涉獵甚泛,尤其擅長高中知識要點,有些東西在國內根本接觸不到。

當然不包括她的神棍理論。 夜北梟扭頭看向樓心悅,冷聲問道:「你和那個男人認識?」

樓心悅搖搖頭:「不認識!」

「那你怎麼一副被拋棄的樣子?」

樓心悅扭過頭來,冷眼望著夜北梟,冰冷的語氣里,是刻骨的恨:「夜北梟,是你先拋棄我的!你當初為什麼不愛我?如果你愛我,我們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夜北梟一怔,「所以當初,你出國,並不是因為我爸反對我們在一起?而是因為我根本就不喜歡你?」

樓心悅恨不得打自己一個嘴巴,她怎麼自己把自己給他設置的夢境給捅破了?

夜北梟嘴上卻漾起一抹笑意:「我就說吧,我的感覺怎麼就那麼奇怪呢?你完全提不起我的興趣,年少的我,怎麼會喜歡上你?」

他的話無疑在樓心悅的心口又插了一刀,讓她恨得咬牙切齒:「我哪兒里差了,為什麼你們就不肯愛我?我只是想要一份愛,一份依靠而已,怎麼就這麼難呢?」

她和夜北梟同學幾年,他也只是給她一份熱心救助,從不肯給他的心,才讓她一念之差,採取了卑鄙的手段,最後受傷的卻是她自己;在異國他鄉,她彷徨無依的時候,遇到了那個清秀宛若處子的男人,和他共同度過了六七年的時光。

她以為,他會是她餘生可以依靠的人,可是他卻總是飄忽不定,讓她抓不到,摸不著,最後還一去不回!

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還有那個混蛋羅比,他許諾給她未來,卻轉身就娶了豪門千金!

她樓心悅到底錯在哪兒了?為什麼要一次次被拋棄?

歸根到底,都怨夜北梟!

是他毀了她一輩子!

夜北梟冷哼一聲:「男人看女人的眼光一向很准,比如江南曦,她骨子裡就有一股浩蕩之氣,容貌端正,宜室宜家;而你,眼神飄渺而不定,雖然長得也還算說得過去,但是眼由心生,就說明你心不坦蕩,要麼奸詐,要麼心懷叵測!誰會娶你這樣的女人做老婆?」

樓心悅:……夜北梟還會看面相算卦嗎?

她破口大罵:「你少胡說八道,你就是想捧江南曦,來貶低我!我告訴你,有我在,你想娶江南曦,門都沒有!」

夜北梟的眸光瞬間變得陰冷:「樓心悅,你以為我真拿你沒辦法嗎?」

樓心悅卻笑了:「你有什麼辦法?除非你死了,但是那樣,我也會跟著你死去。所以,夜北梟,我們才是真正的生死與共!夜北梟,你敢跟我一起死嗎?我倒是心甘情願呢!」

夜北梟眸光冰冷如刀,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她!

樓心悅卻毫不畏懼他的眸光,一隻胳膊搭到了他的肩膀上,調笑著說道:「梟,不如你就投降吧,我們也可以恩愛一輩子的!在床上,我一定不必江南曦差……」

然而她話音未落,她就發出一聲慘叫。

夜北梟把她的胳膊擰了三百六十度,疼得樓心悅慘叫不止。

「夜北梟,你快放開我,我疼,你也疼啊!」

然而夜北梟卻沒有鬆手,這麼多天,他都痛習慣了,這點疼也不算什麼。他真是受夠了這個女人!

受制於她,是他夜北梟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疼是吧?那你告訴我,到底怎樣才能解了這該死的生死咒?」

夜北梟咆哮著,現在是二十一世紀,怎麼會有這種鬼東西? 對於此時的劉雲,現在就是根據未來伏羲的所有成就適當引導一下,而且要注意尺度。

不能把其他人皇的功績搶了,這關係到他們是否功德圓滿。

……

「哎呀!」伏羲因為一直魂不守舍,所以一頭撞到了旁邊的樹上,結果把樹直接撞倒了。

樹:QAQ。

這飛來橫禍直接把這棵未來有機會成為精怪的古樹,直接終結了命運。

「我怎麼在這裡?」伏羲意識到現在所處環境不太對勁,不過伏羲沒有多慌張,因為這片叢林里目前還沒有威脅到自己的野獸。

而且因為女媧的緣故,一些大妖也紛紛約束自己門下的小妖怪,避免觸及到某個兄控的禁臠而遭滅門之禍。

「咦,這隻蜘蛛好大啊!」此時伏羲注意到這棵樹順道壓死了一隻本來在樹上安安穩穩等待著獵物的蜘蛛。

不過伏羲的眼睛很快被蜘蛛所織的網吸引了目光。

上面有一隻蝴蝶撲楞著翅膀,想從蜘蛛的網上脫離。

但是因為樹木倒下的緣故,把蜘蛛的網弄成了一個閉合的網籠,結果這隻蝴蝶在蜘蛛網裡一直出不來。

伏羲的眼神越看雙眼越發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老師的答案我明白了。」

伏羲此時欣喜若狂,拿著周圍的藤蔓,將其編織成蜘蛛網的形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