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最近一段時間,妲己這位通天教主新收的親傳弟子,才是真正的讓所有練氣士羨慕的對象。

無數人都在打聽她的消息。

蘇護在聽說了妲己拜師的消息以後,也是興奮異常,在大商,最厲害的人物,大都出自道門。

而道門當中,又以截教和闡教兩個聖人建立的大教最為強大。

闡教雖然名聲在外,但是門徒稀少,在大商當中的影響力並不大。

而截教,通天教主有教無類,萬仙來朝,朝中許多官員,都與截教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太師聞仲,也不過是一個截教的三代弟子。而現在他蘇護的女兒妲己,已經成為了通天教主親傳的二代弟子了。 在直播間觀眾的強烈建議下,夏語昔還是脫下了手套,輕輕地把攝像頭挪得離兩人更近了一點。

她們也在吃的時候偶爾會看看彈幕姬上的內容,挑選一點彈幕的問題做一些回答。

「你們問我今年誰能進世界賽啊。」唐夙一邊嚼著嘴裏的蝦肉一邊稍微抬頭想了想。

「那我隨便說說昂。」

「首先滔博和京東我覺得肯定是穩了,畢竟他們現在狀態又好,手裏的積分也高。」唐夙說道。

「然後第三支戰隊我其實看好蘇寧。」

「蘇寧?」

夏語昔一邊把自己剛剛剝好的蝦肉遞到唐夙的嘴邊,一邊有些好奇問道。

「為什麼會看好他們,我記得他們常規賽排名不高吧。」

「啊唔。」

唐夙熟練地吃下夏語昔的投食,然後再看了一眼彈幕姬,發現觀眾對這個預測也是存疑的巨大,便嚼著蝦肉解釋道:

「因為版本啊。」

「當前版本是野核的版本,節奏型打野的處境並沒有前兩年那麼友好,所以sofm選手在今年就顯得格外如魚得水。」

「加上angel、煥峰還有阿賓的實力都已經夠到了世界賽的標準,配上一個也算世界賽常客的蛇蛇,我覺得他們進世界賽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至於是三號種子還是四號種子,這就要看他們的發揮咯,我看好他們是三號種子。」

說完,唐夙再微微張嘴將夏語昔遞來的蝦肉吸走。

「啊唔。」

「嗯~」

唐夙眼睛微微眯著,嘴角開心地向上翹起。

這是唐夙少有地在觀眾面前露出這種帶有撒嬌意味的表情,配上她鴨子坐的姿勢和微微向夏語昔前傾的上半身。

讓直播間里的人都有那麼一瞬間的懷疑,面前的這兩個少女是不是互換了角色。

不過也正因為這番光景的存在,本來議論LPL戰隊這種容易被引起直播間戰端的話題也在滿屏的「awsl」和「kdl」之中銷聲匿跡。

不過很快,還是有人開始詢問唐夙看好誰成為四號種子。

「四號種子啊。」

唐夙拿起剛剛夏語昔喝了一口的肥宅快樂水送到嘴邊,然後一邊眨着眼睛思考,一邊痛飲了一大口。

夏語昔看着面前喝着自己喝過的飲品,甚至嘴唇觸碰的位置都相同的少女,原本是不會有什麼心理波動的心境也因為知道了某個秘密而盪起了漣漪。

如果是唐宿……

如果是嘴對嘴……

「……」

「四號種子我覺得ig和fpx還是有機會爭一爭的。」唐夙說道。

「雖然這話題比較危險,但我和他們兩個隊的關係都挺好的,所以大家不要誤解我的意思啊。」

「現在季後賽還沒開打嘛。」

「我記得賽程上,FPX在上半區,然後第一場要打的是V5,如果他們能贏下V5,接下來就是要打蘇寧對吧。」

「我覺得就算他們能連贏兩場,但四強戰打的是滔搏,他們還是要輸,所以如果不出意外,FPX應該是一定要打冒泡賽了,就是不知道是在冒泡賽的第一輪還是第二輪。」唐夙說道。

「如果能在第一輪,我覺得他們進世界賽的機會要大一點。」

「可是你不是看好蘇寧嗎?」夏語昔一邊往自己嘴裏放蝦肉一邊問道。

「對呀,所以我認為FPX可能會倒在蘇寧的手裏。」唐夙點了點頭說道。

「不過如果這樣,那FPX可能就要去冒泡賽的第二輪了,有可能會翻車。」

「至於iG……」

「啊——」夏語昔繼續投喂。

「啊唔。」

唐夙剛剛起了個頭,夏語昔的蝦肉就遞到了嘴邊,她很自然地停下了和觀眾的討論,選擇先張嘴接受夏語昔的投喂。

夏語昔捏著蝦肉,等唐夙吸走後,她正準備收回自己的手,突然就感覺到自己的食指被什麼柔軟的東西舔了一下。

本來這還好。

但隨之而來的輕微的吸扯感和溫潤感交織在一起的那種異樣的刺激,瞬間從她的指尖一路衝到了她的腦海,讓她不自覺地輕哼出了聲。

「啊嗯~」

「哈…呼…」

夏語昔有些埋怨地看着面前正在享受她剝的蝦肉的唐夙,包子臉也漸漸變得鼓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但總覺得有些奇奇怪怪的。

唐夙並沒有發現夏語昔的異樣,她只是見夏語昔手指上醬汁太多了,就吸了一口,這應該沒什麼出格的地方吧。

「你們覺得FPX不會輸給蘇寧嗎。」唐夙一邊嚼著蝦肉,一邊看着彈幕姬說道。

「那就不會輸唄。」

「比賽開始之前一切預測都只是預測而已,我認為蘇寧的勝算大,你們自然可以認為FPX的勝算大啊。」唐夙輕輕晃着腦袋說道。

「IG呢?IG呢?」

「那下半區怎麼樣,你覺得IG有沒有機會。」

「……」

因為唐夙和Rookie的關係好是熟悉她直播的人都看在眼裏的,所以喜歡IG的粉絲自然把唐夙當成了一家人,也希望唐夙能有一些利於IG的預測。

畢竟現在ARK在選拔賽的勢頭正盛,就和LPL的TES一樣,儼然一副冠軍之姿。

甚至在LPL還有JDG作為TES的對手,但ARK在選拔賽目前真的看不出任何戰隊能對她們構成威脅。

在各大論壇都已經有人開始幻想今年中國有五支隊伍登上全球總決賽的舞台了。

因此,唐夙作為ARK的靈魂人物,在圈內觀眾心裏的地位也在不斷地拔高。

說出來的話也會更有分量。

「季後賽下半區感覺整體偏弱了一點,第一輪是LDG打WE,我覺得應該是LGD獲勝。」唐夙說道。

「但第二輪IG打LGD我覺得不好說。」

「因為LGD也是我看好的最後一支能爭奪全球總決賽四號種子名額的戰隊。」

「他們也是野核版本的受益隊伍,但是各個位置的線上實力和蘇寧還是差了一點,所以我把他們排在四號種子的候選里。」

「一二號種子是滔搏京東,三號種子蘇寧,四號種子從IG、FPX、LGD里出一支,這就是我的最終預測啦。」唐夙迅速總結了一下說道。

「更詳細的東西我也不能說了。」唐夙接着說道,「我們和這幾支戰隊之間也有約過訓練賽,很多東西我也不方便說。」

「倒是可以聊一聊外賽區,比如LCK啊,LEC啊這些。」

「……」

隨着唐夙和直播間的觀眾的相談甚歡,小龍蝦也很快告罄。

在簡單地道別後,這次心血來潮的吃播也畫上了句號。

夏語昔負責收拾攝像設備,唐夙則是負責收拾茶几上的殘骸。

天色漸晚,夜空如墨。

夏語昔先收完東西后就去浴室先洗了個澡,然後直接蹦上了床,蓋上了被子。

再把空調調到23°C。

接着,唐夙也再次進入了浴室。

「哐哐哐。」

「嘩啦啦。」

聽着浴室里的水聲,有着一肚子計劃的夏語昔慢慢閉上了眼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真的是一個男人可以做到的嗎?」

王學義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

雖然上一期的節目他也看了,林桐的出場確實是驚艷到了他。

但是,這一次,現場看的效果,絕對是不一樣的。

在追光燈下,一個如同從畫中走出來的仕女,頭戴一頂如意冠,上面的冕旒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身上穿着一件黃色的魚鱗甲,外面披着一件黃底藍滾邊的鳳凰斗篷,手中還拿着一柄寶劍,裊裊婷婷的走出來,真的是美不勝收。

林桐的扮相再一次讓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尤其是京劇女神竇簫,忍不住都站了起來,探著身子,想要仔細的看一下林桐這件戲服的材質。

這套《霸王別姬》中虞姬的行頭,是林桐用聲望值抽到的。

看到它的第一眼,林桐就深深的愛上了這套行頭。

這簡直就是藝術品。

如意冠上的冕旒,全是用天然的小珍珠穿成,而且上面的點翠,雖然很殘忍,但是那是用真正翠鳥的羽毛製成的。

身上的戲服,更是蘇綉中的極品,上面繡的鳳凰,感覺就跟真的一樣,披在身上,感覺這隻鳳凰栩栩如生,讓林桐真的有些愛不釋手。

這一次,林桐特意的帶上了這套行頭,他也想讓大家見識到真正的華夏之美。

果然,一出場,還沒有開口,就已經讓所有人嘆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