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看起來,她並不擔心【天使偽翼】的攻擊,起碼有過少量交手經驗后,歌莉婭有信心接下【天使偽翼】的穿刺,或者即使被命中了也沒有壞事的影響。

歌莉婭很正常的揮出了連枷,迎擊真田純一的攻擊。

即將發生碰撞的前一刻,三頭連枷表面閃爍起白光,然後歌莉婭吼叫著揮動武器,刺出的【天使偽翼】和鏈球的倒刺接觸,奇特的波動隨之傳遞到了【天使偽翼】上。

暗紅色羽翼瞬間破碎成了基本物質,真田純一則臉色一紅,噴出了一大口血。

在那個瞬間,他感到自己彷彿身處在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擺放的高音炮陣里,從四面八方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噪音,震動著身上的每一處神經,每一個器官。

共頻振動?

眩暈和反胃感揮之不去,但沒有阻礙的歌莉婭已經快要貼身了。

真田純一半蹲在柏油路上,壓榨著大腦在異常狀態下的計算力。

【未元武裝】

【設定:單手劍、輕靈】

因為計算力不足,時間太緊,真田純一隻來得及完成一項特性的添加后就被迫完成能力,握劍上挑。

鐺~茲拉~

高舉到頭頂的單手劍,被一下子壓到了真田純一的眼前。

即使眼前還有些許重影,真田純一仍能看到近在咫尺的連枷,手上的吃力感讓他不敢大意,賣力的支撐著劍刃。

這種情況不是說撤就能打個滾撤到旁邊的,在對方武器架到你臉上的時候隨便移開,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會被切成不均勻的兩半。

可是歌莉婭的力氣真不愧是被選中作為騎士頭領的,真田純一隻覺得自己架住的不是連枷,而是一輛裝滿載重的卡車,重到身體難以撐住。

萬幸的是對方用的是連枷,力量的發揮被鏈接的鎖鏈限制了一些,要是直接上大斧、重鎚之類的重型冷兵器,真田純一就要跪下了。

「逼得我夠狼狽啊,歌莉婭小姐!」

「彼此彼此!」

歌莉婭不苟言笑的聲音,同時還有再度閃起光的鏈頭,讓真田純一心頭咯噔。

【電氣外放】

不假思索的,真田純一調動起了體內大半的電流,把它們盡數傳導到了鏈頭上。

雖然有著法術的加持,但是三頭連枷本身為了追求質量和份量,所用的材料大部分都是金屬,這就讓【電擊使】有機可乘了。

法術也沒有專門加持對付電力傳遞的種類。

那身追求強悍防禦力的板甲,此時也為歌莉婭帶來了急迫的難題,電流攻擊對她極為的有效,一身的金屬製品想閃也沒地閃。

「呃..啊!」

被電光淹沒的歌莉婭痛苦的低吟,但手卻沒放鬆,三頭連枷依舊挺直了鎖鏈,緊緊壓在了橫著的單手劍上。

她是教會層層選撥出的騎士,曾經由魔法進行過洗禮提升體質,被電流加身固然痛苦,但傷害在歌莉婭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疼痛?忠實的信徒能有效的無視疼痛的干擾,在忠誠考驗環節他們經歷的苦難這比電擊遠難忍多了。

「能力者,別以為一點小把戲就能擊潰我。」

「擊潰?」真田純一咬緊牙獰笑著,面孔像只才從墓地里爬起來的食屍鬼。

【天使偽翼】展開!

三隊暗紅色羽翼的重現,和它們的活動,讓歌莉婭心跳驟然一止。

怎麼會…忘記這裡呢…

捲起的【天使偽翼】深深刺入了歌莉婭的身體,一對羽翼繞到她的背後、一對羽翼瞄上了她的大腿、一對羽翼則盯准了她的肩部,同時發力,破開了堅固的板甲,陷進了比起板甲強度相差無幾的皮膚。

真是有夠硬的!

真田純一之前沒想過,歌莉婭本人的防禦力居然和穿著的板甲差不多,之前交戰時的【未元武裝】沒有刺下去多深,所以他還沒有什麼感覺,如今動了殺心之後,才發覺她本人也不是能輕易擺平的貨色。

。 錢蓬打算,風光大葬!

同時,他料定……那秦蒼穹……定會,來到葬禮現場!

所以,他……已經提前,準備好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殺局!

殺局已備。

一切,只等……引君入瓮!

「江南巡捕大樓方面,可已打過招呼?」錢蓬雙手負背,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聲音淡漠,緩緩問道。

身後,老管家面色恭敬,行禮道,「稟老爺,老朽已經……致電過巡捕大樓BOSS,陸大人。」

「陸大人已經知曉了,並且……禮物也已經送達,陸大人簽收了。」

老管家彙報道。

錢家,以及整個江南商盟……之所以能屹立江南,多年不倒。

靠的,不僅僅是恐怖的商業帝國。

其背後,還有許多白道勢力的支撐。

比如,江南,總巡捕大樓,那某位高宦,陸大人。

明日,葬禮現場,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血屠。

為了以防萬一。

錢蓬已經送上了『厚禮』,並且提前和那位陸大人打好了招呼。

皆時,白楊教堂內……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城市巡捕機構,將概不過問,假裝沒看見。

一切,將是前所未有的殺局。

「紅盟商會,許氏地產代表,前來祭奠…!」

而,就在此時。

漆黑的莊園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道清晰的喝聲。

今夜,葬禮前夕。

江南紅盟商會,剩餘的四大家族,也終於派家族代表前來,進行送禮,祭奠了。

「紅盟商會,宋城安保集團代表,前來祭奠…!」

「紅盟商會,張山港口代表,前來祭奠…!」

「紅盟商會,黃金集團代表,前來祭奠…!」

一道道喊聲,從莊園門外清晰傳遞進來。

江南紅盟商會。

其餘四大股東會成員,紛紛派遣代表到場。

許家。

宋家。

張家。

黃家。

代表紛紛前來送禮,祭奠。

雖然,四大家族的家主,並未親自前來。

畢竟是葬禮,需要避嫌晦氣。

但,家族代表派來,也代表了四大家族的誠意。

錢家莊園中心。

家主錢蓬,眼眸微微眯起。

眸中,一股殺氣,漸漸醞釀。

他抬眸,掃了一眼頭頂,漆黑的星辰。

月黑風高,殺人之夜。

今夜過後。

那秦蒼穹,必死……無疑。

……

夜,深邃朦朧。

星園別墅。

秦蒼穹坐在女兒的閨房床前,唱完了一首輕柔的軍歌。

等女兒安靜的睡去后。

他替女兒蓋好被子,這才起身,走出了閨房。

「先生,接到最新消息,明日凌晨五點……錢家二公子,錢澤虹的葬禮,將在白楊教堂舉行!」

而就在此時,走廊前,警衛員花木蘭恭敬鞠身,上前行禮,彙報道。

「哦?」聽到彙報,秦蒼穹的眼眸,微微一眯,嘴角揚起一抹深邃。

「再備一個花圈吧。」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點燃了一根煙,「明日送去。」

說完,他叼著煙,緩緩朝着樓上走去。

時候不早了,他也要歇息了。

「先生,另外……根據探子消息得知……明日,白楊教堂……恐有埋伏……」花木蘭跟在身後,語氣凝重,彙報道。

聽到這句話,秦蒼穹的步子,微微一停。

埋伏?

這是,等著…專門要針對自己么?

「先生,是否需要……調動蟒雀營兵馬?將明日一眾螻蟻埋伏,剷除乾淨?」警衛員花木蘭聲音凝重,恭敬問道。

「罷了,隨他們去吧。」

秦蒼穹吐出一口煙圈,淡淡擺了擺手。

對於那群螻蟻,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