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趙重幻皂囊攥在手心,神色冷靜,抬手揖了揖。

榮王妃不言,只溫和地點點頭,搭著曼秋的胳膊徑自往門外走去。

諸人也對視一番,露出得體的笑意,便隨着榮王妃離開了,原本伺候着的婢女亦默默朝外退,不敢作聲。

趙重幻注視着幾人的背影,目光一瞬不瞬,神色古井無瀾。

俄而,張繼先蹀踱而來。

「大師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重幻收回視線,冷靜地問道。

張繼先並未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緩緩在榻前的宮凳上坐定,垂眸拉過她的腕子,一邊搭上她的脈,一邊沉聲問道:「那夜送信之時,你是否已知曉自己身上被人種了蠱毒?」

趙重幻不想他開口關心的第一樁事情竟然是這個,不由怔忪。

「怎麼不說話?出了山,背了個叛徒的假名,就真不打算認師門了?」張繼先見她不語,便閑閑地斜睨了她一眼。

他聲音不大,動作輕柔,但是卻莫名顯出一種自小都大面對她時慣常的威厲跟嚴肅,教趙重幻不禁下意識吞口水。

「不敢!不敢!」

她揚起略顯獻媚的笑,討好道,「大師兄怎麼能有這麼可怕的錯覺!別說只是場考驗,就是師父他老人家真將我逐出師門,也不妨礙我一顆真心只向著雁雍山!我,生是虛門宗的人,死是虛門宗的鬼!」

「還是那麼巧舌如簧、舌燦如花!」張繼先手下毫不客氣地一壓。

「輕點輕點!大師兄可憐可憐小師妹我吧!我最近被困在平章府,日日擔驚受怕,夜夜輾轉難寐,整個就是吃不好,睡不着,寢食難安吶!你看,你看,我都瘦了!」

趙重幻使勁晃着自己原就細瘦若柳枝條兒的小胳膊,一臉巴望能得敬愛的大師兄一句好心的寬慰。

張繼先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誰讓你到處惹是生非,興風作浪!」

「哎哎!大師兄,天地良心,是那些個是非總要惹我!」

趙重幻聞言立刻舉手信誓旦旦。

「你都不知道,我到哪都有兇殺案,到哪都是不平事,你說,我管還是不管呢!師父跟你總教導我們,無為而無不為,我怎可違背你們的教訓呢——」

她苦口婆心,絮絮叨叨,妍絕清惠的眉眼更是一掃之前的冷峻凝重,滿是靈動活潑。

恍惚間就好像回到了雁雍山上,他們站在旃房前的大樹下,她跟他狡辯未濟爐爆炸的緣由一般,又是耍賴又是裝傻,教人哭笑不得。

張繼先收回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跟瓦子先生附身一般自顧自表演。

稍頃,趙重幻見張繼先看着她一言不發,不由有些訕訕地收了聲。

「呵呵!大師兄還是不怒而威,怪嚇人的!」她縮了縮腦袋,低聲嘟噥一句。

。 說完她便惱怒的轉身離去,把自己的房門狠狠的甩了一把。

關上!

劉黎明和藍月這才尷尬的分開。

「我不就是幾天沒回家嗎,你是猴急個什麼啊?」劉黎明笑道。

他這麼一說,藍月滿臉通紅,穩定一下情緒不悅的說:「你這死鬼,沒有你一天我就感覺像是丟了魂似的,你知道嗎?」

「真的假的?我看你是想那個不是想我吧?口是心非!」

「我想你,也想那個,怎麼了?老娘我現在風華正茂,要是不想你還發愁呢!走,跟我回房間!」

「幹什麼?你注意一點,藍倩還在家呢!」

「她是我妹妹那有啥,我小聲一點就可以了!」

藍倩淺淺一笑,將劉黎明迫不及待的拉進了卧室。

卧室里,兩人一番纏綿后,藍月嬌羞氣憤的捶了一下劉黎明的胸膛。

「死孩子,折騰死我了!」

她將自己奧妙的身軀緊緊的貼在劉黎明的懷裏。

「不行了,已經夠了,咱們歇歇吧!」

「歇什麼歇,你不是想要嗎?」劉黎明嘿嘿一笑,雙手又不老實了起來。

兩人幾天沒有見,藍月特別思念他,剛開始的時候還估計到藍倩的感受,她還盡量剋制着自己。

但經過劉黎明一波又一波的進攻,她實在忍不住。

心和愛就一起跟着感覺走,完全放開了。

「我們這樣明天怎麼見倩倩啊?」

一想到藍倩還在隔壁,藍月就一心的怒火,張開小嘴在劉黎明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不過她並沒有用力,對於劉黎明來說並不礙事,他呵呵一笑,便低頭吻了一下女人的額頭,突發奇想的說:「不行的話再給倩倩找個房子吧?」

「不行!」

「怎麼不行了?」劉黎明有點好奇。

藍倩和他們住在一起已經時間不短了,實在是不方便,劉黎明一直想和藍倩保持一點距離。

「讓她出去住,她一定會認為我們嫌棄她了!」藍月頓了一下,指著劉黎明說:「是不是你嫌棄我妹妹住在這裏了?」

「哪可能,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想着倩倩也不小了,現在也該找個婆家了,人家也要有自己的獨立空間,再加上我還不是怕你有些時候太委屈自己了,放不開嗎?」

藍月輕輕的拍了一下劉黎明的胸膛。

「要死你,壞蛋!」

「那是我親妹妹,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你看我能不能放開!」

說着藍月蔥白的小手就攀住了劉黎明的脖頸。

話已至此,這還能再說什麼?

順坡下驢!

劉黎明也不能再往下面再說下去,他直接翻了一個身,再次將女人按在身下……

翌日清晨,劉黎明一大早就起床,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準備去醫院上班。

剛要出門,藍倩就站到了他的面前。

「倩倩,這麼早就起來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劉黎明尷尬一笑,沖着藍倩打了一聲招呼。

藍倩狠狠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睡?我想睡啊,我得能睡着嘛?」

昨天晚上她在隔壁房間睡,他和藍月竟然折騰了一天晚上,她能睡着才怪呢!

看着藍倩的表情,劉黎明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撓了撓頭,微微一笑,吞吞吐吐的說:「那個,那個……睡不着的話趕快洗洗上班吧!」

還不等藍倩開口,他就像兔子一樣倉皇而跳。

看着劉黎明離去的背影,藍倩不由自主的噗嗤一笑,心裏又是嫉妒,又是恨,又是愛,五味陳雜。

「劉黎明,你就等著吧!我等會兒就給姐姐說我出去住,我也租一個大房子,讓你晚上天天陪着我,讓你天天晚上折騰我,累死你這個鱉孫!」

藍倩一邊心裏想着,一邊便進了藍月的房間。

剛出小區門口,就看到一個賣早餐的小攤上圍了幾個小混混。

天天在小區門口賣早餐的是一個大爺和他的孫女,此時他們被小混混圍的死死的。

「你們這是幹什麼?滾一邊去!」

大爺的孫女叫胡小麗,這時正怒色的瞪着幾個小混混,雖然她一臉的怒色握著拳頭,但看上去明顯非常的緊張。

為首的光頭男大約二十多歲,滿臉的刀疤,淫淫一笑。

「幹什麼?當然是買早餐了,給我兩個饅頭!」

說着光頭男雙眼猥瑣的盯着胡小麗。

「我們那裏有饅頭,你們不要在這裏胡鬧了,再胡鬧我就報警了!」一個小混混笑說。

「你這老不死的,我們來這裏照顧你的生意,你竟敢說我們胡鬧,真是活夠了,這沒你的事滾一邊去!」

「呵呵,誰說沒有饅頭,這不是饅頭!」

光頭男說着就伸手朝胡小麗的胸口抓去。

胡小麗嚇了一大跳,連忙退後了好幾步,差點摔倒。

「你們這群流氓,有什麼沖我來,不要動我的孫女!」大爺扶起自己的孫女,沖着光頭男喝道。

「哎呀,胡爺爺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怎麼捨得傷害小麗,她可是我的夢中情人,我的未婚妻啊!」

光頭男冷冷一笑,便伸手要將胡小麗拉入懷裏。

「你是哪裏來的傻逼,我不認識你,誰是是你的未婚妻,滾,快滾!」胡小麗怒聲喝道。

「麗麗,我……」

啪!

光頭男話還沒有說完,一個清脆的耳光就抽了上來。

劉黎明闊步走了過來,這一巴掌他打的極其用力,一巴掌將光頭男甩的老遠。

愣了好久,光頭男才回過來神,捂著紅腫的臉頰,一臉怒色的跑過來。

「小子,你是誰啊?」

「我是誰不重要,你他娘的光天化日之下挑釁民女,你找死不是!」

「媽的,管你孫子屁事,這姑娘是我的女朋友,我的女人,我看你真是吃飽了撐得慌,沒事找事!」

說着光頭男大手一揮,幾個同伴便將劉黎明圍了起來。

「哪裏來的不知死活的傢伙,竟然連我們老大的女人也敢搶,你真是活膩了!」

劉黎明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了一眼胡小麗問道:「姑娘,你認識他們嗎,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胡小麗看着劉黎明,慌忙搖了搖頭,說:「我不認識他們,更不是他的女朋友,他們就是一群流氓!」周末。

白洛雪早早的將兩個孩子哄睡,按照約定到言溟昱家裡。

連著按了幾聲門鈴,門才被打開。

可看到來開門的言溟昱的時候,白洛雪當下笑出聲。

言溟昱仍舊戴著神秘冰冷的銀色面具,見她笑成這般不由有些無奈。

原因無他,只因為他今天穿了個圍裙。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