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奪命刀法連綿不絕,刀法猶如行雲流水,沒有任何破綻,每一刀劈出去,都能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穆永元什麼時候遇到這樣的對手,一時半刻,有些不適應。

可怕的不是柳無邪的刀法,而是他的真氣,不在他之下,甚至凌駕於他之上,這就很可怕了。

同等條件下,他的武技還有真氣,遠不如柳無邪,除了境界略高,他的優勢,蕩然無存。

生死交戰,由不得他分心。

稍微留神,邪刃逼近他的面前,牢牢的鎖住他的脖子,刁鑽無比,猶如鬼影一般。

情況對穆永元越來越不利,一招錯,招招錯。

柳無邪抓住這個空擋之後,出盡全力,每一刀都能完美的鎖住穆永元的招式變化。

鬼瞳術施展,更是所向無敵。

不論穆永元如何變招,邪刃都能找到他的招式破綻,這讓穆永元,狼狽不已。

刀借人勢,勢如破竹,柳無邪整個人跟邪刃融合到一起,雖不及人刀合一,卻也相差無幾。

此刻!

他就是刀。

刀就是他!

漫天都是刀影,也是人影,融合到一起,穆永元已經沒有退路。

簡杏兒站在遠處,小手突然捂住了嘴巴,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在她眼裏,穆永元絕對是天之驕子,當年考核,穆永元排名前三,加入地勢峰,用了不到半年時間,成為內門弟子。

曾今讓她高山仰止的天才,今日卻如此狼狽,面對真丹八重的柳無邪,竟找不到一點辦法。

「柳無邪,你該死!」

穆永元一聲長嘯,手中長劍突然幻化出萬千劍影,氣勢陡然爆發。

「師弟,你要小心,這是天葵劍法!」

簡杏兒發出一聲驚呼,提醒柳無邪,要小心這套劍法。

「等我殺了他,再好好的蹂躪你!」

穆永元狀若癲狂,他是堂堂內門弟子,地位崇高,被外門弟子逼到這個份上,傳出去有辱名聲。

最好的辦法,全部將他們殺了,包括簡杏兒。

「無恥!」

穆永元一番話,讓簡杏兒柳眉倒豎,沒想到她心目中的穆師兄竟是如此之人。

虛空上浮現一層天葵神花,不斷的綻開。

「有點意思!」

柳無邪暗道一聲,邪刃突然舉起,奪命刀法第四式。

突然之間!

這些綻放的天葵神花,演繹出來凌厲的劍芒,從天而降,交織成一張天網,欲要將柳無邪封殺。

「柳無邪,你給我死吧!」

穆永元發出一聲厲吼,天葵神花徹底展開,刺骨的寒芒,蒸發掉河流三分之一水源,可想而知,這一劍的力量,達到何種程度。

「就憑你這套劍法就想殺我,真是可笑!」

鬼瞳術的窺視之下,任何招式,都無所遁形。

邪刃斜劈下去,爆射而至的天葵神花紛紛炸開,太荒真氣加持了魔焰之後,更是厲害無比。

最可怕是他的庚金之力,無堅不摧,瞬間瓦解了周圍那些劍芒。

穆永元表情越來越凝重,柳無邪的戰鬥力,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鏘鏘鏘……」

無情的刀罡,毀天滅地,凜冽的刀意,演繹出諸天神佛,雙腳突然凌空而起,如同一尊諸神降臨。

「給我破!」

令人窒息的爆炸聲,以兩人為中心,朝四周橫掃出去。

接着!

兩道人影一起倒飛。

一口鮮血從穆永元口中噴出,天葵神花被破解,對他傷害極大,柳無邪的真氣,不僅蘊含毒素,還有一絲魔性。

侵入他的身體,讓他很不舒服。

這股毒素跟魔性如果不及時清除掉,對他修為,影響巨大,甚至一輩子停留在這個境界。

震退穆永元,事情遠遠沒有結束。

柳無邪人在空中,身體陡然一個翻轉,澎湃的太古星辰之力,瀰漫蒼穹。

「太古星辰拳!」

已經不死不休,沒有必要手下留情。

今日不殺他,來日必定想辦法除掉自己。

拳法一出,穆永元臉色駭變,意識到不妙,他已經身受重創,不敢在戀戰。

「走!」

第一時間,穆永元選擇逃走,而不是留在原地繼續交戰。

「想跑!」

太古星辰拳已經形成,猶如恐怖的巨浪,卷向穆永元。

「防禦符!」

關鍵時刻,穆永元祭出一枚防禦符,凌空展開,攔住了太古星辰拳。

「轟隆!」

天崩地裂,整個地下二層都在晃動,無數魔族抬起頭,朝這邊看過來。

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穆永元噴出一口老血,一刻不敢逗留,急速朝遠處遁去。

天罡四重想要逃走,柳無邪追上的概率很低。

窮寇莫追,柳無邪站在原地,臉色陰沉。

「師弟,你沒事吧!」

簡杏兒快步跑過來,一臉關心之色。

「我沒事!」

穆永元已經逃遠,追上去來不及了,眼前最要緊還是完成任務,離開地下魔界。

「沒想到穆師兄是這樣的人,我之前看錯他了。」

簡杏兒狠狠跺了跺腳,見到柳無邪沒事,放下心來。

來不及收拾戰場,朝遠處掠去,這邊大戰,引起很多魔族注意。

最近兩日,魔族大規模出動,尋找一男一女。

距離第二層核心區域越來越近,遇到的魔族,逐漸變強。

險些遭遇七階魔族,仗着鬼瞳術,柳無邪提前避開。

「師姐,玄陰蝶會在什麼地方出現?」

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下去,三五天未必能找到玄陰蝶的下落。

關於玄陰蝶的信息,柳無邪從藏書閣沒找到,只能朝簡杏兒問道。

「冷陰谷!」

簡杏兒說出三個字。

「聽起來就好冷!」

柳無邪縮了縮脖子,這個地方,一定充滿無窮的陰氣。

「沒錯,此地常年陰氣覆蓋,冰極魔猿也喜歡在此地出現。」

簡杏兒點頭,這個地方,一般人不敢前去。

除了魔族之外,還有一重危險,裏面陰氣瀰漫,常人抵擋不住陰氣的侵蝕,很有可能陰氣侵體,死在裏面。

「好,我們出發!」

柳無邪沒有任何猶豫,他早就覺醒了寒冰元素,一般的陰寒之氣,對他衝擊不大。

簡杏兒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地下二層非常之大,穿過好幾座巨大峽谷,淡淡的陰寒之氣,從遠處瀰漫過來。

「前面就是冷陰谷了!」

指了指前面一座漆黑的峽谷,簡杏兒臉上流露出一絲忌憚。

沒遇到柳無邪之前,她來過一次這裏,險些命喪此地,這次過來,顯然還沒從失敗的陰影當中走出來。

「好濃郁的陰寒之氣!」

還未踏入,太荒吞天訣運轉起來,吞噬遊離在空氣中的陰寒之氣,補充到太荒世界。

「師弟,我們要小心,這裏經常出現魔族,他們喜歡潛伏在暗處。」

簡杏兒抽出長劍,兩人幾乎是肩並肩行走,一旦有危險,可以相互援助。

點了點頭,祭出鬼瞳術,方圓千米,盡收眼底。

感知不到日月變化,從踏入地下開始,一直以為是深夜,其實已經過去十多天時間。

距離冷陰谷越來越近,簡杏兒凍得直哆嗦,只能祭出真氣,守護自身。

「師姐,你留在這裏,不要離開,裏面陰寒之氣太濃,你進去很難全身而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