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看到李教授臉上露出了笑容,覺得自己小詭計得逞,又繼續說道:

「要不然就是老村醫根本不知道我的惜是哪個惜,他只好胡亂寫一個咯。」

楊志這時插話說道:「老村醫他會寫字,但是他有個習慣,那就是提筆忘字,寫的時候,只要音相同,他就隨便用哪個字。」

眼鏡男聽了,一臉煩躁地說:「果然,鄉下人就是會耽誤事情。」

他本來就很擔心李惜,可以說比李教授有過之而無不及,剛才嚷嚷最大聲,要全村人起來找的人,也是他。

雖然看到李惜回來了,他很高興。但是沒高興兩秒,就看到她後面跟着個楊志,臉一下字就陰沉下去。

又是他。

及至聽到李惜說她就是因為去找楊志才一晚上不見人的,他就更是心中無名火起。

所以他逮住機會,就要出言擠兌一下楊志,好讓他知道,他是鄉下的癩蛤蟆,別整天跟着我們家李惜。

不過,他沒看出楊志臉色有什麼變化,他聽到了卻沒有反應,臉上還是掛着笑容。

他不禁有點感覺像出拳打在棉花上。

不過,李惜聽了,覺得他說得有點過分,就瞪了他一眼,生氣地說道:「你的嘴什麼時候能夠吐出象牙來?」

他熟悉李惜的一言一行,他知道李惜又不高興了,連忙低下頭,不敢再吭聲。

他現在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擠兌楊志,人家根本沒反應,反而卻惹惱了李惜。

他只好怏怏不快地隨着其他同學走出李教授的房間。

李惜看大家都走了,就和李教授說:「爸爸,對不起了,讓你擔心了一晚上。」

李教授笑呵呵地說:「你去看看楊志是應該的,他幫了我們那麼大的忙,我應該和你一起去,你看,我都忘了。」

「李教授,您不用記在心裏。這都是小事。反倒是我,感覺很不好意思,把李惜留在我們家,耽誤了一晚上,害你們擔心。」

楊志說完,又拿出之前李惜說要帶回來給李教授看的藥草筆記本,說道:「李教授,這個請您指點。」

「這是什麼?」李教授接了過來。

李惜笑着解釋道:「爸爸,你看了肯定會高興,快打開!」

李教授果然打開看了幾頁之後,馬上又跑去書桌那裏戴上眼鏡繼續看。

他看得越來越認真,後來乾脆坐下來做起筆記來。

他那麼認真,就連楊志和李惜什麼時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李惜和楊志躡手躡腳的離開他的房間,輕輕地幫他把門關上。

到了門外,走遠了幾步,到了李惜門前,他們兩個才好像憋了很久一樣,一起大笑起來。

李惜笑得彎了腰,連說話都斷斷續續:「我……說得……哈哈……沒錯吧?」

楊志其實並沒有她那麼歡樂,他是被她的笑容和笑聲感染的。

「對,你猜得真准!你贏了,你想要什麼?」他笑着問道。

李惜過了一會才止住了笑,說道:「你看,我是不是猜得一點都沒錯?」

「對呀,你太厲害了,連他的動作、眼神、拿眼鏡,甚至翻到第幾頁的時候會坐下來,翻到第幾頁的時候會拿出筆來記,你都一一猜中。」

他真的覺得好神奇。

李惜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說道:「你要是從小看他恨不得長在書桌上寫寫畫畫,做筆記,看書,你也能猜中的。」

「嗯,有道理。」楊志問道:「所以,你明知道你會贏,剛才在回來的路上,你還跟我打賭看猜得準不準?」

「嘿,小夥子,願賭服輸啊。不可以耍賴啊。」李惜嚴肅地說道。 失去大刀,南宮仄更是不敵,直接被一劍轟退,一縷黑霧趁著空隙鑽入他體內!

死氣入體!

「噗!」

死氣剛一入體,南宮仄便驟然瞪大了瞳孔,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

死氣,在他的經脈里竄動,侵蝕經脈,吸收靈力!

先前大戰時他還能用靈力壓住體內翻湧的氣血,但被死氣侵入,他的靈力再也壓不住!

南宮仄直接墜落在地,他的雙手緊緊捂住腹部,全身靈力瘋狂衝擊向那縷死氣,想要生生將它淹沒在靈力海洋中,將之撲滅!

轟!

一道聲響從南宮仄體內傳出,隱約像是什麼東西被引爆了。

「啊……呃啊!!」南宮仄整個人忽然痛苦大叫,直接在地上掙扎扭動著身體!

他體內的那縷死氣,非但沒有被撲滅,反而如同火遇薪木,徹底被點燃!

「救……救我!救我……!」南宮仄目光哀求,死死盯著雲逸。

「何必呢。」雲逸聳了聳肩。

他此時已經收斂了大道之力,整個人又如沐春風,看上去溫和親切。

他抬手一握,南宮仄體內那股被「養大」的死氣全部聽話地離體,就在南宮仄眼皮子底下化為靈力飄散在空中。

雲逸沒有對他下殺手,畢竟他剛才有所感悟還得多虧南宮仄。

如果不是受南宮仄的刀勢啟發,他也不會這麼快就領悟出劍念,而有了劍念,雲逸相信他達到意、勢這兩個境界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他有這個自信!

南宮仄稍微恢復了片刻便站起身來,他的臉色還是一片蒼白,不過已經沒了生命危險。

「你很強,我敗了!」南宮仄倒還算痛快,沒再出手,直接轉身回到了於天身邊。

「敗了……?」

「統領大人竟然敗了!」

那些鐵騎衛一片震驚,更多的,是恐懼!

這幾名少年,不好惹!

甚至可以說是……不能惹!

看著南宮仄,於天臉色也是一片陰沉,不過他也沒有立刻出手,因為他也沒有把握能打過雲逸!

雲逸才八階帝主,而在他的身後,還有三名巔峰帝主!連八階帝主都這麼恐怖,那三名巔峰帝主又該強到什麼程度?!

於天不敢動手!

他的右手縮在袖袍里,手中攥著一枚印記,一把捏碎!

叫人!

他在叫至尊!

雖然很不願承認,但事實就是這樣,雲逸幾人,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抵抗得了的了!

「又在叫人?」雲逸似笑非笑地盯著於天。

於天強裝鎮定,只是淡淡瞥了雲逸一眼便移開了目光,看向中心城那片方向,頗為冷傲。

雲逸搖頭輕笑,這叫人還被他玩出花樣來了,能臉不紅心不跳地裝大牌。

嚴無眠走上前盯著於天,方才看雲逸大戰了一場,他體內的好戰因子被激發:「下來打一場?」

於天看也沒看他一眼,冷聲說道:「對付你,也需本王親自出手?」

嚴無眠眉頭直接皺了起來,於天這是什麼態度?

漠視他?!

雲逸和段景相視一眼,二人眼中皆是憐憫之色,因為他們知道,嚴無眠怒了!這於天,惹誰不好,偏偏要在這殺神面前裝!

「殺!」

果然不出意料,嚴無眠直接取出神劍,殺之大道映照的位置和雲逸不大相同,他的,是在體內映照!

大道之力更強!

「你這柄劍?!」見嚴無眠出手,於天也不能再保持漠視了,就打算硬著頭皮戰一場。

可當他看到嚴無眠手中之劍時,勃然變色!

這柄劍的氣息,遠超帝主!甚至超過了他所知的那三名至尊!

頂尖靈兵!

超過低階至尊級別的強大靈兵!

他沒有猜測到神器之上,因為他境界太低了,才堪堪達到巔峰帝主,如何能想到神明那個層次?

也還好胖娃不知道於天見識淺薄,若是讓他知道於天連至尊靈兵都沒見過幾件,胖娃絕對會掏出數十件寶貝來好好氣他一頓。

絕對的!

「死!」

嚴無眠本就不愛說話,他身形一閃,一道黑光劃破天際!

「你!」於天正要開口,但……已經晚了!

面對神劍在手全面爆發的嚴無眠,他拿什麼戰?

嗤!

細微的割裂聲剛響起,嚴無眠的身形已經重新回到了地面,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

但他手中的神劍上,有一抹猩紅留存!

血!

所有鐵騎衛瞬間抬頭看向於天,他依舊站立於虛空中,看上去一切如常……

但在一旁的南宮仄,身體卻止不住顫抖起來。

恐懼!

他看清楚了於天是怎麼死的!毫無抵擋之力!

砰!

就在下一刻,於天,這天日城的城主,從虛空墜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