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焦楠木連忙跑去大廳,將大廳的門給關上,黃琪琪發現她進不去便利店后,便跟在焦楠木的後面跑進了大廳。

「你們還當真這裡是什麼好地方昵,我都看到喪屍來了。」

黃琪琪有些幸災樂禍,尤其在看到他們驚愕的表情時,心裡更是得意。

反正她沒有異能,空有一點能殺喪屍的力氣,活不了太長,倒不如大家一起,黃泉路上還有個伴。

「戒備起來。」

彭華將西瓜刀一提,隻身走到門口,等喪屍破門一入,他就來一個砍一個,來一雙就砍一雙。

但等有一個鐘頭左右,也沒有喪屍。

一群人不禁又擔心又開心的,交換著守夜,度過了一夜。

等第二天大早的時候,發現沒有喪屍進來,也不禁在想是不是黃琪琪欺騙他們的。

黃琪琪還想繼續賴在這邊,但覃青幾人應聘了這邊的城保,便將她趕了出去,

離開前,黃琪琪惡狠狠的盯著曙光城的大門好一會,才小心翼翼的離開。

剛入職做為曙光城的員工,緒白都會請第一頓飯。

待這七個人中吃到熱香香的飯菜時,更是覺得自己加入曙光城就是正確的選擇。

別看基地小,但這種待遇,哪個基地有?

他們先前待的基地,說小不小,說大也不是很大,但每天進去都要繳納一些食物,在基地里幹活,不說菜葉子,連一勺米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再看看這,這都還沒開始幹活,就有香噴噴的米飯。

但飯吃后,彭華有些不好意思。

「我和覃青想回去原來的基地收拾下我們的家當帶過來,順便再帶點家屬和朋友入城,可以嗎?」

「你放心,我們下午就回來了,其他人就先在這裡。」

「覃青有異能,有她一路護送的話,我們回來的時候安全一些。」怕緒白多想,彭華連忙解釋。

「門口左邊那有一輛小貨車,你們基地遠嗎?」

「不遠不遠,就在前面過個好幾條路的廠子那邊。」

緒白瞭然,難怪逃亡來到她這邊的人少之又少,原來有基地比建設得比她更前面一些,靠近市區。

人剛從市區那邊逃出來,看到有一堆人扎堆的基地,進去后自然就不敢再出來了。

抱團雖然好,但同時也更容易招來喪屍。

「老大你們記得安全回來。」

其餘的幾個人被焦楠木安排去修牆了,至於許青和何敏行空閑的時候就去幫忙砍木材。

而緒白的農田,一向都是她自己親力親為的。

等種好今天的田后,緒白才開著另外一輛小車出門。

……

而另一邊。

季桁和施輕禾才剛回到家中沒有多久。

明明往日里只需要三四個鐘頭的時間,在末世里,他們花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在路上交通不便,期間遇見了各種攔路虎。

季桁和施輕禾更是先後覺醒異能耽擱了兩三天。

季桁和施輕禾家是隔壁,在門口分開后,便趕緊進了家門。

家裡頭靜悄悄的。

季桁心下一沉,找遍了所有的房間,最後在地下室里,找到了餓暈過去的弟弟季陽。

好在他還剩下一塊小麵包和一半瓶水。

把小麵包泡在水裡,強硬的給季陽灌了下去。

等了大半個鐘頭后,季陽才緩緩的醒過來。

「家裡怎麼就你一個人?爸媽昵?」

季陽只覺得有兩三個重影在他的眼前晃著,隱約聽到了他大哥的聲音,這才清醒過來。

看著季桁灰頭灰臉,消瘦的樣子。

季陽衝上去牢牢的一把抱住,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爸媽變成喪屍了。」

季桁心中一痛,沉痛的閉上了雙眼。

他終究還是回來遲了。

季桁將季陽鬆開,握緊拳頭狠狠的砸向桌子。

桌子被砸出一個大洞,站在一旁的季陽被嚇了一大跳,臉色煞白,隨後想到了喪屍,看了看四周。

「哥…哥你小聲一些…會有喪屍。」

半個鐘頭后

施輕禾心情沉痛的帶著父母來到了季桁家裡。

「阿桁,你-媽媽正被綁在我家裡,你要不要去看看?最後一面?」

聽到這話,季桁立馬從椅子上站來。

「她在你家裡?那我爸也在嗎?」

施輕禾搖了搖頭,跟著季桁回到了自己家裡。

木椅子上正綁兩個人,季桁一眼認出來其中一個綁著頭髮,身上穿著一件藍色的連衣裙的女人正是他的母親。

儘管那藍色的連衣裙已經看不太出來原來的顏色。

但這件衣服,是季桁自己暑假時賺的第一桶金,買來給季母的,季母很喜歡,平日里經常穿著。

在他們靠近的時候,被綁的兩喪屍異常興奮,張著牙齒不斷的想要咬他們,掙扎中,那臉上時不時有流落出黑色的血跡,滿滿從脖頸流落到衣服上….

季桁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往日里,他母親最為愛美,要她知道她現在的樣子,那得有多難過。

「末世剛來那天,季叔叔從公司趕回來的路上就被咬了,等他趕回到家已經完全喪屍化了,季阿姨沒有避開,不小心被抓到了。」

「季阿姨還沒喪屍化的時候,被我爸綁起來了,至於季叔叔,人已經變成喪屍了,我爸擔心危險,就沒敢上去綁人,後面也不知道季叔叔跑哪裡去了。」

「對不起阿桁,讓你爸在外頭,不知道哪兒去了。」

季桁回過頭來,正好看到施母欲言又止的表情,而施父正拉了拉施母,似乎正在阻止施母在說出什麼真相。

真相?

季桁被這個詞語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之後連忙對施輕禾說:「說什麼對不起昵,要說也是我謝謝施伯伯,沒能讓我媽在外頭。」

「對了,這邊上的人,是你姐嗎?」

施輕禾點了點頭,一時間沉默了起來,時不時伴隨著幾聲吸鼻涕的聲音。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夕陽,劃過西邊天際,緩緩,落下山頭。

整片錢江城,被一抹淡淡的黃昏紅暈所熏染。

秋冬交際。

江南的夜,來的特別早。

傍晚,五點。

星園別墅內。

秦蒼穹換上了一身乾淨筆挺的西裝。

打上一根銀色領帶,而後,緩緩扣上扣子,帶上手錶。

為頭髮輕輕噴上一抹啫喱水,定形。

今日,他將親自出席,參加妹妹寧緣的婚禮。

他穿上皮鞋,走到客廳門口。

扭頭,對坐在沙發上的女兒叮囑了一句,「小鯉,你乖乖呆在家裏,聽木蘭姐姐的話,知道么?」

沙發上的小丫頭一邊吃着薯片,一點點點頭。

秦蒼穹叮囑完畢,這才轉身,走出了星園別墅。

此時,星園別墅外,已經整齊的停著十輛迷彩軍用悍馬越野車。

今日,參加妹妹婚禮。

秦蒼穹自是要鄭重一些,於是,調派了十輛軍區車輛前來,開道護行。

以此,算是給足了寧家面子。

十輛軍車,算不得高調。

但也算是他秦蒼穹的一份心意了,說明,對於這次婚禮,他很鄭重對待。

秦蒼穹走出別墅的那一刻。

門外,數十名警衛員,面色凝重,恭敬行禮。

為其拉開了車門。

而後,他就這麼,衣衫筆挺,緩緩踏上了越野車。,

十輛悍馬越野車,組成一排護航編隊陣列。

緩緩啟動,駛離而去……

……

傍晚。

江南,另一邊。

洲際皇冠大酒店。

一樓,金玉滿堂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