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您也太負責了……李樞醫生一早交接完就出了夜班呢!」

「當醫生,負責是應該的。」江來笑了笑,也就去往特需病房方向去。

好在,自己的兩個病人都在特需病房方向。

丹娜,特需2號床。

趙四,特需3號床。

哦,不對,還有個無名氏,特需1號床。

合著總共3個特需病房,全給他的病人佔了!下個月發績效的時候,他是不是能多拿幾塊錢?想來也沒有人要佔他這三個手術的手術費吧?

這麼一想,江來突然覺得動力十足,雖說有些市井,家中似乎又不缺錢……可家裡的錢是家裡的錢,他的是他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單人浴室在三樓,今天會所被董家包場,男人們又都在打麻將,三樓只有尤葉一位客人。

跟着服務員走下電梯,尤葉打量著會所里的內飾,剛才跟那些姨媽們在一起,她也沒機會欣賞。

能夠看得出,這家會所在白城首屈一指,從壁紙低奢的材質跟精緻的花紋來看,是從歐洲進口的,廊頂的感應燈,隨着她們的經過時亮時滅,寶石般鑲嵌在天花板上,仿若漫天繁星。

「你們不對外吧,以前沒聽說過這裏。」尤葉問服務員。

服務員靦腆一笑:「不對外,會員制,一年的會費大概在七十萬左右。」

七十萬,在郊區能買套小小的公寓了,如此昂貴的會費,這裏絕不止是搓麻泡澡那麼簡單,應該是有非法交易。

尤葉之所以會這樣判斷,是因為這樣的頂級會所,要麼有地下交易,要麼就是養著牛郎小姐供有錢人消遣的,以前尤葉和白斯明搭檔的時候,接的單子裏有一半是去會所捉姦,這裏卻從沒有來過。

在白城岌岌無名卻如此豪奢的會所,一定是會員制,口口相傳,是白城有錢人的樂園,既然這裏沒有上演過原配抓小三的戲碼,只能說明,表面這些都是幌子,這裏是靠地下交易掙錢的。

到一處聲色犬馬之地,就去猜想它的背景跟用處,這是尤葉以前接單子時養成的習慣,久而久之,她的觀察與分析能力很強,不比趙澤初差。

正猜想着白城哪號人物,能建這樣一個隱秘的奢靡角落,服務員將她帶一到一處門前:「小林太太,您請進。」

私密的單人浴室,跟樓下大浴室的佈局一樣,裏外套間,每一個細節都透露著金錢的味道。

「小林太太,外套間跟裏面的浴池套間,都有緊急呼叫鈴,您可以隨時按鈴,服務人員會馬上趕到,為了保證客人的私密性,房間內沒有任何監控,走廊也沒有,您在這裏是看不到服務員的,會更自由些。

但由於會所的特殊性,您的手機不能帶進浴池套間內,請您到時放到外套間,謝謝配合。」服務員一一向尤葉講解。

尤葉點了點頭,服務員麻利的將浴泡浴巾準備好,又給尤葉端來一杯熱牛奶:「林總交待,在浴池內容易消耗體力,要給您準備一杯熱牛奶。」

「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裏?」尤葉並沒有跟林昊楓說她會在二樓還是三樓。

「剛才你們一到,林總就交待準備好三樓的私人浴池,他說您一定不會選二樓的。」服務員解釋。

董家的家族聚會,女人們的玫瑰香浴是保留節目,所以林昊楓提前準備了保加利亞玫瑰,他又太了解尤葉,知道她可不會跟一群大媽泡在池子裏嘮閑磕。

尤葉被他猜中心思,甜蜜又有些不甘心。

跟聰明的人在一起,彷彿是透明的,沒有任何秘密,一點也不好玩。

心裏想着不好玩,臉上的笑容卻是情不自禁的,服務員也笑了:「真羨慕您二位,感情這麼好,小林太太您慢慢洗,有事情請隨時按鈴。」

她退了出去,尤葉換上浴袍,拿出手機,本來想給林昊楓發個信息,見他那邊沒動靜,估計是和家人相談甚歡,她也不想太粘人,便把手機放進保管箱內。

里套間是密碼鎖,尤葉輸入了手牌上的密碼,推門進去,眼前一亮!

整間浴池不大,不到一百平方,壁紙顏色是海水一樣的淡藍,邊上立着白色的歐式柜子,中間是一個看上去就特別舒服的浴池。

浴池用白色理石砌成,最特別的是做成了浪漫的心形,上面漂著滿滿一池的紅色玫瑰花瓣,天堂般動人。

脫掉浴袍,尤葉小心翼翼地踏入池中,水溫剛剛好,熱而不燥,池內有砌好的美人凳,美人躺,那美人躺的枕頭摸上去很柔軟,防水的納米材料,成本不低。

她緩緩躺下,將身體潛入水中,朵朵花瓣隨着輕柔的水波涌到她的身體上,肌膚潔白若雪,玫瑰燦紅如歌,整個浴池的氛圍都變得如夢如幻。

「我們這私人浴池,其實不是專門為單人準備的,夫妻或者情侶來這裏過二人世界,最有情調了。」尤葉想起服務員的解說。

如此旖旎的場景,一個人待在池子裏,似乎真地很寂寞,尤葉輕輕撫摸隆起的肚皮:「小心肝兒,你陪着媽咪好嗎?不要讓我想你的臭爸爸。」

她自言自語,淺淺微笑,忽然間,目光被池面上的一樣東西吸引住了。

。。 孫泉將葉一鳴在自己辦公室對自己出手的事說了一番。

還有林初唐的事,不過他只是說林初唐對他出言不遜,他就口頭教訓過幾句,將其他事全部隱瞞了。

「韓老,金鐘祥和蔡國明都不敢去找葉一鳴的麻煩,如今只有韓老您能給我做主啊了。」孫泉一副走投無路的樣子,想要表達自己就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葉一鳴?」韓老挑了挑眉。

「這不是那位葉家的私生子?」

葉家私生子的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對,就是他!」

孫泉再次咬牙點頭,看向韓老。

「葉家的那個私生子,之前葉家有消息說只是一個棄子,葉家不會管他的死活。」韓老緩緩說道。

孫泉聽到這句話眼神一喜,立刻急道:「那韓老,是不是可以直接對他動手……」

韓老抬了抬手,沉吟了片刻:「先不急,等我打個電話跟葉家的人確認一下。」

雖然葉家說不會管私生子的死活,但誰知道是不是明面這麼說而已,韓老覺得還是有必要問一下才行。

韓老撥了一個電話:「葉家主,久違了。」

「韓老,久違了,您老給我打電話想必是有什麼事吧?」爽朗的笑聲傳來。

「大事倒是沒有,就是你葉家那個私生子惹到了我一個小友,我想知道葉家對這個私生子……」韓老淡笑著。

電話另一邊,明顯沉默了一下。

「葉家已經說過不會管他的死活,韓老若是想對他出手,請隨意。」

說完,立刻掛掉了電話。

旁邊的孫泉早就等不住了。

「韓老,怎麼樣,葉家什麼態度?」

「葉家說他們不管了。」韓老一臉淡笑。

孫泉大喜,看著韓老:「韓老,那您可一定得給我做主啊!」

韓老看著孫泉這副模樣,也是輕輕一嘆:「我現在就給蔡國明打電話,讓他抓人。」

孫泉激動的點頭,嘴角已經露出冷笑,葉一鳴,我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

「小孫,你自己也要多上心一些,雖然你父親走的時候托我照顧你,但你自己也要盡量拿到一些政績,我才好給你鋪路。」韓老沉聲說道。

孫泉的父親是他的至交好友,但前些年就已經病逝了,托自己多照顧孫泉和孫柳明,孫泉升為副市長也是他一手操作的。

如今孫泉被打成這樣,還親自上門來找自己,自己總不能不管。

「我知道了韓老。」孫泉心不在焉,但嘴上依舊說道。

北江。

蔡國明這邊,正坐在自己辦公室中,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韓世民的電話?」蔡國明皺眉,這韓世民突然給自己打電話幹什麼?

這位可是省城大佬之一啊,排在前面五個人!

蔡國明接了電話,語氣微微恭敬道:「韓老,您有什麼吩咐?」

「北江市府大樓的事我都聽說了,這種無法無天之輩挑戰權威簡直荒唐,立刻派人去將那葉一鳴抓起來,交給警方處理!」韓世民沉聲命令道,只要交給警方處置,他就能操控讓人把葉一鳴送到省城這邊來。

蔡國明心中一震,韓世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還特意打電話來讓他抓人?

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刻有了猜測。

看來孫泉已經去省城了!

孫泉背後就是副聖長韓世民,他能調來北江擔任副是長也是韓世民操作的,這個不少人其實都知道。

「明白。」蔡國明不敢違抗韓世民,只好答應下來。

掛掉電話,蔡國明呵呵一笑,韓世民恐怕根本不知道葉一鳴的真正身份,居然想對葉一鳴出手。

立刻給葉一鳴打了電話,將情況說了一番,還特意說了韓世民的身份。

「不用理會,有我在,這天,塌不下來。」葉一鳴淡漠回道。

。 「你們啊,都說不要搞事了,你們還鬧成這樣。」

等曲江學府的導師把張放他們帶走後,李老才頗為無奈的對蘇葉幾人說到。

好在這件事是由曲江學府的人引起的,不然魔大這次就要丟臉了。

蘇葉聳了聳肩,一點都不在意的說到:「李老啊,這也不能怪我們吧,我們只是聚在這裏喝酒,是他們自己找過來的。」

如果張放他們不找過來,蘇葉他們也不會主動去找張放他們麻煩。

只是他也沒有想到,趙三石這個看起來憨憨的大高個,說起話來卻難得犀利,居然能懟得張放都說不出話。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行吧,你們就繼續在這裏喝酒吧。」

最後交代了一句,李老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返回了中心廣場中央,繼續和自己的老朋友閑聊了起來。

這些老朋友難得能來一次魔大,可要好好聚一聚。

「好了,煩人的傢伙都走了,我們繼續喝酒吧!」

舉起雞尾酒的,蘇葉和趙三石碰了一下。

傅青手一翻,再次變出了好幾瓶雞尾酒,各自遞給莫問歸他們一瓶。

「隊長,你還敢在李老背後說他壞話啊。」

江月笑着說道:「你就不怕李老知道了,來找你麻煩嗎?」

「這有什麼好怕的。」

蘇葉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李老的脾氣那麼好,肯定不會在意這些的。」

「傅青啊,你怎麼隨身帶那麼多雞尾酒啊!」

一旁,莫問歸從傅青手中接過雞尾酒,有些好奇的問道。

「平時就好這一口,所以就多帶了一點。」

和莫問歸碰了一下,傅青笑着說到:「別的不敢說,在我這裏,雞尾酒絕對管夠。」

莫問歸也笑了笑,想起了他們宿舍的江小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