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兩方乍一接觸,直接就進入了白熱化的爭鬥。

不過,劉毅組的人初生牛犢,高梅組的人經驗豐富,而且武力值變態。

只幾分鐘的時間,三十來頭餓狼就慘叫着倒下了大半。其中鐵匠最為兇狠,別人用匕首攻擊,他直接輪拳頭。

一拳頭下去,有「銅頭」之稱狼腦袋,直接就凹了下去。

短暫的接觸后,殘餘的狼群眼見情況不妙,轉頭就跑。

野獸一心想跑,根本就不是人的兩條腿能追上的。儘管大家非常想全部幹掉,但追了一陣,還是逃掉七八隻。

隨着高梅的一聲口哨,所有人停止了已經沒有意義的追擊,迅速集合后開始返回。

回程的時候,劉毅走到高梅身邊,小聲說:「情況不對!」

高梅知道劉毅長在獵人家庭,關於野獸習性方面的經驗非常豐富。

馬上問道:「哪裏不對。」

劉毅說:「有狼群就必然有狼王。而且,正常情況下狼群不管是進攻還是撤退,都會在狼王的指揮下進行。

可剛那群狼……」

「也許這群狼是臨時拼湊起來的呢!」狗剩子猜測道。

「不可能。」劉毅搖頭,解釋說:「狼這東西,要麼是獨行,要麼群居。

可能大的群體平日裏會分成幾個小群體活動,但絕對有狼王。

獨狼也有臨時搭夥捕獵的時候,但兩三頭已經是極限了,不可能召集起這麼大的規模。」

「也許是從草原鑽進林子裏生存,時間久了習性已經變了呢?」狸貓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也不可能!」劉毅還是搖頭,篤定的說:「狼的習性是刻在骨子裏的。就算被馴化成狗了,還依然保存着。」

「遊魂說的對,我看過關於狼的書,確實是像他說的那樣。」花虎悶聲支持劉毅的判斷。

「那剛才是什麼情況啊?」高梅被劉毅說的有些緊張。

畢竟是動物,還是兇猛的群居動物。後續可能的發展,完全超出了她的預知範圍。

「嗷嗚~」

就在每個人的心裏都玄乎乎的時候,遠處的高處忽然響起了一聲綿長的狼嚎。

緊接着,四面八方有遠有近,此起彼伏的狼嚎聲嗚嗷不止。足足響了能有兩三分鐘,依然絡繹不絕。

而且,更遠的方向,隱隱約約的似乎有更多的聲音在迴響着。

「我擦,這特么的到底有多少狼啊!」獵犬摸了摸發麻的頭皮,忍不住叨咕了一句。

不止獵犬,所有人都被根本無法判斷出數量的的狼嚎聲,搞的頭皮發麻。

叢林里一直都有狼活動,有獨狼,也有幾隻甚至十幾隻的小群體。

可畢竟是外來物種,從來都是從林中生靈的「少數派」。

但此刻,大家都有種錯覺。

自己似乎不是身處於亞熱帶叢林中,而是站在狼群橫行的蒙古草原……

。毀三觀,慎入【人間清醒同妻×被掰直的霸總×灣仔饅頭老公×反包養極品男寵】

「我其實是愛你的。」涼野靠在冰箱上對正在做飯的姜月說。

姜月並沒有因為這句話而停下手中的動作,反而很明了的反問,「因為我們睡了,你就發現你愛的是我,而不是我老公了?」

「我對他的不是愛。」涼野想解釋。

姜月被這句話逗笑了,正好菜炒好了,她示意涼野把菜端出去。

「當初我被人送到你床上的時候,你可是看着我的初紅信誓旦旦的對我說,你只喜歡男人。」

這些話確實是涼野說的,不過他現在反悔了。

《不得涅槃》姜月篇簡版簡介 蒲傳奇自然不服,血絕就算再強,也才渡過一次元會劫難而已,太虛境初期的修為,剛才若不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怎會吃那麼大的虧?

按理說,蒲傳奇這樣的人物,本不該意氣用事,就算不去追擊奪走了宇鼎的月神,也不能與血絕戰神這個地獄界未來的擎天之柱為敵。

只要他退讓妥協一二,就能化解剛才的矛盾。

但,被血絕戰神三戟打斷神軀,落入了不少暗藏虛空中的神靈眼中,其中更有青鹿神殿的神靈。若不找回臉面,今後威嚴何在?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是真沒將現在的血絕戰神放在眼裡。

「早就聽說你血絕戰神目中無人,是非不分,今日一見果不其然。張若塵聯合天庭的月神,奪走宇鼎,你不僅不管束,還放任他這般胡作非為。你不管束,本神幫你管束,還錯了嗎?」

蒲傳奇手托紫海修羅燈,密密麻麻的發光蠱蟲,從燈中飛出,化為一片蟲海。

「你要戰,本神奉陪便是。但,敗者是要付出代價的,到時候,別怨本神以大欺小。」

蒲傳奇手掌一揮,滿天蠱蟲凝聚成一柄神光戰錘,向血絕戰神揮擊過去。與此同時,他真身急速遠退。

顯然,剛才吃了三戟之虧,讓他長了教訓,知道血絕戰神肉身強大,近身戰法了得。

蒲傳奇當然不懼近身戰鬥,只不過,知曉遠距離鬥法,自己的優勢會更大。

「嘭!」

血龍戰戟擊碎神光戰錘,使其化為無數蠱蟲,其中不少被血絕戰神身上爆發出來的神焰和雷電焚煉成了一團團青煙。

紫海修羅燈變得山嶽大小,表面紋印閃爍,引動無邊神力,使得整個星域都旋轉起來,狠狠的與血絕戰神碰撞在一起。

一件神器爆發出來的力量,可想而知有多麼可怕。

不死血族神艦上的修士,包括血耀神君、血屠、冥王無不為血絕戰神捏了一把冷汗。

「轟隆隆!」

五重海顯現出來,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在海中穿梭,與紫海修羅燈凝成的紫海碰撞在一起,形成翻江倒海的神勁波瀾。

遁至遠處的張若塵停下,回身望去,露出擔憂之色。

修辰催促道:「血絕戰神畢竟還是太年輕,而且沒有神器,與蒲傳奇的確差距巨大。但不用為他擔心,他們二人再怎麼打,都不可能是生死對決。蒲傳奇最多只會將血絕戰神的血龍戰戟奪去,挽回先前丟掉的顏面。我們還是趕緊去追無月,別讓她逃掉了!」

張若塵知曉修辰說得有理,但卻還是停在原地,萬一血絕戰神真的敗了,自己還能出手牽制蒲傳奇一時半刻。

在神器的轟擊之下,五重海被不斷碾碎。

即便血絕戰神動用了五種奧義,調動來天地間五種天地規則加持,也無法與神器抗衡,節節向後敗退。

「所謂五重海神道,不過如此。」

蒲傳奇信心大增,心中的忌憚少了許多。

自己太虛境巔峰的修為,還收拾不了一個太虛境初期的血絕?

先前完全是被血絕偷襲,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蒲傳奇操控紫海修羅燈,踩著破碎的五重海,恣意狂笑,氣勢強橫,大步向血絕戰神靠近過去,身後出現千軍萬馬的修羅神軍虛影,顯然是在凝聚了不得的神通戰法。

眼看五重海就要被紫海修羅燈徹底碾碎。

血絕戰神始終鎮定,大喝一聲:「不死血神!」

一片猩紅的血光,從上方飛來。

同樣身穿鎧甲的不死血神,從血光中一躍而出,與血絕戰神的神軀合二為一。

剎那間,血絕戰神身上神光大漲,背上的血翼從十四對,增長到十五對。血翼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始祖紋路。

「嘭!」

在蒲傳奇冷冽的笑聲中,紫海修羅燈徹底擊碎五重海,打飛血龍戰戟,攜帶滿天神紋,砸向血絕戰神。

面對紫海修羅燈能夠滅星毀界的絕世一擊,血絕戰神卻不閃不避,大吼一聲:「來得好!」

十五對血翼展開,血絕戰神身上浮現出一道道金色紋路,一掌拍擊出去,以肉身與紫海修羅燈對轟在一起。

蒲傳奇正想說出一句不自量力,以肉身硬撼神器,這是瞧不起神器之威,還是瞧不起他蒲傳奇的修為?

但……

紫海破碎,神燈被血絕戰神一掌打得飛了回來。

蒲傳奇臉色驚變,但還是手腕翻轉,以一道渦旋形態的神氣,化解了那股反衝神勁,將飛來的紫海修羅燈接住。

「十五對血翼,血絕戰神莫非是達到了無量境?」

「血翼上金紋密布?那是血翼,還是金翼?」

暗藏在虛空中的諸神,皆被血絕戰神爆發出來的戰力震撼,無法想象居然有人可以徒手拍飛神器。

須知,紫海修羅燈的執掌者蒲傳奇,不是太乙境、太白境,而是比血絕戰神境界還要高得多的太虛境巔峰。

軒轅青道:「血絕戰神怎麼可能是無量境?他只是與不死血神合體之後,勉強激發出了十五對血翼,境界依舊還是太虛境初期。不過,他體內的血氣,倒是渾厚至極,肉身之強讓人生畏。難道今日,終於可以見識到他的不破神道了嗎?」

傳說,血絕戰神在大聖時,修鍊出兩種二品聖意。

五重海聖意,匯聚死亡之道、黑暗之道、火之道、雷電之道、血海天道,此乃感悟天地的五道,適合遠戰、群攻。

第二種二品聖意,被稱為不破聖意,專精內煉,適合單打獨鬥,近身交鋒,肉身不破。

血絕戰神只憑十五對血翼,已讓眼高於頂的軒轅青為之屏息。而號稱近戰無敵的不破神道,又是何等了得?

蒲傳奇的目光,鎖定在血絕戰神的右手。

手掌上,戴有一隻黑色拳套。

拳套上,血色紋路交織成一個「絕」字。

「這是……血絕,你居然將絕字拳套找到了……」蒲傳奇驚呼一聲。

「絕字拳套乃是血絕始祖鑄煉出來,出現在本神手中,你怎會如此吃驚?」

血絕戰神冷笑一聲,天地間的命運規則、金之道規則、流光規則、掌道規則盡數匯聚過去。

命運規則在他背後,凝聚出一道明亮的光門,照耀四方。

金之道規則融入身體,使得身上的金紋越發璀璨。

掌道規則與絕字拳套結合后,衍化出一種諸天級神通,揮掌直向蒲傳奇拍擊過去,化為一道萬里長的大手印。

「我乃掌道主神,看今天到底是誰教訓誰?」

萬里長的大手印,重重與紫海修羅燈碰撞在一起。

手印下方,血絕戰神化為一道流光,將蒲傳奇撐起的神境世界打得寸寸崩碎。迎向蒲傳奇打出的神通之時,他直接以命運之門為盾,與其硬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