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寧辰知道,武昭許諾的一些東西裏面,也包括犧牲自己。

只是現在,武昭應該不會打算犧牲自己了。

她應該是覺得,自己遠比她想像的更有用了。

「你想不想知道,父皇為何願意把皇位傳給我嗎?」武昭忽然對寧辰問道。

「殿下願意跟臣說的時候,自然會跟臣說。」

武昭看了一眼外面天色,與寧辰道:「本宮今日正好有些時間,本宮就與你說說父皇為何要把皇位傳給我。

然後你再判斷一下,本宮做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給天下一個機會。」

其實寧辰是不想聽故事的,畢竟寧辰的壽元實在有限。

寧辰還打算出去,多多積累一點【佞】點。

可是武昭這個可是自己以後的主子,面子還是要給的。

武昭讓人給寧辰賜座,還命人給寧辰倒了一杯茶。

武昭的話不多,言簡意賅,而且很多地方,都是點到即止,需要自己去理解。

不過寧辰還是明白了,為何皇帝要把儲君的位置傳給武昭。

而且這個理由,還讓寧辰感覺很是興奮。

簡而言之的說,就是武昭的父皇,犯了所有王朝帝王老年的通病,迷戀長生,迷戀修仙。

只是別的帝王沒有這個資源,但是這個世界是有這樣的資源的。

關於帝王修仙這個有一點,兩個世界是一樣的。

那就是勞民傷財,而且這個消耗還是極其誇張的那種。

而武昭,之所以能夠得到皇帝陛下青睞。

一方面自然是武昭的能力,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武昭完全不反對現在的皇帝修道。

甚至還向皇帝承諾,等她上位之後,依然還會全力支持皇帝修道。

什麼錢財,絕對不會缺少。

這下皇帝就開心了,可以全身心修道不說,還不用擔心會被斷糧。

至於武昭的那些哥哥和弟弟,那可是不知道多少次,聯合大臣們向皇帝進言,直斥皇帝修道誤國了。

在一個聽話的女兒,和一群不聽話的兒子之間,皇帝毫無疑問的選擇了女兒。

而這個之所以讓寧辰興奮,是因為現在的皇帝就算是一個搞的民不聊生的昏君了,然後武昭又是一個支持昏君的昏君。

這樣的大環境,簡直就是天生給他這個佞臣準備的。

「陛下以孝道治國,此為上上之策,臣實在佩服。」寧辰聽完武昭說的,連連的恭維說道。

「狀元郎不虧是狀元郎,當真是機智無雙!」武昭的話語當中,聽不出是嘲諷還是讚揚。

「殿下,如果沒有其它事情,臣就去操辦立儲大典的事情去了。」跟武昭在一起,還是壓力大了一點,還是紅筱那邊壓力小,寧辰打算去放鬆一下。

「聽聞狀元郎詩才絕佳,兩闕不完整的詩,就讓蘭香閣登頂豐京煙花之地首席之寶座。

更是讓紅筱,現在艷滿京城。

不知道狀元郎,可有什麼詩,想要送給本宮的。」武昭忽然對寧辰說道。

寧辰也不知道武昭是啥意思,怎麼就突然想跟煙花柳巷的姑娘們較勁了。

寧辰想了一下,對武昭道:「殿下,臣有一首加一闕的詩詞,到時候殿下可以自選留下那個。」

「說給本官聽聽。」

「明朝游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武昭聽了寧辰這首詩,心中略略思量了一番,才發現這詩詞當中的帝王霸氣。

原本武昭,對寧辰的詩,其實並沒有太多期待的。

武昭並不喜歡那種帶着靡靡之色的詩詞,但是武昭必須要承認,寧辰寫的這首詞,簡直好到了極致,又好到了自己心裏。

「還有半闕呢?」武昭對寧辰追問道。

「還有半闕是臣喜歡的。」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寧辰說出了心中的那半闕。

這也是寧辰,看到武昭之後,心中的第一個想法。

這半闕雖然沒有上面的那一首霸氣,但是詩詞的意境,那是真的讓任何一個女子,都很難拒絕的讚美。

「難怪蘭香閣,要給你免費了,如果剛剛的半闕再出,恐怕豐京所有花魁,都要倒貼你了。」武昭沒好氣的與寧辰說道。

「這半闕,專屬殿下。」寧辰奉承著說道。

武昭解下自己的腰玉,讓宮女拿過去送給寧辰。

「以後憑藉此玉,你可以隨時來東宮找我。」

寧辰接過了腰玉,然後謝恩。

「還不走?」看到寧辰謝恩之後,還沒離開的意思,不由問道。

「殿下,這個時候不是應該給點賞賜的嗎?」

寧辰現在全身上下就剩一兩了,再不來點賞賜,寧辰擔心自己堅持不到下個月薪俸下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電影的收官月一般是兩個月,有些售賣爆炸的電影則是會往後延期。

畢竟當今這個網路大爆炸的時代,人心浮躁,別看那些文藝工作者一個比一個喊著志向高潔,只想說好故事給觀眾聽,實則一個比一個更盯著錢看,這是人之本性,很難改變。

多得是拍過一部好作品立馬調頭就去恰爛錢的導演和演員,因此市場裡頭好電影真的不多。

《無間道》在爛片橫行的年代引起群眾的熱烈反響不可謂不低,就沖豆瓣評分居高不下的9.2評分就足以管中窺豹。

因此,它很榮幸的被各大院線延期了,而到了7月末將近8月初的這段時間,它的票房漲幅雖然比之之前低了不少,但仍舊是突破了30億大關口。

網上熱議的同時,也不知道誰傳出了李愷威當初拒演《無間道》的內幕消息,雖然人家大影帝的身份在這,但依舊擋不住網路輿論的冷嘲熱諷說怪話。

理智一點的網友可能還會很理性的把「戚良」拿出來和「李愷威」比較一番,說這兩人旗鼓相當,都是有實力有獨特風味的演員,這是娛樂圈的幸事。

當然,差一點的就挺讓人心態爆炸了,比如什麼幸好他沒來演,要不然這片我看是要完蛋;

什麼鬼,這麼好的電影都不演,慘啊,錯失良機;

替李愷威默哀兩分鐘……

李愷威真就又氣又哀,機會如流沙,在自己面前流走了不算,偏偏身下這滿盤的零碎沙礫最終堆砌成了一座巨堡,堡上還有一群人在那裡載歌載舞朝他丟雞蛋。

這其中的落差,真是讓人心酸。

但影帝的心態還是好的,當初因為片酬原因沒能合作,萬幸的是關係卻並未破裂,於是讓經紀人拉下臉來給江睿動態點贊轉發一條龍,還連帶著送了點祝賀禮物。

江睿沒要禮物,但也沒有講什麼落井下石的垃圾話,雖然人固然是有虛榮心,看到對方後悔時的確會有一種振奮的爽感,可人家畢竟也是正兒八經的理由拒絕,又不是什麼其他因素。

所以江睿還是很友好的回復一句,有機會一定會合作的,於是加了個好友以後一起分享朋友圈,這就很妙了。

八月份中旬的時候,一切算是塵埃落定,《無間道》算是碩果滿滿,票房大概就定格在三十二億這個終點上了。

江睿難得大方的拉著所有參演人員過來開了個簡短的慶功宴,飯間江睿仍舊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包括一些當初參演的老戲骨在內,都從未想過這部電影能達到這樣的高度,於是紛紛笑稱金雞沒讓你當最佳男主角真的是評委會有大問題,不過今年晚些時候的港城金像獎倒是很有希望啊!

實際這話真不是吹牛的,港城電影近幾年沒落不少,江睿這回拍的又是原滋原味,連取景都是在港城的警匪片,除了履歷太年輕之外,還真沒什麼能夠阻擋他拿個一兩座獎盃。

當晚一眾人又去了KTV玩耍,平時沉默寡言的戚良或許是因為事業重燃的振奮以及對江睿的感激難以言表,還點了首《簡單愛》專門唱給江睿聽。

有一說一,老難聽了,就五音全都失調的那種,但耐不住成功的感覺就是這麼醉人,聽著聽著也就聽麻木了,反而覺得挺好聽的……

然後醉醺醺的江睿散場的時候還是拉著戚良說,你以後啊,還是跟著我干吧,我大概下半年就要開公司了。

戚良目光呆愕的看著他,心說睿哥你這麼猛的嘛,最後還是想了想,重重的點了點頭,

「謝謝你,睿哥。」

……

後續其實送祝賀的人還蠻多的,但江睿還挺多事忙的,所以並沒有一一回復。

首先,新公司那頭他得儘快把人手安排好,他一直都清楚自己,儘管從藝有了二十餘載的時間,但對藝術的追求和熱枕也就普普通通。

大概就和常人一般,看到吻戲或者床戲(尤其是漂亮的女演員)的時候會短暫的產生一種「導演,我想當演員」的舉手衝動。

又或者看到熱血澎湃,令人嘖嘖稱奇的作品時又會有種「老闆,我也想拍戲」的想法。

但這都只能算是一時的衝動,算不上興趣的,江睿純粹就是把這個當成謀生的一種手段而已。

所以,現如今自己有些基礎了,還是得搞點自己的產業比較穩妥一些,情況順利的話,他還想招幾個導演,做幾個自己的團隊……

當然了,這些都是在籌備中的事,更重要的事當然是房子啦。

他已經看好幾個地方了,偶爾平面設計圖也會拿來審閱兩下,最後終於選定了一棟雙層樓的小別墅,挺溫馨的,自帶一個小花園。

於是8月末的某天傍晚,江睿就捎著鍾秋萌一起去看房子去了,走在花園小路的時候,鳥語花香之間,身邊還有漂亮嫵媚的萌姐姐陪著,江睿整個人都愜意得不行。

舒服的把手枕在後脖上,抬頭望天,心想人生這樣大概率就滿足了,接下來等著公司弄好就差不多得了。

他現在反正滿腦子就想著和鍾秋萌結婚,然後寶寶再一生,蕪湖,簡直不要太美!

話說兩輩子他都沒當過爹呢,聽說女孩子更像爸爸,男孩子更像媽媽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理……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得先把鍾秋萌給辦了才行……

這麼想著,江睿的目光就忍不住落到了不遠處,在那裡半俯著身子在撥弄花瓣的萌姐姐身上。

她穿著一黑色的蕾絲質的上衣,下半身穿著一灰色小熱褲,柔韌性極佳的腰肢這時候就彎成了一個驚人的弧度在那裡趴著撥弄花花草草。

這姿勢是有點邪惡的,簡直就是在考驗我江某人的定力……

江睿的目光不由自主就落到了萌姐姐豐腴的臀蛋上面。

大概是發現了盆栽里什麼東西,鍾秋萌狐媚眼裡頓時閃過光亮,欣喜的回頭想要和江睿說,頗有種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萬種風情。

她的頭髮是黑亮色的,在但耐不住餘暉的耀潤,被襯成了金閃閃的,這麼一甩,像是花瓣一般被暈開,柔柔順順在腰肢兩側。

我的媽,美炸!

我槍呢?

嗯?

我的槍呢?

不過萌姐姐大概是發現了江睿那鬼畜的眼神了,想說的話立馬就梗到了喉嚨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