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九兒靠近明落昔,伸手拉住她:「娘親不要這樣,九兒會保護你,九兒會找到辦法的。」

明落昔的情緒又被擴大化,對九兒的安慰充耳不聞,眼神空洞的望着那棵大樹。

天降大雪,風不止。

「昔兒!」一聲焦急的呼喊,洛景煜從宮門外快步走了進來。

明落昔嬌弱的身軀在風雪中是那麼的不堪一擊,身上已經落了不少雪,隨時都會崩潰。

「煜哥哥……」她泫然欲泣。

洛景煜快速將她橫抱起來,踢開了就近的宮門。

「去把暖晶石,炭爐全部拿過來!」

「是!」

洛景煜脫下明落昔被風雪浸濕的外袍,立刻脫下自己的袍子將她包裹嚴實。

明落昔一句話都不想說,只是一個勁的哭,越哭越傷心,洛景煜聽得心都快碎了。

柔聲哄道:「別哭了,當心孩子,乖……出了何事?和本王說說。」自己只是片刻不在她身邊,怎會突然如此,就算懷孕情緒波動大,那也不會如此傷心絕望。

明落昔指尖冰涼,她顫抖着手撫上洛景煜那張熟悉的臉龐:「煜哥哥,我……」話全部堵在了嗓子眼裏,她連說這種話的勇氣都沒有!

「是迷路了么?」洛景煜抱緊她,與她說話,分散她的注意力。

明落昔搖搖頭,又點點頭。

「昔兒,別怕,本王在。」

「煜哥哥,我不要離開你,不要……」

「小傻瓜,你怎麼會離開本王呢,我們發過誓要生生世世守在一起的。本王知道你現在日日悶在房中覺得無趣,待你生下小包子,本王陪你遊歷山川,閱遍美景,可好?」 明明那黑色石峰們看起來,並不怎麼粗壯,卻像一根根定海神針一樣,在那強勁的岩漿河流里紋絲不動。

甚至它的表面沒有任何變化,水流能沖刷石頭,時間長了會改變石頭的外形,但這樣的自然規律在這裡卻完全不適用。

藍心看著這一幕,只覺得這場景極為壯觀,內心也極為震撼。

看到那些守墓機甲們掉到岩漿河流里,連個水花也沒看見。藍心這回是真的怕了,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掉下去會怎麼樣?

這情景甚至想起了四歲在帝都,那個酒樓,那個滾燙的油鍋,徐蕙那張高傲的臉……

她有些害怕地後退了好幾步,又回頭看了看身後,卻發現那裡沒有任何道路。

藍心退回到安全地域,靠在牆上這回真的有些無計可施。

前面是斷層,下面是岩漿河流。她本來還打算跳過來,把那些守墓機甲忽悠下去再跳回去。

可是如今看到底下的未知岩漿河流,心裡有了懼意,再也不能重複像之前那樣極致操作了。

她只好待在那裡,蹲下來。等了好久,也沒有任何變化。

她聽著斷層底下那岩漿河流的流淌聲,心裡忐忑不安。

為了以防萬一,她啟動了機甲的休眠模式,在那裡等著。她覺得很無助,這次應該不會有人來救自己了。

機甲的能量再節省,遲早有耗盡的時候。一旦能量耗盡,那麼她就無法呼吸機甲本身的氧氣。

而她的天香花體還並未大成,恐怕也無法在裸露的空氣中支撐太久。

時間從來不會停駐,它永遠不會可憐任何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藍心的擔心也變成了現實。機甲的能量所剩無幾,哪怕自己攜帶了備用的能量,也無法再支撐多久。

她頓時悲從心起,她還不想死啊,今生什麼也沒有做。如果就這麼死了,那不是白白來人世間一次?

她又重新站立起來,開始在牆壁上敲敲打打,試圖找到什麼機關之類的出口。

可惜忙活了大半天也沒有任何收穫,稍稍休息了一會兒,藍心又開始在地上敲敲打打,看有沒有什麼出路。

當然她也比較擔心萬一把土地鑿穿了,掉到岩漿河流里去那可就直接gameove

了!

她小心地選了一處土質比較鬆軟的地方,鑿了個洞然後想要挖地道。給斷層那處肯定是不能挖了,只好向相反的地方挖了。

沒挖一會兒,又發現了一塊和之前類似的石塊。她看著自己身上的機甲還完好無損,現在也不需要那黑曜石液體,倒沒有破壞這石塊。

她又東挖挖西挖挖,果然見到這地下的類似石塊並不少。為了不破壞這些寶貴的材料,藍心也中止了自己的挖地道之旅。

重新跳上來回到地面上,機甲的大屁股坐在地上,機械眼裡閃出暗淡的光芒。

藍心檢查了機甲的能量儲備,發現那顆碩大的能量石也暗淡了起來。她知道現在這樣的情況,如果不能把機甲送回去繼續儲備能量,就只能耗盡其中的能量。

而這塊能量石一旦能量耗盡,即使再送回去也不能繼續儲備能量了,只能廢掉了。

但目前她也沒有辦法,自己的小命要緊。想了想她啟動了機甲的危機模式,其實就是加大對能量石的刺激,使它繼續為機甲提供能量。

危機模式啟動以後,機械眼裡的光也恢復了明亮,機甲的行動也恢復了正常。

藍心靠在牆壁上,她已經走投無路了。斷層下面呼嘯的風聲水聲,讓她心理壓力很大。

她現在很怕自己腳下這片土地突然塌陷,自己也掉落其中,步了那些守墓機甲們的後塵。

正當她想要不要啟動機甲最大的力氣,把身後的牆壁一拳轟開,卻感覺到身後的牆壁似乎在緩慢移動。

她連忙離開牆壁,驚魂不定地看著那緩緩打開的大門。

為了怕門後有未知的危險,藍心很雞賊地躲在門背後,然後等待著什麼。

果然門開了以後,藍心聽到了裡面走出了幾個沉重的腳步聲,那聲音那藍心渾身一顫。

這是機甲領隊的腳步聲?

這段時間和師寶在機甲戰士訓練營地,藍心最熟悉的就是機甲領隊的腳步聲。

畢竟平時偷懶走神時候,可最怕領隊突然而至。一旦被逮到,直接罰三天不能吃飯。情節嚴重者,甚至會被趕出去。

而藍心修鍊的風語咒使她聽力極為發達,每次都能識別機甲領隊的腳步聲,從而給偷懶的小夥伴們傳遞信號。

這倒使她在一干愛好機甲的世家女子中有了一些人緣,得到大家的喜歡。

她曾經聽說過,機甲領隊們的實力遠遠要高於機甲戰士們。

從機甲製造本身來說,機甲領隊們更為高大,她們身上使用的材料都是比較高級的。

沒有哪個傻乎乎的機甲戰士們會和機甲領隊們硬碰硬,單純近戰就是找死。因為機甲領隊們一拳就能破開機甲戰士們的防禦。

而且從內在的能量石,元氣晶元,武器裝備等方面來說,機甲領隊們也是完爆機甲戰士們。

她們的各項模式,各項性能都遠遠優於機甲戰士們。

藍心一下子聽到幾個機甲領隊們的腳步聲,緊張的不敢喘氣,緊緊地靠在門背後。

而這些機甲領隊們也開始說話了,似乎她們並沒有發現門背後的藍心。

一個年輕女子電子合成音說道:「有一百個初級機甲戰士沒有順利返回,而且檢測到她們已經報廢了。」

另一個比較蒼老的電子合成音也說道:「看來這次的入侵者有點能力,不然也不會消滅了一百個初級機甲戰士,並且讓地宮之門自動打開。」

「只是我剛剛掃描了一次,只看到被困在壁畫走廊的一個入侵者,和一個被掩埋在石塊底下的入侵者,並未看到其他同夥。」年輕的電子合成音說道。

「一定還有同夥,只是不知道她藏在哪裡?」蒼老的聲音很果斷地判定,一雙機械眼四處掃描著。《蘇瀅秦鋥》第232章對未來充滿希望 在看到李羨那張賤兮兮的笑臉后,林允兒都明白了。

李羨一開始可能是真的被嚇到了,可後來他肯定發現「壁櫥」後面有門了。至於他說的什麼相中自己了那些話,肯定都是他現編出來調侃,不!是調戲自己的!

這個該死的傢伙!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調戲自己了,而且還一次比一次過分!!!

林允兒耳邊彷彿聽到了「轟」的一聲!現在就只感覺自己怒火中燒,不過她沒有着急報復李羨,因為李羨胳膊上有傷,所以她得找個合適的方法。

所以,儘管林允兒覺得自己現在就好氣好氣,可她還是露出了一個和善的微笑,然後把手裏的餐盒遞給李羨說道:「給你,拿着。」

「這裏面什麼?」李羨沒敢接,因為林允兒不但沒對他發火,而且還對他笑,這太反常了。

事出反常必為妖,這餐盒裏面絕對有古怪。

看到他一臉警惕的樣子,林允兒無奈的白了他一眼,然後把餐盒塞給他,沒好氣的嗔道:「餐盒裏當然是晚餐了,難道還能是炸彈?」

「你給我做晚餐了?謝謝!我剛才還在想要怎麼辦呢。」聽到林允兒的話,李羨有點兒驚喜的說道。

而林允兒,見李羨給她道謝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頭,咬了下嘴唇后,有點兒不好意思的說道:「不用謝,畢竟是我不小心把你打傷的……」

「哈哈,好。放心,我會全都吃光的。你還進來一起吃點兒不?」

「當然要了,我也還沒吃晚餐呢!」

本來她是準備送完飯就下去的,但是現在決定留下來了。

絕對不是因為她想要伺機報復。

「呃……」李羨就是跟林允兒客氣一下,他也沒想到林允兒真要進來。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吃飯真的好嗎?

萬一他又忍不住調戲林允兒怎麼辦?

可人家小姑娘,還是個公眾人物,為了給他做晚飯自己都沒顧上吃飯,想來想去他自己也不好意思不讓人家進來吧。

「你不想讓我進去?」

見李羨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看到林允兒微微撅起了嘴巴,李羨連忙解釋道:「不是,我不是不想讓你進來。我只是覺得咱倆認識了又沒多久,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吃晚飯,合適嗎?」

聽到李羨這麼說,林允兒心裏暗笑一聲,然後裝的一本正經的點點頭說道:「哦,那倒也是。那你把晚飯還給我,我自己回去吃。」

「還給你?」一聽這話,李羨先看了一眼手裏的餐盒,然後才一臉詫異的說道:「說好了是給我做的晚飯,我還沒吃呢,你好意思拿回去?」

「既然不想讓我把飯拿走,那你還不趕緊拉我進去!」說着,林允兒白了李羨一眼,並朝他伸出了右手。

前文說了,這道通往消防通道的門在廚房的操作台後面。可操作台得有個七八十厘米的高度,而且操作台都是固定好的,不能動,所以林允兒想進來只能先從外面踩到操作台上,然後再從操作台上下來。(這可不是我瞎編的,我真見過這樣設計的電梯入戶的房子。)

之前林允兒從宿舍里出來的時候,她可以直接手扒著門,然後抬腿邁步踩到操作台上,可現在當着李羨的面,她覺得這樣做會稍微有點兒不雅觀。

於是,她就想讓李羨拉自己一把。

「噗通!」

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纖纖玉手,李羨這個死宅男特別沒出息的心跳加快了。

真白!手指頭又細又長,還挺好看的!

在心裏感嘆了一句后,李羨連忙抓住了林允兒的手,然後用力拽了她一下。

林允兒則藉著這股力量,邁步登上了操作台,然後面色微紅的看向李羨。

「怎麼回事,難道她……」李羨沒來由開始做夢了。

結果林允兒立馬嗔道:「放手!」

見對方好像有點兒生氣了,李羨才反應過來自己緊緊的抓着人家的手一直沒放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