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姜寒酥道:「不信,如果真是想我想的頭疼,你現在肯定已經過來了,不是生病頭疼,現在又沒過來,是又喝了酒了吧?」

「果然是我喜歡的小寒酥,聰明。」蘇白笑着回道。

「哼。」姜寒酥輕哼了一聲,道:「你以前答應過我不再喝那麼多酒了,今天怎麼又喝了呢?」

「難受。」蘇白道:「今天上午跟父母通了個電話,又吵架了。」

「喝得多嗎?」姜寒酥關心的問道。

「不少。」蘇白道。

「那我去蘇姨家去看看你?」姜寒酥問道。

「不用了,以前沒少這樣,睡一覺就好了。」蘇白道。

「以後不準喝那麼多酒了,不然我會擔心的。」姜寒酥忽然道。

「好好聽的情話。」蘇白笑道。

「我說正經的呢,你認真點。」姜寒酥抿了抿嘴,不滿道。

「好好好,我家小寒酥說什麼是什麼,以後真不喝了。」蘇白笑道。

可能是已經很久沒有喝過那麼多酒的原因,這酒喝進去,胃裏竟然會一陣一陣的疼。

「你課本帶了沒有,明天我去給你複習。」姜寒酥道。

「沒帶。」蘇白道。

他課本放假的那天就全部帶到衚衕了,放進去后,蘇白走的那天並沒有帶那些課本。

「我就知道你不會帶,還好我的都帶了。」姜寒酥道。

「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吃過飯過去。」姜寒酥道。

「嗯,好。」蘇白溫聲笑道。

……

書閱屋 第二日柳真全早早起來,七年的道觀經歷養成了嚴格的時刻表,盤坐運氣,打坐早課,雖然已經引氣入體,但是只是運行的小周天而已,需要打磨其他竅穴,等到氣行大周天就可以差不多進入真正算是引氣入門了,那時候開始食氣這神而明,這境界可算是柳真全眼饞了好久,到那是真正可以稱自己一聲「練氣士柳真全」。

運行幾個周天完畢,柳道士翻出多年來讀的道經,希望能從裡面領悟一些道法,現在身上內息已經開始轉化為法力,已經可以使用一些低級別道法,還可以製作一些要求不高的符籙。

因為便宜所以沒有小二送來熱水,客棧也不提供送餐服務,正好打坐無人打擾。臨近中午感到飢餓,柳真全轉悠出去,正好可以看看臨江美景,一直在路上聽人說臨江景色宜人,西湖之畔風流雅士最多。

等找到一處江畔酒樓,被小二迎到二樓坐下,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小二推薦說道:「道長如果來我們臨江鮮,可不能不吃我們的醋魚,此乃本地特色又屬我們這裡做的最地道,其他樓里的點菜都會讓我們送一道醋魚過去。道長可能有所不知各家酒樓為了生意有一條約定俗稱的規矩,每家酒樓都只能有一道招牌菜,如果需要各家會往其他酒樓送菜,門口準備的食盒就是為了裝菜用的。」

聽小二這麼說柳真全仔細道:「那麻煩小二哥能否再推薦幾個菜,貧道好好品嘗一下。」說完抓了幾枚銅錢移了過去。

「道長既然這麼說,小人就推薦了,福臨門的響油鱔絲,望月樓的白切雞,湖畔局的茶葉蝦仁。」一邊說一邊把錢不懂聲色的划入袋中。

「那就按你說的上,再來幾個小菜,和三角好酒。」

小二哥聽完,唱著菜名就跑了下去。

沒一會功夫菜就上來了,一邊看著西湖美景,一邊嘗這菜別有一番滋味,正所謂唯美食與美景不可辜負也。

酒至半酣只聽一陣哭聲,尋聲看去原來是邊上一座花樓上傳來。旁邊有好事者過去看了立馬跑了回來,一邊撫胸一邊說道:「快讓我喝口酒壓壓,嚇死我了,老鴇子金媽被人摘眼挖心剝去麵皮,死狀及慘。」

「我怎麼聽說像惡鬼尋仇啊,這都三起了。」

「一個戲班班主,一個城西王老爺,現在又有個金三娘。」

「三人根本沒有聯繫啊,你說金三娘今年來沒少給王老爺找好貨色,但是跟戲班班主董老二有啥關係。」

「前幾日不是說有盜匪作案,已經問斬了幾個匪人了么?」

「這幫老爺平時孝敬不能斷,真要斷案就廢了,弄不好找陰溝子里的丐頭買幾個替死鬼了賬。」

「那按你們說的可是真的有鬼作案了,那就得找城西老爺嶺上的大和尚來做法事了。」

柳真全聽幾個食客聊天,心中痒痒,進入引氣后也是領悟了幾個小小的法術,正好借這一次試試,現在可不是剛剛對戰虎妖時,一點法術全無全靠一個字曰「莽」。

一邊聽人談話一邊正在思考的時候邊上傳來一懶洋洋的話語「這望月樓里根本沒有鬼氣流轉怎生就被你們生生說成惡鬼索命呢?」

就見邊上一個年輕公子從酒桌上慢慢抬頭,一身白衣明眸皓齒略帶一絲猶豫的眼神,只是臉色略微泛白,似乎被酒色掏空,連帶說話就像宿醉剛醒。

「這位兄台竟通玄學?按你這麼說莫非是人為的,但是你怎麼肯定是匪徒呢?」

「很簡單,世人皆知鬼屬陰也,相對於害人一般在子時、亥時、丑時,那時陰氣相對最盛,但是金三娘死的時間完全對不上,這三個時辰昨夜最為鬧騰,金三娘都在忙呢、」

聽到這些話柳真全微微一怔,難怪大師兄那時候說起人間也多人傑,還有紅塵煉就的不止是道心更多的知識和閱歷,更加鬱悶的是「世人皆知」我怎麼根本就不懂呢?還有更可惡的是生就一副好皮囊,那黃粱枕為什麼不為自己選一副好皮囊。

「兄台怎知金三娘都在忙?」

「因為區區不才正是在望月樓里留宿,不是因為發生命案在下也不會匆匆出來,雲啼春曉兩姐妹還等著讓我畫眉呢。」

該死的傢伙真是宿醉,怎生沒有被當嫌疑犯抓呢?柳真全不忿的吐槽,不管前世今生都沒有被夜場女子青睞過,前世是沒錢現世是一直住道觀更沒機會。

「想來這臨江城也無鬼物,要是有在下還真想見識見識,如果是女鬼在下還想憐香惜玉一番哈哈哈。」白衣客笑聲張狂中透著一種莫名的自信,讓臨江鮮不少客人不爽,特別是談論到鬼物的幾人。

突然一人說道:「兄台既由此膽魄,想見見鬼物倒也不難,而且是一女鬼,不知兄台可有興趣與其一度春宵?」

「兄台怎生說法,要是真有區區還真去了。」

「哈哈哈到時候別真哭爹喊娘的跑出來。」

「兄台為何小看區區,莫非兄台被嚇到過?」

搭話的一聽面色一悚站起來說道:「在下臨江丁浩,要是兄台敢去城南慶春坊老勾欄後院住上一晚,在下定在此處擺上一桌並著女裝低頭認輸,要是兄台沒膽量只需穿上女裝去望月樓門口走上一朝就可。」

柳真全一聽心裡明白,又是一個女神被勾搭心裡酸楚的萬年備胎,不過既然知道消息那還得去走上一朝,畢竟如遇妖魔害人能力範圍內還是去管上一管。

「好,那就請兄台擊掌盟誓。」兩人深出右手擊掌三次,可別小看這擊掌,真實比現在合同還在具備效應,分別為天地人三才,以天地為保證因果相連。

「道長聽了那麼久怎麼也想去看看?」白衣客轉向柳真全。

聽到這裡柳真全老臉一紅,就像偷窺被抓現行,只因他們說的太吸引人,自己又聽的太入神,只得訕訕答道:「貧道下山不久,從未聽過如此神奇之事也是好奇,如果方便可否一同前去見見世面。」

既然被當面說破,柳真全也是光棍說出了自己想法。

白衣客聞言也不反對,很自來熟的坐在柳真全一桌,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道長既然好奇就一同前去,但是不準和我搶小娘子哦。」神情十分欠扁,害的柳真全心中默念好幾遍靜心咒才平復心情。

「在崔皓,不知道長怎麼稱呼?」很隨意的給柳真全倒上酒,一切如同多年老友,隨意且不失風度。

去她媽的什麼鬼,我很你很熟么?但還是微笑的回答道:「貧道柳真全。」

隔壁桌一位客人不想看到兩人遇陷轉身過來說道:「兩位我看還是算了,城南那女鬼甚是兇殘,當年好多人死於非命,明明沒有麵皮,還每次問人『奴家美么』,雖聽說被老爺嶺的大法師鎮壓,但是老是聽說邊上的人半夜聽見歌聲。我看兩位還是不要去為妙。」

白衣客崔皓說道:「我輩既然已經打賭就不能這麼算了,而且有道長和我一同前去,更不用怕,多謝這位兄台好意。」

然後轉身向堂倌叫到:「小二在上些好酒好菜,我與道長對飲到天黑,正好去見見那小娘子。」

我沒說加菜啊,我的錢包啊。 凌晨三點。

寧知許和陳安歌各拿一罐啤酒站在天台,俯瞰這座城市。

六月下旬,白天悶熱異常,此刻倒是由海風攜來絲絲涼意,吹的人舒服涼快。

陳安歌始終沉默著,手裡的啤酒拉開拉環,一口未曾動過。

目光徑直落在遠處海上的燈塔,細長的桃花眼裡揉進了一團微弱的光,在眼底隱約跳躍又逐漸熄滅。

雙臂搭在金屬圍欄處,兩掌來回揉搓易拉罐,過了好一會兒,他側首看旁邊同樣沉默的少年,唇瓣動了動:「手怎麼回事?」

像是漫不經心又像是思緒已久的發問。

寧知許右手手指蜷了一下,語調平靜:「在裡面打架弄的。沒斷,就是有點後遺症。」

啪。

易拉罐爆開,啤酒噴洒而出,濺了陳安歌一手。

「操。」

不知道在罵誰。

「身上的傷呢?」

「剛進去那會兒總是打架。後來就不了。」

這兩年他在裡面過得很太平,想也知道是誰在背後替他罩著。

寧知許喝了一口啤酒,抬手搭在陳安歌肩膀上,輕拍了下:「陳老闆這兩年生意做的怎麼樣?」

他後來拒絕任何人的探視。

對於外界情況一無所知。

「自從兩年前那事兒以後,這附近就管的嚴了,好多街邊混混都不知道去哪了。生意就那麼回事。童西倩和朋友搞了個修車行,我偶爾過去幫幫忙,日子還算過得去,餓不死。」

話音微頓,陳安歌鬆手把啤酒罐扔下了樓,彈了下手上的液體:「我每個月都會還她一部分錢,還有兩萬塊錢就還清了。」

「你進去后,她沒再來過,我是把錢寄過去的。」

「每年生日,我也按照你說的,給她發個祝福簡訊。」

——「嗯。」

關於『她』,寧知許只回應了這麼一個字。聽不出情緒,彷彿是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

仰頭灌下一大口啤酒,寧知許把空掉的啤酒罐捏扁,揚手丟進垃圾桶內。自然而然轉了話題:「你準備定下來了?」

他指的是和童西倩。

沒想到兩年了,童西倩還留在他身邊。

按著陳安歌的性子,這事兒挺令人詫異。

「沒這個打算。」

陳安歌一隻手也搭上了寧知許的肩膀,兩人並肩望著遠處燈塔:「不想定下來,但是也玩不動了。」

就在寧知許進去之後,陳安歌就像變了一個人。不愛泡吧不愛玩,每天守著撞球廳成了最要緊的事兒。

他身邊的女生仍是高頻率更換,可他沒碰過任何人。

莫名其妙的。

對誰都提不起任何興緻。

包括童西倩在內。

「你也有玩不動的一天。」少年低笑,帽檐下的一張臉漂亮至極:「陳安歌,你不行了。」

被艾特不行的某人嘖聲:「許狗,你他媽喝醉了吧。」

酒量差勁的少年是感覺有點上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