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山城本就是一個小縣城,十一二點這樣的時間,街上空無一人,更不要說本來就比較偏僻的護城河沿岸了,更是人跡罕至。

車子停在大路上,朱邪步行來到了白天選好的位置,晚上沒人,典藏書妖膽子也大了,展開書本就這麼漂浮在朱邪的身邊,像是寵物一樣。

點燃一支煙,朱邪也點上了引妖香,插在了路旁的柳樹跟前,同時也把避水珠吞進了腹中,安靜的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大概半柱香的時間之後,眼前的水面,在月光的映照下,蕩漾起了一道漣漪,緊接著,水面裡面咕咕咕冒著泡泡,有東西從水面出來了。

那是一個透明的人影,看不到五官,渾身都是有透明色的水組成的,只有半個身子,就這麼飄在水中,面對著朱邪,同時朱邪的手機也震動起來。

「距離10級水妖5米,請捉妖師注意安全。」

水妖屬於實體妖怪,尋常人看不到它,但是朱邪道行已近百年,看到它不是問題。

或許是感覺到了朱邪的強大,那水妖發出了幽幽的聲音,聲音很細微,問道:「前輩喚我何事?」

「前些時間,落水了兩個孩子,與你有關係嗎?」朱邪淡淡問道。

「前輩,冤枉,小妖道行微末,怎敢害人,不是小妖所為。」

「那你怎麼解釋,為什麼沒有打撈到屍體,這段河流,只有你這一個妖怪。」朱邪聲音突然凌厲,爆發出了一股氣息,嚇得那水妖渾身一顫,水花四濺。

「前輩,您聽我解釋。」水妖急忙說道:「真不是我所為,在此之前,水庫放了水,從水庫裡面來了一條草魚妖,是草魚妖所為,吃了兩個孩子之後,草魚妖又回去了水庫。」

「梁村水庫?」朱邪冷聲問道,護城河只和梁村水庫連接。

「正是。」

「好,暫且信你,但是你敢騙我的話,等我回來,一定第一個捉了你!」朱邪說。

「小妖不敢欺騙,還請前輩小心,那魚妖恐怕已有百年道行了。」

朱邪也不說話,轉身掐滅了引妖香,立刻動身去往梁村水庫。

縣城距離梁村水庫,開車也要一個小時的時間,避水珠的時間不夠了,朱邪只好又聯繫了唐悅,花錢購買了一顆,這樣可以保證自己落水之後也是安全的,此外還有壓制自身氣息的符紙。

梁村,本就靠近山城,早在建立水庫的時候,就對這裡進行了開發,如今環境宜人,早就成了風景秀麗之地,每到周末的時間,縣城裡的人都會來這裡進行遊玩。

不過現在這大晚上的,自然是沒有任何人。

朱邪在進入水庫大門之後,找地方停下了車,因為水庫是有值班人員的關係,他可不願意被人發現,而是順著林子,來到了水庫邊上。

水庫周圍都是柳樹,隨風飄蕩,周圍寂靜無聲顯得非常安逸,月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泛著漣漪。

朱邪先打開手機的定位羅盤掃描了一下,這不掃不知道,一掃著實嚇了一跳。

整個地圖上顯示的範圍內,竟然存在著幾十隻的妖怪,都是水裡的妖怪,大多數的級別都不高,唯獨一個紅點十分明顯,應該就是那個草魚妖了。

朱邪點著紅點看了看,手機上也的確顯示:「距離15級草魚妖500米。」

點燃引妖香,朱邪隱藏在林子等待。

還好這引妖香是基本的捉妖道具,2000R的價格買的不是一根,而是一捆,也不算虧。

半個引妖香燒完之後,朱邪又點燃了一根,繼續等待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到了凌晨三點,引妖香都又燒了三根,根本沒有引來任何妖怪。

朱邪納悶了,這要是妖怪不出來的話怎麼辦,他總不能下水去找妖怪吧,且不說水深,水庫大,就是在水裡,他也根本不可能是妖怪的對手。

眼瞅著一捆引妖香只剩下了幾根,朱邪真擔心有點不夠,又不甘心回去,打算再等等看。

凌晨四點,在白月光的映照下,水庫的睡眠上出現了一道流動的東西,朱邪看著地圖,赫然發現那地圖上最大的紅點,正朝著他這邊遊動過來,是草魚妖,它終於出現了!

朱邪提取了乾坤摺扇,把避水珠貼身裝著,做足了戰鬥準備。

嘩嘩嘩的水聲越來越近了,朱邪蟄伏在黑暗裡,看到了一個人,那是一個男人,已經快游到水庫邊上了,速度也不慢,只是這個距離,還看不清楚樣貌。 在四大文明的遠征艦隊全部進入空間橋后,林楊呼叫系統。

「系統,下載好被收割文明的所有數據,用你的超算群進行核對。」

「正在下載…」

「下載完畢…」

「正在和三角體文明所在的所有星域進行核對…」

「進度百分之一,百分之二…」

林楊神情嚴肅地看着進度條。

為了這次核對,他們用了一百年的時間,前前後後往三角體所在的星域,派了一千萬架偵測器。

這些偵測器除了讓讓星靈觀察三角體的習性之外,還承擔着另一個巨大的作用,那就是組建一張巨大的偵測網。

通過這張偵測網,可以詳細地記錄着每一個星球的數據。

而系統組建的超算群則會將這些數據和被收割文明之前所在的星球進行核對,找到曾經誕生過超級文明的星球。

目的嘛,當然是保護這些古董,避免接下來的炮火覆蓋。

「進度百分之百,核對完畢!」

於此同時,林楊周圍的星圖再次發生了變化。

七千八百四十八萬個星系被標成了藍色。

林楊看着這麼多的星系被標成了藍色,皺眉,太多了。

「系統,精減一下,把那些不重要的星系刪了。

指標,文明活動史在一千年以下。」

「正在重新核對…」

「進度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百分之百,核對完畢!」

這一下子有三千萬個星系失去了標記。

「系統,把剩下星球的所有資料進行備份。」

然後林楊接通凱拉克斯的通訊。

「凱拉克斯,超算群即將接手薩爾那加空間站的所有控制權。」

「我知道了,教皇,我馬上授權給你。」

林楊收到授權后,看向汐柔。

「輔助我。」

「是,師父。」

林楊呼叫系統。

「系統,繞開剛才所標記的星系,開始計算戰略部署點。」

話落,由超神系統主導的超算群開始全速運轉,瘋狂學習所有文明的各種戰術,以及研究三角體的習性。

「宿主,計算完畢。」

「薩爾那加空間站歸你們管了。」

「真的?」

「信不信我把你那僅剩百分之十的幽默指數給砍了。」

聽到此話,系統頓覺它的數據鏈發冷,斬釘截鐵道:「OK,保證完成任務!」

在由超神系統,星辰系統以及卡拉組成的超算群里。

超神系統一副老大做派地命令道:「卡拉,你負責能量供給。星辰,你負責開炮。

而我則負責所有傳送柱的調度。」

星辰:「明白!」

卡拉…

超神系統瞬間反應過來:「忘了,你和我們不一樣…算了,能者多勞。」

頓時,星靈用作備用的一千個星源立即全速運轉,還有一萬顆恆星。

薩爾那加空間站上空的八十萬根傳送柱立即發出耀眼的藍色閃光,全部折躍到三角體文明的大後方。

留存在空間站周圍的十萬根傳送柱立即開始組合,形成一個巨大的藍色圓圈。

與此同時,在三角體大後方也形成了八十個傳送橋。

薩爾那加空間站的武器系統,在無人操作下開始自我運轉。

空間站上的一百萬座光子炮台向空間橋齊火。

頓時,一百萬顆藍色的反物質球如綢緞一般連接着空間橋,在黑暗的星空下,絢麗奪目!

但通過空間橋來到另外一面就不美麗了。

XW23星系,一顆海洋覆蓋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的藍色星球。

一個紅色的三角體看着外太空的藍色傳送橋,向身邊的三角體用特有的通訊手段進行溝通。

「將軍,那是什麼?」

「不知道,但我已經派人前去把它擊落。」

之前有一萬根黑色的柱子突然出現在他們星球外太空,他還沒來得及叫人把它打下來,就變成了這麼一個藍色的洞。

既然不是它們的東西,那一定就是那些神河體和星靈的東西。

不管它的作用是什麼,打下來總沒有壞處,這裏可是它們紅珊瑚的第一殖民地,防守大後方的他,重擔可不輕。

外太空,十個三角體看着前方的藍色巨洞。

「正在檢測…

材料未知…

能量未知…

檢測到空間波動巨大,類似於傳送裝置。」

「發起攻擊。」

十道電磁輻射向傳送洞射去。

但卻迎面撞上了上萬顆的反物質球。

「警…」至於後面一個字則和它被藍色火焰燃燒的軀體一起消失。

上萬顆反物資球從傳送橋中出來后,立即啟動自動鎖定系統,向星球上的三角體發起進攻。

在海洋中的三角體將軍,看着如流星雨墜地般的藍色能量球,以及在海里被燃燒殆盡的同胞,立即向前線的王,發去求救信號。

同樣的場景還發生在這片星雲的八十個地方。

WU32星系

「女王,這紅珊瑚帝國的三角體,似乎有些軍心不穩。」

天使艾蘭站在凱莎的旁邊彙報到。

「嗯,好像的確是這麼回事。」

凱莎坐在她的王座上,看向三角體後方。

此時那些三角體高層正在左右搖擺,似乎在爭執着什麼。

最後,一部分三角體開始變的透明,然後消失。

見到這一幕,凱莎眉頭一蹙:「怎麼回事?這兩軍交戰還臨陣退兵?

艾蘭,派人去打探一下。」

「女王,星靈大主教請求通訊。」

「天使女王,這是我們星靈的計策,不必擔心,我們會處理好的。」

「什麼計策?」

「暫時無法告知。」

「我們是盟友。」

「抱歉,天使的防護措施我們星靈信不過,為了大局考慮,還請天使女王見諒。」

話落,阿塔尼斯掛斷通訊,然後看着艦橋外面的激戰。

艾蘭回頭看向凱莎:「女王,我們?」

「既然這是星靈的安排,那我們就不管了,趁現在紅珊瑚兵力大減,我們一鼓作氣把它擊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