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看看你們乾的好事!跟這些比起來,偷稅漏稅,簡直就是毛毛雨,你當我們謝家是什麼?是給你們寄生的養料嗎?」

「大舅哥,你也不要太生氣了,咱們謝家這麼厲害,不會有事的。」

「是啊,是啊,大伯,我們就只拿了一點點,不會……」

「是啊,不會有事的,只要你們現在站出去將自己做的那些事情給擔下來,那麼謝家就不會有事了。」

謝多恩雙手按在桌子上,慢慢站起來,看着眾人笑的一臉陰森。

那群人紛紛後退。

「這怎麼可以,這麼大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擔的下來。」其中一人退著退著就走到了門口,手背到身後似是打算就這樣逃走了。

「弟弟,幹什麼去啊?這事情還沒聊完呢!」謝多恩兩步走過去將還未完全打開的門重新關上。

「不是,我這個……」

「好了,我看你們也累了,就在辦公室里好好休息休息吧。」將他往裏面一推,然後拉開門走了出去。

助理急忙跟上,並將想要追出來的人給攔下。

「把門鎖了,叫人過來看着,別死了就可以!」謝多恩正了正領帶,向前走去。

「是!」助理不敢多說半個字,認真的執行命令。

謝多恩給吳萍打去電話詢問情況。

吳萍戰戰兢兢地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

「喻言跟思輝都說過這件事是誤會嗎?」謝多恩問道。

「是的。」吳萍沒底氣地道。

「這件事兒一開始是誰說的?」

「是一個傭人,聽到了思輝跟喻言朋友的對話。」吳萍如實回答。

「喻言的朋友怎麼會在我們家?」謝多恩關注到了事情的重點。

「這個事情還沒來得及跟你說,謝風,你還記得嗎?……」

吳萍將自己了解到的謝風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我馬上就回來,你去看看翁久久還在不在?如果在一定要看住她,別讓她離開。」謝多恩說完便將電話給掛了,馬不停蹄的趕回去。

謝家

謝思洋的院子裏。

從不下廚的翁久久在謝風的指導下,成功的做出了一個成色還算不錯的菜,端給兩位老人品嘗。

一開始謝思洋跟錢蓓是極其不願意兩個孩子留下的,但每次把他們趕走,他們就又會折返回來,非要拖着他們去外面住。

他們是打也沒用,罵也沒用,最後也只能由著兩個孩子去了。

他們已經想好了,要是謝多恩怪罪下來,大不了他們拼了這條命,反正謝家現在是在上升時期,謝多恩應該也不會允許事情鬧大。

「伯父,您快嘗嘗。」翁久久雙手將筷子遞了過去。

「好,好。」謝思洋從沒想到,自己還能享受到這等天倫之樂,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

即便那菜地火候掌握的並不怎麼好,但是吃到嘴裏卻像是神品菜肴一般好吃。

「伯母您也嘗嘗。」看未來公公那副模樣,翁久久還真以為自己做的很好,感覺將錢蓓也拉了過來。

謝風做好剩下的兩道菜之後,便過來。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

才吃到一半,院子外傳來巨大的響聲,像是大門硬被人給踹開了一樣。

他們齊齊看了過去。

謝思洋站起來要出去看看,卻被翁久久給攔下。

謝風放下筷子走了出去,發現吳萍帶了一堆人過來,將他們的院子給圍上了。

「奶奶,您帶這麼多人過來做什麼?」謝風表現的像是個天真的小男孩。

「誰是你奶奶!」吳萍真是恨透了自己的輩分,明明跟謝風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卻硬生生被抬高了這麼大的輩分。

她不過才剛剛五十幾歲,就要被這麼大的男孩叫奶奶。

「哦,那奶奶您是過來做什麼的?」謝風嘿嘿一笑。

「你……哼!」吳萍指著謝風,半天沒說出什麼,轉身走了。

「奶奶您慢走!」謝風對着門鞠了一躬,拔高了聲音。

吳萍轉過身來,看這些風正想罵什麼,謝風卻扭頭風一般的跑回了屋子裏。

「等著,沒你的好果子吃。」

吳萍是最了解謝多恩,但凡是他下令要看起來的人,就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等著吧,這個謝風蹦躂不了幾天了。

謝風回了屋子裏,重新坐下。

「沒事,那邊送了幾個保鏢過來,咱們以後能住得更加安心了。」

他說完罷了兩口飯,沖着翁久久傻笑了兩聲。

謝思洋兩口子聽說了這件事,卻是吃不下飯去了。

該來的總歸還是來了。

今日有關謝家的爆料越來越多。

偷稅漏稅的事情好像一根引線,這一點燃就牽連了無數的事情,好像煙花炸開一樣,各種星星點點接踵而至。

「謝家的產品怎麼偷工減料啊?」

「謝家生產的手機爆炸過。」

「謝家有上司潛規則過下屬。」

「……」

諸如此類的事情層出不窮。

其中一下嚴重的消息是陸知衍命人放出來的,喻言就只能在一些小事上下功夫。

他們兩口子把能扒的都扒了,翁久久沒得扒,就開始製造流言。

她只要將各國的事件隨便一拼接,便是一篇吸引人的爆炸性新聞,當然有很多信息都是很離譜的,比如謝家私自販賣火藥什麼的。

即便知道不可信,大家也樂意看,閑來無事做個消遣也是很有意思的。

謝家的事情鬧得這麼大,大家都看得明白。

就像是之前顧家的沒落一樣,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對謝家出手。

顧家只是一個小家族,它的出事在整個圈子根本翻不出什麼火花,但是謝家不一樣,謝家再發展一段時間就能躋身頂尖家族。

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擁有這股力量的。

大家對此展開了各種各樣的猜測,謝思輝也着實想不通,謝家究竟得罪了誰。

直到他回到家時收到了一個神秘電話,他才深深的明白。

原來將謝家陷入如此境地的竟然只是因為他動了一個不該有的念頭。

「我可以幫你擺脫現在的困境,不過你要付給我報酬。」電話那邊的聲音聽上去極其嘶啞難聽。

「什麼報酬?現在的謝家還有什麼讓您感興趣的嗎?」謝多恩警惕了起來。 融合技,在墨白看來,應該有三種。

一種是真正的武魂融合技,兩個武魂融合而成。

比如邪月和胡列娜或者菊斗羅和鬼斗羅他們那樣的融合技,就是武魂融合技。

一種是只是魂技和魂技之間的融合,這種應該叫做魂技融合技才對。

比如墨白最開始在索托城大斗魂場遇到的貓鼠組合施展的腥風血雨龍捲風,還有後面蒼暉戰隊施展出來的七位一體融合技,都是魂技的融合,都應該叫魂技融合技才對。

最後一種,則是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決賽上,史萊克戰隊施展出來的七位一體武融合技。

那種融合技,在墨白看來,更應該說是一種魂力融合技才對。

它們融合后,看不出任何魂技變化,只是增強了唐三的魂力,集合了七個人的魂力到唐三身上,才讓唐三得以施展出魂聖才能施展的武魂真身。

其中最強的,也是最難的,自然就是武魂融合技。

最為普遍存在的,是魂技融合技,隨便兩個魂師施展技能組合在一起,就屬於魂技融合技了。

最後一種魂力融合技,墨白目前只在史萊克七怪的身上看到過。

想來史萊克七怪能夠施展出來,是玉小剛的功勞的。

看起來,好像是比蒼暉戰隊施展過的魂技融合技更難,可是在墨白看來,不一定。

那只是把所有人的魂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的方式而已,難度應該不大,多做嘗試之後不難實現。

其中最難的,是最後承受了所有魂力的那個人,身體強度是否足夠支撐得住那麼多的魂力臨時灌溉。

一般情況下,一名魂師承受自身魂力等級兩倍的魂力,就很難承受了,更別說唐三那樣承受了那麼多倍的魂力。

魂力融合技,人數少了沒什麼用,達不到質的變化,還不如魂技融合技來得強。

人數多了,又罕有魂師身體素質強到唐三那樣,可以跨越那麼多等級承受魂力。

墨白都不明白,唐三是如何擁有那麼強的身體強度的,就算是他,也大不如。

所以魂力融合技,不具備普適性。

「不對,同等級的找不到能夠承受數倍魂力的魂力,不同等級的就不怕了!」

「可以一強多弱,利用魂力融合技,把多名較弱的魂師身上的魂力集中在較強的那名魂師身上,從而提升那名較強魂師的戰鬥力!」

墨白雙眼一亮,很快就想到了魂力融合技的真正用途。

……

「你說大師的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其實很簡單?」

當墨白把這樣的發現和比比東說起的時候,比比東頓時吃驚的看着墨白。

在大賽上看到史萊克七怪施展出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的時候,她是非常震驚的,也認為想要實現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是很難的。

卻沒想到今天會聽到墨白那其實很簡單。

真的假的?

「真的,老師!」

「那隻不過是一種把多名魂師的魂力集中在一名魂師身上的一種方式而已!」

「那根本不能算是武魂融合技,因為他們的七位一體最後表現出來的,就只有魂力,魂技並沒有一點變化!」

「我覺得那種技巧,應該叫它魂力融合技更合適!」

墨白點點頭,然後說道。

「魂力融合技?」

比比東聽到墨白的話,美眸微微一動。

比比東之前只是沒想到,現在聽到墨白這麼一解釋之後,她也就發現了。

確實,如果按照墨白的說法來看待史萊克七怪的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的話,確實很簡單。

那只是把七位魂師的魂力集中在一名魂師身上的一種方法而已!

「你說的沒錯,當時他們的融合技在魂技的表現上,確實沒有任何變化,純粹的只有唐三的昊天錘而已!」

「看來,是我之前把它想得太厲害了!」

想明白之後,比比東看着墨白的目光也是極為欣喜。

「老師,這種魂力融合技,我覺得我們武魂殿應該把它掌握……」

墨白看到比比東明白過來了,也就把之前自己想到的對於這種魂力融合技的使用辦法說了出來,侃侃而談。

比比東聽着墨白的話,眼神也是再次發生了變化。

她以前就知道墨白得智慧相當不錯,可是現在看來,何止是不錯。

就連她都被玉小剛的七位一體融合技給震撼,墨白卻能發現它的真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